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二 第76章 高手层出
  许飞三两把脱光她衣服,把萧丽玟丢床上去:“阴草地府。妈的,没事干跟那群垃圾搞什么同学聚会!”萧丽玟被摔了一通,总算是清醒了些,回过神来一看被剥的光溜溜的,尖叫了一声,缩成一团,两眼冒火的瞪着许飞:“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飞快的解除了自身装备,许飞压了上去,不理萧丽玟的挣扎,把她拉怀里,重重的,在萧丽玟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知不知道你那些同学都是什么货色?”

萧丽玟停止了扎挣,瞪着眼睛问:“怎么,我同学又哪里惹到你了?”

许飞呸了口:“惹到我?就那群杂碎给我舔脚趾头都不配,妈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要不是我,今晚你还能回来么你!”萧丽玟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下,脑中隐隐觉得米奇,也就是那个对她不轨的金毛鬼神色不正常,再回想一下,脑中的片段不断的涌现出来,只觉自己迷迷糊糊之际,一群男人狼一样的扑像了周边其他女子……

尖叫了一声,萧丽玟急的都快骂出来了。许飞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急个什么劲,有我在,还能让别人占了你便宜不成!”萧丽玟闻言松了口气,不过马上又紧张起来:“杜娟呢,她怎么样了?”

许飞哼了声:“我可没管闲事的习惯!”“什么?你——”萧丽玟一听登时就要发火,许飞嘿了句:“不过你的闲事我还是要管的,一并带出来了,被人占了点小便宜,没被上了!”萧丽玟放了下心,狠狠在许飞胸膛上拧了一转,骂到:“你明明有那个能力的,为什么不早点阻止,还要别人占了杜娟便宜!”

许飞捏捏她渐渐饱满的胸:“没被上了就阿弥陀佛了,你还瞎操个什么心!”不等萧丽玟再说什么,指了指开关,层子里马上变的一片黑暗……

第二天起来,萧丽玟脸皮薄,也不愿跟黄琳琳面对面,早早的的起来偷偷溜了。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性欲是绝对会有,昨晚和许飞做爱,萧丽玟三次达到高潮,回味起来,那味儿还真是……不过泄的太多了,出了门,萧丽玟腿软的有种要栽倒在地上的感觉。心里有些矛盾,说实话,第一次在上海见许飞,见过之后就忘了,在她的海脑中,根本就没有许飞这号人物。但是从东京被许飞救下,之后被带着一路逃难到南非,直到后来被南非黑帮劫色,而后许飞杀进猛虎帮将她救了出来,从那时候开始,在萧丽玟心里,已经悄悄的烙下了许飞的影子。

直到上海第二次见面,那晚喝醉上了许飞的床后,萧丽玟才发现脑海里一直潜意识的隐藏着许飞的影子,只是许飞身边的女人太多了,而且一个比一个出色,一点也不比她差。萧丽玟是个追求完美的女性,对许飞身边出现众多的女性非常不是味道,不过,一方面她拉不下那个脸去干忧什么,另一个,跟许飞相处了也有一段时间,她还是有些明白许飞的脾性的,所以,她一直都逃避着现实,还有一点,那就是她害怕看到许飞阴冷的一面。

虽然表面推拒,但骨子里,说实在的,萧丽玟还是很渴望和许飞做爱,毕竟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如果没有性欲,那可真有点不正常了。萧丽玟前脚出门,许飞后脚翻起身来吩咐下去,得到了指令的保安看着个美女大清早的从公司出来,虽然心里疑惑,但得到了王东明的指示,一个个都没上前询问。

出了门,萧丽玟拨了司机的手机。她那个司机因为主子不见,娱乐城又发生了人命案,差点没给急的去跳楼,一个晚上没睡觉,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时,接到萧丽玟的电话,一路闯红灯只用了十来分钟就赶到了飞翔临时总部门口。

小伙子停下车,钻了出来一看萧丽玟完完整整的,差点没欢呼起来,刚要问什么,萧丽玟已经冷着个脸钻进了车里。萧丽玟没事,小伙就已经谢天谢地了,看萧丽玟那个样子,估计是不想说话,小伙也识趣的没废话,坐进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又睡了一个钟头,许飞穿戴整齐来到他的临时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王东明拿着一张报纸进来了,亲自给许飞泡了杯热茶,站在一边有点郁闷的说:“许总,昨晚上XX娱乐城发生恐怖屠杀案,报道上面说是死了三十多人,而且全部碎成了血肉,其中有一个据调察是泰科集团总裁杰罗。史密斯的儿子,现在纽约全市都在通缉杀人犯,估计您约见加雷斯州长的时间会延迟一段时间。

被下属当面骂成杀人犯,许飞心里有火没地方发,挥挥手:“知道了,去忙你的,跟加雷斯联系上了再通知我!”王东明愣了下,没说话退了出去。黄琳琳捧着一杯热牛奶进来了,回头望了眼退出去的王东明,走到许飞跟前一边把杯子放下,一边问:“怎么了,飞?”

许飞淡淡的应了句:“没什么!”端过杯子把牛奶几口喝了个干净。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说:“上市麻烦的很,也不知道还得拖多久,要不你先去拉斯韦加斯,这里事情完了我过去接你?”一直让黄琳琳跟在身边,许飞也有点过意不去了。黄琳琳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想尽快去拉斯维加斯,但这边的事情还没个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了事,只好让她先过去。

黄琳琳想了下,点头说:“也好,那我先过去了,一年多没见了,还真有些想小香她们了!”许飞失笑:“甭提那小毛丫头了,比粘牙糖还粘人!”

黄琳琳轻笑道:“我看小香是真喜欢上你了!”许飞打个马虎眼:“饶了我吧,对了,什么时候走,我叫王东明给你定机票,恩,叫周波几个送你过去,安全点!”

“明天吧,我自己去定机票,不用麻烦别人了,王总一定很忙的,怎么好意思打忧人家!”许飞恩了声:“叫周波去订,反正他几个闲着没事,跑跑路也好!”

黄琳琳收拾了下,当天下午的班机,同周波五个一同飞往拉斯维加斯。许飞等飞机起飞后才转头回来,路上,萧丽玟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回国了,许飞大愣,速度还真快,不过也好,国内起码比这里安全多了,不会再动不动就有被吃掉的危险。

纽约今天所有的警察都动了起来。死几个平民百姓,应付一下也就了事,问题是昨晚死的人里面一个是泰科集团总裁杰罗的儿子。泰科集团美国也是排在前20的超大集团,其代表的派系势力自不必说,儿子被杀,政府哪有不尽全力搜补凶手的道理。从机场那比平常严格的十倍的检查各种证件上就可以看出。

许飞暗呼倒霉,上次打击的那个杂碎是川本儿子,这次怎么又死了个有背景的主,还好离开时下了狠手,全部毁失灭迹了,美国察方就是想察也察不出个屁来,因为根本就无法辨认到底死了多少人,现场连一块完好的肢体都找不到,怎么查。出门的时候,还把和萧丽玟进去时看到他俩的几个服务生也一并解决,想来可以相安无事了。

下午,无所事是的领着周波五个happy了好几个钟头回来,刚进门,一个老头子笑嘻嘻的迎了上来,许飞愣了愣,飞快的扑上去在老头身上狠狠的捶了一拳,嘴里骂到:“嘿嘿嘿,你个老掉牙总算出来了,怎么跑纽约来了!”

姚战敲了他下响头:“你个混蛋,懂不懂得尊敬师长!”翻了翻死鱼眼,一把拉了许飞又出了门,边走边说:“少废话,跟我去看样东西!”许飞问:“什么东东,去哪?”

姚战嘿嘿笑道:“别那么多废话,看了就知道了!”回头啧啧一阵惊奇:“你小子混的不错嘛,嘿嘿,没死在东京就好,算你小子命大!”许飞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骂了句:“好你个老不死的,看见了也不拉一把,害我和杨风差点差掉!”

出了门,招了辆出租,姚战说了地方,大约三十分钟后,车拐进了一条小巷,又行十分钟,姚战叫了停车,拉着许飞下车,赶走司机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套夜行衣,扔给许飞一套:“快点穿上!”看老头子少有的正经起来,许飞也不多问,飞快的穿戴齐全,套上了黑布头罩。

姚战招了招手:“走!”身形宛如一缕轻烟般升起,往前方直直飞了过去,许飞忙紧紧跟上,暗中乍舌不已。又是十分钟,姚战在一条破旧的工厂前停下,找了个阴暗的角落,两人躲起来后,许飞忍不住问道:“搞什么飞机,深更半夜的,怎么跟贼一样的,是不是来偷人家的二奶之类的!”

“妈的!”姚战狠狠敲了他个响头骂到:“你个不长劲的东西,脑袋瓜里成天装着些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许飞刚要开骂,姚战食指放在嘴上嘘了声:“别出声,瞧那边!”

许飞顺着他手指望去,只见五十米外几条淡淡的人影闪过,很快消失在了角落里,显然也是找地方躲起来了。愣了愣,问:“这又是什么人?”姚战道:“地宗的,别出声了,一会看到就知道了!”许飞只好把一肚子的疑问压在心里,静静的瞅着四处。

三分钟的样子,先后一共三批人影身在了暗处,又等了一会,一排三辆劳斯莱斯开了过来停在工厂门口,共下来12个黑西装大汉,聚到一起,站在最前面的大汉嘴唇蠕动,不知道跟谁说了些什么,只看见一个大闪身影闪了闪,不见了,许飞都没看清楚人去了哪里,不由暗暗乍舌,传音姚战:“好像是血魂大法修练者,不过比我以前见过的那个什么将军厉害太多了!”

姚战哼了声:“暗夜组中将级别高手,一个指头就可以掐死你!”许飞呸了口:“妈的,你不是说天神力是什么第一功法么,怎么连个血怪都打不过!”姚战恩了声:“天神力的确是界内第一功法,不过你小子还没练到家,以后多用心提会,能不能大成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用心体会!”许飞心里念了声,怔神间,又是三辆沃尔沃了过来停在一边,三个白人在中间,八人大款头黑人大汉护在四身,光看身上那股气势,就知道绝对是超一流的保镖,许飞暗暗猜测着,这三个白人又是什么人物。

暗夜组的一个上将迎了上去:“布罗先生,东西带来了?”

三个白人,中间的那个,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上前,拍了拍手中一个20公分左右的金属箱子:“在这里,货准备好了?”这个布罗样子很神气,估计他应该不知道暗夜组的这群怪物是些什么角色,不然,就算借给他十个胆子,此时他能不能站稳身子都还是问题。

那个上将挥了挥手,身后一个大汉上前一步,打开手里的一个小盒子,一道豪光射了出来,三个白人眼睛迷成了一条缝,满脸贪色的盯紧了盒子里的东西。

许飞也大为心动,传音老头子:“什么宝贝,一会去抢过来,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姚战横了他一眼:“妈的,吃了猪脑了,成天想着发财!”又补了句:“盯紧那个吸血鬼手箱子,里面的东西重要的很!”许飞哦了声,点点头。

情况发生了,两方可能在进行着某种交易。相互验完货后,暗夜组的那几个上将,验明东西确属原货,这才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最前面的那个狞笑起来:“布罗先生,您的礼物,我们收下了,现在,您可以安心的去了!”右爪子提了起来,五指上五道伸缩不定的红色血茫缓缓的向布罗头顶抓上。

那个皮肤白的跟吸血鬼一样的布罗大骇,被吓呆了,以为自己碰见怪物了,还没回过神来,那个上将的冒着血光的右爪已经抓进了他的天灵。那个上将右手接着往下一压,布罗的身子迸成了向块块碎肉四处炸了开来。后面扑上几个大汉,把剩下的两个白皮肤和八个被吓成脑白金的保镖三两下全部解决。

先头的上将吩咐一声:“撤!”忽听右侧飘呼不定的声音传了出来:“想走,可以,命留下,东西留下再走!”左侧也响起一个声音:“这群杂碎,都该死!”两边同进出现了12个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人。

许飞愣了愣:“又是什么人?”在场的,没一个比他弱的,所以许飞根本感应不到对方身上的气流,只有实力高过对方,才能感应到对方身上的能量气息。能认出暗夜组,是因为几次跟血奴和将这什么的拼命,身上那股格外强烈的血腥之气只要是超能者都能感觉的到。

“玄黄两宗!”姚战懒洋洋的说:“还以为两宗来了些什么人物,怎么都派些虾兵蟹将出来,早知道我派个神主过来就Ok了!”许飞愣愣的问:“神护?什么玩意,有我厉害么?”

“呃,妈的,你个小P孩,一个神护可以轻松的把这十二个中将化成灰,这些个中将里面的任何一个就可以一指头戳死你!”“不是吧!”许飞气的差点一头栽地上去,无力的哼哼了声:“他娘呐,神主到底是什么玩意,是我们宗的么,一共有几个?”

姚战指了指前面:“专心看,先别问这些!”

玄黄两宗的出现,让暗夜组有些吃惊,先头的那个中将低低的说了声:“怎么会露了风声?”另外十一个拼命的摇头。由于功法的不同,修练血魂大法者不能开劈万象空间,只能把箱子提在手里。

玄黄两宗和暗夜组可是有着不小的仇恨,根本不废话一声,十二个五星级别的高手和十二个银牌统领一言不发的围着十二人中将杀了起来。

现场登时流光异彩,各色光茫不停的升腾,看的许飞眼都花了。没多久,一声闷哼想起,一个中将被玄宗两个五星高手合力击爆了体。由于周围早布下了结界,闷哼声并没传出,凭姚战的实力,当然能透过结界清楚的听到,许飞可就差远了,只听到了一声极其微弱的闷声,一个中将已经爆了开来,不由暗暗乍舌。

暗夜组的中将和玄宗五星高手实力相差不大,两个杀一个,轻松了许飞。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差不多半个钟头,十二个中将被解决干净了,玄宗的那个头领第一个抢过金属箱子,就要往万象空间里塞。冷不防一条幽灵闪了一闪出现在他身旁,劈手夺下金属箱子,一掌拍下,一团邪恶的黑色气流把玄宗那个头领直接化成了干尸。抢了箱子就要走人。

姚战也吃了一惊:“好强大的气息,比我也差不上几分!”许飞张口结舌:“不是吧,会比你还牛B?”姚战重重的点了下头:“这什么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不是第一次遇上!”

两宗高手大骇,齐齐扑了过来,不过那黑影的实力委实有点恐怖,随便一挥手,扑上来的黄宗三个银牌统领不见了。黑影邪恶的笑了几声,刚准备离开,又一个虚无飘声音传来:“留下东西再走!”一个东方男子凭空闪了出来,面上带着冷酷的笑容,一脸沉重的紧盯着那黑影。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