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十章 你是什么变的?

第十章 你是什么变的?

作者:gongheh

“老大,按门铃吧。”

“是啊,老大,还犹豫什么?”

“为什么一定是我?曹,你去。”

“老大,你是老大,我只负责出主意,要办事的还是老大好不好?”

“既然我是老大,那你们都该听我的。,既然曹说他只负责出主意,那王信你去。”

“老大,这很不公平耶。”

“少罗嗦,让你去你就去。”

“老大就是老大,说话气粗。”

“靠!你去不去?”

在雷州外国语学校的教师宿舍楼里,南宫老师的门前,李亚峰,曹暮,王信三个人正在争执。

“是李亚峰吗?进来。”门突然开了。南宫老师出现在门后。

“南宫老师好。”被吓了一跳的三个人异口同声。

“你们……?”南宫老师显然没有料到李亚峰会带曹暮和王信一起来,一脸吃惊的神色,眉头皱了起来。

“南宫老师,你说让我来,我又不知道有什么事,不过,我们三个人是兄弟,有什么事情互相都不瞒着的,就一起来了,你不会怪我吧?”李亚峰说话了。

“啊?那……你们……先进来吧。”南宫老师不知道在想什么,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

“南宫老师,你家好漂亮!”李亚峰,曹暮和王信走进南宫老师的家里,王信东瞧西瞧,赞叹起来。

南宫老师的家里摆设非常简单,虽然很整洁,但是没什么太华丽的家具和家电,显然王信的话是出于恭维。

“来,你们坐。啊,亚峰,你确定你们之间什么都不用隐瞒?”南宫老师让三人坐下,对李亚峰问道。

“当然。我们是兄弟。”

“老大,没意义的话不用说啦。”曹暮也感染了李亚峰的脾气,说话懒洋洋的。

“好。那我就不顾忌了。”南宫老师说了。

“顾忌?南宫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把我叫来有什么事?”李亚峰单刀直入。

“我把你叫来当然有事,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南宫老师的话依然让李亚峰莫名其妙。

“我就是不清楚才来的。南宫老师,有话直说吧。”李亚峰被南宫老师的话弄得心情很不好。

“老大,说话不要这么不客气啦。”王信自从见到南宫老师以来,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

南宫老师丝毫不动气,一笑,又说:“不用那么急,反正时间有的是。还有,现在又不是在学校,也没有外人,就不要叫我老师啦,我现在的名字是南宫飞燕,你们就叫我飞燕好了。来,先喝杯水。”

“南宫老师,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我确定,今天上课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你,你……”

李亚峰没有改变语气,但话还没说完就惊呆了。因为他看见南宫老师坐在沙发上没动,三杯水就缓缓向自己三个人面前飞来。飞?李亚峰又揉了揉眼睛,没错,三个杯子没有任何机关,浮在空中缓缓向三个人飞来。

“这……怎么回事?”曹暮也呆了。

“老大,我……我是不是看错了?我看见三个杯子向我们飞过来耶!老大,飞耶!”王信一下子跳了起来。

就在三个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杯子已经放在了三个人面前的桌子上。

“来,尝尝,这可是很难得的呦。”南宫老师的神色如常,像个殷勤的女主人向三个人说道。

“曹,王信,既来之则安之,大呼小叫些什么。让人笑话不是?”到底是在神农谷呆过一年,李亚峰对眼前不可思议的事实立刻就接受了,拿起了面前的杯子。

“可是老大,你看没看见,杯子飞起来了耶!”王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三!”曹暮到底是军师,也很快沉静了自己的心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可马上脸色又变了,“这……这是什么东西?”

“万载青空,还有绕明豆汁,再加上白豆蔻。这杯水可是宝贝。”李亚峰把杯子凑到鼻子边上闻了闻,平静的说。眼前的事情现实不能解释,他倒是不慌了,摸摸身上装满了宝贝的乾坤袋,李亚峰心定得很。

“宝贝?万载青空?老大,那可不能客气。来,干杯。”王信虽然平时很木,但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脾气让他什么都不在乎,虽然脑子里有点混乱,可对“宝贝”两个字敏感得很。

“干杯。”曹暮也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干。”三个人同时举杯。

“到底是兄弟,有默契。真让人羡慕。还有,亚峰,你很识货。”南宫老师笑着说。

“南宫。”李亚峰改了称呼,“看样子你不只是个老师吧。那我也不客气了。我想你把我叫来,应该不会是让我们喝一杯水这么简单。我不知道你知道什么,或者你又想知道什么,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亚峰,不要对我抱这么深的敌意好不好?你既然这么识货,那你也该知道,就是这杯青空茶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喝的。”

“当然,这种宝贝走遍天下也没人能找得到。不过,最好再加点儿洱松蕊,否则效果会打个折扣。”

“洱松蕊?你……”南宫老师的脸色变了,“你怎么知道的?”

“南宫,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可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吧?既然你我互相都有不了解的事情,那你不知道我知道什么也不奇怪对不对?”李亚峰一笑。

“李亚峰,我不想和你把关系搞僵,可你也要明白,你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你要知道,我既然能用青空茶待客,想要把你们怎么样当然也很容易。不管你是什么,我只希望,你不要在我的周围有什么举动,能够和平共处最好,不然……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南宫老师的语气非常郑重。

“南宫,你既然不知道我的身份,那你就不要说得那么肯定。不错,青空茶是很难得,可这点阵丈我还不放在眼里。”李亚峰针锋相对。

“看样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你可不要后悔!”南宫老师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

“喂,老大,你们说话我怎么听不懂?”曹暮看见李亚峰和南宫老师闹得越来越僵,急忙插话。

“是啊,老大,我也听不懂。”王信也在一旁发言了。

李亚峰苦笑一声,“靠!我也不懂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南宫老师对我们似乎没什么好感。我只好兵来将挡。”

“李亚峰,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南宫老师让李亚峰的话弄糊涂了。

“南宫老师,”李亚峰又恢复了老师的称呼,“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

“误会?”

“说真的,”李亚峰很诚恳,“南宫老师,我不知道你叫我来干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同样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我想你应该不是个普通的老师,待客的方式和这杯你所谓的青空茶也……很有特色,可是,你似乎对我没什么好感,或者说有什么误解,你有什么疑问你可以说得再清楚一点吗?我尽量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好不好?我可不想跟你有什么冲突,看样子南宫老师似乎可以随便把我们怎么样,我很怕耶。”

“你……”南宫飞燕对李亚峰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南宫老师,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李亚峰依然很诚恳。

南宫老师似乎很困惑,满怀戒备地看着李亚峰,不过她马上就有了反应,“那好,我也不想和你们冲突,可是,你必须保证你说的话是真的。”

“我保证。”

“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变的?”

“呃——”李亚峰一口气没喘上来,“南宫老师,什么叫我是什么变的?”

“你又在装糊涂!你到底想耍什么把戏?!”南宫飞燕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可怕,一抬手,李亚峰和曹暮、王信就从座位上浮到了空中,就像刚才那三个杯子一样。

“哇!这是怎么搞的?老大,我……我不能动了!”王信在空中大叫。

曹暮看看自己的处境,发现自己浮在空中,身体不能动了,很干脆,眼一闭,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喂,有话好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亚峰急忙大叫,浮在空中不能动,乾坤袋里的东西也拿不到,失去了心理依靠,李亚峰也慌了。

“没什么意思,你既然没有诚意,我就先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南宫飞燕的脸色很凶狠。

“我是什么变的?你才没有诚意!我是人耶!人类!你懂不懂?你……你是什么东西?怎么办到的?”李亚峰开始语无伦次了。

“你是人?笑话!你要是人,那我也是人了?”南宫飞燕恶狠狠地说。

“什么?你……你不是人?救命呀!”王信大声叫了起来,从他浮到空中开始,叫声就没停过。

“不要叫好不好?我知道你和曹暮都是人,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最多消除你们的这段记忆。”南宫飞燕对王信的大叫似乎很烦恼,打个响指,王信的嘴立刻闭上了,虽然还是能听到他用鼻子发出晤晤的声音,但音量是小多了。

“南宫老师,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可我真的是人类。你放了我们,有关你的事情我们一定保密,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好不好?”李亚峰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南宫飞燕对李亚峰的话完全听不进去,手朝李亚峰一指,李亚峰身上的衣服立刻破成一片片落在了地板上,李亚峰以刚生出来时的赤裸裸的形象暴露在空中。

“靠!你这个妖怪,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的衣服!”李亚峰又羞又气,大叫了起来。

“如果你不想象王信那样变成哑巴,你最好不要再叫了。”南宫飞燕微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还不是被我一伸手就制服了。”

“我说了我是个普通的学生,能有什么本事?”李亚峰放低了声音。他已经完全明白自己面对着的南宫飞燕不是普通人,也许就是个妖怪,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的,而且现在的情形比一年前自己让师父华八制住的时候还要危险,至少华八是父亲认识的,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但南宫飞燕就不一定了。他只有本着“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原则,听由南宫老师摆布。

“普通的学生?说笑话也要看看对象,一个普通的学生会知道万载青空?会知道洱松蕊?一个普通的学生会在这种场合还毫不慌张?你不要再想耍什么花招了,老老实实说出你的原形和你到雷州外国语学校来的用意,我或许会考虑放了你。”南宫飞燕仔细打量着李亚峰的身体,慢慢悠悠地说。

“我……”李亚峰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多嘴,现在这个场合自己什么也干不了,光着身子让一个年轻女性看来看去,虽然眼前这个所谓的“南宫老师”是个什么东西自己完全不知道,可李亚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过,话说回来,一般人是一辈子也绝对不会有这种经历的。

要不然就干脆报出自己的师门?李亚峰想着,可是那也太丢脸了,再说,南宫飞燕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完全摸不着脉,她知不知道华佗门也还在两可之间,就是知道,万一她和华佗门有什么仇恨又怎么办?不过想来也不可能,自己在华佗门学的是医术,华佗门应该是救人比较多,不会和人结怨吧?可是……能做到现在的事情,南宫飞燕肯定不是人了,那她和华佗门也应该没什么关系,那怎么办?

李亚峰胡思乱想着,而南宫飞燕似乎觉得看不出什么,开始在李亚峰身上抚摸起来。这又把他吓坏了。

“喂,可不可以不要乱摸,我还是个处男耶。”李亚峰哀叫。

“奇怪,怎么还是看不出来?这家伙化形的本事还真是了得。”南宫飞燕不理李亚峰的哀叫,自言自语起来,又开始检查地板上李亚峰四散的衣物。

“南宫老师,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我是人,真真正正的人,如假包换的人,不是什么妖怪变的。我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李亚峰见南宫飞燕放过了对自己身体的抚摸,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恳求了。

突然南宫飞燕从地板上李亚峰衣服的碎片里捡起一样东西,冲到李亚峰跟前,急切地问:“这是谁给你的?”

李亚峰一看,是装满了宝贝的乾坤袋,不禁泄了气。最后的希望也被人发现,翻本的机会是彻底没有了。

“还能有谁?是我师父啦。”李亚峰说了老实话。

“你师父?你师父是谁?”南宫飞燕急忙问。

“我师父……我可不可以不讲?很丢脸耶。不过我告诉你,我师父本事很大,你要是杀了我,我师父一定会给我报仇的,我劝你还是放了我比较好。”李亚峰真的开始想念师父了。要是师父在的话,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出丑吧?还有,师父说自己五年之内有劫,还是说准了,刚刚出谷几天就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吊在半空中,还光着身子任她参观玩赏,真不是一般的劫数。

“好,你要是不想说那就不说。”南宫飞燕突然变得出奇地好说话,“可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华佗门的?”

南宫飞燕这一问让李亚峰着实吓了一跳,不会吧?凭一个乾坤袋就把自己的出身都泄漏了?李亚峰心里打开了鼓,南宫飞燕跟华佗门有仇?怎么一副这么急切的表情?

“喂,你把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啦,可你刚才说了,我这两个兄弟是人,你不会伤害他们,你可不能食言。”

“当然当然,你快说,你是不是华佗门的?你是华几?”南宫飞燕一脸的着急。

“你这么清楚?我是华九啦。”李亚峰又让南宫老师的话吓了一跳。

“你……你是华九?”

“我骗你干什么?都这个样子了,最多你把我给宰了。说实话,光着身子让个女生又看又摸,我还真不如死了的好。”李亚峰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呀——!”南宫飞燕似乎这才意识到李亚峰光着身子,急急忙忙跑进里间屋,拿出一床毯子给李亚峰披在身上,又打了个响指,李亚峰和曹暮、王信从空中落了下来,身子也能动了,只是曹暮还是昏迷不醒。

“在你解释之前,我建议你还是别让王信能说话,否则又要纠缠不清了。”看见事情似乎有转机,李亚峰忙要给自己制造一个安静的空间。

“好好好,一切听九先生的。”南宫飞燕点头象是鸡啄米,“我真是不象话,怎么冲撞了九先生?你看看,这是怎么说的……”

“九先生?你到底……”李亚峰没有细想,不过看样子南宫飞燕和自己的师门华佗门应该是有些渊源,而且这个渊源在对自己非常有利的方向。

“这个……不管要说什么,你能不能把我的衣服先恢复原样?这个样子很难说话耶。”李亚峰开始提要求了。

“那是当然,当然。”南宫飞燕看了李亚峰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可是……我……弄破容易,要恢复原状……我的法术还不到家……”

“你……”李亚峰涨红了脸,“这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南宫飞燕见李亚峰脸色很难看,忙又说,“我这里还有几件比较中性化的衣服,九先生先凑合着穿上,等一会儿我出去给九先生再卖一套回来好不好?”

“好好好,怎么不好。”李亚峰对南宫老师前倨后恭的态度还不太适应,不知道她一会儿会不会再翻脸,要求也不太高。

南宫飞燕忙到里间屋拿出几件衣服教给李亚峰,李亚峰看着不禁苦笑。毛衣毛裤,牛仔装也就算了,可内衣背心和内裤全是女式的,分明被谁穿过,看看南宫飞燕玲珑有致的身材,李亚峰心中一荡。

“九先生,您就将就着先穿上,也好说话,等会儿我去买新的来再给您换上。您心里一定纳闷这是怎么回事,还是先说明白比较好吧?”似乎看出了李亚峰的为难,南宫飞燕说道。

“……好吧。不过……你……你先转过身去。”虽然自己刚才不但被人看了个精光,还被仔细摸过,但让李亚峰在一个国色天香的女性面前穿她的内裤,李亚峰还是放不下面子。“没那个本事就别办这种事好不好!糗死了!”李亚峰在心里狠狠骂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