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八章 军师

第八章 军师

作者:gongheh

夜深了,李亚峰半躺在床上,象一年前一样,手里拿着一本书,床头左首放着一堆零食。与以前不同的是,他的目光虽然定格在书页上,但脑子里却乱成一团。他开始对早早离开神农谷而犯愁。

首先是曹暮学通慧功的事,他翻过了那份被曹暮视为至宝的一年前自己一时兴起写下的东西,他知道自己瞎改的通慧功存在着重大缺陷,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直接教给自己的母亲,总要自己先试一试以后再说。没成想曹暮误打误撞练了,反而在一年之内就达到了“以夜为昼”的第二层境界,他并不认为曹暮练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明自己的改良就是正确的,华佗门虽然人不多,自己见过的也只有师父华八一个,可除了自己每一个都是至少活了几百岁的怪物,论本事哪一个都比自己大的多,连这些人都没能改良通慧功,自己就更不要说了。曹暮之所以没在练功的过程中把自己给练死,只能用“运气好”来形容,但这并不说明将来会不出问题,而且,可以肯定,出了问题就是大问题。曹暮是自己的死党、兄弟、军师,他可决不希望曹暮出什么岔子,为此他急中生智不惜自作主张代师收徒,也是希望师父华八将来能帮上什么忙。要不然,就算祖训再严,到了自己兄弟头上,李亚峰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可没想到曹暮又把有问题的通慧功教给了王信,王信也是自己的好朋友,在学校里除了曹暮之外李亚峰就是和王信比较说得来,虽然王信不像曹暮那样对自己的事情了然指掌,但有什么好处李亚峰还是不会不愿意和王信分享的,今天下午放学后李亚峰让曹暮找王信把事情说清楚,也只好让师父再收个徒弟了。只是希望王信不要再把通慧功教给别人。否则,李亚峰恐怕只有想办法灭口了——就算不至于杀人,也要想个办法把会通慧功的人的记忆抹掉,从神农门李亚峰可是学会了不少东西。至于曹暮和王信进华佗门的事,也只好就这样先定下来。师父会不会生气李亚峰是没有把握的,可现在他真的别无选择。

再有就是父亲的瞎搞了,为了一个清朝的花瓶连自己儿子的日记都拿出去骗钱,这一次李亚峰是真的很生气。本来从神农谷带回来不少给父亲的瓷器,也只有让它们先在乾坤袋里继续发霉了。可这并不能解决《青春日记》的下部的问题。李亚峰望着手中装订精美的《青春日记》,不禁苦笑。总得想个办法才行,莫名其妙获了千秋文学奖,不给读者一个交代,自己在神农谷写的东西根本不好意思再拿出去发表。虽然自己身上少不了可以卖钱的古董,可李亚峰还算是个有责任心的作者。烂摊子总要收拾。

最后的问题就是自己身上的问题了,学了一肚子医术,吃了一肚子宝贝,自己应该不算是个普通人了吧。高中还是要好好上下去的,什么劫数自己也不放在心上,可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呢?自己是不打算当医生的,师父说四年之内最好不要用医术,正合自己的意思,说不定一辈子都不用。医术学了就学了,当是打发时间的东西也就罢了。可自己将来到底要干些什么呢?李亚峰不禁叹了一口气,突然好像想通了什么,李亚峰笑了,自己才是个高一的学生,想这么多干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好了。还是先把该解决的问题解决。

想到这里,李亚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写字台前坐下,摊开了稿纸。《青春日记》还是要早想个办法,不管怎么样,自己是不能负这个责任的,还有,父亲和曹暮的瞎搞也要回报一下才行。李亚峰忍不住又笑了。

※※※

第二天。

“我是不是你的老大?”李亚峰很认真地问曹暮。

“当然是。”

“那你相不相信我?”

“当然信啦。老大,你要干什么?”

“听我说,你写的文章绝对不比我差,最多是没有我读的书多,可你现在会了通慧功,赶上我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老大,你要我干什么?说话就是,兄弟给你出力。”曹暮显然被李亚峰感动了。

“你该知道《青春日记》是我的日记吧,我可不想再写下去了,自己编自己的日记也不象话,不如你把它续完好不好?”

“老大,获千秋文学奖的作品耶,我……行吗?”曹暮没有自信地答道。

“你既然相信我,那我就告诉你,你行的!绝对没有问题!”

“老大……谢谢。”曹暮已经被李亚峰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

“就这么办!我真是个天才。”李亚峰在脑子里想着自己怎样把《青春日记》的事推给曹暮,结论是不仅曹暮会替自己办好还会被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不由得佩服起自己来。

※※※

雷州外国语学校。早自习。

李亚峰看看周围的同学没人注意自己和曹暮,用胳膊肘一碰曹暮,按照自己事先设想的,很认真地对曹暮问:“我是不是你的老大?”

“是,当然是。”曹暮仿佛按照李亚峰的想法一样,给了李亚峰一个完美的回答。

“那你相不相信我?”在心里叫了一声“好”的李亚峰接着问。

“老大,那要看情况。”

“呃——”见曹暮的回答完全偏离了自己的设想,李亚峰有点儿发懵,“看什么情况?”

“像你现在这样很认真很认真地对我说话的时候,我一般不信。”

“靠!”李亚峰骂了一声,“为什么?”

“你是不记得了吧?”曹暮仿佛在提醒李亚峰似的,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你第一次对我很认真很认真地说话的时候是初一,那时我看你不顺眼想揍你一顿,你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你从来没打过架,我以为可以把你揍个稀里哗啦,可就在下一秒,我被你揍了个稀里哗啦,还被你逼着认你当了老大。”

李亚峰仔细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这也是曹暮叫自己“老大”的原因,后来可能是心服口服了,可当时似乎的确是被自己给逼的。

“还有,你叫我弃武修文,好好看书,我没办法,听你的天天读书。到了初二,我崇拜鲁迅崇拜得五体投地,你又很认真很认真地对我说,鲁迅是个流氓,和陈西滢是一个人。写文章对着骂然后两边赚稿费。我信了,去给阿姐说。然后被阿姐狠狠骂了一顿,你在一边看我的笑话。”

“呃——”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还有,后来我又开始崇拜阿疯,”曹暮愤怒了,“你又很认真很认真地告诉我,你就是阿疯。”

“至少那一回我说的是实话。”

“你还不如骗我呢!”曹暮咬牙切齿地说,“闹了半天让我五体投地的新星作家天天坐在我旁边,天天跟我一块儿上厕所,甚至上完了厕所还不洗手!老大,你知不知道偶像破灭的力量差点让我杀了你!”

李亚峰无语。

“最过分的就是昨天,你很认真很认真地说你要宰了我。”曹暮的头上迸起了青筋,“你差点儿吓死我!”

“靠!”李亚峰不由得骂了一句,自己事先想好的话就用上一句。

“老大,你说话,这回又有什么事了?千万别认真,我怕了还不成吗?”

“《青春日记》的事你知道啦,给老子续完。”李亚峰也不认真了,打了个呵欠,没精打采地说。

“给。”出乎李亚峰的预料,曹暮一点儿也不惊讶,反倒从书包里拿出写得满满的厚厚一叠稿纸,交给了李亚峰。

“什么东西?”李亚峰一边纳闷一边接过来。

“你那个破《青春日记》的下集。”

※※※

李亚峰飞快地翻了翻,果然是曹暮续写的《青春日记》下部,而且是完全模仿自己的文笔,写的相当出色。

“靠,你什么时候写的?怎么不早说?害我想了一个晚上。”李亚峰惊奇地说。

“本来是昨天看见你就打算给你的,可是,老大,你一上来就说要宰了我,把我差点儿吓死,哪儿还记得这个。昨天回家以后才想起来。”

“好好好,你什么时候写的?”看到问题这么快解决,李亚峰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什么时候?”曹暮轻描淡写地说,“在你日记出版的当天吧。老大你知道啦,我经常偷看你日记,《青春日记》一出版我就知道恐怕是你爸搞的鬼。我当时还纳闷呢,你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后来我一琢磨,不管你在哪儿,回来以后肯定是不会有心情把它给续完的,谁没事儿愿意自个儿给自个儿续日记呢?所以就只有我来办啦。谁让我是老大的军师呢,这擦屁股的事儿到头来肯定是我管,与其老大发话,不如早早办完了等着老大回来。”

曹暮顿了顿,又接着说,“本来没这么快写完的,可练了通慧功晚上没什么事儿干,就早赶出来了。还有,本来我没打算自己写,想找别人的日记来凑,可翻遍了全级部的书包,还真没几个人记日记。没办法,只好自己写啦。”

“好好好,你要我怎么谢你才好?这可给我解了围了。到底是兄弟,默契!”李亚峰对曹暮赞不绝口,“哎,你说你偷看了全级部的日记?”

“老大,没几个人象你一样天天记日记的,都什么年头了。就看了几个人的,怎么?你不乐意?”

“靠!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快说说,你都看了谁的日记了?有什么隐私?讲来听听。妈的,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李亚峰非但没有对曹暮偷看别人日记这种罪恶的行径加以责备,反倒是对自己以前没有想到过这个好主意而后悔不已。

“隐私?老大,你还别说,真有不少惊人的事儿呢!”曹暮也来了精神,“呦,早自习下了,等上课了再给你细说。”

“好好好。”

看得出来,李亚峰和曹暮对学校的课从来就不在乎。现在连曹暮也会了通慧功,就更不在乎了。

※※※

早自习下了,同学们开始喧闹起来,看着这一片和平的景象,李亚峰开始对自己早早离开神农谷的决定感到正确了,可正在他对日常生活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的同时,身边传来一个并不太和平的声音。

“老大。”是王信。

李亚峰一抬头,看见了王信畏畏缩缩的身影。

“王信,你怎么叫我老大?”李亚峰大惑不解。

“是老大让我这么叫的。哦,不不不,是二哥说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老大,是这么回事。”旁边曹暮搭话,“你不在的这一年,王信叫我老大,现在你回来了,你自然还是老大,那我就是老二了,王信就是老三,当然叫你老大。”

“喂,曹,你就不能省省,什么老大老二老三的?麻烦!”李亚峰不满了。

“老大,二哥说通慧功是你们家传的,我们私学,必须要重新拜师,老大什么时候带我们去拜见师父呀?”

李亚峰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捂住王信的嘴,“别胡说八道!”

然后李亚峰把曹暮拉到一边,问道:“你到底是怎么给他说的?”

曹暮委屈地说:“老大,你说的我信,可这种事总不能随便说出来就要让人信吧?那我就少说了几句啦。反正,等拜师的时候再一块儿说清楚不就行了?还有,既然都要拜师了,排行总要定吧?那王信不是理所当然的老三?”

“真是拿你没办法!算了。我认栽。”李亚峰转身冲王信说,“那就这么办吧。那从今天起,你就是老三了。”然后李亚峰又压低声音,“拜师的事等放假再说,还有通慧功的事千万不要在人前提了,曹没跟你说呀,总不能真让我杀人灭口不成?”

“知道了,老大。”王信平时总是木木噔噔的,说话也一样。

“哇,又一个认老大的耶!”旁边又传来一个声音,是王怜怜。

“李亚峰,我真是佩服你。曹暮本事那么大,居然认你当老大,还一直不变。现在你回来才一天,就连王信都认你当老大了。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不就是个骗子嘛,居然那么多人信你。”王怜怜显然对一年前李亚峰乱盖名言的事记忆犹新。不过,说起来李亚峰一直刻意不惹人注意,能在班花王怜怜的心里留下这个印象倒是不容易。

“你说什么哪?”李亚峰对曾经摆过自己一道的王怜怜没什么好感,说话也不客气,“我们之间的事,不用你多操心。”

王怜怜倒也不生气,“好好,这事和我无关,那就说件有关的事吧。你……”

“铃——”王怜怜还没说完,上课铃响了。

“……下课再说。”王怜怜说得极快。

※※※

“老大,这节课是语文!”曹暮语气很激动。

“语文就语文吧,你怪叫什么?”李亚峰很奇怪。

“老大,你不知道,语文老师……”

曹暮话还没说完,语文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班里立刻安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李亚峰本来还在奇怪,但看了一眼语文老师以后,就全明白了。

——走进教室的语文老师是个绝色大美女!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李亚峰打量着语文老师,不觉脱口而出。

“老大,你算说对了。”曹暮从一边说话,“新来的南宫老师长得这叫一个媚!漂亮还在其次。要说漂亮,咱们班的王怜怜也算是漂亮,你要说更漂亮,还有校花姜冉。可你要说媚,还是咱们新来的南宫老师,那可真是一颦一笑,风情万种。老大,你说,过去那些因为美女亡国的,我总是想不通,可南宫老师一来,我就明白了。只要南宫老师冲我一笑,别说烽火戏诸侯,让老子把脑袋切下来老子也干!老大,你说,南宫老师不光人媚,连名字都象是小说里的,叫什么南宫飞燕。老大,你说……”

“曹,你别说了好不好?很烦哪!”只顾盯着看南宫老师的李亚峰终于发话了。

“不说就不说。摆什么谱。”

李亚峰看着讲台上的南宫老师,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南宫老师漂亮是漂亮,媚也是媚,可总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不由得一碰曹暮,说:“曹,这个什么……南宫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老大,有什么不对劲?自从南宫老师来了咱们学校以后,全校的男老师和男学生才不对劲。南宫老师周围老是围着老师,要不然就是学生问问题,全校的语文成绩都比以前好得多了耶!”

“奇怪。”李亚峰还是不能释怀。

※※※

“曹暮旁边那位同学。”讲台上的南宫老师发话了。

“……南宫老师,您叫我?”李亚峰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厉害。

“对,就是你。你是刚回学校的李亚峰吧?我听刘老师讲起过你,你的作文很不错是不是?”

“南宫老师……”李亚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啊,我是说,你不要老是和曹暮说话,现在在上课。你到旁边站一下。”

“啊?”

“对对对,后面墙角,不要挡着后面的同学听课。”南宫老师一笑,班里的同学也哈哈大笑,唯独李亚峰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狠狠瞪了曹暮一眼。

“老大,不关我的事啊。”曹暮小声说。

※※※

李亚峰站在墙角,好容易挨到下课,南宫老师又冲李亚峰一笑,说:“李亚峰,到办公室来一下。”

“哇塞,老大,还是你厉害,第一次上南宫老师的课,就让她为你个人辅导了耶!”曹暮无不羡慕地说。

李亚峰,哭笑不得。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