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少年本色 >《少年本色 第五章》七十一(1)
《少年本色 第五章》七十一(1)
作者:王晓方

  我爸又恢复了五中副校长的职务,他依然没有改变自己喜欢写作的毛病,我妈劝他别瞎写了,别再写出什么娄子来,可我爸喜欢写文章,就像我喜欢画画一样。我爸很支持我画画,他说,人不能没有追求!我为了自己的追求,仍然坚持去王德良家学画。

  在王德良家,我终于遇上了高光他妈,我进屋时两个人正在开怀大笑,好像王德良讲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高光他妈看见我显得很慈祥。

  “二林子就是有出息,要是高光有你一半出息,我就知足了,他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高光他妈夸我,我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二林子学画画很有天赋,要是有高人指点一定有出息。”王德良自谦地说。

  “你的绘画才能在中学时就不可小看,自己还这么谦虚。”高光他妈用爱慕的口气说。

  “我算什么,一个业余画家,不过是爱好而已。”王德良的口气里有些自卑。

  “王老师,你是我心中最好的画家。”我讨好地说。

  “二林子可真会说话,你妈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高光他妈慈祥而和蔼地问。

  “好多了。”我望着高光他妈美丽的眼睛有些木讷。

  “你妈可真是个刚强的人啊,德良,你们忙吧,我回去了。”高光他妈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王德良把高光他妈送到门口,我望着高光他妈的背影,心潮起伏。高光他妈围了一条自己织的白围巾,穿了一身绿军装,那样子既妩媚又飒爽,让人的眼神不愿意离开。

  “刘宝林,你说实话,劫持高光的歹徒是不是认识夏丹老师?”

  送完高光他妈,王德良突然问我,我一下子被王德良问住了,不知道说实话好,还是不说实话好,但是,王德良渴望知道真相的眼神不容我说谎。

  “那徐三要强奸她,被打更老头救了。”我和盘托出。

  “这是啥时候的事?”王德良吃惊地问。

  “挺长时间了。”我大大咧咧地说。

  王德良想问,那个徐三得手了吗?可是,他脖子粗脸红的憋了半天也没问出口。

  我明白他的意思,便说:“听打更老头说,徐三没得手,是打更老头的狗救了夏丹老师,徐三杀了狗就跑了。”

  王德良听了如释重负,看得出来,王德良还是很在意夏丹老师的,只是夏丹老师的革命性太强,王德良有些受不了。

  王德良是一个很浪漫的人,虽然当兵打过仗,但是,骨子里还有些孩子气,这大概是我们俩投脾气的主要原因吧。

  “王老师,你为什么不给夏丹老师画一张像?”我觉得夏丹长得很漂亮,应该有一张像高光他妈那样的画像。

  “我想给她画,但她不肯。”王德良很认真地说。

  “为什么?”其实,我也特想让王德良给我画一张像。

  “她认为那是资产阶级情调。”王德良不屑地说。

  “那什么是无产阶级情调?”我好奇地问。

  王德良被我问住了,他想了想说:“情调就是情调,不应该分阶级,就像艺术就是艺术,不应该分阶级一样。”

  “那男人和女人总是有区别的。”我继续追问。

  “有什么区别?”王德良饶有兴趣地问。

  “男人的爱和女人的爱不一样。”我似懂非懂地说。

  “怎么不一样?”王德良笑着问。

  “我也说不好,只是感觉女人更像人。”我天真地说。

  “刘宝林,没想到你还挺有思想。”王德良赞许地说。

  “王老师,我是瞎说的。”我不好意思地说。

  “不对,你说的有道理。”王德良肯定地说。

  从王德良家出来已经是月上梢头了,我一个人往家走,满脑袋鬼呀神的,我想起在山东老家的乱坟岗子上割猪草时,碰见过的骷髅头,还想起晚上路过乱坟岗子时,见过的闪着蓝光的鬼火。

  我望了一眼学校对过的炉灰山,黑糊糊的像个大坟包,我心想,被枪毙的人最终去了哪儿了呢?

  我胡思乱想地走到我家楼下时,发现高光他爸正在破口大骂:

  “臭婊子,我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你给我戴绿帽子?”

  “姓高的,你说话要有根据,别血口喷人。”高光他妈回敬道。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就我还蒙在鼓里呢,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高光他爸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还有脸,你要是有脸,就不会为了自己往上爬,害完这个害那个了。”高光他妈一点也不示弱。

  “臭娘们儿,你把话说清楚,我害谁了?我害谁了?”高光他爸越发疯狂了。

  “你害谁了你心里清楚,也不怕日后遭报应。”高光他妈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臭娘们儿,你偷人你还有理了,我叫你嘴硬。”高光他爸似乎更急了,我听见了扇嘴巴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高光他妈反抗的声音,很显然,两个人撕扯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是砸锅碗瓢盆的声音。

  “这日子没法过了,姓高的,离婚!”高光他妈哭着喊道。

  “想离婚,美的你!做梦去吧!”高光他爸回敬道。

  只听见高梅劝她爸,高光劝他妈,这家人快闹翻天了。我回家时,我妈和我爸耳朵正贴着墙根偷听呢。我一进屋,他俩赶紧离开墙。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