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三 第三章 又是亲戚
  第二天的中午,十二个人都聚齐了,刘宁四个疯子也从地下被硬拉了出来,在金华摆了一桌,小小庆祝了一下,没有一个不相干的人,黄琳琳之类的也一个都没叫。

可打的百威送上来,喝凉水一样的灌了不知多少,许飞望向杨风,邪意的笑起来:“你小子昨晚去哪了,别你说就睡在总部!”李阳似笑非笑的加了一句:“估计是去了他老妈那里!”杨风老爸和老妈明天就要回老家去了,准备在山沟里面过年,在上海呆了几个月,老杨和老杨婆差点没点憋出病来,山里人,一辈子也就那个命,到了大城市,富的流油的生活他们反到过不习惯。

杨风嘿嘿嘿的干笑着:“不用这么连讽带剌的,我自己说,我自己说!”瞅了瞅许飞继续:“其实那两个韩国妞也挺不错的,给我和老大上了一直再没让别的男人碰过,而且,惠子给老大生了个儿子出来,大家看,是不是应该给人家点补偿什么的!”

惠子的事情圈内的人,都知道了,说实话,不管是谁都有些同情惠子,人漂亮,又听话,典型的淑女型的。刘宁咬着一块鸡块,含糊不清的说:“你小子太没良心了,上了人家的床,现在弄个儿子出来,带到上海了又丢在一边不理不睬的,太卑鄙下流了,强烈见议你,不娶也好,但起码得给人家一个交待!”

许飞抖手一块粘满油腻的纸巾甩了过去,准确的贴刘宁脸上,冷兮兮的骂道:“这些屁事哪轮到你饶舌了,把你的饭吃!”

刘宁气的呸了口:“烂驴不识好人心,算我嘴贱!”哼哼了几声,擦了几把脸继续啃他的鸡腿去了。

许飞转过话题,问杨风:“南非怎么样了?”

杨风砸巴着嘴说道:“也就一般了,那破地方穷的一毛不拔的,现在工厂才刚刚动作起来,差不多上了秩序了吧,不过利润不怎么好,几个锰矿和铅矿储量也就一般,还没发现其他的!”

“那边现在谁打理的?”李阳问了句。当初杨风留下负责哈桑划给的那块地皮上的矿产的开采工作,单人独力的,可是一个助手也没有,现在他跑回来了,那边没个可靠的人打理怎么行。虽然说赚不了几个钱,但是那块地皮却是个宝,明里许飞只拥有使用权,暗里,早成了私人土地。

“鹰帮负责,我给了他们一点点股份,相信他们肯定会很卖力的!”杨风眼睛一转,问向许飞:“老大,这个,我老姐到底怎么回事?我老妈都快崔死我了!”杨雨薇出走的事情杨风老爸老妈并不知道,当初告诉他们只说是杨雨薇去了香港参加演出,但这一去好几个月了不见人回来,女人家,心眼最多,最爱胡民乱想了,杨母心里难免会以为女儿出事了,但又不好催许飞等,杨风回来这几天,可是快被老妈给逼疯了。当初杨雨薇出走许飞只是跟他随便提了下,并不明内情,回上海后许飞不在,那些经理们哪敢饶舌,一个个口风紧的很。

许飞沉下脸,说:“问李阳去!”

李阳咳了一声,把经过讲了一遍。杨风耸耸肩膀:“这个,离开也好,免的一天JJYY的烦人,只要不出事就行,四个保镖没问题吧!”

许飞恩了声:“都带了家伙,最好杨雨薇尽快给你找个名符其实的姐夫,穷也好富也行,给笔嫁装嫁出去算了!”杨风嘿笑几声:“这个,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要不给我脸上抹黑就行!”

中午聚过餐,下午,把鸡毛蒜皮那些小事全丢给了李阳,许飞同杨风去了杨风老妈那里转了圈,一起去了好久都没光临过的别墅。自搬迁了总部后,许飞住到公司,这还是第一次来别墅。

停好车,许飞和杨风推门进去,一楼大厅里,惠子和崔少贤正在无聊的看日本动画片,看两人进来,吓了一跳,忙关了电视站起身来。不过崔少贤脸上好像带着些红晕,不时的偷偷望向稍微靠后的杨风。

杨风笑嘻嘻的上前拉了崔少贤上二楼了。崔少贤好似很害怕许飞,跟着杨风上了楼才松了口气。

许飞在惠子对面坐下,翘着腿,点了根烟长吸了口,笑了笑说:“坐吧!”

惠子拘谨的坐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心里可是难受的紧。早上起来崔少贤告诉她昨晚杨风来过了,至于做了些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而许飞呢,一到上海就把不见了人影,连顿饭也没一起吃,惠子心里有些发酸,居然想念起被抱走的儿子来。

许飞学着吐了人烟圈,说:“是不是想回家,我送你回去!”

惠子眼圈一红,摇了下头说:“我没家!”

此时就是心再硬的男人也会生同一丝同情,许飞也不例外,微微愣了下,被因呛了一下,差点流出了眼泪,掐掉烟头,指了指旁边:“过来让我看看你!”

惠子脸红了下,听话的过来坐在旁边。不过身子绷的笔直,心里很是不安。

许飞把她轻轻往怀里揽了下,说:“怕什么,放松点!”

惠子的心绷的更紧了,许飞左臂揽着她腰,右手抓起她小手轻轻捏了捏,定定的望着惠子的脸蛋。一张抚媚动人,吹弹可破的容靥上忍不住升起缕缕红晕,惠子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脸上的红晕越来越盛,小嘴微张,轻轻吐着一丝香气,忍不住轻轻别过头去,微微闭上了双眸,两朵红晕却已经飞到了耳根背后,心跳也逐渐加快。

许飞轻柔的话声在耳旁响起:“有什么要求没有,说出来让我听听!”惠子忙摇了摇头:“我、我、我想孩子!”

许飞伸手拂了下她飘过耳际的长发:“孩子我师傅带走了,自会有人抚养长大,说其他的,比如,想当个万人瞩目的歌星,还是想干点别的?”

惠子轻吐着着气,茫然说:“我也不知道!”

许飞恩了声:“那,就先住在这里吧,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

惠子睁开了眼,瑟瑟的望着许飞,说:“我、你能不能培我出去转转,我想买点东西!”

许飞点下头:“恩,好吧!”

杨风和崔少贤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想来肯定是不干好事,许飞也没叫他两,和惠子出了门,上车后,许飞别过头问:“买什么东西,衣服吗?”

惠子点下头,许飞把车开了出去。

路易威顿的专卖店里,转了一大圈,也没见惠子要买什么的意思,许飞很耐心的培着她,不停的给介绍着中国的风土人情,对于惠子,虽然没什么感情可言,不过惠子好歹给自己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再加上惠子同林雨欣性格差不多,许飞对她到是很有好感。

郎才女貌,不知吸引了商场里面多少青年男女的目光,惠子很自然的随在许飞身侧,走到一块内衣专卖区,惠子红着点望了望许飞,走了进去。许飞笑了笑,也跟了进去。

惠子面红耳赤的挑了几件内衣裤,到前台付帐时,被收银小姐报出的数目吓了一跳,38万,刚想说不买了,许飞已经递过一张金卡。收银小姐媚眼连连的划完帐,把金卡递还许飞,羡慕的说了声:“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漂亮!”惠子登时红了脸,偷望了许飞一眼,见许飞并没什么表情变化,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出了商场,许飞没直接送惠子回去,找了家咖啡店选个台子坐下,叫了两杯红莺,许飞递过一张金卡:“这里面是1000万,你随便用,没了再告诉我!”惠子忙摇着头:“不用了,我用不了这么多!”不过看许飞脸上一冷,心头一酸,只好伸手接过,把眼沔装到了肚子里。

“好啊,许飞,你这个花花公子!”冷不防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许飞转过头去,只见朱丽萍往这这走来,她那个凯子很不情愿的跟在后面。让许飞冒火的是林雨欣和另一个陌生男子居然走在一起,正往这边走过来。

林雨欣也看到了许飞,快步走了上来:“飞,怎么你也在这里……”一眼看到了旁边的惠子,马上住了口,脸色古怪的望着许飞。林雨欣现在正在慢慢的转变,比以前开朗了好多,也不在动不动就容易脸红,跟许飞在一起时,偶尔也会有说有笑,比以前更多了一份青春气息。

和林雨欣走一起的那个小子25、6岁,跟了上来站在林雨欣身边,眼里明显的射出了敌意,皮笑肉不笑的问了句:“欣,你们认识?”

林雨欣非常不自然的恩了声,显然是对这个称呼大为烦感。

许飞站起身来,笑着摆了摆手:“坐下说!”拉过林雨欣小手先坐了下来,惠子看的眼里又是一黯,而和林雨欣走一起的那小子眼睛里则迸出了火花,差点就没抢上去打开许飞的手了,至于朱丽萍那个凯子蒋明,则偷偷的递了个眼神给那小子,示意那小子坐林雨欣旁边。

坐下后,许飞还一直抓着林雨欣小手,指了指惠子:“这是惠子!”给惠子介绍林雨欣:“这是我女朋友!”用的是英文,没说名字。

许飞名不出名字来的那小子听的愣了一下,朝蒋明递了个询问的眼神,蒋明斜着眼睛看了眼许飞,撇了撇嘴。

朱丽萍没注意这些小动作,瞅瞅惠子,又看看林雨欣,很直接的问许飞:“她是你什么人?”又望了惠子一眼。

“一个朋友而已!”许飞淡淡的说了句,问林雨欣:“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出来逛街?”至于那两位男士,许飞压根儿看也没看一眼。

林雨欣望了眼惠子,说:“今天没课,朱表姐她们过来找我,就一起出来了!”惠子听不懂汉语,不过看许飞和林雨欣那样子,心里比吃了醋酸还要酸。

朱丽萍指了指林雨欣身旁那小子:“这位是蒋明同事,曹天开!”

“幸会!”许飞撇了一眼说不再理他。朱丽萍给那小子介绍了许飞:“我位是我表妹男朋友,许飞!”曹天开虚伪的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许先生!”声音拖得长长的,其中的火药味就是连惠子也闻了出来。朱丽萍不解的望了眼蒋明,蒋明冲她眨了眨眼,朱丽萍马上明白过来,怪不得今天蒋明和曹天开一个劲的鼓动自己一起去叫林雨欣,原来这曹天开不怀好意。不过,她这可是第二次看到许飞身边还有其他女人,心里暗暗为林雨欣报不明,也没出言叫破,只是狠狠瞪了蒋明一眼。

许飞又叫了四杯咖啡,闲聊了一会,那个曹天开坐林雨欣旁边不停的一个劲的献殷勤,许飞看不下去了,拉着林雨欣站起身来说:“你们聊,我们出去走走!”给惠子使了个眼色,惠子愣了下,也忙跟着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朱丽萍自上次见到许飞和萧丽玟在一起后就有些不满了,这会更是气愤许飞的花心,忍不住开口了:“许飞你这人怎么这么,我和雨欣还要去买衣服呢,你怎么能把人给我拉走!”那个曹天开也来甘寂寞的鼓了句:“就是,我们四人已经说好了下午去看电影的!”却忘了这会根本就没他说话的资格。

四人走一起,其中的微妙许飞当然看出来了,脸一冷,扫了几人一眼,打个哈欠对朱丽萍说:“怎么,难道我带雨欣走还要征求你的意见不成!”林雨欣拉了下他袖子说道:“飞,我们再坐一会吧!”

朱丽萍被抢白一顿,也来了些怒气,腾地站起身来,瞪着许飞说:“人是我带来的,你想带走也要先问问我同不同意才行,别以为你很有钱就了不起!”蒋明懒洋洋的站起身来大模大模的接了句:“跟这种没文化的二五仔生什么闲气,想走就走呗,你拦人家干什么!”

林雨欣本来还想劝许飞几句,不过,听了蒋明的话后,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去。惠子听不懂几人说了些什么,不过看那一个个的表情,也能猜得出一个不对头就会有炸弹爆发,忙往许飞身这靠了靠,偷偷的望了眼林雨欣,正好对上林雨欣望来的目光,没有迸出火花,也没有什么敌意,唯一的只是同病相怜。

许飞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了笑:“真是世风日下,讨饭的乞丐也敢挺直腰板叫价了!”拉起惠子和林雨欣,左右望了一眼:“我们走吧!”举步就要离开。

蒋明被讥的发火了,和曹天开对望一眼,也站起身来,慢悠悠的朝许飞说了句:“哪里出来的野狗,嘴巴这么不干不净,需不需要我帮你洗涮干净!”意思很明显,如果许飞不识趣,他俩仗着人多怎么着也得给许飞点颜色看了。朱丽萍摆明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坐下了来也不出声阻拦,气腾腾的瞪着许飞,刚才许飞那句指桑骂槐,骂了蒋明朱丽萍心里当然也不会舒服了。

林雨欣可是非常清楚,如果惹的许飞火了,蒋明和曹天开今天只能从这里爬着出去,急急的给朱丽萍使眼色,朱丽萍别过头,装作做没看见的样子,林雨欣只能暗中叹了口气。

“怎么,光天化日之下,难不成你们想侵犯别人的自由权不成?”许飞停下脚步,笑眯眯的问了句。

蒋明两臂环抱在胸前,仰着脸:“哪里,我只是再让你把刚才的话说一遍而已!”

“现在的人呐,呵,不说了、不说了,对着两只牛弹琴有什么好处!”拉了惠子和林雨欣绕开两人往过走。蒋明和曹天开受不了了,骂了声:“找死!”挥着拳头往许飞砸来。惠子吓的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林雨欣虽然知道许飞不会有事,不过女人总来胆小,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只有朱丽萍兴哉乐和的,脸上升起了笑容。

许飞嘴角范起一丝冷酷的笑容,随便踢出两脚,没有惨叫声,只有被砸翻桌子的声音。蒋明被踢在了大腿上,曹天开被踢在了命根子上,摔出三米外龇牙咧嘴的就是叫不出声来,也爬不起来,朱丽萍正在发呆,许飞冷兮兮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以后雨欣远点,不然我把你个婊子卖去非洲当奴隶!”

“啊……”朱丽萍打个哆嗦清醒过来,惨白着发了一阵子愣,才去扶蒋明,咖啡店的服务生也过来了……

出了咖啡店,赵刚就等在外面,许飞叫他把惠子送走了,林雨欣才大着胆子问:“飞,那个、那个惠子不是中国人吗?”

许飞恩了声:“不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等林雨欣坐进来,才出声问:“你怎么会跟朱丽萍在一起的?”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开动了。

林雨欣把经过说了一遍,许飞想了半天,才闷声说:“算了,我也不能干涉你的人际交往,以后交朋友自己看着办,如果跟朋友出去玩,跟我打个招呼,知道吗?”

林雨欣轻轻点了下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