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二十六章 请你相信奇迹好吗?

第二十六章 请你相信奇迹好吗?

作者:gongheh

“我能治好你爷爷的病。”李亚峰站在姜冉面前,开口第一句话就惊呆了姜冉。

※※※

星期二的凌晨,李亚峰、曹暮和王信三个人匆匆从神农谷赶回了雷州。

让李亚峰有一点不舒服的是,曹暮死活从王信手里要走了能斩元神的“盘龙剪”。但李亚峰心里认为,曹暮对自己死忠,这顶多是为了和对盘龙剪很感兴趣的王信故意作对,跟自己无关——自己现在连元神还没有呢。不过,看着别人把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东西拿在手里,李亚峰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乐意——但他是个万事不在乎的主儿,想想也就算了。

还有一点让李亚峰感到意外的是,曹暮对“山”字部的功夫毫无兴趣,反倒把“命”字部和“卜”字部两个藏书洞里的书搬空了,说是要研究一下人的命理还有搞搞预测什么的,反正有会法术的老大和“很快就会成为武林高手”的老三的保护之下,军师还是学点儿军师该会的东西比较好。

——这倒说的也是,李亚峰心想——他对曹暮的点子还是很信任的,所以,一回雷州,在跟家里胡说一通以后,李亚峰就按照曹暮的主意,一大早就到市立医院门口堵住了从家里赶来陪床的姜冉——该是实行“无名祖师计划”的时候了。

※※※

“你……你说什么?”姜冉被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李亚峰吓了一跳,紧接着李亚峰的话更是让人吃惊,姜冉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问一声。

“我是说,”李亚峰用无比恳切同时无比确定的语气把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能治好你爷爷的病。”

“对不起,如果你是特意来拿我寻开心的话,请你回去,我还要去看我爷爷。再见。”姜冉根本不信李亚峰的话——本来她就对那天李亚峰的无礼举动有一肚子气,在心里早就把李亚峰当成了一个登徒子外加神经病患者——他是来拿自己寻开心的,姜冉在心里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比李亚峰还要确定。

“你……听我说!”李亚峰看姜冉把话说完转身就走,心里着急,完全忘了曹暮说姜冉一定会回头再找自己的话,赶紧几步又绕到姜冉的面前,辩解起来,“你听我说,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真的能治好你爷爷的病。”

“对不起,你的话我不想听。”姜冉沉着脸,身子换个方向,想要绕开李亚峰赶紧走进医院。

“姜冉!”李亚峰急了——怎么一到了姜冉的头上,自己想好的东西全都不管用了?平时自己虽然说不上什么“沉着冷静”,但至少是一副“老子不在乎”的感觉吧?这可倒好,满拧!

“姜冉,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是假的,你还是算了吧!”姜冉的语气越来越不客气了。为了爷爷的病,姜冉自己也翻了几本医书,所有的书上都说得很清楚:脑瘤,也就是“脑胶质瘤”,俗称脑癌,化疗起不到太大的效果,手术难度也极大,尤其是肿瘤和脑组织没有明显分界,就算动手术也切除不清,复发的可能性在80%以上,更不要说爷爷的年纪和身体根本经不住这么大的手术了。姜冉在心里早就放弃了希望,只想让自己多陪爷爷一些时间,如果不是父母坚持,晚上姜冉也会坚持陪床的。这会儿突然出来个讨厌鬼,口口声声拿自己耍着玩,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姜冉打心眼儿里生气。

“姜冉,我就是再混蛋,也不会拿病人寻开心吧?”李亚峰在贬低自己的同时开始说理,“我如果不是真有把握,怎么会说这种话呢?我对天发誓……啊,不,我的意思是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就算是为了你爷爷,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对不起,我对你的话不感兴趣。”姜冉的话里带了几分犹豫,但眼前的李亚峰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姜冉从感情上对李亚峰就没有什么好感,而理智上爷爷的病同样也是无法可治的。所以尽管人都愿意把事情向好处去想,但姜冉还是对李亚峰的话抱着“绝不相信”的态度。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姜冉的脚步倒是停下了。

“姜冉,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更别说是这种听上去完全不可能的话了。”李亚峰涨红了脸,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恳切,再恳切一点地说,“我不敢让你相信我,我只想让你相信奇迹。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是吧?”

“那又怎么样?”姜冉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但“奇迹”这个字眼倒是说到了姜冉的心里,恐怕姜冉自己也不知道,在她的心灵深处,对一切不可改变的规定、规律什么的充满了不屑——就像著名作家阿疯在他的作品中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感情一样。

“我请你,”李亚峰用上了敬语,“我请你相信一次奇迹好不好?今天晚上,请你一个人在医院陪床,我以我的性命起誓,奇迹一定会发生!你爷爷的病一定会好的!”

“你这人什么意思!”姜冉一听见“晚上”、“一个人”的字眼儿,眼前的李亚峰从“可厌”变成了“可憎”。姜冉忍住再给李亚峰一个耳光的冲动,头也不回地跑进了雷州市立医院。

“姜冉……你等等……”李亚峰想要一把抓住姜冉,又想跑上去拦住姜冉,可想想自己第一次和姜冉见面就让她打了一个耳光的经验——他倒不是怕打,而是怕自己再把姜冉给惹火,让自己的印象分再次降低——再降的话就到了地狱第十九层了——只好光是在嘴上喊,没敢真的有所动作,眼看着姜冉的背影又一次消失在自己的眼中。

“……靠!我真是个笨蛋!”李亚峰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个动作在他和姜冉见面的时候似乎成了他一定要做的——至少到现在,发生率是百分之百。

※※※

星期二下午。雷州外国语学校。课间。

“南宫……老师,你回来了。”李亚峰没精打采地对刚从济南开会回来的南宫飞燕打招呼。

“是啊,好弟弟,我回来了。好久不见,可想死姐姐我了!”在走廊的一角和李亚峰不期而遇的南宫飞燕看着自己阔别一个星期的李亚峰,高兴极了,要不是不远的地方还有别的学生,南宫飞燕几乎就要跑上去一把抱住李亚峰了。

“南宫,别忘了在学校里你可是我的老师。”李亚峰察觉到了南宫飞燕的企图,急忙压低了声音提醒。

“知道啦。反正没人听见,跟弟弟聊聊天总可以吧?……哎,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象是我欠你钱似的?看见姐姐就这么不高兴啊?人家还从济南给你带了特产回来呢!真让人家伤心……”南宫飞燕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忧郁,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李亚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倒是把早晨和姜冉的不愉快给忘到一边了,“我是有点儿事不开心好不好?”

“怎么?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姐,让姐姐去把他给吃了。”南宫飞燕马上换了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好家伙,有人敢欺负我弟弟?胆子不小!

“这个……你不要老是把吃人挂在嘴上好不好?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狐狸精啊?”李亚峰吓了一跳,赶紧提醒南宫飞燕说话别这么肆无忌惮。

“弟弟,到底怎么了?”南宫飞燕对李亚峰还真是关心备至。

“没什么……我自己能解决。”李亚峰想了想,姜冉的事还是不要让南宫飞燕知道的好,到底她会有什么反应自己可猜不出来,还是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对了,我有事找你说,是有关你那个‘家’和神仙的事,那样……明天下午放学以后我去你家好不好?你不是还说给我带了济南的特产吗?到时候我再看?……那个……就先这样,有同学来了。”

李亚峰不等南宫飞燕回话,匆匆跑开了。

※※※

下午。雷州外国语学校。自习时间。

“李亚峰,你刚才都和南宫老师说什么了?怎么南宫老师的脸色那么奇怪?”孙逍在班里大声向李亚峰发问,嚷得全班都能听见。

“孙逍,自习时间不要大声说话影响别人学习,自觉一点儿!”还没等李亚峰答话,班长陈丹开口了。

“班长,我只是好奇嘛!你看,南宫老师刚从外地开会回来,就和咱们这位昨天旷了一天课的级部第一名说悄悄话,换了谁都好奇,你说是不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孙逍就是看李亚峰不顺眼,抓个由头就想让李亚峰在全班出丑。

“我说孙逍,你是不是找抽啊?那好办,下课以后厕所后边,我奉陪!”王信手里捧着一本包上《高一化学精讲》书皮的《震天十七式》,头一个反应——他正想找人试试手呢。

“靠!孙逍,你怎么跟我师父和班长说话哪?要是你过得了王信那一关,后边儿还有我呢!”张甜也来凑热闹。她认定了李亚峰是自己的“师父”,连说话的口气都在学李亚峰,只是她说话声音又清又脆,还甜丝丝的,说出一个“靠”字来实在是不伦不类。

“还真拉帮结伙啦?又是老大又是师父的,李亚峰,我看你是该好好反省反省了。又不是在社会上搞帮派,从学校里你闹什么呀?你还真以为你是校园小霸王啦?”王怜怜冲李亚峰发起了攻击。那天李亚峰轻薄“冉姐”的事王怜怜听姜冉给自己说过,现在王怜怜对李亚峰鄙视之极——本来这个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怜怜,关你什么……”王信正要反唇相讥,却被陈丹的一声断喝给吓了回去。

“闹什么闹!有什么话下课说,别扰乱自习课的秩序,你们不学习,还有学习的同学呢!安静!”

班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不是因为陈丹——教育处主任、化学老师杜海峰走进了高一二班。

“乱!自习课还这么乱!都是谁在扰乱秩序?给我站出来!”杜海峰疾言厉色。

“杜主任,是李亚峰扰乱秩序。”孙逍举手发言。

“这个……不会吧?”杜海峰对李亚峰虽然一点儿好感也没有,甚至还恨得牙根儿痒痒,但他还没有忘李亚峰可是王云校长亲手树立的“典型”,“陈丹,怎么回事?你是班长,你说!”

“杜老师,没什么,刚才我已经让班里同学不要乱说话了。另外……不关李亚峰的事,他一句话也没说。”可要是没有他,班里也乱不起来。陈丹在心里说了一句,但态度还是公平的,她可不想让谁去挨杜海峰的训。

“就是嘛,不要乱说话,看见先进同学就嫉妒什么的,要向先进同学学习。啊?啊,对了,李亚峰,你昨天的化学课没有上,到办公室来一下,我给你补一补,还有曹暮和王信,你们也一起来。我还要问问昨天是怎么了,你们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集体活动啊?我很感兴趣呢!”

…………

※※※

“老大,你就去吧,放心,姜冉肯定会一个人陪床的。”放学后,曹暮在给李亚峰打气,他已经给李亚峰打了一天的气了。

“老大,虽然我对你的表达方式实在是觉得有点儿问题,但……二哥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没错。你要是不信他的话还能信谁的?”王信同样投了赞成票,他对曹暮的主意一向服气。

“那……我就去了?”李亚峰心里还在打鼓,早晨的那一幕让他整整一天提不起精神来,要不然自习课上孙逍的挑衅他也不会装聋作哑了。

“去吧。放心,肯定能成的!”曹暮对自己跟着这样一个没主意的“老大”简直有点儿哭笑不得了。

“靠!我觉得我现在就像是要去刺秦王的荆柯,王信这个在一边敲筑的高渐离还算是个好人,可你怎么看起来象是那个送羊入虎口的太子丹?一脸坏笑!”李亚峰对曹暮投了不信任票,“不过,反正不管怎样我都得去,我还是……再等一会儿,等晚上10点以后,姜冉她家长回家了再说。”

※※※

在不远处的雷州市立医院里,姜冉正在和她的父亲姜天争论。

“爸,今天晚上就让我陪着爷爷吧,你看爷爷一直在叫我……我……我也有话想给爷爷说……”姜冉快要掉泪了。

“小冉,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去学校了,这可不是个事儿啊!学校还是要去的……听话,你早点儿回家休息,明天去学校,你爷爷这里有我和你妈轮流陪着就行了……都这个时候了,别再让家里操心,好不好?”姜天也快要心力交瘁了,《雷州晚报》编辑部里一堆事情要自己这个总编去处理,爱人张清单位上也是忙得要命,两个人白天都抽不出时间来。自己的两个兄弟又在外地赶不回来,结果陪床的任务只能靠家里三个,可是小冉还要上学啊!就算让自己再累一点,也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学业。姜天心里打定了主意。

“爸,我……我也想去学校,可爷爷……这个样子……我就是去学校,也学不下去啊……”姜冉抽泣着争辩。她把李亚峰早晨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只想让自己多陪爷爷一会儿。这样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了。

“小冉,连爸爸的话都不听了?”万般无奈的姜天只得摆出了父亲的架子。

“爸……”姜冉索性不说话了,大滴的泪珠落了下来。

“小冉,你……你别这样好不好?”姜天慌了,他就怕人掉眼泪,可这一个星期以来,姜冉和爱人张清动不动就哭,让他毫无办法。刚才好不容易才把爱人哄回家,这会儿姜冉又哭了起来,自己实在是没有心力再劝了。

“这样……好吧。小冉,今天晚上我和你一块儿陪你爷爷。”姜天让步了,“不过,晚上你要好好睡一觉,不能老是哭哭啼啼的,你爷爷……”姜天刚想说点儿宽心的话,可一想到梁医生开出的“病危通知书”,姜天摇摇头,深深叹了一口气。

“爸,你说爷爷……”姜冉见父亲同意了自己陪床,不再沉默,抬着一双泪眼向父亲发问,这样的对话这几天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但姜冉还是希望从父亲嘴里能够说出“有希望”这三个字来,因为姜冉最信任的人就是她的父亲。

“小冉……”姜天在病床旁边坐下,看着病床上自己的奄奄一息的父亲,叹着气说,“医院已经尽了力了,你爷爷是老红军,住在单人病房里,条件在医院里算是好的了……可是这病……不是别的病啊,你也翻了医书是不是?你知道……”

“爸,难道爷爷就真的……”姜冉又要掉泪了。

“小冉,你不是喜欢阿疯的书吗?”姜天开始开导自己的女儿,“阿疯在散文《无尽》里不是说过?什么来着?对了,‘我是一个顽固的卫道者,因为我知道,我的血里流动的是先人的血;因为我知道,我的脉搏里搏动着先人的节奏……’你爷爷一辈子都在干革命,正直得让人都说他顽固……我这副脾气和你爷爷一样,你呢……又和我一样……就是说,就算你爷爷不在了,我们的身上还是抹不掉他的痕迹……你……也别太难过……”姜天的声音也哽咽了。

“爸,你不是说,阿疯应该是个很有名的老中医吗?要是能找到他,你说能不能把爷爷的病治好?”姜冉见父亲提到阿疯,心里又有了一丝希望。

“……小冉,人力有时而穷……”姜天长叹。

姜冉和姜天都沉默了。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快要晚上10点了。

姜冉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姜天说:“爸,你还是往家里打个电话,跟妈说一声,要不然妈一个人在家里要担心了,妈不知道我今天在医院陪床是不是?”

“这倒是,别让你妈担心……”姜天也同意女儿的话,“要不然这样,我回家一趟吧,看样子你今天晚上又是睡不成了,也让你妈给你做点儿消夜。”

“爸,都这么晚了……用不着了,再说……我也吃不下……”

“那可不行,你睡不好,总得吃好才行。得注意身体,学校里落下的课还要补回去……再把你的身体拖垮了,那就不好了。你等着,我一个来小时就回来。”

说着,姜天穿起外衣,走出了病房。姜冉看着父亲的背影,又把目光转回到病床上昏迷中还不时叫着“小冉”的爷爷身上,眼里又充满了泪水。

※※※

突然,病房的门开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嘴里还说着:“姜冉,奇迹来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