·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三十四章 坦白

第三十四章 坦白

作者:gongheh

 

就在省中医里各位名医议论不休的时候,了却了一件心事的李亚峰正面临又一大难题。

“爸,你叫我干什么?我很累了耶,你就让我清净一会儿好不好?”回到家里,送走这些天总是来说服李亚峰去当医生的姜天,李亚峰如释重负,刚想回自己房间喘口气,突然听到父亲李云天在叫自己,不由得心烦,随口应付着,没当回事儿。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李云天的语气不善。

“来了来了。怎么啦?火气这么大,我又没干什么坏事,你着什么急啊?”李亚峰答应着走进客厅,抬头一看,父亲和母亲都端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四只眼睛紧紧盯着自己,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把李亚峰吓了一跳。

“爸,妈,怎么了?”

“峰峰,你过来,有几件事情我要好好问问你。”平时总是文质彬彬不温不火的李云天正经起来,倒也有几分父亲的威严。

“爸,什么事?”李亚峰嘴上回答着,心里暗暗琢磨起来。

自己从神农谷回来以后给家里没说实话,含含糊糊地就混过去了。这本来也没什么的,可最近自己莫名其妙地治好了姜临东老爷子的病,又暗中给聚到雷州的病人治病,结果还答应了姜天要正儿八经悬壶济世……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直没给家里好好交代,就是交代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所以这几天才一直躲在曹暮家里没回家,今天总算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干一场了,可这该给家里怎么说呢?看样子,今天这一关是不好过了……

“峰峰,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云天板着脸问。

“爸,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我去给人治病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李亚峰还在想着蒙混过关,嬉皮笑脸地说。

“少给我来这套!”李云天不乐意了,“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不管是什么病你一治就好,你小小年纪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上次你还说你没出师,不能给人治病,你这做的和说的完全是两码事,给你老子还不说实话?”

“这个……”李亚峰语塞。

“还有,这是什么东西?”李云天拿出来一个朱果,指着说,“你说这是神……啊,神农谷的特产水果,给家里人尝尝鲜,你是不是真以为你老子老糊涂了?别以为你出了几本书就了不起了,我看的书只比你多不比你少!我是你老子!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这是什么东西我还分辨不出来吗?要是道家至宝朱果成了哪儿的特产,能让人当成水果吃着玩,那满大街上人参果就论斤卖了!”

“这个……”李亚峰头皮一阵发麻,本来是一片孝心,把神农谷里的朱果什么的挑了一些给爸妈吃,没成想老爸也不是省油的灯,压根儿就瞒不过去。

“就说你去给人治病吧,”李云天接着往下说,“靠你以前会的那点儿功夫,给人治病还能不让别人发现?根本不可能!说说吧,老华到底教了你多少本事?你小子到底怎么打算的?”

“这个……”

“别老是这个那个的!”李云天一声断喝,把李亚峰的话给吓了回去。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李亚峰的母亲李美云冲李云天一翻白眼,说,“峰峰本事大了不好啊?别人家都是担心自家的孩子没出息,你倒好,反过来了。让峰峰好好说说不就完了?”

“我……我就是生气这小子不说实话……”刚刚营造出来的三堂会审的气氛被冲散,李云天有些尴尬,讪讪地说。

“爸,咱们不是说好了?只要我考上一所好大学,你们就什么也不管了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说话不算可不行啊!”李亚峰打蛇顺棍上,想趁机打岔。

“得得得,你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李云天一摆手说,“这是两回事,我管不管你先不说,你起码得说实话不是?再说了,你刚才不是答应了老姜到省中医治病吗?这要是一开始治病的话,你还想考大学?”

“谁说我不考大学?”李亚峰嘟囔着,“马上就放寒假了,我就是先去开上几付方子,等他们学的差不多了我再回学校还不行?”

“峰峰,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老实交待吧,你爸跟我说了好几天了,要好好问问你。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就有了那么大的本事?”李美云笑着说。

“我就不明白,你们到底要我说什么?”李亚峰看一向偏向自己的母亲也发了话,不情不愿地说,“爸,让我拜师到华佗门学东西可是你的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传的通慧功,我去了整整一年,什么医书我没看过?你又不知道我在神农谷受的是什么苦,想想寒潭,我现在还打哆嗦呢!再说了,不管什么病无非都是人体五气不调,想要治的话那还不容易?”

“峰峰,你真的本事大到不管什么病你都能治了?”李云天又惊又喜。

“大概是吧。”李亚峰小声回答。

“那还有……”李云天正要接着往下问,李亚峰索性把能说的都说了出来。

“好啦好啦,我说实话行不行?华佗门的神农谷里象朱果这样的好东西有不少,怎么说那也是个传了两千年的门派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船破了还有三千钉,有点儿宝贝也不希奇啊?真是的,我拿回来尽点儿孝心,反倒成了我的错儿了……”

“爸,你也清楚,中医这东西和玄学挂钩,我多少也学了点五行之术,奇门遁甲之类的东西……你怎么就大惊小怪的?”

“峰峰,你……你本事真的这么大了?你……”李美云半信半疑的语气。

“这么说吧,你们就把我当成半个神仙,这就没错了。”李亚峰一横心,把话说明白了。

“半个神仙?”虽说李云天心里多少已经有数了,但从李亚峰嘴里亲口听见,还是吓了一跳。

“你发什么呆?”李美云倒是不怎么在乎,转头冲李云天说,“别说是半个神仙了,就是峰峰真的成了神仙,那不还是你儿子?”

“这……这倒是。”李云天也转过弯来了,“好小子,这么大的事还瞒着家里,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干嘛?”李亚峰委屈得不得了,“爸,妈,哪儿是我想干嘛呀,我就是想好好上学,可别人不愿意不是?姜冉她爷爷得病,我又不能不管,可这一管就管出事儿来了……弄得现在我左不是右不是的……这不,我刚才也给姜伯伯说了,我下午去了一趟省中医,都说好了,等几天,学校考完试放假了我就到省中医去给人治病。”

“这……”李云天想了想,“峰峰,事情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要说你撒手不管好像是不行了。你看,这是报上刚登的消息,半个月以来,聚在雷州的病人已经超过五万,这里面大部分是不顾一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赶过来的……”

“峰峰,就算你去治,这么多人你治的过来吗?你要是真的去治病的话,没说的,病人还会越来越多不是?到时候你怎么办?”李美云担心起来。

“所以我没办法啊,只好让省中医的人帮忙了。说实在的,比我预料的顺利多了,华佗门这三个字还真能唬人,那个孙院长一口一个‘祖师爷’的叫着,给人感觉还不错。”李亚峰得意洋洋。

“小子,少臭美!”李云天也乐了,“那个什么孙院长我也听说过,人家可是全国有名的老中医,他能冲你一个小孩喊‘祖师爷’?”

“那当然!谁让我萝卜不大长在辈儿上了呢。”

“行了行了,这件事就先到这儿吧。”李美云也笑着说,“该说明白的也都说明白了,峰峰,你要是真的去给人治病的话,那可要小心注意,万一要是出点儿什么医疗事故,你一个小孩家家的可付不起那责任。”

“妈,你放心,我这华佗门第九代传人的名字可不白给!”

“呵,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李云天哈哈大笑,“好小子,是我儿子!没给老李家丢人!”

“得了吧。”李亚峰把话说开,心里也敞亮了,只觉得痛快无比,把嘴一撇,冲自己的父亲作了个鬼脸,说,“爸,不是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好歹咱俩的关系也蛮近的,你要不要我度你成仙啊?”

“去!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小心我揍你!”李云天又好气又好笑,一比拳头,说,“算了吧,就你给我那几个朱果,吃得我就再也不愿吃别的水果了,你要是再给我点儿好处,那我还不得连猪头肉都吃不下去了?还是算了,你有什么好东西你自己留着吧。再说了,什么神仙不神仙的,你真以为你老子希罕这种东西?”

“就是。峰峰,咱们家人哪儿有在乎这些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说你爸,明明一身本事,这么多年他露过一次没有?”李美云给自己老公投了赞成票。

“真是的,刚才还让我吓了一跳,现在就都不在乎了,让我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李亚峰有点儿扫兴,“好,还是算了吧,别说别的,就连我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也没功夫管你们。”

“峰峰,可还有件事儿我得问问你。”突然李美云也板起脸来了。

“啊?妈,你还有什么事啊?”李亚峰奇怪了,母亲从来都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什么也不干涉,怎么突然转了性,跟老爸学起来了?

“当然有事。”李美云正儿八经地说,“你呀,你是人还是神仙我都不管,可你总是我儿子对吧?”

“妈,你怎么净说没用的话?”李亚峰乐了。

“有用没用你别管,你既然是我儿子,那我得问问你,你是不是看上姜冉了?”李美云笑眯眯地问。

“妈!你说什么呢!”李亚峰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没说什么啊?就是问问你,你是不是看上姜冉那小姑娘了?”李美云若无其事地说,“我看那小姑娘也不错,人漂亮不说,挺能来事儿,也挺有气质。”

“是不错啊。”李云天也赞成,“峰峰,你还太小,早恋这种事情家里是不支持的,可是,姜冉这小姑娘的确是不错,你要是真看上她了,家里也不反对,老婆,你说是不是?唉呀,就是不知道姜冉心里怎么想……”

“我看有门。”李美云兴味津津地回答李云天,“你没见这几天姜冉老是来咱家问峰峰的事儿?再说了,峰峰看姜冉那眼神就不对,虽说峰峰这孩子平时心里有事从来都不给家里说,可这一回是八九不离十……”

“爸,妈,你们胡说什么!我不管了,你们自个儿瞎琢磨吧。”李亚峰满脸通红,转身就要回自己房间。

“峰峰,你真不管了?”李美云的笑容有点儿贼兮兮的,“我昨天替你约了姜冉出去玩来着,你就不问问是什么时候?”

“妈!”李亚峰急了,“从来没见过你们这种家长!哪儿有给儿子早恋出主意的!”

◎◎◎

黄昏,清水好子一个人走在小巷里,离雷州外国语学校的教师宿舍越来越近了。

突然,天外如电般飞来一道银光,还没等清水好子有所反应,银光已经贯穿了她的咽喉。

◎◎◎

“老大,我说这几天你表情一直不对呢,你说你妈替你约姜冉出去?”王信趴在垫子上,笑得肚子直疼。

“谁说不是呢!”李亚峰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脸色奇怪得很,“你说,我妈这算是闹得什么事儿啊!”

“这不是挺好的?”曹暮高坐在雷州外国语学校体育器材室的跳马上,两条腿晃来晃去,头也不抬地说,“老大出去和姜冉约会,进展不就更快了?”

“算了算了,我是服了我妈。”李亚峰没有办法,苦着脸说,“平时都是我爸管我,我妈听我的,可没成想真要是有什么事儿,反倒是我妈出头……曹,你经验丰富,给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

“老大,我不早就说过了,你谈恋爱的事儿总要自己动脑子吧?再说了,你现在也不光是谈恋爱的事儿,期末考试今天考完,再过三天你就得去省中医给人治病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吧?”曹暮无精打采地说。

“老大,我觉得吧,这谈恋爱的确是很重要的……可是你想,现在咱们雷州都乱成一团了,先是全国各地的病人都到雷州来,这不,前几天晚报上又登了让病人到省中医去等你的消息,大伙儿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到处都在议论……还有啊,你那什么‘混元养命散’的秘方给人吊命是真的了,这家伙,全中国的著名中医都来雷州等你了,当初你跟那个孙老头说得又不明白,人家连‘华佗门’三个字都不敢跟记者说,弄得气氛神秘兮兮的,现在倒好,省中医里除了病人之外还有一大堆记者、摄像机等着你这个神秘的神医,连中央电视台都来了……老大,我可以肯定,你要出名了。不,你已经出名了。而且,这一次你出名出的太彻底了,就是你现在对外公布你就是阿疯也不会比现在更轰动了……”

“王信,你能不能歇歇?”李亚峰有些生气,“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我明天的约会!你说我妈也不会约地方,非要到什么‘大佛头’去,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除了荒山野林之外就一个大佛,这让我和姜冉玩什么啊?”

“老大,你不是让我给你出主意吗?我看,大佛头那地方正好,你花钱雇上几个小流氓假装劫道儿的,然后再来个‘英雄救美’好不好?”曹暮懒洋洋地发话。

“曹,拜托,你好歹也背着个花花公子的名声,就不能偶尔提点建设性的意见?”

“算了吧,老大,我真的没办法……”

就在曹暮抱怨着的时候,体育器材室的门砰的一声突然打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老大,这一类场景咱们似乎曾经遇到过一回……”王信吓了一跳,皱着眉头说。

“没错。上次张甜缠着老大拜师就是这么一幕。”曹暮也皱起了眉头。

“是啊是啊,我就知道,又来麻烦了。”李亚峰也没好气地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