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二十三章 欺师灭祖

第二十三章 欺师灭祖

作者:gongheh

江西,鹰潭市,龙虎山。

龙虎山是道教圣地,从东汉时开始,“天师”的称号便在此代代相袭,千古未解的崖墓之谜和独具特色的碧水丹山也闻名天下,风景更是绝佳,在《水浒》中也曾提到龙虎山是“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萝倒挂”,因此,平时专为游山玩水而来的人也有不少。但龙虎山后山山势险绝,从来少有人去,倒是现在,这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两个人来,正在说话。

“小八,你为何要四处找我?”说话的人一身黑色长衫,坐在一株松树的枝头,树枝随风晃来晃去,但他却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弟子既然从故人之处听闻四师祖消息,便不敢不前来拜见。”答话的人跪在地上,一身雪白的长衫和树上的黑衣人相映成趣,脸上两道白眉十分显眼,正是李亚峰的师父华八,而他口中说的话也敲定了黑衣人的身份:华佗门的第四代传人华四。“四师祖?罢了,我当不起。”华四似乎对华八的称呼很不满意,一口拦了回去。

“四师祖何出此言?”华八对华四的语气依然恭恭敬敬,但脸色却有几分变了。“小八,你既然知道我在此处,便也应知道我已非华佗门中人。”华四淡淡地说。

“四师祖莫非忘了‘一入我门,万死莫悔’这八个字了?”华八保持跪拜的姿势不变,身子却向上飘,到了与华四平行的位置停下,抬头直视华四。

“‘一入我门,万死莫悔’?笑话!全是笑话!”华四长笑一声,对华八说,“小八,甚么华佗门是天下最大的笑话,我劝你也早早脱身,免得自误。”“四师祖的话弟子不敢苟同,弟子身受师门重恩,万不敢有背离师门之念。倒是四师祖这话有些忘本了……”华四不再跪拜,站直身子浮在半空中,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够了!小八,不要再叫我四师祖!我当不起!”

“四师祖。”华八还是不改称呼,“请恕弟子不敬,当年若非三师祖出手相救,四师祖只怕……”

“那又如何?”华四打断了华八的话,“若不是我便是旁人,千年前的事情提它作甚?如今我只是李淳风。若不是我还念着几分昔日的香火之情,我便亲手毁了这个甚么华佗门,免得看着生厌!……小八,你去吧,趁我现在还不想为难你。”“四师祖……”华八还是不死心,就要把话再接着说下去。

“小八,你当真要我动手吗!”华四——不,李淳风声色俱厉。

“……”华八沉默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不知李前辈是否已得知本门第九代传人便是李前辈的后人?”

李淳风脸色一变,问出一句似乎与两个人的话题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来:“小八,你只见过我一面?”

“是,二百年前,晚辈曾有幸拜见李前辈。”

“我记得……当时小七说你修习‘相’字部已有小成?”

“晚辈不敢当,但晚辈确是醉心本门相法,反倒为此荒废了其他课业……本门之学博大精深,晚辈只取其末,倒叫前辈见笑了。”

李淳风脸色又是一变,微微冷笑道:“小八,看来小七当年倒没有说错,你是早已料到今日之事了?”

“晚辈不敢。晚辈对李前辈向来敬仰,因无缘常伴前辈身侧,心中有憾,适时对前辈言行多有留心也说不定。”华八说话软中带硬,似有所指。

“小八,你说话不必如此转弯抹角……看来华佗门门户执掌这个位子倒是委屈了你,你要如何,不妨直说。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晚辈能玩出甚么花样来!”

“既如此,晚辈便得罪了。李前辈豺声狼顾,鹰视猿听,乃阴鸷枭雄。前辈若是为本门尽心竭力,则本门大有可为;然若前辈欺师灭祖,则本门中恐无人能制……晚辈不过是为门户计,望李前辈看在华九面上,重返神农谷。”

“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华九天资聪颖,修为一日千里,虽性子有些惫懒,但来日正是本门栋梁,晚辈对他爱护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对他有一丝坏心呢?”华八说话诚恳得很。

“小八,亏你有这份苦心。”李淳风长叹一声,“你这番话在情在理,若我不曾知晓祖师……华元化之事,必会随你重回神农谷。只是……”

“四师祖,你说……祖师?”华八大吃一惊,扑通一声从空中跌到地下,叩头不止,“弟子恳请四师祖明示祖师所在,弟子自入本门,无日无夜不思叩见祖师,然祖师萍踪无定,弟子走遍天下至今亦无缘得见祖师一面……请四师祖明示祖师所在,弟子纵粉身碎骨亦感四师祖大德!”

“小八,你……”李淳风无奈地看着跪在下面磕头如捣蒜的华八,一轻身从松树枝头跳了下来,扶起了华八。

“小八,世间事知不如不知,我劝你还是莫要多问……非是我有心背离师门,实是……”李淳风面有难色,停住不再往下说了。

“四师祖,弟子对四师祖不敬,四师祖要打要罚弟子甘心认罪,望四师祖念在弟子对师门一片忠心,念在华九乃是四师祖的亲人,请四师祖……”

“小八!”李淳风打断了华八的话头,自顾自说起来:“我一生自负聪明,得师父教诲,逆天改命,辅佐唐王李世民,成就一番大业……但到头来又如何?你说我是枭雄?大错!须知天命难违,天心难抗……如今我不过一只野鹤,只求天下能有一容我之处。……华佗门之事我不会再过问,你也不必白费心思。至于你华佗门祖师的所在,我不知,亦不想知,又从何教你?你若无他事,便去吧,不要再来找我。”“靠!李淳风!”华八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再次改了称谓,气急之下竟然借李亚峰的口头禅骂了起来,“你乃本门第四代弟子,如今更是本门长老,怎地有胆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我身为本门门户执掌,现命你立时告知我师祖所在,返回神农谷,待我拜见祖师之后再回谷治你欺师灭祖之罪!”

“靠?”李淳风完全不理华八气急败坏的大叫,反倒好奇地问起华八来,“那是什么意思?”

“你……”华八气得大吼一声,上身不动,蓦地倒踩七星步疾退三尺,双手泛起隐隐红光,大声喝道:“李淳风,你莫要逼我动手清理门户!”

李淳风毫不在意,有些好笑地问:“小八,你想与我交手?”

“这……”华八语塞。

“所谓蚍蜉焉能撼树?你明知自己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省省力气的好。”

“华八只知道戮力以报师门重恩,生死小事,还不放在心上……”华八越说声音越小,心知自己绝不是李淳风一合之敌,虽然并不会因此退缩,但刚才的锐气却被李淳风一句话全都打消了。

“小八,你要我甘心听命,又为何不拿出那甚么《青囊经》残卷来?”李淳风笑问。

“《青囊经》残卷乃本门门户执掌信物,本身并无法力,若是你不听号令,则本门权柄再无威信可言,是故……”

“是故如何?”

“是故弟子已将本门门户传于华九。”被李淳风若无其事的态度中透出的自信与气势压倒,华八居然对李淳风的问话知无不言了。

“小八,你……”李淳风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喃喃道:“天意,又是天意,上天为何独薄我李家……”

“此话怎讲?”面对本门的前辈师祖,华八再也无力保持随时出手的姿态,双手红光一散,反倒探问起李淳风的话来。

“小八,我不怪你。”李淳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你记住,天下之事不必细细探究其中原委,只要你随心而行,无愧即可,也不必拘泥于甚么门规……华佗门实非善地,你无须太过执着。佛家让人‘放下’,我虽不信佛,倒也要劝你,早日‘放下’为好……”

“你……”华八听得一头雾水,这就要问,还没出口又被李淳风的话打断了。“我现身与你相见,本想与你详谈,但你太过执着,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你好自为之吧……今日一见,原就多余,你也不必再找我,待你悟了,我自会来找你。至于小九……算了,儿孙自有儿孙事,也不用我这个老家伙再去操心。”

李淳风话一说完,身形便向空中拔起,华八想追,但李淳风电掣星飞,刹那之间身形已经消失在北方的天际。华八自知不可能追上,又被李淳风的话搅得脑中稀里糊涂不知如何是好,无奈之余,恨恨地一跺脚,响亮地骂了一声:“靠!”两道白眉皱成了一个“川”字。

◎◎◎

就在华八骂出那个“靠”字之后不久,神农谷中也传出了同样的声音,但与华八不同的是,神农谷中的那个“靠”字是三个人同时发出来的,里面也没有骂人的意思,反倒充满了惊叹与不信。

“老大,你确定这里是咱们华佗门的禁地?这……这也太离谱了吧?”王信的声音。

“老大,这……”曹暮瞪大了眼睛,除了喊“老大”,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李亚峰倒是比较镇定,他虽然同样两眼发直,但手上却有了动作——狠狠揍了身边的王信一拳。

“老大!你干什么?”

“……疼不疼?”

“废话!老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力气有多大?”王信大叫。

“老大,不是做梦。”还是曹暮明白李亚峰的心思。

神农谷中“山”字部藏书洞的深处,洞里各种武学秘笈、内功宝典散落得到处都是,一个硕大无比的书架倒在地上,李亚峰、曹暮和王信三个人正站在原来书架所在的位置,面前的洞壁上一扇小门开着。

“老大,进……进去?”王信问。

“……进去!”李亚峰咬着牙说。

小门里面便是华八在留给李亚峰的信上说的“华佗门禁地”了,李亚峰本来以为所谓“禁地”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房间,有几样宝贝就很不错了,最多象武侠小说上说的,再加上几具棺材之类的东西烘托一下气氛,没准儿还有几盏油灯明灭闪烁,他甚至做好了被吓一跳的准备。

李亚峰万万没有想到,他所看到的一切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吓一跳是吓了一跳,但惊讶的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禁地”里大得出奇,好像整个凝翠崖被挖空了,四面的石壁光滑如镜、洁白如雪,说是石壁,倒不如说更像是用白玉砌成。地板质料也是一样,只不过有两个乌黑的大字写在上面——内容倒是李亚峰猜得到的:华佗门的招牌之一,“逆天”;而头顶的天花板上镶满了大大小小的明珠,把禁地中照得如同白昼。四下里到处是晶屏玉柱,流辉四射,在正前方的石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像,照道理推测应该是华佗门的元化祖师,但画像上只是个背影,看不到像中人的容貌。画像下面是一张古色古香的香案,上面除了一个香炉之外,左右放着两叠竹简,该是华八信上说的《青囊经》残卷和十卷“道书”。十几个古色古香的架子摆在香案旁边,上面放着许多剑、刀等兵刃,还有葫芦、玉匣和一些形式奇古叫不上名字的东西,都是精光闪耀、幻彩腾辉。李亚峰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惊呆了,嘴上回答着王信,说是要“进去”,可两条腿怎么也迈不动;曹暮和王信也是一样,直盯着禁地里四射的流光发呆,动不了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亚峰终于反应了过来,但反应有些奇怪——他“砰”的一声把洞壁上通向禁地的门给关了。

“老大,你怎么不进去?”看不到禁地中的样子,王信也马上有了反应,开口埋怨李亚峰。而曹暮却似乎明白了什么,皱着眉头不说话。

“曹,王信,咱们先别进去,坐下来说说。”李亚峰长吸了一口气,但声音还是有点儿发颤。

“老大,说什么?”王信很奇怪——明明一大堆宝贝就在眼前,为什么不赶紧进去拿?来到神农谷以后,王信被神农谷的景色深深迷住了,越来越喜欢自己“华佗门使者”这个身份,眼看着自己马上能进入华佗门的“禁地”——这可是老大花了一年时间还没找着的好地方,而自己却一来神农谷就能进去——王信实在是非常期待。“王信,我和老大的意思一样,咱们还是先坐下来说说。”不知道为什么,曹暮的声音里一点儿高兴的感情都没有。

“奇怪,你和老大怎么了?”王信不满地嘟囔着,但还是听了两个人的话——谁让自己最小呢,没办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