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少年本色 >《少年本色 第一章》三
《少年本色 第一章》三
作者:王晓方

  第二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我爸被一辆倒骑驴给送回来了,看我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他受伤了。我妈还没回来,奶奶心疼地让我爸躺在床上,并且给我爸煮了两个鸡蛋,好像我爸要坐月子。

  我看见那两个煮鸡蛋,哈喇子顺嘴流了出来,妹妹宝木也瞪着眼珠子淌着哈喇子。

  “二林子,给,和你妹妹一人一个。”我爸不舍得吃,要分给我和宝木,被我奶一把拦住了。

  “你俩去吃窝头去,你爸做了手术,得补!”我奶口气严厉。

  我爸执意要把鸡蛋给我和妹妹,奶奶拗不过我爸,只好给我和妹妹一个鸡蛋,分成了两半。我一口就咽下那半个鸡蛋,甜嘴巴舌地看着妹妹吃。

  “作孽呀!没见过这么毒的女人,让自己的男人去结扎,天底下有几个像你这么窝囊的男人。”我奶一边侍候我爸一边说。

  “妈,你就少唠叨几句吧!”我爸不耐烦地说。

  我一下子听明白了,原来昨天中午我爸和我妈生闷气,是因为我妈让我爸去结扎。我不明白什么是结扎,也不敢问,这时我妈回来了,她在结扎的事情上战胜了我爸,显得有些洋洋得意!

  “广志呀,你受苦了,你可真够爷们儿!”我妈一进门就说。

  “就跟劁猪差不多,”我爸龇牙咧嘴地说,“什么爷们儿不爷们儿的,快成太监了。”

  “怎么回来的?”我妈关心地问。

  “学校派一名校工厂的工人骑倒骑驴,把我们六个人拉回来的。”我爸委屈地说。

  “广志,你感觉怎么样?”我妈坐在床前,摸着我爸的脸说。

  “能怎么样,疼呗!告诉你,春玉,以后我要是不好使了,别怪我啊!”我爸咧着嘴说。

  “瞧你说的,凭什么不好使啊?真要不好使了,我找医院算账去!”我妈温柔地说。

  今天的重点保护对象是我爸,我和妹妹都被忽视了,我吃了一个窝窝头,喝了一碗玉米粥,就回了学校。

  上课时,我还在想我爸结扎的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什么是结扎,结扎是为了什么,男人为什么要结扎,难道女人不能结扎吗?这些问题闹得我听不了课。

  我想问班主任王德良,为什么我爸结扎了就担心以后不好使了?不好使是什么意思?可我不敢开口,我怕王老师说我思想复杂。

  我想问问于涛,于涛他妈是区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于涛一定懂,可我又怕这小子破嘴到处乱说,只好带着问题忍了一天。

  晚上,我在家画《柳下跖怒斥孔老二》,我妈温柔地给我爸读《红楼梦》,声音甜润,我爸像个孩子一样幸福地听着。我一边画一边羡慕我爸,我爸生性懦弱,他是用结扎为代价才换来了我妈的温柔。

  我心想,如果我结扎了该多好,我妈也会温柔地给我读《红楼梦》。我妈一向自比林黛玉,我却觉得她更像王熙凤。我下决心想问于涛结扎的事,趁我爸和我妈窃窃私语之际,想偷偷溜出家门。

  “二林子,这么晚了干啥去?”奶奶问。

  “奶奶,我去上厕所,一会儿就回来。”我撒谎说。

  我来到于涛家门前,敲了敲门,是于涛他妈开的门。

  “呀,二林子,进来吧。”于涛他妈很热情地招呼我。

  “阿姨,不进去了,我找于涛问道题。”我腼腆地说。

  “于涛,二林子找你。”于涛他妈转身喊他。

  于涛一听我找他,“噌”地从里屋蹿出来,他关上门,问我什么事,我把他拽到了离他家远一点的地方。

  我们住的地方周围有许多包米地,虽然满天繁星,但看不见月亮,所以天仍然很黑。因为是春天,包米才长到膝盖高。

  “啥事呀,神神秘秘的?”于涛迫不及待地问。

  “我爸结扎了,你知道结扎是咋回事不?”我小声问。

  “结扎?不知道,要不我给你问问我妈去?”于涛一边摇头一边说。

  “别别别,你妈不是妇产科医生吗,肯定有关于结扎的书,啥时候把你妈的书偷出来让我看看呗!”

  于涛是个直筒子,没啥心眼儿,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明天中午吧,明天中午就我一个人在家,吃完饭你就来我家。”我听后高兴极了。

  其实,我并不主要想知道结扎的事,我和高光都知道于涛他妈有本书,是妇产科方面的,里面有许多光屁股女人,还是彩色的。于涛经常一个人偷着看,看完就给我们讲,我和高光早就想看这本书了。只是于涛怕他妈揍他,不敢拿出来,于涛答应让我看,我心里既高兴又激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