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城导航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机甲传奇 >第一篇 改造 第一章 车祸
 
风和日丽,本来就是逛街轻松的好日子,但我怒气冲冲地走在街头,左望右望,怎么总找不到那群混蛋?连阿婆的钱也抢,给我找到你们,看我打不打断你们的手!哼!

我是谁?我就是佛城二中高三年级出名好打不平的小英雄伍飞凡,哈,哈,哈(什么好打不平!说来说去,还不是一个喜欢到处打架的坏学生,那里有架打的都有你的份,但绝对不是那些黑社会啊)。

正当我左望右望的时候,前面的一个小女孩突然冲出了马路,原来她的小狗跑到马路上,这时候马路上一辆货柜车高速的迎面而来,轮胎与地面的接吻声尖叫起来!危险!不及我细想,我一个箭步冲出去,一推,把小女孩推到一边。“隆”的一声巨响,全身剧痛,我晕了过去了。

在朦胧之间,我好像看到了一团白光,有几个人影在面前晃来晃去,之后又什么都不知道啦。

啊,好痛啊,好痛啊,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件还没做呢!我还未好好地孝顺我的父母,我还没有泡过妞,还没有拖过女孩的手,还没有接过吻,还没有。。。。唉,总之我就是不能死啦!我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模糊之间好像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老头子,只听到他说:“小伙子,好强的求生欲,换作别人,早就死啦,但不怕,有我在,你又救了我的孙女儿,我一定把你救回来,而且。。。”啊!全身的疼痛又使我晕过去了,后面的听不清楚了。

“哥哥,你快醒啊,哥哥,你快醒啊。”耳边好像有人在唤叫,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幅白白的墙。“啊,醒来了,哥哥,哥哥,醒来啦。”一把很可爱的声音高兴地由近及远地的响起来了。我微微地转了转头,左右看了一看,原来我在一个很大的房子的床上,一张白色的被单覆盖着我全身,身上贴满了一条条的线,线的另一头接着一台一台的机器,机器上一闪一闪地显示着我身体各部位的状况,手臂上插着一根管子,管子里不停地有水在流动着,管子的另一头是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溶液就不清楚了。看样子我应该是在医院里吧,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呢?起来去问一问医生吧。唉!我!我怎么动不了!!手、脚全身除了颈部以上都动不了,我不会是。。。不会是瘫痪了吧,啊!我不要,我不要啊!!正当我心里急成一团的时候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响起,一群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老头子,他的旁边立着一个小女孩,我迷惑地看着他。

“怎么啦?不认得我啦!那这个小女孩,你认得了吧?”老头子慈爱地看着小女孩对我说。

“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做雯雯。”小女孩微笑地看着我说。

我转过头看了一看那个小女孩,一段情景在脑海一闪而过,“我记得了,那个冲出马路的小女孩。”我冲口而出。小女孩听到,脸红红的躲在老头子的身后。

“对了,就是她,我是她爷爷,我姓郑。谢谢你救了她,这个孩子当时不看清路面情况就冲出去,你为了救她,累你被车撞了。当时你被车撞上就开始晕迷,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深度晕迷,初步诊断,全身骨折,双手双腿更是粉碎性骨折,胸骨插穿肺叶,内脏多处破裂出血。非常的危险,幸好你的求生欲强,经过我的全力抢救,才过了危险期,换了别人早就死了。而你的双手双腿本来应该是截肢的,但是我动用了我小小的权力,用现今中国最先进的技术帮你保了下来,现在已经修保好了。”老头子微笑着对我说。

修保好?什么是修保好?是不是就是医好啦!小权力?什么技术要用权力才可以动用啊?不管啦,反正就是好了就行啦,但为何我动不了啦。老头子看见我一面迷惑,接着说:“是不是觉得全身动不了啦?”我点了点头。“那是因为你的双手双腿还未能与你的身体适应过来,你的大脑还未能指挥它,一个月吧,一个月就会好的啦。”

“郑老,是时候到机场啦,时间紧迫。”老头子旁边一个小伙子悄声地对他说。

“唔,我知道。”老头子点了点头。

“本来,我应该留在这里,直到你康复出院为止的。但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件等着我去做,我必须马上走了。这里的医疗费用,还有什么的,你不用担心,在你康复之前,这里有专门的医生与护士来照顾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通知他们就行啦。还有,我调查过你的家庭,好像你的父母都不是在这里工作,家里只有你一个人,我没法通知你的家人来这里。而你的学校,我已经帮你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学校里也知道你的英雄事迹,本想组织老师来看望你的,因为这里是特别护理房,不允许外人进来,所以在这一个月内是不会有人来探访你的。还有,当你出院后,可能会觉得身体有些奇怪的变化,但不要惊恐,慢慢你就会习惯了。”

老头子说完之后,带头转身走了出病房。小女孩有点不舍地看了看我,转身跟着其他人走出去了。

就这样走啦,我还未有完全消化自称姓郑的老头子的话,呆呆的看着他们走了出去。唉!突然想起,郑老头好像说是他救了我,虽然我救了他的孙女儿,但是他也救了我啊!我还未多谢他呢。正当我回过神来,已经看不见他们了。

“郑老,我们不带他一起走吗?现在各国的特工都在留意着我们的研究,留他在这里很容易会被他们发现我们研究的东西。而且那技术还在试验阶段,我们需要观测他身上的变化。”老头子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悄声说道。

“没办法,在这一个月内,是不能移动他,他脑里那颗‘盘古’正在与他身体各机能协调,他身体与那些活金属骨架也需要时间来适应,我不想移动他时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他是我们实验这么多人中唯一一个适应‘盘古’的人。如果他失败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可以找到适应‘盘古’的人了。我们还有‘女娲’,只有它才可以激活‘盘古’运作,而且‘女娲’可以收到‘盘古’传来的数据,我们一样可以知道他的变化。没有‘女娲’,‘盘古’与他的身体上的细胞没分别,就算被人找到他,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办法在他身上研究到我们的秘密的。‘女娲’还有一个追踪功能,无论他去到那里,都可以追踪到。通知这里的人,按照日常程序来做就行啦,不要搞得太特殊,虽然我有信心别人不能在他身上得到我们的研究秘密,但我也不想出什么意外,他出院后就将为他护理过的人员都调到国家中心医院。”

这时候,在一间五星级酒店贵宾房里,一对外国人正在用英语讨论着。

“M先生,郑教授上了飞机,目的地是京城,看样子走得很急。”

“唔,他到机场之前,有没有先到什么地方?”

“没有,从医院出来,就直接去机场。”

“哦,有没有带那个男孩一起走?”

“没有!”

“哦,那就奇怪啦,他来这里真的是为了交流经验?救那个人也只是巧合?”

接着一片沉静。。。。。。。

“唔,把郑教授来佛城以来到现在的调查再说一遍。”被称为M先生的男人对坐在他对面的女助手说。

“好的,郑教授从北京乘飞机直接到佛城,身边带着12个助手和他的孙女儿。由广东医科大学接待,一共来了七天,上午的时间是到大学讲授经验,下午由校内的人陪同游览佛城的名胜或者在别墅休息,游览以城内向城外的方式,分别是祖庙一天,梁园一天,大夫山天然熔洞一天,每天晚上六点前必回到郊外的大夫山别墅山庄进餐,晚上都在别墅里休息,没有别的活动。三天前下午正当他们要出发旅游的时候,她的孙女儿走出马路抓她的狗,一个男孩冲出来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被车撞到,送到中医院,郑教授一行14人也到了中医院,晚上八点,郑教授亲自为那个男孩做手术,十点出手术室,十一点男孩转到别一个手术室,还是郑教授亲自做,一直到零晨四点出手术室,男孩转到特别护理房。三天后醒来,也即是今天,郑教授看望了那个男孩,聊了半小时后离开医院直接到机场。”M先生的助手一口气的手上的记录大概地念了出来。

又一阵沉静。。。

“M先生,别国的特工已经跟着郑教授上飞机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助手首先打破沉静。

“别国的特工看不出来他来这里有什么特别,救那个男孩有什么特别。但我就不相信真的没什么特别!跟是一定要跟着去,但是要留人来看着这个男孩,直觉告诉我,那个男孩身上一定藏着郑教授这次来这里的秘密。留两个人在这里,想办法拿到那个男孩的资料,包括这次进院的病历。唔,把七号也留下,让他二十四小时盯着那个男孩,这里全权由七号来负责。你马上订到北京的机票,我们与其他人一起走。”M先生吩咐道。

“七号也留下,他可是。。。”助手有点惊讶地说。

“我知道,如果七号也没法在他身上得到什么秘密,那其他人也没可能得到什么。”M先生斩钉截铁地道。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