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邪樱 > 第四章 李亚峰的日记

第四章 李亚峰的日记

作者:gongheh

11月10日天气:晴

今天应该是我被老怪物带到这里来的第三天,除了扔给我一屋子医书之外,老怪物倒也没对我怎么样,只顾着把自己关在屋里,说是炼丹,坐在那个大炉子跟前一动不动。我看他就是这么坐上个十年八年的也不奇怪,靠,居然说自己会辟谷,可以经年不吃东西,让我自己找吃的,老子从小到大还没进过厨房呢——他妈的这个鬼地方居然连厨房都没有!

不过平心而论,这里倒也不错,虽说我没去过什么地方,可就景色而言,人间仙境四个字应该不过分——前提是这里真是人间的话,刚才从眼前飞过去的那个东西,怎么看怎么像是《拾遗录》里说的鸐鸟,八个翅膀一只爪子,明明是鸟,倒长着一张人脸,要是半夜看见,吓也把我吓死了。这里要真是人间,怎么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看见过?还是去问问那个老怪物这里到底还有什么东西,省得明天再吓一跳。

老怪物居然说古书上写的灵鸟异兽这里基本上全有,看样子我注定要天天吓一跳了。

11月16日天气:晴

来了一个多星期了,老怪物还是不提拜师的事,倒是我差不多已经把这里的地形摸熟了,可根本没用,想跑看样子是没法子。寒竹林太大,摸不出去,里面有不少动物,看上去都挺好吃,不知道抓不抓得住;凝翠崖又太险了,明知道上面多的是奇珍异果,可要是不学会老怪物的御风之术,死活是爬不上去的;进来时的那片林子最莫名其妙,走几步就是一片白雾,再走几步他妈的又回来了,怪不得老怪物那么放心。实在闲着没事,开始看医书了,天哪,这该不会正中老怪物的下怀吧。不过,两屋子医书,就算是我有通慧功的底子能过目不忘,没有一年时间是绝对看不完的,而且那些混蛋医书,居然全他妈的是用小篆写的,看起来费劲死了。

今天在寒竹林里抓了一只雪鸡,下决心自己搭了个炉子,美餐了一顿人参炖鸡,总算不用再干啃药田里的黄精何首乌了,心情还不错。最可气的是老怪物,说什么贤侄手艺令老夫食指大动,硬是抢了我半只鸡去,不过看他吃起来的那副鬼样子,倒是满有成就感的。靠,说实话我的手艺真不怎么样,老怪物如果不是装的,那他该多久没正儿八经吃一顿了?

11月20日天气:晴

老怪物说药田里种的东西少说都有个两三百年,往里走一走千年以上的也不难找,看样子应该不假,我现在已经可以试着往凝翠崖上爬一爬了,轻功长进不少,应该是天天吃那些东西的作用。黄精,何首乌,人参,灵芝,我现在就认识这四种,也只敢吃这四种,谁知道吃别的会不会吃出毛病来,那么多医书,也不知道画图,老子怎么知道什么是什么?不过,老怪物说自己有三百来岁,肯定是真的了,拿千年人参千年灵芝当饭吃,别说活上三百岁,三千岁都是往少里说。嗐,管他的,只要嘴上不认,他就是真有三千岁,我也用不着拜师。不过……要是不拜师的话,老怪物就不告诉我药田里还有什么能吃,这是个大问题。看着一堆宝贝,就是不认识,这种滋味真他妈的不好受。

不多写了,留点精神去爬凝翠崖,今天肯定能比昨天爬高三尺,再爬高一点,就能采着水果了。长在半空石头上的那颗果树绝对是道家说的“朱果”,要是吃了,我肯定能爬到凝翠崖顶上去。

不知道老怪物在干什么,还是在炼丹吧。可也没见他炼呀?光是盯着看,那有什么用?

11月25日天气:晴

今天终于采到了六枚“朱果”,急急忙忙吃了四个,留下两个给了老怪物,可老怪物说那不是“朱果”,凝翠崖上有朱果,但是是在凝翠崖最上面呢。我采的是“朱李”,吃一个可以饱七天。他妈的,气死我了,这下子我连吃灵芝啃人参的胃口都没了。

我今天真的吓了一跳,生气的时候摔了一个碗,打扫时仔细一看才发现有问题,要是老爸教的没错,那个破碗应该是北宋的定窑白釉莲花纹!就是烂的也值个几百万耶!不过,仔细想一想,上百年的人参一棵至少能买个几十万人民币吧,千年的就不用说了,到哪里都是无价之宝;药田一望无际,里面光人参少说就有万把,百年的还是千年的虽然老子分不出来,照老怪物的话来估计,里边千年以上的少不了……药田里可不光是人参,还有灵芝,何首乌和一大堆我叫不上名字来的东西,更何况凝翠崖上奇珍异宝更是一堆一堆的,这个华佗门是……肥得流油!保守估计,把神农谷里宝贝的百分之一……不不不,千分之一换成钞票的话,只要我高兴,随时可以把整个纽约给买下来,连讨价还价都不用。可话说回来,老子把纽约买下来干什么?

来神农谷大概过了半个月了,老怪物还是不提拜师的事,除了炼丹——不对,是‘看丹’,就是看着我爬凝翠崖,偶尔还叹几口气,想想也够可怜的。基本上老子早就信了他的话了,只要他开口,拜他为师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要是拜他为师的话,至少他会告诉我药田里都种了些什么东西,哪些能吃。飞禽走兽不少,可就是抓不住,虽说吃了朱李一点儿也不饿,可让人生气不是?

看来环境真的能影响人,我现在写日记都用开小篆了。

11月28日天气:晴(他妈的神农谷天天是晴天)

今天我终于拜老怪物为师了。以后不能再叫“老怪物”,要叫“师父”了。

师父够意思,知道徒弟的心思,二话不说就从凝翠崖上把朱果连树带果子一块儿扛了下来,说是给徒弟的见面礼。吃了才知道,书上写错了,什么“轻身健体,锻骨益魄,延年长生”,全是副作用——这东西真他妈的好吃!从此以后别的水果我是绝对看不上了。好在凝翠崖上的朱果树不止一株,要不然就凭师父这一冲动,刚收的徒弟就得跟他翻脸。

除了朱果,师父还带回来一条头上长角的大蛇,说是守护朱果的角蟒。好家伙,足有三米长,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把这东西给宰了的。书上也没全写错,像朱果这种集天地灵气之大成的宝贝旁边,总有些同样集天地灵气之大成的东西看着。只不过不管它怎么集天地灵气,和专门跟老天过不去的师父比起来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下子,我又多了几样宝贝。角蟒的角据说无坚不摧,皮嘛,好像非常结实,估计挡子弹问题不大,师父还硬逼着我把角蟒的内丹给吞了,说是虽然没什么大用处,可能让我百毒不侵——妈的,这还叫没什么大用处?从此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把神农谷里的东西拿起来吃了!

11月29日天气:晴

翻了翻前几天的日记,发现里面写着要是把神农谷里的东西卖上千分之一大概就能买下整个纽约,我真是太小家子气了。师父一说我才知道,神农谷里全是宝贝!连抹布都是天蚕丝的!

今天开始跟师父正儿八经地学东西了。本来我还担心华佗门有什么了不得的清规戒律,比如要是不能娶老婆那我就亏了,可原来什么都无所谓。华佗门的唯一戒律就是八个字:逆天而行,随心所欲。说白了,想干啥就干啥!如果可能的话,在三百岁前收个徒弟,算是回报师门;再有就是行医的时候最好能自称自己在华佗门中的排行,算起来我是华佗门第九代传人,应该自称“华九”,不过要是实在不乐意,不改名也行。我倒是无所谓的,反正我本来就不打算当大夫,答应拜师无非是看师父一个人孤孤单单怪可怜的,就当是日行一善,敬老尊贤一回。

当然我不否认自己看着神农谷里的宝贝有些眼红,师父的本事又挺大的,不说别的,就算是只学会“飞”,那也很了不起了。所以,在师父问我想先学什么时,我不假思索就回答说列子的御风术。

可我真的没想到——自从在家里见过师父一面以后,我“没想到”的几率比过去大了十倍都不止——原来华佗门不光是学医,山医命相卜,全都得学。真是看出来人一旦活得长了,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儿干了。可两千年积累下来的东西,没理由要让一个人全学会不是?

不过,听师父说他自己的本事还太小,要我多多学习,还说什么我是不世奇才。我倒觉得奇怪了,我这个“不世奇才”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可师父把我带到神农谷来的时候,摆弄我跟摆弄小孩似的,一点儿也不费劲,这么看来,师父在“山”这一行,也就是所谓的武术,内功上应该也不差才对呀?

一问师父差点儿把我气死,原来老爸真的没说错,师父的确不会武,他用的是元化祖师创的“五禽戏”,我那天摆什么姿势不好,非摆个“白鹤亮翅”,这个姿势师父练了快三百年了,玩我那还不容易?至于点穴截脉,华佗门中人可是天下第一内行。

师父说我的根基虽然不坏,但一时还学不了御风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那我就先学五禽戏了。

其实仔细想一想,我家传的武功也不怎么样,看样子应该是哪个老祖宗练了“通慧功”以后晚上没事儿干,自己创下的破玩意儿——对于打发无聊的办法在参观了凝翠崖底下华佗门的藏书洞以后我算是有了切身体会,放在外面屋里的医书充其量是个摆设,山医命相卜五个藏书洞里的书都赶上一个大英图书馆了。怪不得师父让我尽快把外面屋子里的书看完,好去研究藏书洞里比较精深的东西。我也挺好奇的,在师父嘴里《黄帝内经》都是基础,那藏书洞里的医书该讲得有多深?嗐,管他呢,成天拿小说里百年一见千载一遇的东西当零嘴吃,我现在看书不光过目不忘了,速度也快得很,本来打算一年才能看完的,现在看来,再有几天就差不多了——我现在根本就不是看书了,纯粹是“翻书”,眼比手都快,以前可是做梦都不敢想。就是刚才,我还又咬了咬手指头确认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做梦,这和现实社会比起来脱节太多了,要不是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信。

今天日记写的太多了,有点兴奋,这不能怪我,虽然五禽戏只练了两个时辰,可我敢打赌,老爸再也打不过我了!

12月5日天气:晴

外面屋子里的医书都看完了,虽然没什么行医经验,不过恐怕医科大学研究生读的医书也没有我多了,师父说学医最重要的是要行脚四方,在济世救人的同时吸取经验,我深有同感。虽说自己现在一肚子医理药理,要是突然有个病人摆在我跟前,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师父说他的师父我的师爷带着他走遍天下行医五十年才说他算是出师,他将来也要像师爷一样对我,还真别说,我倒是挺期待的。我这人也是,本来怎么看师父怎么不顺眼,现在怎么看他怎么顺眼,跟师父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差点儿没把他乐死,夸了我好一阵,说我深得本门随心所欲的真意,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

不过,今天师父仔细端详了我好长时间,然后说有点儿事儿要办就离开神农谷没影儿了,不知道他闹什么玄虚。想想来神农谷也快一个月了,就该回家了。还有那么多东西根本没时间学,看样子今后寒暑假我是闲不住了——说实在的,让师父这个自从宣统皇帝继位以后就几乎没离开过神农谷的“古人”明白什么叫寒假暑假,比让我跟他用新学的五禽戏过上两个时辰的招都累。

师父没教过学生,教我的办法跟同样没教过学生的师爷一脉相承,都是让学生自己读医书,不懂就问,倒是正中我下怀。外面的医书看完了,该去读藏书洞里的书了,山医命相卜五洞,除了“医”是必读的之外,师父让我随便找一样先学个大概,等将来有时间再逐一学习。我估计这个“将来有时间”,恐怕要到一百年以后了,我不在乎,吃了那么多宝贝,活上几百年绝对没什么问题,时间?有的是!

可是除了“医”之外,先拿什么上手呢?倒是让人颇费思量。“山”字部全是武功,气功什么的,说是能修身养性,我肯定是不会学的,就是将来学不学还两说。剩下的“命”“相”“卜”三门里,“相”字部学起来最容易,因为师父也是主修“相”字部的,据他说他一看见我就知道我一定能光大华佗门,虽然华佗门用不着刻意光大;对这种纯靠感觉的东西我似乎也不会太感兴趣,还是算了。那就只剩下“命”和“卜”了,八字命理,紫薇斗数好像很有趣,但我以前读过《易经》,那还是选“卜”字部吧。好了,写完这几行,我也知道自己该学什么了,这就去“卜”字部藏书洞看看。

12月9日天气:晴

(日记的抬头除了日期和天气之外还写什么比较合适呢?每天都是晴天,真的不想再这么写了。)

今天天气依然是晴,可我的心情却晴不起来了。

“卜”字部藏书洞里的书看了不少了,给自己立了一卦,得了个“困”卦。果然,我被困在神农谷了。

师父今天回来了,原来师父又去了一趟我家,一看就知道了,师父差点儿把我家整个儿搬来,翻翻师父带回来的东西,居然连大学课本都有!虽然我对神农谷看法不错,可要是让我在神农谷里把高中大学一个人读完了那就是两回事了。我用考上个好大学换回来自己的自由,这一次不用考大学了,自由反倒没了!

问问师父怎么回事,师父居然说他看我的面相,五年之内有一个劫数,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神农谷里呆上五年,等劫数过了再出谷。靠,拜师之后我头一回对师父不满了。至少也该事先告诉我一声呀!找师父理论去!

等等,要是事先知道那是另一回事,现在,木已成舟,不知道师父用什么办法说服了老爸老妈,连大学课本都搬来了,就是我现在硬要回家,回了家会不会再被老爸赶出来也很难说。倒不如……对!趁这个机会把师父为难一回,没准儿还能诈出什么东西来。想想也是,本来以为把屋里的医书看完了也就出师了,一拜师又冒出五个藏书洞来,谁知道师父还藏着什么没告诉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