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二十五章 逆天的本领

第二十五章 逆天的本领

作者:gongheh

神农谷。“山”字部藏书洞。华佗门禁地。

“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的对头到底是谁?逆天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和老大怎么光是看书,什么话也不说?唉呀急死我了,你们倒是说句话呀!”进到禁地里已经三天,该看的全都看了,宝贝也拿到手了,那什么道书也翻了一遍——看不懂——王信的心越来越虚,他这才明白过来当初李亚峰和曹暮为什么不想进禁地——这里面的东西都太玄了,最不起眼的小玩意儿拿过来都能呼风唤雨……可自己拿着这些东西干什么?去打神仙?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啊?就算自己不是什么好孩子,可总不至于坏到要让神仙下凡来宰自己吧?

“老大,我看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咱们要逆的那个‘天’,大概就是以玉皇大帝为首的那一批……神仙。”曹暮说。

“二哥,你肯定?完了,这回恐怕我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王信垂头丧气。

“曹,这里头还是有问题。”李亚峰沉吟着说,事关重大,他也开始动脑子了,“我记着南宫说过她不太了解神仙的事……她是个妖精吧?对这些事情应该很了解啊?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说玉皇大帝?那就更不可能了。就在你看《野生狐狸的生态》的时候,我也找了几本书看,把中国的道教神仙谱系整理了一下子,得出了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王信着急地问——这可是关乎自己生死大计的事。

“结论就是……”仿佛自己也不是很相信似的,李亚峰慢慢地说了起来,“结论就是……中国的神仙谱系很乱,好像全是编出来的。要么是道教的在继承的基础上的新创,要么是对神话传说的改造……多少有点儿根据的人物全是战国秦汉那时候流传的,象广成子啦,彭祖啦,赤松子啦……”

“老大,我知道你的意思。”曹暮在一边补充说,“神仙这玩意儿当然全是古人编出来的了。就好像我看的《聊斋》什么的,不也全是编的?我就是说那个意思,咱们的对头是‘天’,那就先用玉皇大帝这个家伙代称一回。”

“古人编出来的是一回事,可是这些编造多少也该沾边吧?怎么我就是找不到沾边的地方呢?”李亚峰还是慢慢地说着,“往最早里找神仙的影子,应该是起源于上古人类对自然现象的崇拜……有了文字记载以后……大概在《周礼》上有了最早的概括,也就是所谓的‘天神’‘地祗’和‘人鬼’。再然后……就是道教逐渐把各种东西汇总一下,自己再改改,加上些有利于宣传自己的东西,才算是正式有了这一堆神仙。所以……你要是说真有玉皇大帝,我第一个不信。”

“老大,你的意思是……根本没有玉皇大帝?那前几天的那场大雨怎么解释?逆天又怎么解释?你说的老天耍着你玩又怎么解释?”王信一连四个问号。

“曹,你先说?”李亚峰对自己的思路不太有把握。

“老大,还是你先说吧,我还得好好想想。其实,最不可解释的事情你前几天已经说出来了,我还没完全想明白。不过,不管明白不明白,不管到底是不是那么一回事,现在也到了该下结论的时候了。还有,结论一出来,咱们就得赶紧回家。现在已经是星期一的晚上了,咱们已经旷了一整天的课,再旷下去,王信家里肯定会着急,还有学校里也是,咱们老是旷课,老师们那里是无所谓啦,可你别忘了,还有个小杜呢,保不齐他又要出什么花花肠子。”曹暮心里有自己的一本帐——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学还是要上的,日子也要照过。

“你说的对。”李亚峰也猛然间想起来了,自己还有好多事要做,给姜冉的爷爷治病,还要给家里一个解释,说清楚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看样子,实话肯定是不能说了,家里连自己在神农谷呆了一年学了些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要是自己回家突然冒出一句“爸、妈,我出去打神仙,一会儿回来”,或者是说上一句“我找着工作了,我要去逆天”,如果家里不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那就是自己要把老爸老妈送进去了——还是早早把这里的事情理出个头绪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来下结论。曹,有什么地方我没想明白的,你告诉我一声。”李亚峰咳嗽了一声,正儿八经说起来,“咱们三个在这个见鬼的禁地里呆了将近三天,知道了不少事情,第一件就是关于咱们三个的身份,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是神仙了。”

“老大?你先等等。”王信一下子打断了李亚峰的总结,“老大,你说咱们是神仙了?什么意思?又是逆天,又是打神仙,怎么一下子咱们自己也成神仙了?你的意思是说咱们要自己打自己?要不然就是……”

“王信,闭嘴!”李亚峰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听我往下说你就明白了。”

“南宫对我说过,超脱了轮回就是神仙,从这一点上来看,我平时拿那些只要吃了就能和天地同寿的东西当零嘴吃,也给你们吃了不少,我想,我们应该会活得很长,不出意外的话,甚至应该死不了。所以,我们已经超脱了生死轮回,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是神仙。”李亚峰一口气说道。

“刚才是第一点,结论是我们是神仙。还是南宫的话,妖精在修炼内丹的同时要经历三次天劫,所以很难修成神仙。但咱们是人,不是妖精,天劫应该和我们没有关系。接下来就是法术的问题,如果咱们是神仙的话,就应该会法术对不对?本来我对于这一点有怀疑,那是因为我根本学不了南宫的法术,可是……”李亚峰望向手里的一卷竹简,“看了这东西以后,我学会了不少法术,有一些好像还用不了,但大多数应该不成问题了。所以,我现在对咱们是神仙这个结论并不怀疑。”

李亚峰回想以前南宫飞燕对自己说过的“先天之气”也就是“内丹”的理论,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看了道书才知道,通慧功其实就是练先天之气的功法,只不过另辟蹊径,和一般功法不一样就是了,倒是自己,在完全不明白的情况下就把先天之气给练成了。不知道该说是胡涂还是后知后觉。

“老大,你是会用法术了,可为什么我和二哥还是不会?”王信打断了李亚峰的思路。

“这个……毛病大概是出在通慧功上。”李亚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和曹练的是我修改过的通慧功,你知道,我们家的通慧功是从小练起的,你和曹两个人都是半道出家……如果副作用只是让你们练不了法术,那我还是很高兴的。”

“老大,你怎么这么说话?”王信有些生气,“我们练不了法术你还高兴?”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多少会了些东西,我可以教你们一套别的炼气的功法,让你们从歪路上转回来……我本来很担心你们会因为练错了功夫走火入魔……”李亚峰无奈地解释。

“老大,照你的说法,那就是说,你爸和你爷爷也能用法术了?”王信打破沙锅问到底。

“不是。他们虽然通慧功也练到了第二层,但不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宝贝,所以就算是能用法术,也用不了太厉害的……再说他们也不会。你以为这种东西满世界都有卖的啊?”李亚峰挥挥手中的竹简说,“这里面我用不了的法术大概就是因为我的通慧功还没有练到第三层的原因,要是练到第三层的话,我估计就都能用了……”

“这也太玄了吧?”王信不情愿地嘟囔,“我和二哥练你自己编的东西,结果不能用法术,现在你又要编一套东西出来让我们练,谁知道会练成什么样子?没准儿,越练越麻烦,连过目不忘也连没了……”

“……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想想,等咱们回去了,我再好好看看你和曹体内的真气运行状况,找出一套适合你们的办法来……在这之前,我建议你们两个先把你们现在能看的东西学学……把‘山’字部里的武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个底子,身上再带上几件宝物,准备着随时对付可能会来的敌人。”

“老大,还是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上来了,你说的‘敌人’到底是谁啊?”王信问,“二哥说是玉皇大帝,你又说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不能确定所谓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咱们有敌人……而且很强。”李亚峰皱着眉头说,“玉皇大帝这东西到底有还是没有姑且不论,华佗门的‘逆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先放下不管,但只要有脑子,想一想就知道,咱们平白无故就多了这么多宝贝,要是没人找到咱们头上来才怪!就是只为了这个,咱们也得先未雨绸缪一把。”

“老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说简单一点,我们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不同了,用你的话说,咱们现在是神仙。”一直沉默的曹暮终于开口了,“不管我们到底是不是神仙,但手里攥着这么多宝贝,肯定是没有退路了。所以,为了准备对抗未知的对手,我们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才行。”

“对,这就是结论。”李亚峰一拍大腿,“我不在乎到底要对付谁,到底我要对付的东西是不是老天——就算是玉皇大帝又怎么样?就算是那个咱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安排着咱们对付它也无所谓,反正,只要它来找我的茬……靠!我就给它点儿颜色看!”

“要是它不来找茬呢?”王信还是心虚。

“王信,你以为天上会掉馅饼?拿了宝贝就要有为它丢命的觉悟。”曹暮不以为然地说,“我和老大对这些东西都不希罕,是你老想着要——我就纳闷,你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就说你拿着就不放下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喔,对了,盘龙剪,你拿它干什么?《百宝册》上说得很清楚,那玩意儿是用来‘斩元神’的,你现在倒是找个什么元神来斩给我看看?”

曹暮无心地奚落王信,可不知为什么,李亚峰听了曹暮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急急忙忙把话题岔开了说:“算了,拿了就拿了,不拿白不拿不是?要是没人来找茬,我也懒得去找,我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可是从来都躲着麻烦走的。”

“老大,你躲着麻烦走是不假,可你从来就没少过麻烦,麻烦总是会来找你。”曹暮注意到了李亚峰脸色的变化,不过没有声张,顺着李亚峰的话头说了下去,“我看,结论反正已经有了,回去还有一大堆事情,咱们就先把这一百零八样宝贝分了,赶紧回去吧。”

“好吧。啊,对了,你们等等,我先把‘山’字部藏书洞里的东西归置一下,好带回去。你们还要好好学学不是?”李亚峰突然想到,道书上的“天罡三十六法”里有一招“大小如意”,用来搬家正合适。

“老大,你是想试试那招‘大小如意’吧?”曹暮笑笑说,“我看用不着了,我拿个‘芥子兜’,王信拿个‘遂心布袋’,什么东西装不了?”

“靠!就知道笑我,我的乾坤袋可是丢了,你们不需要,那我自己用。对了,外面药田里的东西我也得拿上几样回去,你们先挑你们要的东西吧,我还是到外面找找……再过……”李亚峰看看手表,“再过一个小时,咱们就集合回去。”

“知道了,老大。”曹暮和王信异口同声。

※※※

李亚峰一个人走出“山”字部藏书洞,长处了一口气,开始思考。可能是因为自己很久没有好好思考过的原因,好像一切都很乱,对,要努力把自己的思路理顺,李亚峰暗暗下了决心。

这三天自己和曹暮一直在华佗门的禁地里读那十卷道书,对那些宝贝倒是没怎么在意,倒是王信拿起来就不放了,足足惊叹了三天。至于《青囊经》,上面说的东西自己在以前就都知道了,无非是用药上的一些问题而已,之所以它能成为华佗门的“掌门信物”,大概只是为了纪念祖师——妈的,为什么自己无法从华佗门脱身了呢?算了,既然已经不能脱身,还是不要再想这个问题了。

十卷道书……倒真是够吓人的,第一面上就刻着“一入我门,万死莫悔”八个字——这分明是从《天龙八部》上抄的嘛!里面的内容更是离谱,什么“天罡三十六法”“地煞七十二术”,动不动就是“六甲奇门”“掌握五雷”“纵地金光”什么的,这还是自己玩的出来的,至于什么“移星换斗”“挟山超海”“撒豆成兵”……就是小说里也不常有吧?——除非是《封神榜》之类的东西里才……自己居然就快要会了?

李亚峰摇摇头,手掐诀,脚步罡,手指指向身边的一块大石头,一声“疾”字出口,石头应声变成了黄澄澄的颜色。虽然李亚峰心里有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忙走上去摸了一下,敲敲看看。

“这……他妈的应该是金子吧?”李亚峰从来没见过金子,并不能确定,但他很明白,这块石头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改变了他的分子结构?这从道理上讲不通啊!科学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李亚峰挠挠头,在心里默念:“百解去,如律令!”石头马上又恢复了原状。

“靠!还真灵。”李亚峰乐了,“指石成金”,天罡三十六法第二十三种,自己说会就会了!天,这不是开玩笑!

对了,还是先等等,把思路理顺再说,有的是时间去试自己到底会了多少。十卷道书上的那八个字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入我门,万死莫悔”?也就是说自己要有“万死”的觉悟了?可自己到底是要去对付谁呢?“逆天”,那就是说老天爷了,是神仙?真是玉皇大帝?怎么连南宫这个狐狸精也不知道呢?如果自己的那个“逆天是天意”的想法真的歪打正着的话,那就是说,自己将来要被逼着去和老天作对了?这可是必定要输的啊,不管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这一切如果都是老天安排的,那它要是想宰了自己还不容易——自己会的东西全是它给的嘛!别的不说,就是刚才那个什么“盘龙剪”,明摆着是对付地煞七十二术里的“尸解”,自己可是连元神还没练成——啊,应该说还没练,拿通慧功的炼气之法作基础,差不多的法术都可以施展——只要自己乐意。可是光会这些还是没有资本和老天对抗啊,看样子,自己真的要去找帮手了。南宫应该没有瞒我什么,可她毕竟是个“不务正业”的妖精,还是找时间到妖精窝里去问问那些“脚踏实地”的老妖怪吧。自己这个“神仙”是和老天作对的神仙,应该约等于一个本事大的妖精。

等等!我刚才施展法术的时候说的是什么?对啊,“百解去,如律令”!这……这分明就是道教的东西嘛!也就是说……我现在会的东西真的都是神仙也会的?难道我真的猜对了?华佗门是老天安排出来和自己作对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就真的没有胜算了啊。还是赶紧把雷州的事情处理好,到妖精窝里去找找能人指点吧。华八——不,还是叫师父吧,师父对我那么好,不能因为他骗了我一回就不认他了啊,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师父自己也不知道——师父说“门户有变”?到底是什么变故?应该会安全回来吧?要是没了师父,我想找人商量也找不着……唉,不管怎么说,华佗门到底是不是和老天一伙的,师父还是师父,不能不管啊。要不然,自己不就真成了混蛋了?对,等别的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应该也要放寒假了,到时候到妖精窝里去一趟,凭着华佗门的面子,让妖精们全家出动去找师父应该不难吧?

别的事情倒是好办了,回雷州以后,先把姜冉她爷爷的病治好——妈的,还是得靠医术,法术里只有“起死回生”,不教人治病。要是实在不行,就先把他给杀了,然后再用法术把他救活——呃,虽然麻烦了一点,但应该好使。

至于怎么给家里解释……大不了什么都不说就是了,反正我说了也没人信,也不需要有人信是不是?再让曹暮和王信多学点儿东西,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自己的这两个死党可是好帮手。成,就这么定了!老天要来找我,那就来吧,我等着你!

“靠!好歹算是理顺了!”李亚峰又恨恨地骂了一声,看看四周,从药田里挑了几样东西拿着,又回了“山”字部藏书洞,耳边只听见曹暮和王信两个人似乎在争什么。

“不就是几样宝贝嘛,有什么好争的?”李亚峰叫了一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