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 第一篇 改造 第三章 一本不知名的古册
 
我回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到薛校长家里。薛校长的家离学校不是很远,走路只要15分钟,要经过一个水库,水库旁有一条长堤,长堤建得像一个公园一样,到处都是绿色植物,还有一片小灌木林,经常有一些老人家在这个公园里散步、下棋,做一做太极拳,也有情侣来这里拍拖,这里风景好啊。经过这个公园就到薛校长住的那一个小区,这是一个新建的小区,小区里也有一个公园,不是很大,公园里有一个人工湖,湖里养着一些花花绿绿的锦鲤,湖上建了一个小亭子,一条小桥连着岸边与亭子,平常里都是小区内的人在这里散步,逗一逗鱼,很少有区外的人进来的,这里的保安还是很称职的。

薛校长的老婆早就知道我搬来住,老早就把客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在去薛校长家的路上,薛校长已简单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家庭情况。薛校长的老婆也姓薛,是他们所住的小区居委会主任,有一个儿子,叫薛仁贵,现在就读在北京高等军事学校,还有两年就毕业了。

“来,把东西放在房里,当自己的家就行啦。等一会儿就有饭吃啦。”薛师母很慈祥,而且是一位巧手,这在我进屋的时候闻到的香味就知道啦。

“哗,好香啊,薛师母做的菜一定很好吃的。”

“哈,哈,哈,我老婆抄的菜当然好吃啦!”

“去,你这老头子不要在小孩子面前买嘴乖。”

“哈,哈,哈,来,来,来,飞凡,坐这里。”薛校长带我到客房里放下东西,又带我到饭厅坐了下来。

“听老师们说今天你在学校里的表现很好啊,还把一道难题解答了出来。”薛校长称赞我道。

“那是巧合,刚好在我住院的时候看过,里面有教怎样做。”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诺诺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在医院里也有看书啊,你很聪明啊,看过就会做啦。看来以前是因为你缺少父母的关心和照顾,成绩才会这么差的吧?你放心,在校长这里,你就把它当成是自己的家,以后有校长和师母来照顾你、关心你,我们一定把你当儿子一样看待,陪养你成材。你呢,就要用好的成绩来报答我们,好不好?”薛校长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

我好感动啊,除了父母,对我最好的就是我面前的薛校长啦。我两眼红润地点了点头。

“现在快高考啦,老师们有没有留下什么作业给你做啊?”薛校长接着说。

“有”我快步地跑到房里把今天的作业拿了出来。

薛校长一边看老师留下的作业,一边点头,当他看到周老师留下的卷子时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这卷子,你有看过吗?你会做吗?”薛校长指着三张卷子的其中一张问道。

“还未有看过啊,放学的时候才交给我的,我不知道会不会做。”我望了望那张卷子,摇了摇头说。

“有问题吗?还是很难做的啊?”我问道。

“也不是有什么问题?难不难,就要看是谁来做啦。”薛校长高深地笑了笑,接着说:“这样吧,现在饭还未有做好,你跟我来。还有,今晚你先把其他作业做好,这卷子留到最后再做吧。”

“飞凡,这里是我的书房。”薛校长带我到了一个房间。

“哗,薛校长,你这里有好多书啊,像个小图书馆一样。”我走到柜子旁边一排一排地看着,数学、化学、物理、会计、工商。。。哗塞,连珠宝鉴定的都有,真的是很齐全。

“哈,哈,当然啦,我这个校长可不是白得来的,做校长要有很丰富的知识才可以很好地管理学校的啊。你看,我这里的书可是很齐全的,图书馆也不一定比得上啊,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可以来这里找书看,如果还是不明白的可以来问我。”薛校长很得意地说。

“噫?这是什么书?”我把一本黑黑的、簿簿的,没有名字的书抽了出来。

“哦,这一本啊?这一本是我有一次经过一个古董摊位时,无意发现的。”薛校长看了看那本书。

“哗,薛校长还会古董啊。”我很惊讶地说。

“很奇怪吗?我懂的东西还多着呢!但是这本书我到现在还未能鉴定它是不是古董,里面的科豆文我也看不明白,我找了好几位这方面的专家来研究,也研究不出来一个结果。这可能是古董摊位老板的一场恶作剧吧!我把它放在一边,已经好久没有研究它啦!怎么,你也有兴趣?拿去好啦,也不用还我,当作是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第一件礼物吧,如果你可以从中研究到一个结果那就最好啦。”薛校长看我左翻右翻,很有兴趣地看着那本书。

“好啊,谢谢你,薛校长。”我高兴地说道。

“一个老头子,一个小伙子,在书房里搞什么,吃饭啦,快出来。”薛师母在外面大叫着。

“吃饭啦,吃饭啦,老伴又要骂人啦。”薛校长领先走了出去。

这一顿饭真是很好吃,家庭饭的滋味都要快忘了,今天我又可以尝到了,何况薛师母的手艺真的是没话说,用薛校长的话来说,比五星级大饭馆的厨师还要行。

我的嘴里塞满了饭菜,一边说着好吃,很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孩子,慢慢吃,还多着呢。”薛师母高兴地一边夹菜给我一边看我吃的狼样。当然啦,有人称赞自己做的菜好吃一定高兴的,虽然薛校长没有少说她做的菜好吃,但自己的丈夫不称赞自己,谅他也不敢。

吃完饭后,在大厅上坐了一会儿,我就进房里做作业啦,别忘了,周老师留下的三份卷子今天做不完可是要罚抄书的啊。

以我现在的能力,老师们留下的作业当然可以很轻松地做完,就算遇到不懂的,打开书看一篇就全记下来了,而且可以马上分析、组织怎样去回答。我听薛校长的话把周老师的卷子留在最后做,前两张很容易的做了出来,最后一张,我把书看了一篇又一篇,也解答不出来。

没理由啊,现在我这过目不忘,超强分析能力也答不出来?那一定是已经超出我所学的知识范围啦。怪不得杜明霞邪邪地对我笑,她一定以为我不会做要罚抄书啦!哼,哼,我才不会抄啦,要抄都是你抄啦!啊,这张好像就是刚才薛校长特意问我会不会做的那一张卷子,我记得薛校长说如果碰上不会的问题,可以到他的书房里找书看啊。

我马上跑到薛校长的书房,把所有的有关数学的书都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老伴,这孩子挺好学的啊,你看,他把你书房里的书都搬进他的房里啦。他以前真的是那么差吗?不像啊!”薛师母对陪在旁边一起看电视的薛校长说。

“唔,看来他已经看出卷子的问题啦,所以要到我的书房里找书看。这孩子是聪明的,以前是因为他的父母很小照顾他、关心他,没有人来督促他,所以才会成绩差。现在不同啦,现在有我和你来照顾他、关心他啊。”

最后的一张卷子在我看了两、三本书之后也全部解答出来了。

“哈,哈,终于搞定啦。哗,现在才10点啊!”我看了看钟。现在睡,太早了吧,在医院睡了一个月,现在睡,根本就睡不着。想了想,薛校长不是送了本书给我吗?先看一看。

这时候我才认认真真地观察这本无名书,这本书看起来黑黑的,给人沉沉的感觉,但放在手上可是轻轻的,一点都感觉不到有重量。面料摸起来极为柔软,有点像丝绸,但我知道绝对不是丝绸,如果是丝绸,薛校长早就告诉我啦。而且书上时不时传来凉凉的感觉,我拉扯了一下书面,极为柔韧,里页不是很多,面料也是一样,但不是黑色,而是白底黑字,字体摸起来是凸起的。

这科豆文左看右看也不像字,那到底是什么来着的呢?先到薛校长书房里找一找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书。

在书房里关于科豆文的书没错是找到几本,但与这本黑黑的无名书里的科豆文对来对去都没有一个是一样的。这。。。这到底是什么文字来的啊。不是文字,难道是图案?!

“飞凡,已经很晚啦,把书收拾好,明天再研究吧,反正现在书是你的啦,你还怕它会跑掉吗?快去睡吧。”薛校长在经过书房的时候看到满地是书,而我坐在里面对着那本黑黑的无名书在发呆。

“哦。”我把地上的书收拾好,关上了灯,回房里去了。

我躺在床上,转来转去,总是睡不着。那科豆文到底是什么呢?图案又不像,不是图案难道是方向,方向。。。方向。。。啊,对了,是方向,科豆文的尾部就是所指的方向。我猛的坐起来,把床头的灯打开,把无名书打开放在枕头上,盘膝坐在床上看。

“这个点应该是上一个科豆文尾部所指的位置,它的尾就是指向的下一个位置,那把它们全部首尾连接应该是一幅图吧,那会是什么图呢?藏宝图?对了一定是藏宝图,古代的人总喜欢这样来收藏一幅藏宝图的,哈,哈,我真聪明,这一会我真的是发财啦。”

心里一阵高兴,又低头看了起来。“唔,这个指向应该指有多远呢?唔,假设这个步长是一,那这个应该是二。。。”我的脑里慢慢地把这些科豆文的首尾连接了起来。

“唉,怎么回事啊,全部点和尾连起来后,回到原来开始的地方的呢?难道中间有几个科豆文跳过了没有接连,再看一次。。。”

“没有漏缺啊,还是一样,奇怪?!全部科豆文首尾连接起来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抬起头,左手环抱着自己,右手拇指、中指托着下巴,食指毫无意识地一下一下点着嘴唇苦思起来。我已经不需要再看,满脑子里都是那些科豆文,完完全全地可以把那一页的科豆文从头到尾再从尾到头地背写出来。

想不明白,难道不是藏宝图,那会是什么图啊。唉哟,下腹有点涨痛,不知道是不是盘坐得久了,所以涨起来呢。有点困啦,不理它,先睡,明天再说。

我舒展了一下身体,把床灯关上,书也没有合上,就这样躺下睡了。

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在黑蒙蒙的房里,在我的下腹有一点肉眼不能发现的光点亮了起来,在枕头上那本无名书好像有所反应的一样也亮了起来,打开的那一页上出现了一个旋涡,旋啊旋,不停的旋,最后把那一页上的科豆文全部旋起离开了无名书,向我身上那个光点飞了过去,把光点包了起来,光点的亮度马上暗了下来,接着猛的一下闪亮,光点涨大一圈,好像要冲出科豆文的包围,再接着把包在光点外的科豆文收了进去,接着慢慢地,慢慢地缩回原来的大小,再慢慢地,慢慢地消失。

我在梦中觉得很温暖,很舒服,就好像。。。就好像在妈妈的怀里一样,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盘古启动,连接女娲,模拟、分析、学习下载。。。”

在郑教授的研究所内。。。

“郑教授,大夫山研究所传来急电说,‘女娲’在无人操作下突然对外发出不明能量波动,5分钟后又中断了,现在还未能查到‘女娲’自己发出能量波的原因。”一个助手跑进郑教授的研究室里说。

“唔!这么奇怪!‘女娲’自动对外发出不明能量波。。。,查到能量波被传到那里吗?”郑教授望着助手说。

“还没有,时间太短啦,无法追踪到。”助手摇了摇头。

“‘女娲’自动对外发出能量波,会发给谁呢?‘盘古’?!不对啊,没我的指令,‘女娲’是不会把‘盘古’启动的,‘盘古’没有启动,又怎么能会向‘女娲’发出指令呢。那到底这能量波是发到那里呢?”郑教授低着头自言自语地说。

“想办法追查能量波传送到那里,还有加强那里的保安工作。派人观察一下伍飞凡看有没有什么特殊变化,不要张扬,保持低调。”郑教授转头跟助手说。

“是”助手答应了一声,马上出去执行。

研究室里郑教授又再沉思着这件事。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