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 第二篇 真正的开始 第一章 苏醒
 
“嘟、嘟、嘟”,我慢慢地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柔和的白光。

“我在那里?啊!头好痛!”我用手按着头,轻轻地揉着。

“明霞!”我的手停了下来。

“明霞!”我想起来了,大叫挣扎着坐起身,这时突然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冲了过来,一手把我按在床上,后面跟着一个老者。

“别激动,那个女孩就在隔壁房。现在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躺下,要多休息。”老者对我说道。

我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只挣扎了几下,就被按在床上了,但我还是大叫着,当听到明霞就在隔壁房才安静了下来,这时我才有机会认真地看老者。

“你。。。?你是郑教授?”我认真地看了看老者,好像是救过我的那位郑教授,但我未能确定是不是。

“对,想不到你还认得我,我就是郑教授。”老者说道。

我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四面都是银色的金属壁体,没有一盏灯,但室内还是很亮,我细心地留意了一会,原来室内的照明是靠壁体发出淡淡的亮光,而发出“嘟、嘟”声的是床边陷入壁内的仪器。这个感觉好熟悉,就像。。。,就像。。。在医院里,对!是我第一次入院的那种感觉。

“我是不是在医院里?”我问郑教授。

“不是,这里是京城国家研究所。”郑教授摇了摇头说道。

“国家。。。研究所?京城?我。。。,我不是在佛城。。。,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啊!明霞!明霞为我挡住了乳钟石的攻击,她现在怎样了?还有,还有小超怎样了?他是不是?是不是?”我记起了当时的情况,小超刚好在爆炸的前面,随着石头爆飞,全身血肉模糊,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他已经。。。,不会的!他福大命大,不会那么早。。。,还有明霞,当时乳钟石向我们击来,明霞不顾一切地挡我的身前。明霞,明霞,为何你这么傻,我不是说过我会保护你吗?在前面挡的应该是我!是我!为何我不去挡!不去挡!我真的是迟钝!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郑教授见到我神色痛苦,猜到我回想那些不愉快的事,说道:“你放心吧!没有你想象中的严重。你的两位同伴没有生命的危险,现在在你的隔壁房间,还未醒来。你的身体素质比他们好,比他们早醒,但是身体还很虚弱,休息多两三天吧。等你的身体可以下床走动的时候就可以去看望他们了。”

我听到明霞与小超都脱离了危险终于真正的安心,可能我真的太虚弱,太累了,听完郑教授说完后,眼皮开始沉下来,我很努力地想张开眼睛,想再问一问他们的情况,但还是坚持不住,意识模糊,睡着了。

一股香味飘来,好香,我张开眼睛,眼前不再是银色的金属墙,而是一面白色的墙,墙上有一盏吸顶灯,看来我被移到另一个房里了。我转头看了看左右,左右都有一个床头柜,右边的床头柜对上有一个窗口,阳光通过窗口照了进来,使室内非常明亮,床头柜上还有一瓶花,但香气不是花香,在左的床头柜上有一碗粥,香气是从那里来的。

“咕~!”我的肚大叫,我望着那碗粥咽着口唾液,马上坐起来,拿起粥,三两下就把它吃完了。

“看来你康复得差不多了,已经有力气自己坐起来吃东西了。”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走了进来。这个护士有点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面,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我呆呆地望着她。

“怎么啦?是不是我变漂亮了,不认得我啦?你以前在医院里不是整天缠着问我的名字吗?”护士小姐笑着说。

“啊!你是在佛城中医院照顾我的那两位漂亮护士小姐其中一位!”以前经她这一说,我就记起了。

“呵,呵,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在中医院里照顾过你。”护士小姐笑着说道。

“我怎么会忘记呢!你这么漂亮,我可以忘记其他人,也不会忘记你。”护士小姐被我的甜言蜜语逗得非常地开心。

“你这小子,一醒来就对女孩子甜言蜜语口花花,小心被你的女朋友听见,不放过你。现在感受怎么样?是不是肚子很饿啊?”护士小姐问道。

经她的一说,我真是很饿,刚才吃的那一碗粥根本解决不了什么?我摸着肚子,对着护士小姐不停地点头。

护士小姐对我笑了笑,说道:“可以自己下床吗?可以的话就跟我来餐厅。”

我马上走下床,跟在护士小姐的后面,出了病房,向餐厅的方向走去。

在走廊上护士小姐告诉了我这里的一些情况。原来现在我身处的是北医大附属医院,医院的背面就是北医大。这里的医生与护士基本上是北医大读研的尖子生,剩下的是各地大医院保送来学习进修的医生、护士,一般这些保送的医生护士都是对该医院有一定的贡献或有特出的表现的,回去后多数都会被提升为该医院的决策人员或重要人员,可以说来这里学习过的医生或护士,是来镀一层金。而且来这里就医的病人非富则贵,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来这里医治的。

我多口地问了句:“那国家元首是不是也来这里医治的?”

护士小姐白了我一眼:“你白痴啊!还是病傻了?国家元首怎么会跑来这里医治?如果是,这里早就被炸了十多次啦!他们是有专门的医生与护士的,虽然这里的医生与护士也有可能成为这支医疗队伍的其中一员。”

很快来到医院的餐厅,护士小姐帮我打了一大碗的稀粥。

“又是粥啊?没有别的东西吃吗?”我见到又是粥,很想吃别的东西。

“你的身体刚康复,几天都没有吃过东西,如果突然吃些难消化的食物,你的胃几天没有运动会适应不过来的,先吃些流质的食物,让胃适应一下,再吃其他的食物,这样对你的身体与胃都有好处。”护士小姐对我解释道。

我一边吃粥一边问她:“为何我会在这里的?”

“你自己不清楚的吗?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你是院长特别关照从其他的医院转来的。而我因为曾在佛城中医院照顾过你,所以派我继续在这里照顾你。”护士小姐说道。

“院长?你们的院长是谁?”我问护士小姐道。

“啊?!你连我们的院长是谁也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是院长的亲戚呢?我们的院长就是全国出名的医学第一人—郑教授。”护士小姐说道。

“哦~!原来是他。”我大约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也挺奇怪的。人们提起郑教授时都会一面的尊敬,特别是被郑教授救过的人。你第一次入院的时候好像是他救你的吧,现在又是他把你调过来这里医治,但是你呢,好像对他不怎么样,好像他救你是理所当然的。你与他又不是亲戚的关系,那是不是你的上辈与他是世交啊?”护士小姐奇怪地问道。

我对她笑了笑说道:“什么世交?我的父母根本就不认识他,如何谈得上世交。只不过我曾救过他的孙女儿,可能他是为了答谢我吧。”

“哦,你救过他的孙女儿,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护士小姐好奇地问道。

我看左右无事,就把救郑教授的孙女儿那一幕告诉了她。

“哦,原来还有一回这样的事,怪不得他对你这么关心。”护士小姐作出一个明白的样子。

“对了,姐姐,我记得你上次在中医院的时候说过,我出医后还记得你,你就告诉我的名字的,那次我出院后,去找你,你又不知道去了那里,问那里的医生,医生又说没有见过你,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我边吃边问。

护士小姐一听脸上红了红,“你还记得这件事?!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其实那次我真的想告诉你的,但你康复后,我就被调到这里工作了,所以你找不到我。现在我告诉你也不迟啊!我叫做张爱娜。”

“爱娜?”

“唔,这名字是我的父亲起的,我的母亲也叫娜。本来我的名字不是这个的,在我出世没多久,母亲就过世了,父亲很爱母亲,就把我的名子改为‘爱娜’。”护士小姐说道。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我歉意地对护士小姐说。

“没关系,反正那时我还在襁褓之中,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一回事。”护士小姐对我笑了笑说道。

“那你有问父亲吗?”我接着问。当话出了口,我才想到这样问别人的伤心事好像不太好,马上又说道:“对不起,又再提你的伤心事,不想说的不要说,你当我在说疯话好啦。”

护士小姐又对我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我问过父亲,但父亲没有告诉我,他一直都没有说给我听,每次我一提起,他就什么都不说,独自一个人回房,我知道他一定是回房对着母亲的照片发呆的,我想一定母亲的去世是与我有关的。”接着又笑了笑。

我看得出她的笑容是无奈与伤心,虽然她嘴里不停地说没关系,其实她心里是不好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着。

“世上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每一个父母都想与自己的孩子整整齐齐地生活,但是当碰到一些危及自己孩子的事时,父母通常都会选择牺牲自己换来孩子的安全与以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可能你的母亲真的是因为你的原因而去世,你的父亲不告诉你原因是怕你会因此而自责、伤心。既然是这样,你就不要多想了,不要辜负了你的父亲,也不要自责,你要开心一点,要开心地过每一天,我想你在天之灵的母亲也希望你这样。”我太会安慰别人,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多谢你的安慰!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安慰与关心我了!”护士小姐对我说道。

“呵,呵,是吗?我可以叫你娜姐吗?”我问护士小姐道。

“可以。”娜姐说道。

“娜姐,你怎么会说没有人关心你啊,你的男朋友呢?”我问道。

“男朋友?现在还未有。怎么了,有好的介绍?”娜姐笑着说。

“说笑,我那里有什么好的介绍啊,要不你不厌弃,我怎么样?”我开始与娜姐开玩笑。

“你啊!唔~,也好啊!就让你做我的小男朋友吧!”娜姐笑着说。

“你说真的啊!我可只是开玩笑,你可别当真啊。”开玩笑,我有一个明霞就够了。

“你还当真啊!你就想得美啊。我可不想出街的时候被别人说我拖着个小朋友出来呢!对了,快点吃吧,吃饱后,我带你去郑教授那里。郑教授说过等你醒了后,带你去找他的。”娜姐想起了郑教授的吩咐。

“哦,唔~,唔~,我吃完啦。饱啦,走吧!”我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粥吃完,吃完后已经觉得非常饱了。

“这样就饱啦,你不是说想吃其他的东西吗?不如我再打些其他的食物给你吧。”娜姐关心地说道。

“不了,等一回再说吧,现在很饱了。隔~!”我打了个饱隔。

娜姐对我笑了笑,说道:“好啦,走吧!”

“郑教授,你吩咐我照顾的病人已经醒了。”娜姐带我到郑教授的办公室。

郑教授在低头看着一些文件,听到娜姐的声音,抬起了头看了看:“哦,醒来啦,好,好。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与这位病人谈谈。”郑教授的前半句是对我说的,后半句是对娜姐说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