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十五章 双修?!

第十五章 双修?!

作者:gongheh

南宫飞燕开始给什么也不懂的李亚峰上起了课,说来好笑,南宫飞燕本来就是李亚峰的老师,只不过南宫飞燕教的语文课李亚峰是决定了绝不认真听的——让一只狐狸教自己古文?笑话!——倒是现在,李亚峰正襟危坐,洗耳恭听,摆出了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弟弟,你是华佗门的弟子,这些东西本来不该我讲给你听,不过既然你坚持,我就先说说你现在的情形。”南宫飞燕难得这么认真。

“我刚才又仔细用天眼看过了你,你现在应该还没有所谓的内丹吧?”南宫飞燕问。

“内丹?姐,拜托,我是人类耶!”李亚峰叫起来,“内丹不都是你们妖精的东西吗?”

“你这话也对也不对。”南宫飞燕说,“修道之人当然是有内丹的,这和妖精的内丹是两回事。无论何物,只要有机缘长时间吸收天地灵气,就会形成所谓的内丹,这种内丹得自天地,但还是属于后天之气,日久通灵之后再继续修炼,要是能把这一口气从后天炼到先天,就成了你们人类所谓的妖精了。对于修道的人类来说,内丹就是先天之气,所谓‘先天一气为金丹之母’,就是说也要从后天修到先天才能成仙。”

“成仙?”李亚峰困惑了,师父曾经说过,华佗门逆天而行,又对神仙不屑一顾,还时不常的自称妖怪;南宫飞燕又说过华佗门和天下的妖精都有渊源,自己是华佗门的弟子,按理说自己将来的发展前途也是成为妖精才对呀?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可神仙和妖精还是有区别的吧?

“仙不仙的只是个说法罢了。”南宫飞燕对李亚峰的反应也开始有了默契,“有句话叫仙道无凭,虽是凡人的说法却也有几分道理。”一谈到这个问题,南宫飞燕的语气也成了半文半白。

“姐姐对神仙的事情不太了解,也从未见过,只知道不管是什么东西,要是能超脱生死轮回,就算是神仙了,但妖精则不然,在天劫之下是很难逃过生死轮回的。”

“不对吧?师父说我现在也不在轮回之中,照你的说法,我已经是神仙了?”李亚峰如坠五里雾中,胡涂了。

“你已经超脱了生死轮回?”南宫飞燕吓了一跳。

“应该是吧?”李亚峰也不确定了,“我吃过不少好东西,象柤稼柩树和如何树的果实啦什么的,我都是当水果吃的,味道也不怎么样……”

“……”

李亚峰困惑地说了下去,完全没看见南宫飞燕一脸惊骇欲绝的表情,“《神异录》里说柤稼柩树的果实只要吃上两次就能活一万两千岁,还有如何树的果实好像是吃了就不怕水火,还有木芝是吃了就能避刀兵的……我想现在阎王可能已经管不着我了吧?啊,姐,到底有没有阎王呀?对了,你说我没有内丹,那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不会呀?我都试过的呀?不信你拿打火机来试试,烧不着我的耶,在水里我也能呼吸……喔,这可能不能算是‘避水’吧?我的衣服还是会湿的,早知道就把那几匹天蚕丝织的布带出来让我妈给我做几件衣服穿了……”李亚峰嘟囔着。当初自己怎么也不信师父活了三百岁,现在想想,三百岁?真是太小家子气了,以前自己还真是什么也不懂。

“姐,你倒是说话呀?我为什么没有……啊先天之气呢?”李亚峰对南宫飞燕一直不往下说很不满,自己也不适应“内丹”的说法,还是“先天之气”这个词用着比较顺。

“姐,你怎么了?”

南宫飞燕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没什么,让你又吓了一跳,你们华佗门还真是不拿东西当东西。”

“不过……”南宫飞燕也困惑了,“弟弟,照你这么说,你早就是神仙了。可我怎么看不出来你身体里有先天之气呢?姐姐的天眼可不是摆设。你让姐姐好好想想再跟你说。”

李亚峰不说话了,看着南宫飞燕沉思的表情,自己也开始回忆师父的话。

“徒弟,你现在已经不在五行之中,超脱天地,不涉轮回。”这是华八在知道了李亚峰无意中吃了如何树的果实之后对李亚峰说的话,“但通慧功还是一定要好好练的……”对了!通慧功!

李亚峰有了反应,“姐,你看是不是我练的内功有问题?”

沉思的南宫飞燕一惊,“对对对,弟弟,你练的是什么功法?我刚才说的《丘祖秘传大丹直指》是你们人间的道宗北宗的东西,你们华佗门肯定不会练这么简单的东西,我说我怎么也看不出来呢?你练的是什么功法?”

“师父教的是通慧功和炼五行之气。”

“什么东西?”南宫飞燕一脸茫然,“听都没听说过。算了,不管了,来,弟弟,把手给我,我看看你体内真气运行的路子,就算是没有先天之气,后天之气可是人人都有的。”

南宫飞燕急急把手指搭在了李亚峰的脉门,神色郑重,而李亚峰看南宫飞燕十指尖尖如玉笋般白里透红,倒是有些尴尬,心中开始胡思乱想。

“奇怪?你……”南宫飞燕本想让把自己的真气送一道到李亚峰体内,好随着真气运行弄明白李亚峰到底练的是什么类型的功法,可无论如何真气就是送不进去,只在自己的指尖打转,不由得又是大吃一惊。

※※※

对于人类来说,天下修道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可说是“万法归宗”,到头来无非是炼气成丹而已。最多在真气的种类或是运行时的路径有所不同,但无论什么功法都是力求让真气凝练,从后天之气转为先天之气,然后才谈得上逐渐用真气改造体内结构,这一步叫做“退凡骨”,凡骨尽退,真气充盈了,然后进一步让真气聚成金丹,丹成便可成仙,白日飞升。

只是说来容易,能做到开始“退凡骨”的修道人并不多,大多数还是停留在凝练真气后天转先天的程度,只有机缘凑巧遇到天材地宝时才有可能一步迈过,进入“退凡骨”的阶段,再不然就是有所谓的“仙缘”,遇到什么神仙发慈悲,用自己的金丹亲手给他“退凡骨”,度人成仙。

妖精的情况虽然略有不同,一开始就有了内丹,但正如南宫飞燕所说,内丹得之于天,还是后天之气,只有修炼不懈,才能转为先天之气,在逐渐改造肉身的同时用先天一气转换内丹。当然这个过程要比人类容易的多,因为有了内丹之后寿命也长了,有充分的时间去修炼。但能得到天地灵气形成内丹的机缘实在太少,就算有了内丹又能转成先天之气,可在开始转换内丹后的一千五百年内有三次天劫,只有躲过三次天劫才算是超脱生死。一般三次天劫是什么妖怪也躲不过去的,所以大多数妖怪都是只改造肉身,修炼道法,从来不去碰自己的内丹,倒是华三给天下妖怪建了一个“家”以后,妖怪中才开始有去顾自己的内丹的。只不过,三次天劫中除了第一次是外来的雷劫之外,第二次阴火的和第三次的赑风都是兴于体内,想要躲过去就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了。

至于炼成金丹之后,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不在生死轮回之中了,但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少,几乎没人见过,到时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人知道。只是古来有那么多神仙故事,想来也不是全然没有凭据。

但无论如何,真气运行之理天下皆然,从没听说过会有修道人或是妖怪的真气运行方式会是自成一体,对外来的真气完全排斥的。就是修道到了颠峰,只要还没有炼成金丹,总会给自己体内留下外力进入的缺口,这也是为自己留下了承接“仙缘”的后路。所以,南宫飞燕见李亚峰的身体完全不接受自己的真气,明摆着是脱离了一切功法的路子,不由得百思不得其解。

※※※

“弟弟,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练的是什么功法?”这个问题是修道人中的大忌,南宫飞燕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都是没用的功夫。”李亚峰很不情愿地回答,“师父说我练的通慧功是传自上古的无名功法,共有七层,只要练成了,什么排山倒海斗转星移都是小菜,本来我听了挺高兴的,可他又补充了一句……”

“补充了什么?”南宫飞燕听见李亚峰这样说,一下子动了心。

“师父说,这套功法只有华佗门中人和……对,只有我们华佗门中人会。”李亚峰没把自己家里的秘密说出来,“我的师祖元化祖师和你上次说的三师祖他们都不知所踪了,但就师父知道的,包括师父自己在内,没人练到过第三层。要不然也不会取这么个没气势的名字了。”

南宫飞燕略感失望,但又追问,“练到第二层会怎么样?”

“姐,我十岁就练到第二层了耶!你说会怎么样?说什么‘以夜为昼’,就是让人失眠的功夫呗。顶多了,加上过目不忘,根本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功法。”李亚峰对“通慧功”不以为然。

“那你总该知道第三层以后的心法吧?”南宫飞燕对通慧功还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没有心法。”李亚峰很泄气,“光说是练到第三层能‘须臾间遍游天下’,第四层能‘逆天改命’,第五层以上别说练功心法了,连练了以后会怎么样都没人知道。”

“是这样啊……”南宫飞燕若有所思。

“那不是还有什么‘五行之气’吗?那是什么东西?”南宫飞燕不再深想,又问。

“是治病的本事。”李亚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在神农谷炼这套本事的时候吃了师父的大亏。

“治病的本事?”南宫飞燕让李亚峰弄糊涂了。

“姐,你听我跟你说……”

※※※

当时李亚峰刚刚知道师父要留自己在神农谷五年,大发脾气,逼着师父华八让他告诉自己还有什么宝贝瞒着他。结果华八被逼无奈,把李亚峰带到神农谷的寒竹林后面说还有寒潭他不知道,本来想等李亚峰再把根基扎牢一点再带他来,可李亚峰坚持就只好让他先练了,说什么这是天下第一的本事,李亚峰也信了。结果华八一脚把李亚峰踹进寒潭,说先让他在里面泡上七天,体会“癸水之道”。寒潭中是五行中的水精所聚之处,癸水便是阴水,天下至寒至阴,李亚峰在里面冻到受不了,可一下寒潭就冻住了也跳不出来,老老实实在里面泡了七天七夜,心里还想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按华八说的办法存想内息,练成了所谓的“癸水之道”,可没成想七天后华八把李亚峰捞上来以后说,还有“壬水之道”也要修炼,又把李亚峰给扔进了寒潭。

李亚峰在寒潭里泡了七天,虽然因为吃多了宝贝没冻死在里面,可也冻得他发誓从此再也不接近寒潭了,没成想刚出来还不能动连话都说不出来就又让自己师父给扔了下去,心里恼火,华八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知道在心里对华八破口大骂,足足骂了七天七夜才又被华八给捞上来。

当时华八用内视大法一看李亚峰就吓了一跳,原来李亚峰没听自己的话,只顾了在寒潭里发阴火,没练成“癸水之道”,倒误打误撞练成了“丁火之道”——所谓丁火者,阴火也——华八当时对李亚峰大加赞赏,说他果然是不世奇才,为了鼓励李亚峰,华八又把李亚峰扔进了寒潭。

如是者四,李亚峰在寒潭里足足泡了二十八天二十八夜,练成了五行之气里的“壬癸水”和“丙丁火”,又在床上躺了三天,眼睁睁看着师父华八一把一把喂自己吃药,浑身僵直什么也干不了。总算是把冻伤养好,心想这回老子天下第一了,可华八几句话就让李亚峰彻底泄了气。

在寒潭学成的“壬癸水”和“丙丁火”的确是华佗门的不传之秘,但这个“不传之秘”只是用来给人治病的,除此之外什么用处也没有。

按照五行之道,人体里的所有器官都可以归到五行之中,比如心属火,肾属水,肺属木等等。人有了病就是原本的五行之气运行有了缺漏,华佗门传人可以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用银针在适当穴位给病人度入五行之气,让病人不药而愈。本来人体内就有五行之气在运转,寒潭的修炼是让人把体内的五行之气中的“壬癸水气”质化增强,再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让“壬癸水气”可以在五行之中转换,从而达到给人治病的目的。

李亚峰听华八讲解之后明白了三件事:

第一,自己在寒潭里根本没有必要学会什么“丙丁火气”,白白挨冻了十四天。

第二,这种功夫自己根本用不着。因为不要说神农谷里的灵药根本用不完,自己一开始就没打算将来当医生。

第三,以后再也不能随便玩师父,他活了三百岁,自己的花花肠子对他来说全是小孩的把戏——不是象是小孩的把戏,“象是”和“就是”二者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

南宫飞燕静静听李亚峰把“五行之气”的故事讲完,不由得笑着说:“弟弟,这门功夫很厉害呀,你只要拿着一根银针就可以走遍天下了耶!对了,那现在你是不是什么病都能治了呀?”

“怎么?你有病?头疼还是感冒?你是妖精好不好?”李亚峰没好气地说,“你想让我跟人说,华佗门第九代传人李亚峰,出道第一次治病是给一只狐狸精割了阑尾?还是别闹笑话了,赶紧给我说说,我到底该怎么学法术?实在不行,我就跟你先学学修炼真气的办法?你不是说我没有先天之气吗?那我不得赶紧练不是?”

南宫飞燕皱起了眉头,“弟弟,本来我看不出来你练的是什么功法,才觉得你没有先天之气的。刚才我试了试,你的身子完全排斥我的真气,我可是练到先天了耶!这根本没法解释嘛!法术是以真气催动为主的,就是法器也一样。那现在我不知道你到底真气到了什么程度,你又说你现在超脱了轮回……反正,在你身上修道的法门规矩全都乱套了,你让我怎么教你?”

李亚峰急了,“姐,你能不能那个……说重点?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什么也学不了对不对?你有没有办法?”

南宫飞燕仔细想了想,略带羞涩地说,“办法倒不是完全没有……”

“那不就完了!”李亚峰高兴了,“到底是姐厉害,那,你现在就开始教我,我要怎么做?”

李亚峰手舞足蹈,心里想着学会了法术以后怎么威风,迫不及待地催开了南宫飞燕。

“弟弟,你……真要学?”

“当然当然!姐,法术耶!不管是什么我都学!你说吧,我该怎么办?想当年连寒潭我都泡了二十八天,还有什么苦我吃不了!”

“那……你先把衣服……”

“姐,等等!你想干什么?”李亚峰戒备地看着南宫飞燕,这才想起来自己面前的是一只狐狸精。

“你不是要学法术吗?”南宫飞燕羞红了脸,“我现在不知道你体内真气运行的状况,就只好……”

“姐,你……真气运行和衣服有什么关系?”

“双修功你知不知道?”

“双……修?”李亚峰一下子跳了起来,“姐,我还不到十七!你想干什么!”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