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二 第34章 没有标题
  许飞嘿了几声:“这个啊,可以是可以,不过没什么合适的职位,现在的博士都廉价一抓一大把,工资每月也就2千多块,嘿嘿,预定也行,我秘书的位置全留给你们,不谈工资了,每月管吃管住就行,怎么样!”

林雨欣那些个女同学们听的傻了眼,那个刘琴捂着嘴笑道:“你们公司没律师吧,我们几个都是律师专业的,你就不能看在林姐面子上帮帮忙啊!”杨风插话:“这哪跟哪的事啊,你们现在才大二,还是先乖乖念书的好,谁说我们公司没律师了?博士硕士的养了一大堆,可比你们强多了,不过呢,嘿嘿,我正好缺个GF,你们谁有信心应聘,只要条件合格,工作当然不是问题!”

陶灵灵一口茶喷了出来:“就你那个烂样,给你当女朋友?那我还不如去坐台呢!”所有人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杨风差点一头撞桌子上去,极其没面子的干笑了几声,瞪了陶灵灵一眼骂到:“你个死丫头给我小心点,晚上睡觉把门关紧了,嘿嘿嘿……”

陶灵灵撇了撇嘴,一脸就你的样子,恨得杨风牙痒痒的,就差没冲过去打她一顿屁股了。林雨欣望了望许飞,不好意思的说:“飞哥,她们几个都没什么背景,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她们!”黄琳琳也凑趣:“是啊,飞,现在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好多女孩子都跑到餐厅洗盘子去了,实在是……”

“这个,现在还早呢,以后再看吧,如果真找不到工作就过来吧!”两个有份量的女人开口了,许飞也不是小气人,想了想,答应下来,心想:“就你们会同情人!”

黄琳琳现在和他关系微妙,在场除了林雨欣那三个男同学,其他人都是心知肚明,林雨欣那些个女同学心里怎么想,许飞懒的理会,只要她们不乱嚼舌根子就行了。至于林雨欣会怎么想,许飞不想多废脑筋,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再过个三四年,等黄琳琳找到了能让她放心点的男人嫁了,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至于以后,黄琳琳成了有妇之妇,许飞会不会再摸上门去偷情那就不是许飞现在能想得到的事情了。

闹腾到12点,许飞送了林雨欣和她的一干同学到学校,回到别墅已经一点多钟了,罗娜和几个保镖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等待着,看她那样子都快要哭出来了,绝美的面孔被左脸上一道五厘长的伤疤破坏了美感,这对一个爱女的女人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留下痕迹的话,对罗娜这种以脸蛋吃饭的所谓的明星来说,这辈子是完了。

许飞8个一进门,罗娜居然扑到许飞怀里哭了起来,看的几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许飞拍了拍她肩膀:“先别哭,说说经过,出了事情由我担着呢!”罗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概说了下经过。从东方卫视的电视台出来后,几个看样子是混混模样的痞子不经意围的碰了上去,罗娜也没怎么在意,谁想一个小痞子忽然拿出一把水果刀在她脸上划了一刀就开溜了,等到四个保镖听到叫声赶过来时,罗娜脸上已经留下了伤口。

罗娜哭的眼泪一个劲的流。想想以后要是留下点痕迹,以后的大好前程可就全毁了。许飞安慰了几句,往四个保镖瞪了过去:“你们几个人在哪里,老子花这么多钱雇你们来是摆样子的是不?”一个有点军人气质的站出身来说:“对不起,许总,这次是我们的失误,我们甘愿受罚!”

许飞还要说点什么,李阳打断他:“算了,不关他们的事,我查过了,当时他们在帮忙搬乐器,罗娜又吊在后面,这事情算不到他们四个身上,时间等不及了,你还是先给罗娜去掉脸上的伤疤吧!”

许飞哼了声,问:“查出来了么,是谁干的?”李阳摇头:“现在哪有时间查,等演唱会完了再说吧!”许飞弄昏罗娜,盯着四个保镖:“今天听过的,见过的,所有事情都给我忘掉,明白了?”四个保镖识趣的点头。许飞丢下一句:“明晚把公司的保安给我派一半去现场治安,别再弄来漏子来!”才抱着罗娜往二楼上去。

圣诞夜,新世纪的演唱会如期举行。省体育馆门口人头窜动,一眼望不到边,让许飞等人也有些发愣。虽然花了不少资金打广告,但也没想到效果会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不但发放的3万张座票全部售光,而且还有不少人花高价买站票。最多能容纳5万人的体育馆里面就连洗手间门也站满了人。

广告的作用力必不可少,但也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罗娜的名气。罗娜一度是大陆最年轻有名的耀眼明星,容貌也是演艺圈中首屈一指的,本来fans就不少,再加上许飞的刻意宣传,搞的新世纪的这次演唱会一时风靡了演艺界。数不清的罗娜仰慕着买不到入场票,居然不顾保安人员的阻拦而强行往里闯。还好许飞这次出动的人马不少,不然可真挡不住这些疯子。

不过保安也不好过,什么鸡蛋啊面包啊的,时不时会光临头顶,当真是苦不堪言。

一张座票500块,3万张也就1500万,再加上后来卖的高价票,一共才3千来万,差不多才是打广告打出去费用的十分之一,许飞可说是赔着本做买卖,不过这次演唱会的主要目的不是赚钱,而且开消也还在许飞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所以他在这么大方,一点也不心疼。此时的许飞呢,正坐在最前排的贵宾席上跟几个到场的老爷们打在一起。

跟许飞关系最好的陈副市长一脸的笑容:“老弟真是大方啊,居然赔着本钱玩这种游戏!”许飞打着哈哈:“陈叔说哪里话,我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嘛!”除了这位位高权重的陈副市长,许飞还从没叫过谁叔叔伯伯的,就连林雨欣老爸他都懒的称呼。一方面是没那个习惯,另一方面,就林雨欣老爸那个样子,打死他,他也叫不出声伯父来。

旁边的郑局长凑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热闹,不过像许老弟这么年轻有为的俊才在国内可是找不出几个来的!”上次他儿子郑安被黑帮绑架,许飞打电话叫杨风秘密把郑安给救出来后,郑局长对许飞的态度说不上感激什么的,但至少也像老朋友那样,亲热的不得了。看在场最有权势的陈副市长的公安局长都发话了,几他几个什么部门主任的,也跟着一顿马屁。

乐颠颠的,在礼仪小姐的白话下,黄琳琳出场了。

所有人明显的一愣,陈副市长悄悄问:“不对啊,老弟,今晚的主角不是罗娜吗,怎么这个女子是谁?”许飞笑了声:“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最有实力的歌手,不比罗娜差吧!”陈副市长仔细打量罗娜,眼睛一亮,啧啧叹道:“果然不错,老弟又挖谁的墙角了!”

许飞嘿了声:“陈叔说笑了,她是我一个远房亲戚,以前没什么名气,我也是最近才打算让他进军歌坛的!”心里附加骂了一句:“妈的,你个老色鬼敢打琳姐的注意,小心今晚我阉了你个老东西!”

听着马屁,黄琳琳柔美的歌声响了起来:

夏日的傍晚

落日余辉遍洒滨海

孤独的夜晚

总有一个人在垂泪

我不想索求什么

不敢奢望什么

只希望

如果你爱我,请给我一个家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