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 第二篇 真正的开始 第二章 国家中心研究所
 
等娜姐出了郑教授的办公室,郑教授对我说道:“飞凡,坐吧。”

我坐了下来,望着郑教授,郑教授对我说:“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问。熔洞的事,你两个朋友的情况,对吧?”

我点了点头。

“熔洞的事还好说,而你两个朋友的情况,你必须跟我来看看。放心,他们俩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情况有点特殊。”郑教授站起来,带我进了他办公室内的一个内室。

这个内室没什么特别,四面白壁,一张靠边的电脑桌,桌上一台电脑,就是这样。郑教授走到正对电脑的那面白壁前正对着它。我很好奇,郑教授要做什么呢?面壁思过吗?

只见郑教授,伸手在壁上一按,一把电子合成声响起:“手纹对比:郑教授。身份认证确定开始,体重对比,75公斤,正确。请眼望前方,眼球对比,正确。身体整体扫描,正确。欢迎你的归来,郑教授。”一扇门无声地打开。

哗!先进、神奇,我国什么时候发明了这么先进的身份让证技术!

郑教授见我呆呆地望着那门口,笑了笑,说道:“这里是通入国家中心研究所的秘道。来,你也必须要身份认证才能进入,如果身份认证不正确,这里的自动防备装置就会把前面的一切摧毁。我先帮你加入身份认证,来,站在这里。”郑教授让开来,把我拉到他刚才站的地方。

“哗,不是吧,身份不正确就会把前面的一切摧毁?那我不是很危险?”我傻傻地站在那里心里想道。

郑教授走到刚才我进来看到的那台电脑前,在键盘上不知按了些什么,接着听他对着空中说道:“新身份认证加入,姓名:伍飞凡。”

那扇打开了的门悄声关上,那把合成的声音又再响起,“新身份认证开始,请挺腰站直,眼望前方。眼球扫描开始。。。,扫描完成。身体扫描开始。。。,扫描完成。身体测量开始。。。,测量完成。请把双手按在壁上。。。,手纹扫描完成。新身份认证加入完成。”

“可以了,你站开,再站回去,把手按在壁上试试。”郑教授说道。

“这么快就完成啦?还要试试?等一会试验不成功,那我不是死定?”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按郑教授的指示做。

那把合成声又再响起:“手纹对比:伍飞凡。身份认证确定开始,体重对比,65公斤,正确。请眼望前方,眼球对比,正确。身体整体扫描,正确。欢迎你的归来,伍飞凡。”门悄声地打开。

“你先进去,在门后等我,这门每打开一次只能进入一个人,第二个人要进入,必须再通过身份认证。”郑教授对我说。

我按郑教授的指示走了进去,门在我走了进去后,就自动关闭了。这门后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四面是镶着金属板的墙,柔和的灯光在金属板与金属板之间缝隙中发出来,房内没有摆设,只有一扇门对着我刚进来的地方,门边有一个按钮,看样子像是一个电梯。这房里非常的宁静,门外的声音一点也引不进来,我猜想现在郑教授一定在做身份认证,果然没多久门又再次找开了,郑教授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请你久等了。”郑教授微笑着客气地对我说。

“哦,没什么!”我也客气地回答。

“来,跟我进去吧。”郑教授按了按我看见的那扇门边的按钮,门打了开来,果然没有让我猜错,这里真是一座电梯,电梯里只有上、下两个按钮,四面是玻璃壁,通过玻璃可以看到人工挖出来的电梯地道。

我与郑教授走了进去,郑教授按了下键,电梯缓缓地下降,这电梯很稳,人站在里面一点也感受不了它在向下降。

“我们要下落到地下两千米,这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谈一谈,打发时间。你记不记得你在熔洞里的情况。”电梯下降中,郑教授问我道。

“熔洞里的情况?我只记得明霞帮我挡住了乳钟石的攻击晕了过去,我心里很慌张,以为明霞就这样死了,不停地大哭大叫,心里感到有一股气抑压在胸中,很难发泄出来,最后不知怎么就晕了过去,可能是哭晕了吧,但感觉告诉我,我在熔洞里干过一些事情,但是什么事情我就怎样也想不起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发现到这里了。我到底在熔洞里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我把我所知的告诉了郑教授,同时问我晕过去后的情况。

“怪不得!你当时在熔洞里的确是发生了特殊的事情。大概的情况,根据阿牛的报告上说,是这样的。。。”

话说当时巨大的岩层砸向我与明霞,我根本就发现不到,只是不停地仰天大叫着“啊~!”,想把心里的那股浊气发泄出来。

巨大的岩层“隆”的一声,砸中了我们,我的叫声停止了,熔洞也停止的振动,剩下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小碎石夹带着石灰掉下来。

阿牛与七号互相望望,对刚才的情况心有余结,如果那岩层砸在他们的身上,一定会变成屎饼的,现在就是看谁先回过气,那么谁就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阿牛与七号都努力地调息希望尽快恢复。

突然砸在我与明霞身上的巨大岩层发出“哄”的一声巨响,阿牛与七号都吓了一大跳,同时望了过来。只见岩层中间露出一个金属拳头,接着又“哄”的一声,阿牛与七号再次吓了一跳,岩层从中间断开,露出一个身穿着黑色紧身衣服,拥有金属前臂与小腿,头带金属头盔的人。他背对着阿牛与七号半蹲在地上,一只手抱着一个受伤的女孩子,一只手握拳向上。看来就是这个金属人把岩层打断的。

“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金属人,今天来的神秘人真是多。”阿牛与七号心里同时想道。

“奇怪?只见那个女孩子,不见那个男孩子的?”阿七离我比较近,自然看得比较清楚。

这时金属人转过了脸,阿牛与七号都大吃一惊,因为这个金属人的头盔非常的狰狞,他的头盔就像一个恶兽的头部一样,张着血盘大口,恶兽的上腭履盖着他的额头,两只红色的撩牙露了出来,好像滴着鲜血一样,一面茶色的玻璃挡住他的眼睛与鼻子,露出的只是他的嘴唇,恶兽的下腭托着他的下巴,同样两只撩牙露了出来,上腭对上有一双血红的眼睛镶在额的两边,发出恶狠狠的红光,就像要把眼前的一切生吞下肚一样,再加上现在他嘴唇不停地滴下鲜血,好像刚吃完一个生人一样。再加上他的金属前臂与小腿,发出淡淡银光的金属表面有一些黑色的花纹遍布着,就像一片片的鳞片一样,使整个人显得很鬼秘。

金属人伸手一指七号,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你~死!”这冷冰冰的声音毫无人的感觉,让旁人听到都毛骨悚然,何况是直指着的七号。

七号虽然不看到那金属人的眼睛,但他感到有两股冷冰冰的射线对着他,他知道那是金属人挡在茶色玻璃内的一双利眼发出的。他的心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冷汗不停地在背后冒出,惊慌、恐惧在脸上表露无为,可能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惊慌、恐惧。不知道他那里再来的力气,他惊叫一声,站了起来,不停地大叫着向熔洞口奔去,阿牛吃惊地看着七号的表现,嘴里喃喃说道:“好惊人的精神攻击!想不到可以激发到他这么大的潜力。”阿牛前面所说的“精神攻击”是指那金属人的异能,后面说的“潜力”是指七号现在的表现。

“想走!死吧!”金属人冷冰冰的声音又再发出,接着伸手向前一推,一团淡淡的白光从他的手心中露出飞向七号,阿牛看出这团白光的外形就像那个金属人一样,嘴里又再说道:“实体化能量分身!”

不理这是不是阿牛说的实体化能量分身,总之金属人放出的这团白光飞速击向七号,从七号的后脑穿了进去,又从他的前额出来,接着飞回金属人的手中。七号在金属人的白光击中他后就疆硬着不动了,而且保持着那个奔跑的动作。

阿牛留意着七号的动静,他很奇怪,金属人的那团白光穿进七号后干了些什么,这样看他的后脑又不像被击穿,又没有流血,只是疆硬着不动,难道被点穴了?

突然金属人的那个方向“扑”的一声响起,阿牛连忙转过头看发生什么事,原来是这个金属人保持着伸手的动作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阿牛心里又奇了:“怎么这个怪人发动完这两个异能就晕了,我还以为他很强,原来是虎头蛇尾。”,这时金属人的金属的表面出现水状,接着消失不见,露出了金属人的面目。阿牛心里大奇,勉强地站起身走近察看,当阿牛走近时一看,吃了一惊,原来这个金属人就是我。

阿牛马上通过秘密频道联系国家特别行动组派出专机来接应,在专机来的这段期间,阿牛去查看了七号的情况。

阿牛走到七号的身后,试着叫了一声,七号没有反应,接着伸手推了推他,七号“扑”的一声向前跌倒,但他跌倒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阿牛试着动了动他的手脚,非常疆硬!接着阿牛又细心地察看七号的伤势,后脑与前额没有伤口,身上也没有致命的伤口,为何会这样的呢?明明是看着那团白光穿过七号的头部的,难道这也是一种精神攻击?真是奇怪,如果不是亲自所看,说出来也不会相信。

很快专机来到了,阿牛把我、明霞、道明与一众警卫抬上专机,最后把七号的尸体也抬上专机。作什么用?拿回去研究他真正的死因罗。

“事情的始末就是这样。”郑教授终于把当时的情况完整地告诉了我。

我望着自己的手脚,心里想道:“金属的手脚?是不是那机甲装备在我无意识的状态中启动了?不是说能量不足吗?那‘精神攻击’与‘实体化能量分身’又是什么来的?我什么时候会这种的异能?”这时我突然留意到脚下站着的也是玻璃,在玻璃下几十尺的是一条地下河,河水清澈见底,不停地向着一个方向流动。

我连忙向郑教授问道:“这。。。,这是那里,下面的是不是地下河?这玻璃会不会承受不了压力破碎的?”

郑教授笑了笑说道:“没错,那是地下河,我们已经落到地下二千米了。现在电梯向前移动着,再没多远就到国家中心研究所了。这玻璃可不是一般的玻璃,它的密度非常高,坚硬度可以与钻石相比,不但可以防弹、防爆,还可以防压、防电,透气性也非常高,这是你体内那种活金属的合成品。”

我被刚才看到的那条地下河吸引着,思路也被引开,现在我只顾着观察四周,刚才想的问题不知被抛到那里去了。

只见这条地下河有三米左右宽,河两边是石壁,两边石壁向上是连接的,形成一个洞一样,河面到洞顶有十米左右,贴着洞顶有几条玻璃造成的管道,电梯就在其中的一条管道内移动。我观察了一下这玻璃,看来是与这电梯内的玻璃一样的物质。

没多远,我就看到在河面上有一座金属的建筑物,建筑物的高度顶着洞顶,管道连接这建筑物的顶部,电梯很快就进入了建筑物。

“好了,我们到啦。我们先去看看你的朋友。”郑教授走出电梯对我说道。

我很心急,很想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但郑教授一直说没事,只是有点特殊,又不说是什么特殊,搞到我心痒难当。

郑教授带我走进一个电梯,只见他进去后按了2字。

“这座建筑物就是国家中心研究所,建筑物的上面就是市中心。研究所占地有三公里,这里分五层,上三层是生活区,第二层是研究、实验区,第一层是训练层。现在我们去第二层,研究、实验区。”郑教授在电梯里简单地对我介绍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