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 第一篇 改造 第五章 滑板,我就喜欢
 
自从那次我把周老师的卷子一次做完,一鸣惊人,接着一翻内心对话感动全班后,全班的同学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特别是杜明霞,对我不时的与梁启超开小会议没有阻止不止,还不时地拿作业来请教我怎样去做,其他的同学见到杜明霞都带头来请教我,也纷纷地拿作业来请教。班上的学习气氛就像炸开了的油锅一样,红红火火的。周老师看到这么好的学习氛围,非常高兴,最后为了让大家可以更好地理解题目,决定每一堂数学课给我十分钟来向大家讲解。薛校长也知道了我在学校的表现,非常高兴,帮我找到很多各种各样不同科目的题目来让我来做,同时又找来很多各类的参考书让我看。他说:“虽然你已经对各科非常了解啦,但不能就这样骄傲,就这样放松自己,你要不断地提升自己、锻炼自己,考试的卷子不会按你所做的题目那样出题的,一些出人意表的题目是经常出现的,所以要不断地做题目来巩固、提升自己。”最后他还为我做了一套学习计划,要我每天按照计划来做。

而我呢,除了每天按照薛校长的学习计划去做之外当然是每天勤练功啦。虽然那股气是会自己慢慢的运行,但我想快一点把神功练成,所以非常的积极。每天的练功虽然不能说能带给我好像摘叶飞花那种神奇的能力,但身体与五观变得灵敏了很多,耳朵可以听到很远的地方,味觉也特别敏感,薛师母每天做的菜,味道上有一点点小小的变化我都可以感觉到,把它说出来,薛师母说我快变成职业食家啦,如果以后找不到工作,大可以去学蔡润先生一样,到处品尝美食写书来过日子。我的眼睛也变得明亮了,不但可以看得清、看得远,而且眼前的万物都好像有了灵性一样,从未有感觉到那么的生动、美丽。

除了每天学习、练功外,剩下的时间都是研究无名书。虽然研究了几天都未有什么特破,但是很奇怪,自从我练功以后,它好像有灵性一样会跟随着我,我记得有好几次去上学的时候都没有把它放进书包里,但到了学校打开书包一看,它就好好地在书包里面躺着。

如是者,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按常先做好学习计划再练了一会功后,又开始研究无名书了。

这本无名书,我开始的时候是按照得到运气图的方法来研究,可是用这种方法来研究,得到的不是一幅乱七八糟的图,就是首尾根本不能连接,研究了几天都没有研究到一点眉目,我想那种方法只是适合用在那一页上,其它几页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我只好慢慢地认认真真的一个一个字地看,看有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可能这个地方就是关键所在啦。我看来看去,到现在为止只发现有二页很特别,第一页的科豆文是一对一对的出现,每五对成一组,一共有九组,如果我猜想得无错的话,应该是招式。第二页的科豆文是一行,一行地排列,一行上的科豆文道尾相接,高低起伏不平,我猜想应该是口诀。就这两页我已经研究得很头痛了,其他的几页虽然科豆文都看得很熟识,根本就可以把书丢在一边也可以清楚地知道每一页的科豆文是怎么样的,但我还是一次一次地打开书,一页一页地认真看,希望可以再发现到它的特别之处。

“唉!头痛啊!头痛!这两页我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了,虽然是猜想到有可能是什么,但搞不懂里面到底写着什么,怎样去下手来练习。唉!”我躺在床上闭上双眼继续在想。

我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能量充足,连接‘女娲’。。。连接成功,对话功能下载。。。”

“。。。下载完成。机甲改造下载。。。”

“。。。10%。。。20%。。。30%。。。40%。。。50%。。。下载遭到中断。改造是否开始?”

“。。。改造是否开始?”

“。。。改造是否开始?”

“唔。”我正睡得香甜的时候,一把声音总是在耳边响个不停,我毫无意识地应了一声。

“改造开始,头部装甲改造。。。”

“。。。双臂装甲改造。。。”

“。。。双腿装甲改造。。。”

“唔,别吵。。。”那把声音总是在耳边响起,我又毫无意识地发着梦话。

郑教授的研究所内。。。

“郑教授,大夫山研究所又传来急电,‘女娲’接到莫名指令再次向外传出能量波,时间为30分钟,追踪能量波是传送到‘盘古’那里,指令也是由‘盘古’发出。”

“没可能?‘盘古’会发出指令,难道‘盘古’自己启动了,再说能量也没可以传送那么远啊。难道说飞凡有什么异变了?两个月前对他的调查都未有发现什么变化啊,那么是说这两个月内他一定碰什么使‘盘古’自己启动了。”郑教授低头沉思着。

。。。

“还有多久就要高考啦?”郑教授抬起头来问助手。

“快啦,还有三个月。”助手马上回答说。

“唔,三个月,也好,就观察一下他这次有什么变化。准备份北医大录取通知书,等飞凡他考完高考后马上送到他那里。在他考试前的这段时间派两个人观察他的生活,看有没有什么奇异的变化,还有多留意‘女娲’有没有再向外发出能量波,如果有,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发出,而他又有什么变化。还有派‘牛’一起去,这次‘女娲’发出的能量波时间这么长,有可能会被其他国家的间谍截到,如果真的被他们发现了,那飞凡就有危险啦。要求‘牛’暗中的保护他,不是万不得以,就不要让他知道,扰乱了他的生活。”

“派‘牛’去?他可是我们。。。”助手听到要把“牛”一起派出去,惊讶地说。

“我知道,我也不想让其它的国家这么快就知道我们的特别小组的能力,但他身上的‘盘古’与大夫山研究所的‘女娲’比特别小组能力还要重要。而且我想这次其他的国家有可能会派出有特异能力的人过来。为了万一起见,‘牛’还是要去,就算这次行动暴露了我们的特别小组能力,但保护了飞凡与他身上的秘密还是值得的。”郑教授严肃地说。

“那为何不马上接他来这里呢?”助手又问。

“我也想,但是现在不行。第一,‘盘古’为何会自动启动现在我还没有弄明白。第二,他现在已经产生什么变化,我也不知道。第三,现在马上把他接来,其他国家的特工一定会猜到是什么原因,那他更危险的。我希望可以通过这三个月的时间了解到他的变化,所以我才要派人去观察他。道明,你跟着我一起研究都有三年了吧,这次的研究与他的手术你也在旁边,那这次就你与吴空还有‘牛’一起去执行这次任务吧,好吗?”郑教授耐心地对道明解释说。

“好,我马上与吴空、‘牛’一起去。”道明马上跑去研究室执行郑教授下达的任务啦。

今天是周日,休息,时间是下午3点钟。

“飞凡,难得又到周日,别整天在房里看书!虽然学业是重要,但身体也是很重要的,今天天气这么好,出去走一走吧。”薛师母见我休息日都在家里看书,心痛地对我说。

本来快高考了是没有假放的,但老师看到同学们连日的紧张学习,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应该让我们好好的休息,才有更好的精力来应付高考,所以决定每周的周日放假让我们回家好好休息。这一天难得天空晴空万里,清新气爽,对于现在工业污染严重的天空来说是很难得的,对于连日来的紧张学习的确是放松的好日子(虽然对我来说不是很紧张,但在学校的学习氛围还是对我有一定的影响的)。

我漫步走在大堤公园上,看见前面男男女女的一大群人围在一起,我有点好奇地走了过去。原来是一群穿得花花绿绿,一副前卫的滑板小子聚在一起在练习滑板,我觉得很有趣就驻足下来看他们怎样玩啦。

看,这个在大家留下的空地里玩滑板的滑板小子多利害,踏着滑板冲到空地上,快到中间的时候突然带着滑板一起跳起来,滑板在脚下水平横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之后脚又安然地带着滑板落在地下。

“YEAH,SHOVEIT!”做完这个动作的滑板小子高兴地举着双手喝叫着,又滑回人群中间。围着的滑板小子也高声呼叫着好,围观的群众也给他热烈的掌声。

“分析、模拟、学习。”一把古古怪怪的声音响起,我奇怪地往左右旁边看了看,“唉?谁在说话啊?!”

这时一个滑板少女好像也不甘示弱一样,也踏着滑板冲了出来,我马上被她吸引过来,刚才那声音都没有再去留意了。只看她往下一蹲,接着跳起,滑板神奇地弹起来,接着沿滑板边缘旋转了360度,之后脚又安然的带着滑板下地,向前滑行。

“YU,YU,YU,KICKFLIP!”做完这个动作的女孩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个动作叫了出来,围着的其他滑板小子也高声附和。

“分析、模拟、学习。”一把声音又响起来。没错,是有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来,而且我相信声音是来自同一个人的。我又往左右旁边看了看,不对啊,旁边的人都是一面兴奋地高声叫好,都在叫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一个滑板小子好像接受大家邀请,做出回应一样,踏着滑板,滑到中间,只见他前脚往后移,后脚往前移,踏着板头把板尾翘起,前脚以板头为圆心带着板作了一个顺时针的180度,接着同一个动作把板作了一个逆时针的180度。

当这个动作快完成时,我留意着左右两边,把周围的欢唤声排在外面。

这时候那把声音又响起了:“分析、模拟、学习。”我整个人呆了起来。

哗,见鬼啦,这把声音不是在我的旁边响起,而是在我脑里响起!!!

正当我发呆的时候,猛地被人推开一边。“让开!!让开!!”

一个男人推开人群,向楼梯方向窜了过去。

“挡着他,抓贼啊!”一把女声尖利而带着恐慌地响起。

我被那个贼一推的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把刚在想的事件抛诸脑后。

“光天化日,抢东西!碰到我就是你的末日。小子,借滑板一用。”我也不等旁边那个滑板小子答应,一手把滑板抢了过来,迈出右脚,把滑板往前一送,左脚踏在板头,右脚在地一蹬,接着踏上板尾,上身很自然地向前倾成60度,大腿与躯干成140度,膝关节成80度,两腿弯曲呈半蹲状,两臂配合着不时的脚蹬地滑行的动作。

人群看到我冲了出来追贼,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

我踏着滑板向楼递的方向快速地滑去,快到楼递口时,见到那个贼已经到了楼递平台上,向下一层楼递跑去,我马上右脚向后一压,使板头翘起,接着一跳,带着滑板向楼递下跳下去。

后面的人看到我向楼递下跳下去,不约而同的哗哗声响。

我在半空中,左脚向板头一压,带着滑板安然地落在第二层平台上,继续向前滑。

后面的人看见我安然落地,齐声叫好。

那个贼听到后面的声音知道有人在后面追,向后看了一眼,马上跨过楼递扶手,向旁边的小灌林窜进去了。

我一看,再用刚才的动作,右脚一压,一跳,带着滑板一起跳过楼递扶手,向小灌林滑去。

到了小灌林边,因为是草地,滑板滑不过去,我只好放弃滑板,徒步走进了灌林。

“躲在那里去呢?”小灌林里有很多树,要藏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但要找一个人就不是那么容易啦。

“如果现在有热量探测器就好了。”因为近段时间看了好多书,所以还是知道有这个东西。

突然脑里响起了那把怪怪的声音:“热量探测器启动。”接着眼前一片茶红,树都变成了黑色。

哦,神奇,只是想了一想就马上就出现这种怪事罗。

我也不管那么多啦,我由左向右慢慢地看着,当看到右边时,透过一棵树后面出现一团好像人形的红光。

原来是躲在那里。我蹲下来,慢慢地,慢慢地,绕到他的后面,他还毫无知觉地,在树后伸出颈子左看右看,我马上一招小石狮的擒拿手抓住他的一只手与肩膀向下一压,把他压跪在地上,他本想反抗的,但在我打架打了这么多年的老手手底下怎么可能反抗成功呢!没三两下被我制服了。哈,哈,我利害吧!

我押着这个贼走出了小灌林,公园里的保安也听到的声响,由刚才那一群看表演的群众与滑板小子带着来到小灌林。“就是那个人抢东西。”群众指着那个贼说,两个保安二话不说走上来,把贼押向派出所。

“这包是我的。”那被抢的女事主跑了过来。

“谢谢。。。原来是你啊。飞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