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少年本色 >《少年本色 第五章》七十七(2)
《少年本色 第五章》七十七(2)
作者:王晓方

  “谁?”张小翩在门里警觉地问。

  “是我,小翩。”周丽萍不耐烦地说。

  门吱扭一声开了。夏丹很热情地迎过来。

  “刘宝林、高光、于涛麻烦你们了。”

  “夏老师,鬼闹了多长时间了?”我开门见山地问。

  “挺长时间了,我一直没敢声张,要不是张小翩跟你们说了,谁也不知道。”夏丹一边给我们倒水一边说。

  “夏老师,为什么不报告公安局呀?”于涛心直口快地问。

  “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鬼,弄得满城风雨,对我影响不好。”夏丹毫不掩饰地说。

  “夏老师,听张小翩说,一闭灯墙上就有影子,能不能把灯闭了,让我们看一看。”我迫不及待地说。

  “可以,只是灯闭了有时候有鬼,有时候没有。”夏丹心有余悸地说。

  张小翩顺手把灯闭了,屋里一片漆黑,墙上只有影影绰绰的树影,根本没有什么鬼影。

  “墙上什么也没有呀!”我失望地说。

  “别急,没准一会儿就出现了。”张小翩神秘兮兮地说。

  已经快十一点钟了,大家在黑屋子里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突然,夏丹家的钟“当当当”敲了十一下,大家吓得缩成一团。

  我还是第一次到夏丹家,我一进屋时就被好闻的雪花膏味吸引住了,女人的闺房总是让男孩子浮想联翩,何况夏丹原本就是一个漂亮女人。

  那时候的女人不像现在的人造美女,那时候的女人漂亮不漂亮全靠实力,体香都是自然的,根本没有化妆的痕迹。一个美丽女人和两个美丽少女,足可以让我们三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逞一回英雄。

  只是连鬼影都没有,颇令人不耐烦,窗外的阴霾渐渐散去,月光从窗外射进来。屋内月影婆娑,我们静静地听着窗外的动静。四周静极了,只有屋内“嗒嗒”的钟声让人冥想。

  这时,夏丹说:“天太晚了,刘宝林、于涛、高光你们都回去吧,周丽萍、张小翩你俩陪我吧。”

  “夏老师,万一鬼来了怎么办呢?”我担心地说。

  “往常这时候早就来了,看来今天不会来了。”夏丹壮着胆儿说。

  我们听了夏丹的话都特别失望。刚起身要走,张小翩惊慌地说:“夏老师,鬼来了。”

  只见墙上果然出来了一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影子,那鬼影还有两个发光的眼睛,夏丹搂着张小翩和周丽萍缩在墙角,就听见床上发出了“嘚嘚嘚”的声音,不知道是她们仨谁在打哆嗦,我和高光、于涛拿着菜刀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高光,这是个什么鬼?”我小声地问。

  “不知道。”高光惶恐地说。

  “咱们怎么办?”于涛畏惧地问。

  “先等等再说。”高光装着很平静地说。

  那鬼影在墙上随着月光晃来晃去,我向窗户望了一眼,发现窗帘上也有一个鬼影,不,是人影。

  “高光、于涛,鬼在窗外,你们看窗外有人。”我恍然大悟地说。

  就在这时,一阵狗叫,只听见“咕咚”一声,有人摔在了地上。

  “大黄,给我追!”打更老头在窗外喊。

  我听到声音第一个冲了出去,高光、于涛也都手握菜刀跟了出来,我们绕到屋后,打更老头正在和狗追着一个人。

  “小子,你跑不了,大黄,咬他!”打更老头一边追一边喊。

  这时,狗已经咬住那个人的裤子,那个人想拼命地挣开狗的撕咬,可是狗咬住他的裤子死不松口,很快那个人就和狗滚在了一起。

  “那个人是谁?看清了吗?”我们仨追上打更老头问。

  “没看清,他爬到夏丹老师家后窗的树上,往里偷看。”打更老头气愤地说。

  “唐建国!这个混蛋。”我一下子恍然大悟地大喊道。

  “二林子,你说什么?那小子是唐建国?”高光惊诧地问。

  我一说破,高光、于涛胆子更大了,他们一个箭步蹿过去,从狗嘴里抢出唐建国,死死地拽在地上,打更老头从腰里掏出一根绳子,把唐建国五花大绑地捆上了。

  “这就是你们要抓的鬼。”打更老头气喘吁吁地说。

  这时夏丹领着周丽萍和张小翩也赶来了,他们看见所谓的鬼就是唐建国时,又可气又可笑。张小翩因为和唐建国“那个”过,一句话也不敢说。

  “小子,快招,你上树干什么?”打更老头一边卷旱烟一边问。

  唐建国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我想偷看夏丹老师。”他抖成一团地说。

  “唐建国,你小子够损的,我高光一向来明的,你小子竟来阴的。”高光骂骂咧咧地说。

  “唐建国,厕所里的裸体画是你画的吗?”我义正词言地问。

  “是我画的。”唐建国满脸羞愧地说。

  “唐建国,上次你到女厕所偷看我,这次你又到我家里来偷看,看来你是个道德极其败坏的学生,开学你不要来上学了,你被开除了。”夏丹怒不可遏地说。

  “夏老师,我看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天天想你,连做梦都想你,实在控制不住,你千万别开除我。”唐建国哭着喊着说。

  “恶心,小翩、丽萍,走,咱们回屋去。大爷,把绳子解开放了他吧。”夏丹说完,愤然要走。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