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二 第69章 种瓜得瓜
  如果是罗娜,许飞管都懒得管,但是,杨雨薇现在是杨风姐姐,里面有好几种复杂的关系缠绕,即便是不想管,任杨雨薇离开,许飞也得有个形式。

开车到了新世纪,杨雨薇不在,一打电话,居然去了机场,她的四个保镖不放心,也跟了去。转头飞奔到机场,飞往香港的班机刚刚起飞,四个保镖正在候机仓急的不停的搓手。许飞气的狠狠吐了一口,其中一个试探着问:“许总,您看,要……”许飞挥挥手:“算了,让她走,你们四个跟过去,出了事情别回来见我!”人都已经走了,再追有什么用,叫她出去吃点苦头也好,别老贯成这种瞎毛病,以后学会了,动不动就来这套,许飞最讨厌耍小性子这种类型的女人。不过她是杨风姐姐,现在身份不同了,得让四个保镖跟着,别出什么事才好。四个保镖都是从招来的特种兵里面挑选出来的,只要不遇上修神者,应该可以保杨雨薇的安全。

四个保镖唯唯应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又问:“可是、飞往香港的班机要到明天早上才有!”许飞恩了声:“包架专机跟过去!”跑到售票厅,随便拉了个MM问:“小姐,你们经理在哪?”老实说,他都还没包过专机呢,现在为了杨雨薇这小娘皮,花钱不说,可是他对机场这一套一点不熟,半个人也不认识,摸门可是麻烦的紧。

那小妞也就20岁左右的样子,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帅的小伙,而且,许飞急着打听,手居然还抓在那小妞手上,小妞儿心里突突乱跳几下,忙指着十几米外一张办公桌上坐着的一个40来岁,有点福态的中年男子说:“我们经理在那里!”

许飞说声谢谢,没注意小妞脸上的表情,跑了过去直接问那中年人:“你是这里的经理?马上给我准备一架包机,多少钱无所谓,越快越好!”中年人慢不愣腾地撇了许飞一眼,不耐烦的说道:“我们公司没有包机!”许飞愣了愣,问:“你们公司?前进集团的?”

中年人懒得看他一眼,继续调笑旁边那个靓靓的小妞。那小妞甚至无视许飞的存在,任由那胖子的狗爪在胸前乱抓。许飞气的两眼直冒火,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声:“你出个价,到底多少才行?”

中年人撇下一句:“对不起,我没这个权力!”继续干他所干。

许飞腾地火气上来了,刚想给他点颜色看看,忽地左边一扇门打开,一个冒着寒气的美女走了出来,看到许飞是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兴奋,脸上的冰块也溶化了不少,有些激动了的说了句:“是你!”

许飞也明显的愣了下:“是你,萧丽玟,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丽玟很自然的说道:“我在这里上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飞恩了声:“早回来了,你不是在东京大学上学吗,怎么来机场上班了?”

“我退学了,你来机场有什么事情吗?”萧丽玟笑着问。旁边那个胖子和小妞自从萧丽玟出现就愣了,还是第一次见这冷美人脸上露出笑容。这会回过神来,忙齐齐叫了声:“萧总!”胖子心里直打鼓,看样子这小子和小姐关系不一般,而且看小姐样子,说不定还是那种等级的,这小子嘴巴可千万紧点,别提刚才的事就阿弥陀佛了。

许飞愣了愣:“萧总?啊,对了,我想包架专机,不熟悉这里的门道,能不能帮我个忙,我有急事!”心里暗骂,要是杨雨薇出个意外,老子非一把火烧了这垃圾机场。

萧丽玟道:“这个啊,没问题,你等下,我打个电话!”拿出手机站到一旁拨了个号码,只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走回来对许飞说:“可以了,你要去哪里,现在就登机吗?”许飞指指后面杨雨薇的四个保镖:“不是,要送他们过去!”奇怪的问萧丽玟:“萧总?你在前进集团上班?”

萧丽玟点点头:“恩,我主管航空运输部!”运输业并不是前进集团主要业务,前进集团的主流还是中国的军需供应。只不过前进集团和波音等一个例子,政府控了80%股份,现任总裁萧进财只占了10%的股份而已,而其他几人股东一共占了10%。不过,就是这10%的股份,也足以让萧进财成为国内首富。如果不受国家对军用物资的管理限制,萧进财应该在世界富豪榜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了。

再一个,经济水准的不同,国家的军用开支也不同,中国的军费开支和发达国家比,实在是不能排在一个档次内,所以,相应的向前进、波音等大公司的股东所得到的利益差距也相当大。

萧进财,萧丽玟,啊,会有这么巧么?想到一点,许飞瞪了瞪眼睛问:“萧进财是你老爸?”萧丽玟愣了下,不自然的点了点头。这时,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走过来,朝萧丽玟打招呼:“萧总,您要的专机准备好了,可以登机!”

萧丽玟望向许飞,许飞指指身后四人:“带他们去,速度快点,一定要赶在刚才那架班机直来到达机场!”像杨雨薇这种人,走到哪里都会有危险,如果没有保镖,光是那些狗仔队,间或有上一两个丧心病狂的,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想象不到的事情。

年轻人惊奇的望望许飞,又望向萧丽玟。萧丽玟也没问许飞什么,点点头:“照许总的意思去办!”年轻人应了声:“好的!”地四个保镖说:“四位请跟我来!”心里直打鼓,这四个家伙居然是军人?

许飞挥了挥手:“快去,记住任务就行!”四人齐齐说了声:“许总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说完,跟着那年轻人走了。许飞忽然记起一事,忙传音萧丽玟:“他们有枪,你最好再关照一下!”萧丽玟愣了愣,摇头说:“没关系,他们不过检测口的!”心里暗暗奇怪,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许飞下心,恩了声,望了那胖子一眼,问萧丽玟:“他是你们前进集团的员工?”

萧丽玟不解的点点头:“对啊,他是我主管的运输部,这个机场的负责经理,有什么问题吗?”

许飞翻了翻白眼:“亏你还是读博士的,居然会任命这种比猪还蠢的东西当负责经理!”萧丽玟脸一红,望了那胖子一眼:“侯经理,怎么回事?”那个侯经理吱吱唔唔半天吭不出个屁来,心里早把许飞祖宗问候了N遍。

许飞撇了那个侯经理一眼,说:“算了,给前进集团留点颜面,快6点了,有时间吗,一起去吃饭!”萧丽玟想了下,答应下来:“好吧,你先等下!”说完转身进了左边那扇门。那个侯经理和那小妞产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深怕许飞不放过他们,在萧丽玟面来告上一状赶他们走人,可就完了。

许飞懒得跟这种货色计较,坐在那侯经理刚才坐的椅子上足足等了半个钟头,萧丽玟才换了一身白色套装裙出来了,高挑的身材一览无疑,万种风情直往外散,大厅里所有人,除了许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个侯经理更是猛吞了几口口水。

许飞奇怪的问:“你不是就住在这里吧?”

萧丽玟笑道:“不是,今天休假,过来这里帮帮忙!”

“恩,打扮的这么漂亮就不怕我吃你豆腐?”许飞调侃了一句。萧丽玟在员工面前还没有像今天这么难堪过,看着几个员工怪异的表情,脸红了下,白了许飞一眼,转过话题:“去哪,你说地方!”心里却怪怪的,最讨厌猪哥的她,居然没生许飞的气。

许飞站起身来,打了个哈哈说:“随便,出去再说!”很自然的拉了萧丽玟的手往外走去,萧丽玟稍稍挣了一下,没挣脱,也不再反抗。

那个侯经理松了口气,咕哝了一句:“我敢肯定这小子一定是小姐她凯子!”旁边和他有一腿的那小妞迟疑的说:“我看不像,那帅哥刚才还调戏小姐,应该不是小姐男朋友!”侯经理摸了摸肚子,说:“这倒也是,不过小姐没发火,不会是喜欢上那上白脸了吧?”

出了门,许飞松开萧丽玟,哈哈笑道:“刚才拉你手时看有些马仔恨不得冲上来吃了我,看来你的魅力还蛮出众的嘛!”萧丽玟啐了一口:“你可真是无懒的祖宗!”许飞嘿嘿笑道:“无懒有什么不好了?比那些伪君子强多了!”

萧丽玟转过话岔:“你等下,我去叫司机!”许飞拉住她:“不用,我开了车来,多个电灯炮总会让人不舒服的!”萧丽玟瞪他一眼,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拜托,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没有许飞,她萧丽玟怕是早死了N回了,所以,尽管讨厌猪哥马仔,不得不装出一副冰一样的面孔来,也唯有在许飞面前,她才会展现出本来的面目来。

许飞笑了笑:“我?混软饭吃的,白脸一个,我这不正在打你注意么?”那个侯经理和小妞的话当然没能瞒得过许飞耳朵,全被他听了去。

和许飞相处过一断时间,萧丽玟当然不会相信许飞是吃软饭的,不过,看样子许飞不想说,萧丽玟也不再问。上了许飞的车,萧丽玟还是忍不问讽了一句:“吃软饭也能开得起这么高档次的车?”许飞撇了她一眼,一推档,脚踩油头车子射了出去,笑嘻嘻的说:“吃软饭也要看对象,我长的帅总没错吧,当然也要找你这种档次的软饭吃,中国首富的千金,要能吃了你,我身价起不是马上暴涨了?哈哈!”

随便找了家酒店,要了套房,两人坐下后服务生问要点什么,许飞没有征求萧丽玟的意思,要了两瓶百威,把菜单递给萧丽玟,让萧丽玟点菜。

萧丽玟推给许飞,说:“你点就可以了!”

许飞眨了眨眼睛:“你请客?”

萧丽玟无所谓的说:“我请就我请!”

“那我可不客气了!”许飞果然一点也不客气的点了一桌最高档的18万的酒席。服务员疑惑的去准备了。萧丽玟瞪着许飞:“你能吃得了这么多?”计飞打开啤酒喝了口:“我又不是pig,哪能吃这么多,只是想叫你出点血而已!”

萧丽玟没话说了。等了半个钟头,酒席上来了,许飞手机又响了,是林雨欣打来的,一点也不避讳的接了起来:“什么事,宝贝!”

“我在你们公司呢,你什么时候回来?”林雨欣还没走,一直呆在研究室跟那几个老专家学习呢。刘宁给她组装的FB83笔记本还没上市,绝对是好东西,精美的外壳,全球岂今为止最高档次的配制,绝对是林雨欣见过的最好的电脑。

“吃过饭了和琳姐睡一起,别回去了,我还有点事情,晚一点再回!”挂了电话,许飞笑意的望向萧丽玟。萧丽玟心里满不是味道,问了句:“你女朋友?”许飞点点头:“对,和你长的一样漂亮,复旦大三法律系学生,有意见么?”

萧丽玟避过他的目光,说道:“笑话,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意见!”

如果要是放在半年前,许飞估计会强扭了她,不过现在不同了。喝了口啤酒说:“先吃饱肚子再说!”两人吃了个差不多,许飞递过一杯啤酒:“要不要喝一杯?”萧丽玟犹豫了一下接过,仰头喝了下去,不过看她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应该是没喝过杯,或是不常喝。像她这种公主班的女人,不善喝酒也算是个异数了。

许飞要来了一打百威,打开一瓶仰头脖子一口气全灌了下去。萧丽玟乍舌:“也没见过你这么能喝!”许飞笑笑:“这算什么,就是一砘我也能喝得下去!”又给萧丽玟倒了一杯递过来:“要不要试着醉一回?”

萧丽玟说了句:“也对!”接过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美脸上升起两朵红晕,打了个酒嗝说道:“真苦!”许飞哈哈笑道:“喝多了就习惯了!”又给萧丽玟倒满。

萧丽玟拿杯子喝,许飞拿瓶子灌,胡扯的一打喝完了,萧丽玟眯着醉眼,舌头都有些打结了:“你,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许飞没一点反应的说道:“对,而且还都是美女!”萧丽玟醉眼惺松的啐了一口:“你们男人没一个、没一个好东西,有几个、有几个臭钱就、就自以为了不起了是不是?”

绝美的脸蛋上闪动着诱人的光法,光滑细腻的脖颈上也挂满了红晕,散发着道不尽的风情,半伏在餐桌上,宽松的衣领坠了下来,纤毫隐隐可见。许飞有些意动的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右臂怀在萧丽玟腰上,微笑着说:“对,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你有什么意见!”

萧丽玟舌头大着结,吐字不清了。许飞轻轻一把,萧丽玟整个人倒在了他怀里。左手贴上了她前腰小肚,蠕动了几下,一路上升到高高耸起的诱人的山峰上,轻轻揉捏了几下,只觉血管里一股抑制不住的灼热之气直往上冒。

萧丽玟呻吟了一声,努力扭动了几下身躯,一双纤长的玉腿也绞在了一起。许飞扮起她头,狠狠的吻了上去,萧丽玟意乱情迷的呻吟着,努力回应着许飞的热吻,身躯也变的滚烫起来。许飞把手从内衣底下伸了进去,虽然早就摸过萧丽玟身子,但这时还是觉的又有所不同。

半侧躺在沙发上,把萧丽玟拥在里面,右臂撑着萧丽玟脖子,左手似无忌惮的在萧丽玟身上来回游走,轻轻揉捏那双尖挺,但却并不饱满的玉兔,下身的火热越来越重。忙起身把萧丽玟把进旁边的卧室里放床上,原势不动的,手从萧丽玟洁白光滑的小腹下面抻了进去,浓密的荫荫早原下面一弘春水,随着许飞轻轻的挑拨,很快便泛滥成灾。

萧丽玟挣开许飞嘴巴,美眸微闭,半张着性感的小嘴不断的呻吟出声,下体也不停的扭动着,间或往上努力的挺起几下,似是在期待着什么。双手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紧紧的抱住了许飞脖子。

许飞早就受不了了,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脱落,两条光溜溜的躯体紧紧的缠在了一起……

拉斯维加斯,一间二室一厅的楼层内,惠子满脸倦色的躺在床上,望着报了一个孩的苦难姐妹,脸上不仅泛起一丝笑容。如果说做夜女郎不是她的本意,那么,正巧碰上第一次找小姐的许飞,却不能不说是她运气好,因为许飞一句话就决定了她以后的命运,没有让她成为千人骑万人爬的妓。

不过,想不到的是,许飞怀着嫖妓的心情占了惠子的第一次,根本没做什么防备,巧不巧的,仅仅一次,居然给惠子播下了种。虽然韩国美女开放,但也不是所有的韩国女人都开放,还是有个别几个思想保守的,惠子就是其中一个,倒不是惠子像中国古代社会那种所说了,被陌生男人摸下手都要嫁给给哪个男人的那种思想。怀着感恩的心思,惠子没打胎,终于在三天前,生了个儿子出来。

惠子觉的挺高兴,虽然那个男人死了,但自己并没变成妓,而且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出来。从报道上看过许飞和杨风的英雄事迹,惠子觉的自己的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人就应该有那种气概,那种豪情,自己生下的儿子他的,血管里流着他的血,将来肯定也会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想到这里,惠子觉得也挺幸福的,倒一点也没想到,未婚生子,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