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无风的风铃>第二十七章 女儿对不起
第二十七章 女儿对不起
作者:冷风无奈    

  拖着满身的劳累,艾铃和艾静终于到家了,虽然一路上还算顺利,但总觉得很累,也许是心的作用吧。

  “爸,我们回来了。”艾静在门口朝着里面喊着。

  “终于回来了啊。”里面一个深沉的声音回答道。

  身心疲劳的艾铃却无暇去顾及别的东西,她只顾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对于她来说,这个家庭本来就是那么的饿陌生,而且那么不残忍。

  “铃铃,你干吗去啊?”依旧是那个深沉的声音。

  艾铃头也不回,依旧继续着自己的步伐,“放肆!”背后深沉的声音对着艾铃咆哮着,“出去这么些日子,连规矩都没了,成何体统!”

  一旁的艾静看着有点不舒服,往日比较合得来的父女俩今天却一反常态,反目起来,“爸,你消消气,铃铃只是跟你闹着玩的,你别往心里去。”说着面对艾铃,“铃铃,快过来给爸爸赔个不是。”

  艾铃慢慢的回过头,“爸爸?这里谁是我爸爸?”

  艾静对艾铃这个问题吓得目瞪口呆,“铃铃你在说什么啊?这就是爸爸啊,你没事吧?”艾静知道艾铃是由于感情的事跟父亲弄的不开心,但也用不着不认自己的父亲啊。

  一旁的艾仁(就是艾铃的父亲)忍无可忍了,“你说什么!有你这么跟父亲说话的吗?真的是玩疯了!”

  “我说错了吗?”艾铃还是不服输,“有父亲会破坏自己儿女的幸福吗?有父亲不顾儿女的感受胡乱安排他们的生活吗?有父亲……”

  艾铃好没有说完,艾仁就打断了艾铃的发言:“你的意思就是我不够做我的父亲是哇?那你倒说说我该怎么做才算是个合格的父亲呢?放你出去玩,然后再嫁给个穷小子,辛苦一辈子?铃铃,爸爸也是为你好,楚雄有什么不好的,你嫁给他保证比嫁给那个穷小子幸福,至少不会为了油盐酱醋发愁。”

  艾铃以一个很冷漠的眼神回敬给了艾仁,“原来这就是你心目中的幸福啊!我替妈妈感到悲哀。”

  “啪。”艾仁上前狠狠的扇了艾铃一个巴掌,“放肆,你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家法了。”

  艾铃的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液,看着艾铃的嘴角,艾仁有些内疚起来,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刚想上去问一下情况,但被艾铃一个甩手拒之千里之外。

  “你有什么权利打我!”艾铃怒冲冲的望着艾仁,眼中藏着无限的仇恨,艾仁真的很不明白,艾铃到底怎么了,以往那个乖巧的女儿如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有什么权利打你,很简单,就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外面玩了那么久,别的没学会,倒学会了还嘴了。”艾仁很是气愤艾铃的这一句“你有什么权利打我”。

  艾铃从鼻中狠狠的“哼”了一声,“我是你女儿,是你亲生的吗?”

  艾仁很震惊艾铃的这个问题,难道她不是自己亲生的事被她知道了?心中很是怀疑,觉得她只是在怄气说的气话而已。“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我亲生的那是谁生的?”艾仁还是想隐瞒这个事实。

  艾铃突然大笑起来,但又突然停止,“我是你亲生的?我是你亲生的你拿出出生证明来啊,我是你亲生的我们去做亲子坚定啊!你敢吗?我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你当我不知道啊!”

  艾仁有些不知所措,低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艾铃慢慢的低下头,“我就知道这是真的,要不然你怎么会忍心这么对我呢,哼哼哼哼……”艾铃似哭非哭的笑了起来。

  “不是,这跟你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吗?我承认,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对你并不比我自己亲生的差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啊?”

  艾铃抬起头,望了望艾静,然后再看看艾仁,“你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毕竟你不是我亲生父亲,她也不是我亲姐姐,这个家不是属于我的,你对我再好我还是觉得很孤独。”

  艾静马上安慰道:“没关系啊,你可以把这里当你的家,我们从来都没有把不当外人看啊,你看姐姐一直这么对你,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我们对你的爱吗?”

  艾静望着艾静:“谢谢姐姐。”说着,两行热泪就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但是,这毕竟不是我真正的家,这里我找不到家的感觉。”

  艾仁也插嘴了:“你别瞎想了,这就是你的家啊。爸爸一直在帮你找家的感觉啊,所以我才帮你安排了这门亲事啊。”

  艾静很冷静的看着艾仁,“谢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楚雄不会给我想要的幸福,我需要的是一个我爱的和爱我的人,而不是一个有钱的家庭,您能明白吗?”

  “我能明白。”艾静在旁边说道,她似乎也在跟自己的父亲抱怨自己的亲事,自己的人生。

  艾铃很感激的望着艾静,觉得终于找到个知道自己想法的人了,此时她觉得,有了姐姐的支持,也许自己回到何风身边就有望了,所以她很真诚的看着艾仁,像等待判官的宣判一般,等待他给自己的判决是生还是死。

  艾仁明白自己两个女儿的心思,“对不起,有些事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们是商人,所以有些事必须违心的去做,不管它对还是错。做父亲的何尝不想自己的女儿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但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有些事你们以后就知道了。”说着,艾仁失落般颓废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内心的痛楚,也许是没有人了解的。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