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为卿舞>磨合期
磨合期
作者:梅子    

磨合期

卿舞一晚上都在失眠,所以早上七点钟就起床了,离她该起床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她死也不肯承认她的失眠是因为仲文轩昨夜的举动,她甚至不许自己再去想他。琢磨了半天,她决定用这段时间来准备今天的例会。

她正在负责的这个项目,目的是扩建新的核电站,然而由于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污染指标,本来的图纸在新地点并不合适。

例如,用来降温的流动液体达到了摄氏七十度,以原来的图纸和设备,将温度降低到四十度就可以安全排放,然而新的指标却是三十五度。不要小看这五度的差距,一个规模如此庞大的核电站,五度已经是非常大的负担。倘若应用新的降温技术,那就要大幅度修改图纸,而新的图纸必须要经过数月的核定、检查……

她现在面对的挑战,就是怎样将液体温度多降低五度,而不过分耗费时间和金钱。

卿舞展开一幅幅的图纸,仔细地研究起来,然而一个小时匆匆过去,她丝毫没有进展。

收拾好图纸,卿舞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洗漱完毕,又再来到衣橱门前。

今天穿什么好呢?卿舞从衣橱内拎出一件白色的套装,Versace的剪裁高贵大方,适合今天的会议。想着,她套上衣服,在因一夜失眠而出现眼袋的眼睛下面涂抹冷霜,然后再打上一层粉底。从镜子里看看自己,虽然失眠的迹象消失了,但是脸上苍白得像鬼。无奈中,她只好再涂上一层胭脂,擦上粉色的唇蜜,总算是可以见人了!

套上白色高跟鞋,她给自己加了把劲,才最终走出公寓的大门。

由于昨夜车子出了问题,她今天只得拜托Jack接她去公司。

“Cindy!”Jack刚刚把车停下,就看见卿舞已经在等她了。

卿舞上车,系好安全带,她说:“早上好,Jack。”

“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呀!昨天没有睡好吗?”Jack揶揄。

“真的吗?”卿舞连忙拿出镜子来,“我今天早上还特地擦了粉底呢!难道没有遮住吗?”

Jack大笑出声,“我刚才开玩笑的。我知道你正在为核电站的降温系统而烦恼,今天又是例会,才故意开你玩笑的。你呀!天生丽质,即使是连续十天不睡觉,一样明艳绚丽。”

“好啦!不要嘲笑我啦。我这里麻烦还不多吗?”卿舞没好气地收起化妆镜。

“那你倒是为什么失眠哪?”Jack试探地问道,“不是为了新来乍到的仲文轩吧?”

卿舞希望自己脸上保持着冷静,“怎么问他?关他什么事情?”

“昨天看你们两个在酒吧蛮怪的。”Jack随意地说,“他看你的眼神似乎不是很一样呢。”

“噢?怎么说?”卿舞好奇地问。

“他看你的时候,总是很专注。”Jack看了卿舞一眼,“你们女孩子不都应该是最敏感的吗?你没有察觉到?像昨天,他虽然在和Tina跳舞,眼神却一直在看着你。而且,后来我和他一起出酒吧的时候,我们看见你的车子有问题。我本来要提议送你同家,可是他坚持由他来。按说我跟你要比你跟他熟稔许多呢!”

“是吗?他……坚持?”卿舞若有所思,他不是说他是最后一个走的吗?

“咦?你们是不是认识的?我还记得他第一天来的时候,说什么……作弊?那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们以前是大学同学。”卿舞小声地说。

“真的?你怎么没有告诉我?”Jack惊讶地看着她。

“没有什么好说的呀。昨天你也看见了,我都记不起他的样子来了。”她为自己辩护,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仿佛在说:我在说谎!

Jack半开玩笑地说:“别告诉我你们之间有过什么暧昧。”

“你在开什么玩笑!”卿舞气急败坏。

Jack看卿舞的表情,立刻猜出几分实情,聪明的他选择了缄默。公司到了,他们下了车子,一起走进公司大门搭乘电梯的时候,Jack才小心翼翼地对她说:“小舞,你知道……办公室恋情永远都不会给女方带来好处的。而你又在快要升职的当口上,即使是他先惹上你,最终倒霉的……”

“我知道。”卿舞坚定地说,“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这几年一点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沾上。你是一直看着的,相信我,我不会那么蠢——不再那么蠢了!”

说完,电梯的门就打开了,两个人一同走进设计部,开始一天的工作。

☆☆☆www.4yt.net☆☆☆www.4yt.net☆☆☆

来到办公室,卿舞拿起电话,“小文,会议需要用到的图纸和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小文清脆的声音在那头回答:“早已经准备好了,仲总监早在昨天就已经嘱咐过了。”

他也要参加会议?卿舞笃定地认为,他什么也听不懂。

“那好。”她对小文说,“那就送进会议室去吧。”她深呼一口气,轻轻地握紧拳头,打开会议室的大门。

“咦?你已经来了?”卿舞惊讶地看着仲文轩站在窗前,背对着她向外望去。

仲文轩转过身来,阳光从窗户内斜射过他的脸庞,给他深刻的五官勾勒出一道分明的轮廓。只见他西装笔挺,丝毫没有了昨夜颓唐的样子,此时的他显得更加轩昂不凡。

“嗯。”他又漠然地转过身去。

卿舞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望向窗外,却没有发觉他到底在看什么。

仲文轩侧视着卿舞,今天她上了粉底,眼底下似乎有着化妆品的痕迹,“昨晚没有睡好吗?”

“噢,有点。”

“要注意身体。”他的关心简洁得几乎吝啬,手指轻轻地抚摸上她的面颊,却因为她很明显地闪退而无奈地收回。

“对不起。”她尴尬地解释,“你也是要保重。”真是蠢话!卿舞在心里骂自己,

抬眼看看钟表,离开会时间还剩十分钟。

“跟我讲讲你出国后的事情吧?”他突然沉沉地问她,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眼眸却没有去看着她,“为什么去学这么艰涩的学科?”

“其实出国以后的事情也是很乏善,只不过找到了一个新的学校,认识新的朋友。选择这个学科,其实是因为没有很多人能够学下来而已。当时在大学里,大部分的学生都去学金融了,所以……我是有点反骨吧!”她刚说完这句话,突然懊恼地想要咬下自己的舌头。

他不就是学金融的吗?她刚刚的口气岂不是说他的能力不足?

“对不起。”她赶紧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仲文轩微笑地看她,“不用解释,我没有生气。而且,我也大致有过你的经历。”

嗯?什么意思?卿舞不懂,却没有追问。

“你呢?”她转问他。

“差不多的故事,乏善得可以。”

有意无意,卿舞用眼角的余光搜索着他的脖颈处,看见一道极细的白金链子。

他难道这么多年仍然留着那条项链?每天都戴着吗?她的心“咚咚”地跳动着,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些心疼。

她的表情被仲文轩尽收眼底,他的眼波一闪,“你还记得那条……”

正在这个时候,同事陆续进入了会议厅。他们的话题就此打断,而卿舞也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如果让他把刚才的问题问出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随着同事的到齐,卿舞看似从容地入座,而仲文轩恰巧坐在她的正对面。

会议开始,David首先发话:“这次核电站的扩建工作,由蔚小姐和仲先生合作负责。不知你们两位最近的合作顺不顺利?”

没有冲突,算不算是顺利?他才来了不到一个星期,她其实根本没有机会和他合作什么呢。

倒是仲文轩首先说话:“我才到设计部,还没有机会和蔚小姐讨论关于核电站的形势,但是我相信我和蔚小姐一定会相处愉快的。”

“这很好。”David讨好地继续说,“仲先生能够加入我们的设计部门,实在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应该好好地配合他,把这次的项目做得最好。”

很显然,他的这番话成功地在所有员工中种下狐疑的种子。仲文轩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上司一而再,再而三地赞扬?而一边的仲文轩却暗暗地皱起眉头。

幸好,David似乎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拍马屁的嫌疑太大,立即板起面孔道:“这次会议的主题是新核电站的降温系统。大家请各自发言,我们必须要在近日做出一个合理的设计,不能够耽误工程!”

卿舞作为总监,首先说:“根据本市的污染指标,我们原来的图纸必须要加以改动,主要是将降温液体的温度冷却到三十五摄氏度。我们在前几次会议中讨论了不少方案。例如,Jack提议将降温系统重新设计一遍、Peter建议在原先的冷却系统上增加另一套降温夹层。然而,各种方案都有利有弊。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重新申请一个新的图纸,而更改降温设备又会使我们的成本大幅提高。”

Tina首先说:“我比较赞成Jack的主意。虽然花费的时间比较多,但是总公司可能会对成本抓得更紧。”说完这句话,Tina讨好地望了仲文轩一眼。她知道他是从总公司来的,又是金融经理出身。

David当然也知道这些,立刻赞同:“Tina说得好。我认为重新设计图纸是最好的方案。”

卿舞稍稍撇嘴,倘若真的只是设计图纸就好了。这个如此庞大的工程,耽搁一天就会有百万的损失。到时候,技术人员、建筑材料、操作人员都到了位,却没有图纸,再大的资本也会被拖垮。此刻David盲目地跟随Tina,可见他的短视。

“仲先生,你认为呢?”David问道。

会议室里的十几个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他,也包括卿舞。他会说什么呢?她观察着他。

丝毫不似其他人员的紧张神情,他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双手合在一起放在会议桌上,嘴角带着公式化的笑容。仅仅是这个姿势,就奇异地充满了领导性。

他噙着笑容,视线扫过所有的人,启口:“重新设计图纸不是很符合现实。”

卿舞愕然地瞪着他,她以为他是支持刚才的提案的。毕竟,他是总公司派来的,而且又就任金融部门的要职。

仲文轩把她惊讶的表情尽收眼底,却不动声色地继续说:“然而增加对总公司的成本压力我们也应该尽可能地避免。我有个提议: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将摄氏四十度的降温液体灌入发电机呢?”

他还有说完,Peter首先出声反对。要说其他人对于临时调来一个设计总监的态度只是狐疑,Peter则是反对的一个。毕竟,大多数工程师都会轻看仲文轩是一个根本没有工程知识背景的人。

“仲先生,我想你还不太了解整个核电站每年发电量是多少。虽然降温液体的体积庞大,但是利用它发出来的电根本比不上主发电机的千分之一,根本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他说完这句话,其他的人也狐疑地看着仲文轩,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话题扯到了发电机上面。小文甚至在卿舞身后轻轻地叹气出声,似乎在惋惜她心中的白马王子面子扫地。

只有卿舞眼睛一亮,漂亮!这个主意真是漂亮!她微微一咳,然后开口:“仲先生说的并不是核能发电机,而是水利型老式发电机。用高温的液体推动电机轮盘,发电的过程中,液体会自动降温。关键的并不是发出的电,而是温度的问题很容易就解决了。”

仲文轩继续道:“我们可以在最初的运行中采取这种方式,倘若可行,我们甚至可以完全撤掉降温系统,直接利用旧式发电器材……”

精准的分析、完全专业化的语言、严谨但是大胆的设想,仲文轩在她面前的表现让卿舞觉得有点目瞪口呆了。他是懂得工程的,一直都是!

他将设想说完,会议室一片安静,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见。半晌,David最先反应过来,“好!好主意!仲先生果然是人才,我这就向上面汇报。”其余的人也都向仲文轩投来赞赏和惊讶的目光。

然而,仲文轩只是看着对面的卿舞,微笑中带着欣赏和自信。

☆☆☆www.4yt.net☆☆☆www.4yt.net☆☆☆

会议完毕,同事们陆续走出会议室。只剩下卿舞整理着自己的资料,而仲文轩杵在她身旁。

“还有事情吗?”卿舞口气不能称得上很好。

“你在生气?”仲文轩敏感地注视着她漂亮的面容。

“我有吗?”卿舞假装惊讶,“我想你误会了,仲先……”

她还没有说完,却猛地被他拉进胸膛,她想挣扎,但她明显不是一个大男人的对手。

“叫我文轩,不许你用‘先生’来称呼我!”

他霸道的声音让她愕然。他生气了?竟是因为一个称呼?

“你……仲……放开我!我们在公司里,这成什么体统?!”卿舞惊讶于他的放肆,当她感到他的手臂环绕住她的腰际,她忽地缄默了。他的触碰,让她的皮肤战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呀!她在他的胸膛里,吸进他的气味,就如八年前一样,他的气息有着说不出的蛊惑,让一向理智傲人的她只觉得昏眩。曾几何时,她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在心里搜索着,这种近乎激烈却很温柔的时刻。

她在这九年不是没有交过男朋友,也自认为爱过,然而此时此刻的感觉却是如此独特。理智告诉她要离开他,可是她的心竟然为了这样的时刻而激烈地跳动着,仿佛她在刻意折磨自己!

“我没有生气。”卿舞假装平静,想骗他先放开她再说。

“是吗?”仲文轩没有上当。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的主意很好,很令人……吃惊呢!”卿舞不该怎么措辞。

仲文轩似乎有点明白了,“我不是要故意隐瞒你。我的确有个工程学位,我没有说是因为没有人问过我。”

她讥诮地回答:“是因为没有人问过你,还是你要让大家都不知道你的背景,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出丑?当然,‘他们’也包括了我。”她本不是要这样讥讽他的,可是尖酸刻薄的话语如同脱了弦的剑,毫不留情地射了出去。

“唉!”仲文轩深深地叹气,“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来这里……只是想要来看看你、看看你好不好?”他的声音很低沉,可是听在她的耳朵里竟然有些颤抖。他紧紧地把她压在怀里,不松开。

卿舞浑身一震,呼吸停止了一秒。不可以!不许相信他!

“我几乎不认识你!九年了,这么长的时间,关于过去的种种,我早就忘记了。现在,你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陌生人!”

卿舞的一番话如同一道重击,狠狠地扭曲了仲文轩俊美的脸庞。他紧抽着下巴,眼神充满了苍凉,踉跄一步放开了她。

“你……忘记了?完全忘记了?”他努力地恢复刚才冷静的模样,可是他的声音在颤抖,“呵!”他的笑容带着凄凉。他这样自嘲的模样,看在卿舞的眼睛里竟然是那么心疼!

她是不是做错了?想要保护自己的心,所以她牺牲了他,完全不顾他的感情。

卿舞上前一步,颤抖着举起手想要抚摸他痛苦的脸庞,可是被他退一步闪开。

半晌的沉默中,仲文轩恢复了冷静。除了脸上的憔悴,几乎看不出他刚才有过任何的痛苦。

“对不起,蔚小姐,刚才是我失态了。”他冷淡地对她说。

卿舞听了他的话竟然愣住了,心里突如其来的疼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淡然地扯下脖子上的链子,放在她眼前的会议桌上,“既然你已经忘记了我,那我也没有必要留着这条链子了。也许,你连这个也忘记了。”

说完,他转身扬长而去,留下卿舞一个人和一室的寂寞。

漂亮的粉红色钻石静静地躺在朱红色的会议桌子上,仿佛在诉说着什么悲凄的往事。卿舞伸手将项链抓起,钻石仍然带着他的体温,让她蓦地颤抖……

☆☆☆www.4yt.net☆☆☆www.4yt.net☆☆☆鼯

设计部的工作人员连续经历了最诡异的几个星期!

先是仲文轩出人意料地从金融人士变成工程业精英,精彩的表现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再接下来,磨合期正式开始。

设计部的人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两个总监的情况。电站的报表,先是送到卿舞那里去呢?还是先送给仲文轩?由于两个人是同样的职位,合作起来更加困难。例如,仲文轩交代下来的设计到了卿舞那里却通不过,而卿舞的提议到了仲文轩那也碰了钉子。两个总监似乎都没有好脸色,搞得下面的人也提心吊胆。

一个资深干练,另一个颇受经理的重视。设计部的内部人员分成了两股,一股以Tina为中心的人员认为新来乍到的仲文轩已经是大势所趋,虽然来的时间不多,但是在未来的一年中,经理的位子非他莫属。他不但是总公司派来的,更加受到上司的重视,这难道还不明显吗?

而另一股以Peter为中心,他们与卿舞相交多时,也同组合作过许多项目,对于新来了一个“插班生”颇不服气,决定坚决效忠卿舞。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保持中立,例如Jack。他既是卿舞的死党,又非常欣赏仲文轩,只能苦笑着当和事佬。在这两个总监的冲突中,恐怕他是最为尴尬的一个人了。

这不,他正在卿舞的办公室里,试图平息她的怒火。

“现在设计部内人心惶惶,这工程就要交案开工了,万一有什么不对……”

“我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是非常时刻!可是……”卿舞揉一揉双鬓,叹气道,“我早就不明白,总公司偏偏在这个时候调来一个新总监,这根本就不合适嘛!你看……”她递给Jack一张报告,“环导系统马上就要动工了,设计图上本来用的AZ-66的管道材料,提案交到他那里去,偏偏迟迟不给批下来,已经两天都没有动静。我让人去催,他却不理会。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开始动工啊?他不是给我麻烦是什么?”

越说越气,卿舞疲惫的面容上带着怒火,霍然站起来,小手攥成拳头狠狠地按在桌子上,样子简直就要杀到仲文轩的办公室里将他大卸八块!

Jack无奈地一笑,摊开手继续努力道:“说不定他是没有看到你给他的文件呢?他刚刚上任,说不定……正在忙着其他的事情呢。那天例会上你也看到了,他其实很在行,相信他一定有他的理由的。”

卿舞恨恨地想:他是在公报私仇!

她当然看到那天他精彩的表现,倘若不是因为例会后面的那一段,她还不会这么气!就是因为那一段,她这几个星期天天失眠,眼圈黑得像熊猫,每天涂的眼袋霜是越来越重。工作压力本来就大,再加上她不平静的心情,已经让性子急的卿舞暴躁不已,而他又在工作上给她更多的麻烦。那天本来残留的感动和看见他痛苦表情的内疚此刻消失殆尽。她只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叫仲文轩的男人!

正在这个时候,小文“咚咚”地敲门,小心翼翼地露出脑袋,笑嘻嘻地扬扬手中的文件夹。

“Cindy,你在等的东西哦!”

“是他的回复吗?”卿舞没好气地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文件夹。刚刚对Jack发了一顿牢骚,总算是让她的怒气平静下来。

小文贼笑着,“Cindy,这下不用烦心啦!我这两天耳朵都被你吼聋了呢!”说到最后,她还委屈地瞅瞅一边站着的Jack,“你说是不是?”争取同情。

“好啦!赏你下个月加薪就是了。”卿舞敲敲小文的额头,“你们都出去吧,我看过后要把这份报表交上去。”

两个人对视一笑,安心下来。可是没等他们两个人走出去几步远,只听身后卿舞大吼一声:“仲文轩!”

所有在她办公室外工作的同事全部都摇摇头,唉,又是一场风暴!

Jack同情地看着小文,而后者也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我想……你的加薪刚才飞走了!”唉!磨合期,真够受的!

为卿舞目录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