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 第二十二章 噶玛护法
 
“啊!小僧失礼了。”噶玛护法马上向山门四人还礼。接着转头对我说道:“施主,小僧时间无多,失礼了。班禅活佛有令,要我来了解一下情况,同时若施主有何疑问可大胆询问,小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哎!大好机会啊!老大,你以前不是说想找关于手印、咒语那些资料吗?他是修练密宗的和尚,你可以问他啦!”这时盘古说道。

我一想,是啊!我不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吗?现在向他学习多些有关的资料,看会不会再引起天文的反应,了解更多的破神诀内容,就算是学不到,也可以学习密宗的秘技啊!

我马上说道:“多谢上师,我的确有很多的疑问想请教。”

山门四人与一灯一听,正想回避,噶玛护法说道:“各位请留步,飞凡施主所修的是佛道合修之技,单凭小僧一人还不足以解答一切,想来各位与飞凡施主同行,也是要解答他心中的疑问,不如我们一起来研究研究,一方面可以解答到飞凡施主的疑问,另一方面可以大家交流心德,何乐而不为呢?”

各人一听也有理啊!虎将说道:“既然噶玛护法如此说,我们就不客气了。在此先多谢护法指教。”

“客气,客气,来,我们坐下细谈。”噶玛护法率先坐在地板上。接着各人也坐在地上,当然包括我在内啦。

群人坐下后,噶玛护法含笑地望着我,看来是要我先发问。我想了想,好像毫无头绪不知从何而问,不禁脸上发红。噶玛护法看在眼里,开口说道:“听说施主所修破神诀是从一本古册上习得,不知可否给小僧一看?”

这一本古册其实大家都想看的,但是一想到这是另人修练的秘册,这样开口要看是非常不该的,所以都没有出过声。

我一听,为难了,我不是不想给他看,只是那些天文都被我吸入了身体,封魔册也回复原来的面貌,我去那里再拿一本古册给他看呢?

噶玛护法看到我脸有难色,没有也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虎将他们也看到我的脸色,正想说着什么,但又见发话的噶玛护法脸露笑容,心里都很奇怪地想道:“这样问别人拿修练功法,已经是违忌的事啦!现在别人已经脸露难色了,他也不说话,真的不知他葫芦里买什么药!”大家都把想说的话吞回去了。

我见噶玛护法一直微笑着看我,我以为他在想我小气藏私,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开始发红。我摸着自己的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本古册。。。,我没法拿出来。”

“哈,哈,哈!班禅活佛果然没有说错,你是不会拿出来给我看的。”噶玛护法哈哈大笑。虎将他们一听,都皱起了眉,心里想道:“别人修练的功法不给你看也应该啊!怎么噶玛护法这样说话的呢?”

我一听,急了,说道:“不是我不想拿,而是古册内的文字都被我吸入体内了!”

吸入体内?文字也可以吸入体内?虎将他们一听眼中闪出亮光,对我的说话非常有兴趣。

“啊!对了,你想看那些文字,我有方法可以给你看。”我突然想起机甲上的花纹,那些不就是天文吗?

大家一听都很奇待,吸入体内的文字怎样给他们看呢?难道他想写出来?但这里没有纸笔这些东西啊!

只见我大喝一声:“一级防御启动,机甲,现!”我开启了一级机甲。

大家对我的行为更加奇怪,那些文字与机甲有什么关系啊?

“那,大家看,这花纹就是那本古册上记载的文字了。”我手指着那些花纹给他们看。

噶玛护法急不及待地靠近我,仔细地看那些花纹,虎将一看连忙打出来个防御幻阵,把大家罩在当中,这才与其他人在另一边看机甲上的花纹。

噶玛护法看了一会,坐回原来位置,好像想着什么,不住地点头,自言自语地说道:“没错!没错!果然是那些文字。”

大家没有再看那些花纹,一来根本看不懂是什么,二来被噶玛护法的自言自语吸引,纷纷把目光投向他身上。噶玛护法出神了一会,感觉到大家都在看他,马上醒来说道:“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想得太入神了。”

接着又对我说道:“刚才要求施主拿出记录修练功法古册实在是太唐突了,请施主不要见怪。在小僧前来时,班禅活佛说过我可要求你拿那本古册出来一看,当时我也感到这要求太让人为难了,可是活佛说你一定拿不出来,但里面记录的内容我还是可以看到,就算给我看到了,我也不懂得里面写什么,当时我又奇怪了。活佛接着说,虽然我看不懂,但一定会有所发现。哈,哈,活佛果然了事如神。”

噶玛护法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刚才施主听到要拿出古册面露难色,我还是微笑不语,令施主难为,小僧在此陪个不是。”接着向我深深一拜。

原来是这回事,我连忙制止,说道:“那里话!那里话!噶玛护法太客气了,我这修练的功法算得了什么呢?而且我根本就看不懂里面写的是什么,我所修练的都是误打误撞,都不知对不对!相比大师所修,不值一提。对了大师有什么发现吗?”看都给你看了,算得什么呢?在这个时候还是先拍一拍马屁,等一会请教起来也好说话啊。

噶玛护法没有理会我的拍马屁,反而对我所说“不懂里面写什么,修练功法误打误撞”感到很好奇,问道:“你不懂里面写什么?你的功法是如何修得的?”

这个问题我好像说过了,怎么他不知道吗?我只好又再说多一次。

噶玛护法惊叹地说道:“想不到是这样,这是缘!施主福缘雄厚,得遇此功法,潜力无可限量,升仙成佛是迟早的事。”

“唉!可不可以升仙成佛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只要平平安安渡过每一天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轻叹一声说道。

“呵,呵,福祸本双全,既然施主盛受了此福,也得接受此祸。恐怕以后的生活不会如施主所愿啊!”噶玛护法哈哈一笑说道。

我就知道没那么好事,那本古册流传了这么久,易手的主人也不计其数,为何别人破解不了里内的内容,而我就碰巧可以破悉里面的功法呢?唉!再想一想,本来我的祸就不少啦,撞车!熔洞爆炸!明霞晕迷不醒!不知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唉!随遇而安啦!

“施主放心,虽然你祸福连连,但是绝境总可缝生,处处有贵人相助,一切都可以平安化解的。”噶玛护法出言轻声安慰。

“唉?怎么噶玛护法还会看相的吗?”凤羽见气氛好像有点沉闷,戏笑着说道。

“哦!啊?!哈,哈,略懂一二,让小妹见笑了。”噶玛护法一听知道凤羽的意思笑着说道。

“对啊!噶玛护法,你刚才说有所发现,发现了什么啊?”玄盾问道。

噶玛护法一听马上笑意尽敛,换了一面的严肃,抬头好像思考什么,大家一看心里想道:“到底发现什么啊?看他表情好像事态严重。”

过了一会噶玛护法终于说道:“在说我的发现前,我想先说一个传说。根据我们收藏的古册记截,释迦佛的一生,所传授说法的重点,都是可以公开讲说的,所以便叫它为‘显教’。至于具有快速成佛的秘密修法,释迦佛恐怕说出来了,会惊世骇俗,所以终他的一生,便不肯明言,只在他涅槃时,在南YD国留下一座铁塔,里面收藏着的就是密宗的经典。到他涅槃后的八年,为了度世的宏愿,需要传授密法,他以神通显化,不经过母胎而出世。在南YD国的一个国度里,正当一对国王夫妇在后园闲游时,突然看见池中巨莲中间的一朵忽然放大得异乎寻常,顷刻之间,从这巨莲的花蕊中跳出了一个婴儿,这个婴儿每走一步,就长出一朵盛开的莲花,这就是后来密教的教主--莲花生大师。他被这对国王夫妇收养,长大以后,娶妻生子,继承王位,以种种神通威德治理国政。期后他舍弃王位周游传法,到过尼泊尔,发现当地国王残暴失德,他便取而代之,为尼泊尔治理好了国家后飘然而去。到了C国唐太宗时代,他便进入西藏传授密宗的教法,从此使西藏成为佛国。他的传法任务完了,在西藏乘白马升空而去,返回他的世外佛土。但是他想不到,在释迦佛涅槃以后几百年间,YD国佛教中出了一位龙树菩萨,他打开了释迦佛留在南YD国的那座铁塔,取出里面的密宗经典。同时到了C国唐朝玄宗时代,有三位YD国的密宗大师--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来到C国传教,经过与当时的宗教融合,形成了东密,可惜到了明朝永乐时期,认为密宗过于怪异,便下令废逐,以后东密辙转流传到J国。当时龙树菩萨取出的密宗经典中有一本是终所有人的智慧也解释不了里面内容的古册,这本古册上记载的不是文字,而是一些符文,一些看不懂的符文,他们想翻查其他经书找到破解的方法,可惜一无所获,只知道这些符文叫做天文,而那些符文与施主机甲上的花纹是一样的。三位YD国的密宗大师来C国传教的同时也把这本古册一起带来,他们来到C国后委托蒙古人把古册带入了西藏,希望我们可以破解里面的内容,可惜这几千年来都未有一人可以破解,看来现在有希望了!”

大家听完后都沉默起来,大家都在思考着噶玛护法的说话。

我想道:“按照噶玛护法所说,释迦佛把密宗所修的是快速成佛的秘密修法藏在铁塔中,同时也把那本古册放在铁塔中,那他的意思是想世人学习这本古册,但为何不用世人看得懂的方法记录,而用天文呢?难道。。。,难道这本古册不是释迦佛写的,他也破解不了这本古册上的文字,所以留下来让后世人来解破?”

我越想越吃惊,不禁惊叫道:“释迦佛留下这古册,是因为连他也看不懂这古册?!”

噶玛护法含笑点头,示意我继续,我一边想一边说道:“这本古册是用天文来记载,而我所学的功法也是用天文记载,而创下这套功法的前辈可以用天文来记载这功法,那就是说这位前辈懂得天文!”

“啊!噶玛护法你想找那位前辈?”凤羽也惊叫起来。

接着凤羽又说道:“我看噶玛护法你要失望了,不要说你,就算是我们也找不到那位前辈,他已经失踪了几千年啦!”

噶玛护法微笑着说:“我知道,根据记载,在龙树菩萨打开南铁塔,取出密宗经典后不久,有一位C国来的施主,自称是C国来的道界中人,想请教佛法,龙树菩萨与他祥谈了五天五夜后,他就离开了南YD国,从此再无有他的消息,只在点点传闻中知道他终于把佛道融合,创出一套功法。虽然我们没法找到他本人,但我相信飞凡施主可以找到他。”

“哦,怎么说?”虎将听到很惊奇。同时我也很惊奇,作为本人的我为何不知道呢?

噶玛护法又再微笑着说:“不知你们有没有感觉过,凡是同修一种功法的人,相互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不知飞凡施主有否感应到呢?”

感应?我试了一试,好像真的感应到一股很微弱的灵能,就在这个训练区里。

“我。。。,感应到!”我一边继续感应一边说。

“真的!”大家都惊叫道,噶玛护法最为激动,一听马上抓住我的手,好像怕我会跑掉,振声问道:“在。。。,在那里?”

虽然我是穿着机甲,但手还是感到被他抓得很痛,连忙说道:“别激动,别激动,那应该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感应到的灵能就在这里,非常微弱,而且很熟悉,根据那灵能的位置我猜想,那应该是我的朋友—小超的灵能。”

噶玛护法一听,马上缩手,双手合什,低宣法号,说道:“啊!对不起!唉~!我就想过没那么容易找到那人,是我修为不足,轻易动了惘念。我有没有伤到你啊?”

我连忙挥手说道:“没有,没有!噶玛护法不需自责,是我说得不清楚,令人误会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