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无风的风铃>第二十八章 谢谢你风铃
第二十八章 谢谢你风铃
作者:冷风无奈    

  看这艾仁渐渐离去的背影,艾静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一直以来都那么威风的父亲,今天却变得这么的无奈。对于她来说,一直以来,父亲给她的形象除了高大就是无所不能,而今天,他却那么的无奈的走了,彻底颠覆了以往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艾铃你……”艾静想对艾铃说什么,但艾铃却似乎并没有听见,她只是顾着自己前进,往自己的房间前进。

  打开那扇熟悉的门,进入了一个熟悉的世界,哪个曾经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世界,一个深埋自己思想的世界。

  床还是依旧是那张床,被子也还是当初那些被子,一切都还是像走之前一样,但艾铃却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那么的让她不知身归何处。

  “这不是我的家!”

  艾铃在房间中转了一圈,寻找着熟悉的味道,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回家了,我再次回到了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家了!幸福,什么是幸福?”

  “铃……铃”手中的风铃响了起来,艾铃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盒子,“风,是你在想我吗?”抬头望了望窗外,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我又何尝不在想你呢,但是,我们毕竟还是两个世界的人啊,我门不可能再在一起了。”说着,打开手中的盒子,把风铃挂在了窗台上,让它随风摇曳着。

  艾静看着两父女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离开,心理就觉得怪怪的,自己这么辛辛苦苦把妹妹找回来,他们竟然连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有,太不够意思了。

  “不是亲姐妹?”艾静突然想到了这么个问题,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去问问妈妈吧。”

  “咚……咚”艾静敲了父母的房门。

  “谁啊?进来吧,门没锁。”里面传来艾母慈祥的声音。

  “妈,是我。我是来问一下关于艾铃的身世的。爸爸和妹妹都说妹妹不是爸妈亲生的,这是不是真的啊?”

  艾母手中的毛衣掉在了地上,“是老爷他自己说的?”

  艾静点了点头,艾母无奈的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毛衣,“看来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也该是你们知道的时候了。”艾母意味深长的说着。

  “听他们自己说,艾铃其实是爸爸在西藏的时候领养的孩子?”

  艾母仰起了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记得当初仁哥家还很穷,公公婆婆也不怎么看得起仁哥,所以仁哥为了扬眉吐气,争取自己的地位,毅然离开了家,到外面闯荡世界了,留下了我们母子几个。”

  “爸爸就这么为了面子而不管我们啊?”艾静显然有些不高兴,原本高大的父亲形象一下子贬低到让她气愤的地步。

  “你也要理解一下你的父亲,他是个男人,男人是很要面子的动物,我们是不会理解的。不过你爸的确算是对我们蛮好了,他每个月都会寄钱回来让我们用,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三年,三年后他回来了,但是,回来的时候却多了个孩子。”

  “那孩子应该就是艾铃吧。”

  “没错,本来我是以为是你们父亲在外招花惹草做出来的坏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孩子是因为身患重病,在那看不好,所以仁哥就把她带回来医治,毕竟相对来说上海的医术比内地好多了。”

  “那艾铃的病到底治好了吗?应该治好了吧,看她那生龙活虎的样子,不好才怪了。”

  艾母看了看艾静,“你猜错了,铃铃的病根本没有治好,她这种样子是因为他的种族特性而已,她可是西藏人啊,马背上的民族。”艾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就得了这么大的病,真是可怜啊。”

  “妹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都治不好。”

  “心脏病,还有胰腺病,还有好多的附带的小病,一般是很难治好的。”说着,艾母又叹了一口气。

  艾静也低下了头,“原来妹妹身上有那么都病啊,看她平时嘻嘻哈哈的,原来她竟是个重病人。”

  “啊,又来了。”艾铃瞬间倒在了床上,头上马上溢出出了都般大的汗珠。“好疼啊,为什么这次这么疼,以前没这么疼啊,难道恶化了?”艾铃痛苦的在床上翻滚,她闭着眼,浑身的疼痛让她失去的方向,甚至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风,也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解脱吧。”

  “铃……”躺在寝室床上的何风一下子从梦中惊醒。“铃,你没事吧?为什么我会做这种噩梦,难道铃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铃……铃”窗台的风铃再次发出了脆耳的声音。满头大汗的艾铃听到了那脆耳的声音,她艰苦的睁开了双眼,看见了那正随风摇曳的风铃,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身体的疼痛似乎也变的轻了起来,似乎风铃有种神奇的能力,可以减轻人们身体的疼痛似的,但一个小小的风铃怎么会有那么神奇的能力呢,那只不过是人们自己的精神疗法而已。

  望着窗台在风中摇曳的风铃,艾铃想起了曾经跟何风的往事点点,有伤也有痛,有快乐也有悲伤。那次在网吧的邂逅,造就了如今的一切,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既然我们能在茫茫人海相遇,就代表了缘分。既然缘分来了,我们又何必让它就这么从指间溜走呢?

  不!我一定要争取自己的幸福!

  艾铃望着风铃,感觉就像何风就在面前一样,一切身体的疼痛似乎都失去了威力,渐渐的失去了它们存在的意义。

  “谢谢你,风铃。谢谢你,风。”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