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少年本色 >《少年本色 第四章》五十七
《少年本色 第四章》五十七
作者:王晓方

  晚上,王德良约我去他家学画,他安排我临摹他画的高光他妈那幅油画,我始终也搞不清楚他是怎么画高光他妈的。

  “娴静是人体的一种主要美,”我一边临摹,他一边说,“是内心的最高表现,画家要有敏锐的目光,画不好是因为你缺乏认真观察美的能力。看到裸体的美你紧张得发抖了吧?可以发抖,但是不要丧失信心。”

  我确实正在发抖,满脑子邪念,心根本没在绘画上,眼睛紧盯着高光他妈的那对奶子。

  王德良见我有些异样,便问:“刘宝林,怎么了?”

  “王老师,你爱过高光他妈吗?”我像关心他的好朋友一样发问。

  “这孩子,怎么想起问我这个问题?”王德良被我问得愣了一下说。

  “我看见高光他妈来过你这儿,你又画了这张画,你们还是中学同学,我想你一定爱过她。”我不知深浅地说。

  “刘宝林,你是我的学生,但也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不说假话,我确实爱过高光他妈,在中学时代就相爱了。”王德良搂着我的肩膀说。

  “就像我和周丽萍一样吗?”我懵懂地说。

  “差不多吧。”他犹豫了一下说。

  “可是她已经嫁给高光他爸,当初为什么没有嫁给你呢?”我越问越感兴趣。

  “我当兵去珍宝岛后,高光他爸利用职权诱奸了她,她违心地嫁给了高光他爸。”王德良伤感地说。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什么是诱奸,但是,我隐隐约约地感到,王德良和高光他妈还有感情,而且感情很深。

  “我看过高光他爸给高光他妈写的情诗。”我被王德良的真诚所打动,口无遮拦地说。

  “在哪儿看见的?”王德良诧异地问。

  “在周丽萍家。”我和盘托出。

  “周丽萍怎么会有高光他爸给高光他妈写的情诗?”王德良纳闷地问。

  “是高光给周丽萍的,厚厚的一大本。”我一五一十地说。

  “都写了些什么?”王德良内心很想知道,却又装作很平静的样子问。

  “太多了,记不清了。反正都是些情啊、爱的,很肉麻的。”我为能吊起王德良的胃口而暗自高兴。

  “随便想几句。”王德良有些迫不及待地说。

  我想了想说,有这样几句:

  打吧,我的宝贝,

  倒下也不怕,

  毛毛雨一样的皮鞭,

  主宰着我的情感,

  席卷着我的爱……

  “再往下我就记不清了。”我胡乱地说了几句。

  “变态!”王德良听后脸上似笑非笑地说。

  “王老师,变态是什么意思?”我一脸茫然地问。

  “就是不说人话,不办人事的人。”王德良说这话时,眉宇间似有难言的痛楚。

  我终于明白了,高光他爸在王德良眼里是一个不说人话,不办人事的人。天晚了,我收起画夹,王德良把我送出门外。

  我望了夏丹老师家一眼,心想,唐建国是不是又去偷看夏丹老师了?我一边往家走一边想,我为什么要讲高光他爸给高光他妈写的情诗的事?王德良听了一定很难受。

  王德良是一个很浪漫的人,也是一个很执著的人。当时我还不能理解他画高光他妈的那种感情,但是有一点我是明白的,那就是王德良对高光他妈的爱是纯洁的、神圣的,起码比高光他爸纯洁、神圣。

  其实,我从感情上已经离不开王德良了。那是一个艺术匮乏的年代,没有艺术氛围,这些艺术的东西都成了“破四旧”的主要目标,精神世界麻木,是王德良唤醒了我的艺术细胞,让我有了追求艺术的理想,而这理想又是不着边际的,任凭我怎么想象也没有边际。

  我陷入了深深的孤独。我知道,王德良就更痛苦了,他不仅孤独而且寂寞,他教我画画不仅是因为我是块料,更重要的是他有了宣泄的对象,帮助他摆脱这种孤独和寂寞!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