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敛财天下 > 卷一 暴发户 第28章
  林雨欣的妈妈在城郊的一家私人诊所,由于money有限,只能住到这种小诊所来。许飞买了一大包的补品什么的和林雨欣搭车来到这家小诊所门口,诊所很小,而且还很破,几间砖房里面随便放了几张床做病房,但却没一个空床铺,全部躺满了人,不过看那些病人都面黄肌瘦,穿着陈旧,一看就知道是没钱去医院。许飞暗叹,都什么年头了,穷人怎么还这么多,汗!

林雨欣一进门,就扑到了一个中年妇女声上,呜咽的哭了起来。那中年妇女就是林雨欣妈妈,长的慈眉善目的,确实是个好母亲、模范的家庭主妇。许飞赶紧上前几步,少有的礼貌起来,说了声:“伯母您好!”

林母正含着泪安慰女儿,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见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恭敬的向自己问好,看了看怀中不敢抬头的女了,不解地问:“欣欣,这位小伙子是你的朋友吗?”

许飞知道她害羞,忙抢先作了自我介绍:“我是雨欣的男朋友,伯母叫我的名字许飞就行了!”

“哦!”林母惊奇的仔细打量了许飞几眼,心说不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就不知道欣欣平时害羞的紧,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心里犯着嘀咕,林母忙挪了挪身子说:“这里太简陋了,小伙子你先在这里坐下,我让欣欣给你倒茶!”拍了拍女儿的背说:“快起来欣欣,看你多没礼貌,去给这位小伙子倒茶!”

许飞忙说:“不用了,伯母,您躺着,千万别伤了身子!”心想雨欣这位妈妈真是不错。

林雨欣恩了一声,红着站起身来,到了个一次用口杯,把公用茶壶里的茶倒了一杯端过来递到许飞面前却不知道怎么称呼好。

林母见状皱了皱眉说:“这茶都凉了,欣欣你去外面给小伙子买瓶饮料来吧!”许飞忙接过林雨欣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说道:“不用了伯母,千万别这么客气的!”心说这也太好了吧,好的让人受不了。

林雨欣犹豫不决,许飞赶紧把他拉到自己身之坐下说:“伯母,我给你带了些补品,你多吃点补补子身子吧”说完从袋子里掏出一堆营养饼干啊什么的拆开递给妇人。林母眼尖,一眼看到了上面的标准备,上面标价最少的也是一千多块,轻呼了一声:“哎呀,这、随便来看看就行了,怎么花那么多钱买这么贵的东西!”

许飞大感头痛,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就上万块,以前对他来说是多了点,但现在瑞士金卡上存了50多亿美金,买这么东西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忙说:“伯母太客气了,你身子不好,这些都是营养品,多吃点补补身子,花这点钱还是值得的!”他可不敢说这些钱现在对我来说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不然给这位半个未来的丈母娘留下点不良印象可就不好了。

林母听了很是欣慰,这小伙子出手这么大方,身在富贵之家却能有这么好的涵养确实不错,看来女儿的眼光也不差。

许飞买那些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让林雨欣看价格,这会一听妈妈的话,赶紧拿过袋子看了一下,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花上万块钱买这么点东西也太浪费了,要知道母亲一年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上万元,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虽然知道这位模模糊糊的男友虽然很有钱,但还是有点心痛的。喜的是许飞居然花这么多钱给母买补品,心里那个感激就别提了,激动的望了许飞一眼,许飞给她一个宽慰的笑容,羞的林雨欣赶紧又低下了头。

林母嚼了口许飞递过的饼干,忍不住说了声:“味道不错,小伙子,真是太让你破费了!”许飞赶紧奉上一句:“伯母,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用和我客气的!”林母点点头:“好吧,那我就叫我许飞吧,对了,你还在念书吧!”

许飞递上一袋营养奶子,说:“我毕业了,伯母,现在在外面工作呢!”“哦,”林母接过许飞递上的奶袋说:“我自己来,你自己随便点吧,就当这里是自己家里,随便聊聊,别太拘束了!”

许飞暗说一声,我要是拘束才怪了,说道:“不会的,伯母,我一点也不拘束的!”

林母叹了口气,说:“我们家的事情欣欣也告诉你了吧!”

许飞一愣,不知道她忽然提起这事是何意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听林母又道:“都是雨欣他爸连累了我们一家,你放心,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的,你只要不辜负了我们家欣欣,我们不会拖你们年青人后腿的!”

许飞头大,心想上了年纪的人就是罗嗦,不过林母罗嗦也是出于好意,许飞也心里暗叹了声,可怜天下父母心。说道:“伯母你放心,其实钱对于我来说根本没什么,伯父的赌债我已经替他还了,你就别担心了,安心养好伤,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伯父有了这次经历以后应该不会再赌了,你也不用太劳心劳力了!”心里却说不在乎才怪呢,小钱不在乎,大钱我可在乎的很呢。

林母听了激动了流下了泪,林雨欣心里流满了甜蜜,想想自己为了200万答应作马明女友,而且被马明夺了初吻,心里就一阵发颤。

一看林母流眼泪,许飞真是头大,忙不矢的安慰,过了好一阵,林母才止住了眼泪,又是一声叹息:“你拿这么多钱给欣欣她爸还赌债你家里人知道不会怪你么?”

家里人?许飞一愣,原来她把我当成有钱人家的子弟了啊,郁闷。摇了摇头,许飞说:“怎么会呢,我的钱是我自己挣的,和家里人没有关系!”见林母不信的神色,许飞无奈,只好解释清楚:“我是被别人养大的,还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林母惊讶的张大的嘴合不笼来,林雨欣也还是第一次听许飞说起身世,一听许飞是被别人养大的,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不由大起同情之情,但却不知道拿些什么话来慰他,只急的心里团团转。

许飞看了心里得意的暗笑,嘿嘿,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和林母聊了半个多钟头,许飞扫肠刮肚的不着痕迹的表现出自己多么有本事,听的林母频频赞赏,对他是好感大增,就连一旁的林雨欣也听的一惊一诧的,暗想许飞好有本事,更加说上了年纪的林母了,尤其一听许飞是北大同才时,更是赞扬如流水。林雨欣那看向许飞的眼神都多了一层迷雾。许飞得意地心想,我真是个天才,嘿嘿。看看已经5点了,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许飞脑袋瓜子一转,跑外面买了盒饭鸡腿一大堆回来,当然不是便宜的盒饭了,这可是他特意打车到酒店里定了每份50块的那种,可不是随便小饭店就能买到的一份五块的那种便宜货。结果,少不了又是林母的一顿赞赏几句叮嘱他别乱花钱什么的,许飞简直乐死了。林雨欣也是心里甜滋滋的,但又有些担忧,因为她的初吻被马明给夺去了。不过她不知道许飞也不怎么在乎,因为他自己都当着林雨欣的面承认自己找情人呢,所以对林雨欣初吻被夺也不怎么在乎,在说也不是林雨欣心甘情愿的,罪魁祸首马明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是想在乎有个屁用,还不如大方点好。

然而仔细分晰一下,那也只能算半个初吻,只不过是马明在她嘴唇上胡啃了几下,所以算不算是初吻还有待许飞以后请科学家来验证一下,至于马明,许飞已经想好了上千种方法叫他付出点什么代价。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