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十二章 我的姐姐是狐狸精!

第十二章 我的姐姐是狐狸精!

作者:gongheh

“喂,南宫,你还是快点去给我买衣服好不好?现在天已经很晚了,再不出去的话就买不到了。我还要回家呢!”南宫飞燕家里,穿着一身女装牛仔的李亚峰气急败坏地说。

“亚峰,不要着急嘛。你穿这一身真的很帅耶!”南宫飞燕无辜地望着李亚峰,含笑说。

“……”

※※※

李亚峰、曹暮、王信三人来到南宫飞燕家里,因为南宫飞燕先入为主的想法,三个人吃了不少苦头,后来误会冰释,曹暮和王信都回家了,只留下一个倒霉的李亚峰。

“亚峰,你们三兄弟倒是很奇怪呢。”南宫飞燕象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冒出这么一句。

“奇怪?什么地方奇怪了?”李亚峰没好气地反问。虽然自己不怎么在乎晚回家,也知道南宫飞燕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可他实在没有陪着一个狐狸精说话的经验。

“当然奇怪了。”南宫飞燕对李亚峰的语气并不在乎,“你看,就算你是华佗门的传人,对妖精什么的见怪不怪,可曹暮和王信还都是凡人吧?这可瞒不过我的鼻子。可你们知道了我是狐仙以后的反应实在是很奇怪。曹暮对我说话那么不客气,王信也……”南宫飞燕想起王信哀嚎自己是他的梦中情人的样子,不由得一笑。

“那你以为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李亚峰问。

“至少也该害怕一下吧?我是妖精耶!以前我杀那些登徒子的时候,只要他们知道了我是狐狸精,都吓得了不得呢!你们倒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弄得人家很没面子。”

“很没面子?”李亚峰苦笑,他可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听一只狐狸精冲着自己发这种牢骚。

“喂!你倒是说话呀!”

“说什么?王信是个傻大胆,在他眼里只看见你是个大美女,狐狸精不狐狸精的才不在乎;至于曹……他倒是的确差点儿让你吓死。”

“不可能呀?曹暮刚才不是还装晕,想偷偷给我来一下吗?说话也那么不客气,”南宫飞燕大惑不解,“我看你们三个人里就属他最了不起了,倒是你才没什么像样的表现。”南宫飞燕笑道。

“靠!不用这么贬我好不好?”李亚峰听着很不是滋味,“曹这家伙是遇事不慌的典型,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迅速分析拿出对策,但事后就会后怕,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吓得腿肚子转筋让王信背着回家呢。”

※※※

“阿嚏!”后怕到浑身没力的曹暮在王信的背上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他揉揉鼻子,喃喃道:“老大,不要骂我好不好?”

※※※

“我虽然没什么本事,”李亚峰接着说了下去,“可我就是他们的老大。”

“那是为什么?”南宫飞燕凑到李亚峰跟前饶有兴趣地问。

“因为我懒。”李亚峰给了南宫飞燕一个大大的白眼,“所以要找人替我出主意办事。”

“……”

※※※

“妖精呀妖怪呀什么的说法是贬义词吧?可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在乎呢?啊,对了,你赶紧给我去买衣服好不好?”李亚峰谈得兴起,差点儿忘了衣服的事。

“贬义不贬义的是你们人类的说法,我们可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南宫飞燕把嘴一撇。

“靠!这也行?”

“至于你的衣服呀……”南宫飞燕笑着说,“现在这么晚了,商店早就都关门了,你让我到哪儿给你买去?再说了,咱们学校老师的工资虽然不低,可我也不能乱花呀。”

“靠!”李亚峰急了,“你讲不讲道理?我的衣服是你弄烂的,你可要负责任!”

“人家当然负责任了,你现在穿着的,从里到外不全是姐姐我的?”南宫飞燕干脆以“姐姐”自居了。

李亚峰涨红了脸强辩道:“又不是我想穿的,是你硬要我穿……再说了,你也不能让我就这么回家吧?看见我这一身,我爸妈会怎么想?让我怎么解释?”

“那你今天就住在姐姐这儿好了……”

“别再闹了!”李亚峰真的生气了。

“好了啦,真是的,连个玩笑也开不起。”南宫飞燕笑了。打个响指,地上散落的李亚峰的衣服碎片聚在一起,恢复了原状。

“你……你不是说……”李亚峰惊讶极了。

“好弟弟,你在华佗门都学什么了,这可是雕虫小技。”南宫飞燕一脸得意的神色。

“我……我认输了好不好。别再玩我了。”李亚峰垂头丧气地说。虽说自己懒得很,可自恃有点小聪明,从小到大只有自己玩别人的份儿,象今天这样让人把自己玩弄于指掌之中还是头一回,李亚峰看着面前的南宫飞燕,彻底投降了。

“谁玩你了?姐姐是喜欢你,逗逗你嘛。”南宫飞燕笑得很开心。

靠,你这还不是玩我!李亚峰苦笑一声。

“那……我换上衣服就回家了?”李亚峰小心翼翼地征求着南宫飞燕的意见。

“别着急嘛,亚峰。你认我当姐姐好不好?”南宫飞燕止住笑,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你让我认你当姐姐?”李亚峰被南宫飞燕的话吓着了。

“是啊,你认我当姐姐好不好?求你了啦!好不好嘛?”南宫飞燕像个小女孩一样撒起了娇。

“为什么?”李亚峰真的不明白眼前的狐狸精的想法。

“人家很寂寞嘛。”南宫飞燕说着说着眼里带了泪,“人家从家里跑出来,在人间呆了二十多年,本来是想体会一下人间的喜怒哀乐,好好玩玩的,小时候还好啦,可是……”

“你先等等。”李亚峰打断了南宫飞燕的话,“奇怪?你说你从家里跑出来,在人间呆了二十多年?又是什么小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刚才说的什么天劫啦,我师父救了你啦什么的,我师父可是很少离开神……师门的,我不是不信你的话,可怎么乱七八糟的?”

“你这人说话好煞风景耶。”南宫飞燕不依了,“人家刚刚酝酿好感情想哭一场的,就让你打断了。”

“呃——你好好说话行不行?”自己可还是个童男,让她这么一闹指不定办出什么事来,对方可是个狐狸精,要真出点什么事,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还是想办法早点脱身的好,就是一时脱不了身,至少也要把出事的可能性降低一点,李亚峰心里暗想。

“从头说起来话可就长了,”南宫飞燕似乎体会到了李亚峰的想法,正经起来,“你知道天劫吧?”

“知道。得道成丹后五百年天降雷劫,如果躲得过去的话,再五百年有阴火之灾,要是还能躲过去,再五百年有赑风之灾。在师门的时候师父讲过。”

“就是啦,大概一百年前,我的雷劫到了,本来在家里是可以躲得过的,可不知道是我算错了日子还是怎么了,反正我出来玩的时候突然天雷就打下来了,眼看我就要魂飞魄散……”

“等等?你今年多大了?一百年前就有雷劫?靠!你这么老啦?”李亚峰不识时务地叫了起来。

“喂!你怎么搞的?女孩子的年龄不要乱问好不好?人家可是还小呢!别忘了,我可是妖精耶,别拿你们人间计算年龄的方式往我身上套好不好?”南宫飞燕似乎是生气了。

“好好,算我失言。”李亚峰一想也是,妖精的年龄计算方式自己当然不了解。

“说到哪儿了?哦,对,当时眼看着我就要被天雷打上了,可突然来了救星,就是你师父啦,八先生正巧经过我身边,化解了我的雷劫。”

“怎么化解的?”李亚峰对师父化解雷劫的本事很感兴趣。

“不要老是打断我说话好不好?这该问你才对呀?你不是华佗门弟子吗?当时吓都要吓死我了,怎么知道八先生是怎么化解我的雷劫的?”南宫飞燕反问,“不过,你们华佗门不就是干这一行的吗?”

我们华佗门就是干这一行的?靠!老子怎么不知道?李亚峰虽然纳闷,倒也知趣,没有再次打断南宫飞燕的话。

“反正,”南宫飞燕继续说了下去,“反正,八先生化解了我的雷劫,救了我一命,然后就飘然远走了。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找八先生,想要报恩,可就是找不到。”

师父还会耍酷?真让人意外。李亚峰又在心里胡思乱想着。

“后来,我到处都找不到八先生,又很无聊,家里人老说让我好好修练,可是很修炼烦哪,我就又跑出来了,反正下一次天劫还早着呢,我就想到人间来玩玩,像个普通人一样过一生,就变成个婴儿让人抱走了。姐姐可是个弃婴呢,身世好可怜的!”南宫飞燕装出一副可怜相。

喂,老大,我看你才是老大,弃婴?自己把自己给弃了?没听说过!李亚峰还是不说话。

南宫飞燕见李亚峰没什么反应,又说了下去,“再然后我就在孤儿院长大啦,有家人领养了我,可后来他们都死了,我自己半工半读上完大学,再后来就到雷州来啦。亚峰,你知不知道,人家一直很寂寞呢,小时候还好,可自从人家长大了以后,周围的人看人家长得漂亮,都不安好心,女的就嫉妒人家啊,男的就更别提了……”南宫飞燕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羞涩。

谁让你把自己变得那么漂亮?还不是自找的?李亚峰心说。

“所以呀,人家今天好高兴呢!”南宫飞燕兴高采烈地说,“跟你说话不用隐瞒自己的身份,你不会害怕也不会看不起人家,你还肯听人家说这么多的话……”

拜托,我不是想听你说话,我是不敢跑也跑不了好不好?不过……听她这么说,又没有朋友,倒真是挺可怜的……李亚峰心里想。

“所以呀,人家就想让你认我当姐姐,好不好嘛?求你了!”南宫飞燕又撒起娇来。

“好吧。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头里,是我个人认你当姐姐,跟我们三兄弟没关系。”李亚峰在南宫飞燕的撒娇攻势下妥协了,“还有,在学校里我还是叫你南宫老师,出了学校我才能叫你姐姐。还有,你得听我的话才行。”

“行行行,只要你答应,怎么办都行。耶!我有弟弟了耶!”南宫飞燕高兴地叫起来。

“你也不用那么高兴吧?”李亚峰很纳闷,“你不是还有个家吗?你没有兄弟什么的吗?”

“有是有啦,姐姐在家里可是人见人爱的呦。”南宫飞燕笑着说,“可是姐姐在人间就没有弟弟了,连好朋友都没有,所以才寂寞呀。”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

“家里虽然人多,可是没有人间好玩啊!而且他们成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很没意思的。所以姐姐才到人间来了呀。”

“我败给你了。”合着自己认的这个姐姐是个不务正业的妖精。

“你想什么呢!姐姐可是个很厉害的妖精耶,你不是让姐姐弄得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吗?”南宫飞燕看着李亚峰不屑的表情很不服气地说。

李亚峰无语。自己的确是还没什么大本事,虽然可能比一般人懂的会的多些,可对上妖精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不过,自己毕竟是人类呀,打不过妖精有什么丢脸的?李亚峰这样想着,不由得回嘴道,“姐,我可是个普通人,你是得道的妖精,玩我还不容易?”

“普通人?”南宫飞燕惊讶得很,“好弟弟,你可是华佗门的传人呢!怎么是普通人?”

“华佗门传人怎么了?最多活得长一点,就算是能长生不老吧,不就是除了治病有点儿能耐之外一无所长?”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李亚峰很是奇怪。

“你们华佗门在妖精界很有名耶!谁都不敢惹的。”南宫飞燕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叙述着让李亚峰大吃一惊的事实,“刚才我制住你们的时候,知道了你是华佗门的华九,真的吓死了。恩将仇报这种事我们妖精是做不出来的啦,我这条命是华佗门的,你就是要姐姐自杀姐姐也会照着办的。可就是没有这层关系,姐姐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为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李亚峰又莫名其妙了。

“八先生没跟你说吗?”南宫飞燕也奇怪了。

“说什么?”

“唉,弟弟,你是不是在师门没呆多久就出来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

“那……等以后慢慢给你讲吧。”南宫飞燕无奈地说,“要不然,你今天就在姐姐家住下,晚上姐姐再跟你细说?”

“这……不太好吧?”李亚峰被南宫飞燕的话弄得心里痒痒,可这几个小时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李亚峰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不禁犹豫起来。

“在姐姐家住下吧,现在都十点了,晚上这么冷,姐姐心疼呢。”

“那……好吧。我给家里去个电话。”李亚峰想了想,倒也懒得回家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