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二 第45章 穷乡僻县
  看着迎上来的,跟杨风有点父子相的老杨,许飞上前几步亲热的叫了声:“杨伯母,杨伯母!”老杨和杨母一顿客气加赞美,然后,屁股留给了后面那些个什么书记之类的,参颇不及待的过去跟杨雨薇认亲去了。

有点头大的,应付着书记和几个什么局长的马屁,许飞传音问杨风:“妈的,谁家的驴撒出来了,跑这里干什么来的?”杨风苦笑传音:“谁知道,可能跟我收购的几家钨矿有关,那些钨矿都是在这个县的,县里现在下岗工人多的很,经济搞不上去上面压下来不好交待,我估计和这个有关!”

“妈的,快,快赶走,再不走身上就起疙瘩了!”许飞叫着苦,赶紧传音杨风,算是见识了这些爷们的厉害了。想想他们这么卖力,不外乎是想从自己身上捞点什么。这么个尕县城这么穷,杨风一来就招摇过市,收购这,强购那的,出手到是大方了,可就是麻烦引来一堆,而且老家又是本县的,这些个爷们一个个眼睛瞪的贼亮,哪能看不出杨风现在是有钱的主?看见了哪能不抓紧这条肥鱼?

不过,许飞有点郁闷的,这些家伙怎么跑来这里了,也太有点自降身份的意思了吧。听着这局长许总年轻有为啊,那主任我们这里矿产资源丰富,欢迎许总来投资啊之类的,许飞一个头两个大,感紧应该和了一声,屁股卖给杨风,跑过去跟杨风老爹打招呼,还好杨风老爹虽农民一个,身上到是没有酸气,很自然的跟许飞扯起来,杨风那个老妈呢,正和杨雨薇抱一起哭的昏天黑地的。

许飞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被老杨给看了去,笑了句:“女人们就是麻烦,走,小伙子,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和杨风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自己处理,现在先跟我去家里,好好的拼几碗酒!”许飞嘀咕了一句:“是听说东北人豪爽,但也没豪到这个地步吧!”不过为了不让那些爷们缠着,还是跟着老杨走人为妙。

倒霉的是,老杨偏偏不识趣的把那些爷们全让到了家里。那些爷们目的没达到,当然是乐的懒着不走了。

新盖起来的小洋楼不错,一楼是个足足有50多个平米的大厅,左右各几间卧室,二楼是12间卧室,够许飞一票人马睡觉了。吃的喝的早准备好了,就等许飞几个的到来。大厅里,老杨,小杨,坐了差不多有20多个男性,其中大半是这个什么叫清水县的领导班子,心照不宣的说着屁话。

杨风从外面抱了几瓶子五粱液什么的跑了进来,苦着个脸:“老大,这里买不到什么好酒,只能喝五梁液了!”几个书记什么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许飞嘿了声:“我带酒了,等下我去拿!”出了门,飞快的从万象空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大箱三泉贡,一手拎了一箱,嘿笑了走了回去。

见识过的,没什么反应,没见识过的,那几个书记跟老杨眼睛子差点没掉地上去,包装箱上面标价140万,差点把老杨给吓过去,几个书记什么的,算是见过点世面,奉上一通马屁!20来号男人坐桌子上开杯大饮,杨风他老妈,杨雨薇,黄琳琳,三个女人可忙坏了,进进出出的,端饭干什么的,额头上都已经渗出汗了。

喝了个差不多,黄闷羊肉吃了个八分饱,几个书记主任什么的,被许飞灌的脸红脖子粗的,舌头都打结了,目的也套出来了。不就是为了本县失业人口位居全省所有县之首,怕丢了饭碗,才来找自己,希望飞翔能在这里开山立寨,解决一下失业的问题嘛,好办,本来就要投资钨矿的,送上门来了,不怎么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我们的开国毛爷。

说了通什么天作之合啊等等的狗屁话,书记和几个主任之类的,被几个随行的司机扶着告辞了,开着几辆A6型的奥迪滚蛋了,老百姓穷的吃都吃不上了。这些爷们一个小小芝麻官坐的居然还是奥迪,许飞狠狠的呸了口:“国家的蛀虫!”回过头,朝老杨和杨母不好意思的笑了几个。

村里来了贵人,村民们当然要尽个地主之谊了。杨风这些天可是红光满面,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不说,而且混的还不错,小车随便来几辆,村里那些个有点姿色的姑娘们也频频来上门了,大伯小伯的更是来探消意,暗地里跟老杨打着招呼,你家儿子媳妇定下了没有?等等之类的问题。

晚上,村民们一个接一个不断的过来请许飞一帮人马过去做客,因为人太多,再加上也没那个兴致,只好拒绝了,乡下人,虽然日子过的是苦了点,但是呢,比起那些个穿的人模人样,骨子里却全是男盗女娼之辈的,让人感觉舒服的多了,最起码没什么虚伪的成分。

黄琳琳和杨雨薇跟杨风他老妈睡一块了,许飞八个,再加个老杨,在新盖的小洋楼摆了两桌麻将,呼叫着搓了起来。刘宁四个科学疯子坐了一桌,许飞三个,加一个老杨,一个炸弹十万,还有十万的鱼子,人手一台的笔记本电脑一刻也不闲着,输了的,直接从网上转帐过去,一个炸爆输20万,三两个来回下来,李阳,杨风的300万过节费输了一半,不过看那嘻皮笑脸的样子,一点也不心疼。

杨风是不心疼,金卡里的还有好几个亿的人民币呢,不明底细的老杨可就吓坏了,拿着儿子给的300万空头支票,那个手是一个劲的发抖,由于用上了不光明手段,杨风和李阳都输的是一塌糊涂,老杨就更摸不着门了,门前的牌被换了还发现不了,所以,杨风和李阳的300万输了一半的时候,老杨的空头支票已经全到许飞那了。

老杨人一辈子住在乡下,城也没进过几回,还是杨风刚上大学那年去了次北京,见过的最多的钱,也才是杨风几个月前汇过来的那五万块,当时就已经给吓的差点跑上海去找儿子,问问他是不是抢银行了,哪来的这么多钱。不过想了想,觉的呢,儿子是自己的,抢银行也不太可能,只有以后再问了。还好他没跑上海,因为那个时候杨风正在拉斯维加斯快活呢,为了不把心脏有些不好的老妈吓出个病来,没敢说实话,只说是在上海上班。

笔记本电脑没见过,划帐认不来,不过看着年轻人嘴里叫嚣的:快,杨风,你爷俩的40万快划过来,老杨那个是头上有点冒冷汗。杨风嘿笑着划了40万到许飞户头,冲老爹摆了摆手:“放心了,老爸,我户头还有好几个亿咧……呃!”说露嘴了,赶紧闭上。

老杨一听吓坏了,指着儿子瞪着眼睛:“你、你、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儿子呐,你可千万别……”杨风心里叫着脑头,赶紧打断老爹和罗嗦:“哎,老爸你别乱想,我可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指了指许飞:“老大是飞翔的老板,嘿嘿!”老杨听的一愣一愣的……

麻将完了,老杨回前院,许飞七个大男人聚一起,瞪了半天,许飞敲杨风一个响头:“要死啊,还好没把你老爹吓出心脏病来!”杨风摸着头嘿笑:“一时嘴快,说露了,嘿嘿,不过知道了也好,免的以后大惊小怪的,以后给零花钱也好给,老是几千几千的,多窝火!”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