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那就爱了吧>第二章
第二章
作者:伍薇    

第二章

“完成……我的婚事?”

震净悠嗫嚅地重复他所宣布的事。两件婚事的冲击,一时之间,让她只觉得思绪一片茫然,根本无法接受。

“我不了解哥哥的意思。”

她望着他毫无表情的脸孔。他为什么可以这么镇定?为什么可以这么无所谓?

仿佛‘婚姻”只是他的职务中一件待完成的工作?

极口凝视着眼前苍白的震净悠,她一向是快乐无忧的,富裕的环境提供她无忧无虑的生活并满足她所有的欲求,在震董事长以及其他家人的保护之下,没有一件事可以击倒震家公主的“快乐城堡”

只是公主长大了,有她该尽的义务,即使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她都必须履行怀着报恩的心,他必定会完成董事长在遗嘱中吩咐的每一项任务。

极口以平稳低沈的嗓音,娓娓道出‘震天集团”董事长震天雄的托付:“除了财务动向之外,董事长的遗嘱里规定了我和你各自的婚姻。诚如你所知,我必须在协定的时间迎娶‘宋氏建设’的宋恬梨小姐,经由婚姻所带来的利益,会将‘震天集团’的版图扩大到高楼建筑业。至于你的婚姻,董事长并没有特定的人选,只是指示必须在你二十四岁生日前完成你的 婚姻大事,以了结董事长在世时唯一的心愿。”

震净悠眨着眼,亲情的思念让她眼底泛着泪光,心中的委屈在一刹那间似乎变得不再重要。

“我的婚姻是爸爸唯一的心愿?”她知道在父亲生命垂危的时候,曾私下和哥哥谈了一些事。

“是的。”

她看着他。“那你呢?你和宋小姐结婚也是为了完成爸爸的心愿吗?”

极口似乎有半秒的沈默。“这只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考量。”

震净悠心伤地摇头。“你没有必要作这样的牺牲,婚姻不该只是为了双方利益而已……”

她仰头,幽幽地凝视着他漆黑的眼。“除非……宋小姐在哥哥的心里已经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他没回应,只是在他的眸心之中,她似乎看见一簇稍纵即逝的火光。莫非……

“哥?”

“没事。”极口举起手,掬起她垂落胸前的长发。“我会安排你相亲的对象。”

震净悠摇头,委屈的泪水盈满眼眶。“我不想要。”

极口缓缓地扯开一抹苦笑。“听话,我不想让你未来的夫婿看到你被五花大绑去相亲的模样。”

她摇头。“我说过,拼了命也会反抗到底。”

“这是宣战?”

“没错。”

极口叹了口气,将作势抬头挺胸,神情却苍白伤心的震净悠纳进怀里。

“你是我的公主……”我的挚爱。

震净悠紧紧地环抱住他的腰。她必须如此,因为她深深明白,在这个拥抱之后,她和极口之间,再也不同。

“特助已经和小姐说了相亲的事?”

夜深了,老管家在辗转难眠之后,决定来到书房,和还在工作的极口谈谈心事。极口一天工作二十小时,半夜三点就寝——早晨七点起床,数年来皆是如此,他以身心的付出努力偿还震家的恩情。

吉原管家将保温杯放在书桌上,里头装的是刚冲泡好的高山乌龙茶。

“早春的茶不宜久放,请趁早喝。”

“谢谢。”

“小姐已经知道她要相亲的事?”吉原管家知道,早在一个月前,极口特助就已经在着手安排小姐的相亲,对相亲人选明察暗访。

极口放下手中的笔,回覆长者的疑问。“是,明天会开始联系目前手中的人选。”

吉原管家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这件坏消息,让小姐心事重重,吃也吃不好。

我听服侍在旁的女佣说,小姐今天晚睡了。”管家语气中满是担忧,小姐重睡眠,一向早睡早起,少有作息不正常的时候。

极口起身,面对着身后的落地窗一窗外一片漆黑,更衬托山下市区的灯火辉煌明亮。

“我必须完成董事长的遗愿。”

“包括把你心爱的公主嫁给别的男人?”吉原管家一语点破。

极口精壮、蓄满力量的高大身躯在刹那间似乎动摇了下。

“或者说,要深爱着你的公主,忘了你,接受别的男人?”

吉原管家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指责。两人从小一同长大,十二岁的差距,让极口特助更是呵护、照顾娇柔的公主,当所有人都对两小无情的爱侣报以祝福之意时,谁会想到老董事长竟然把极口的关爱当成兄长之情,还要他帮小姐找门好亲事!

“我必须完成董事长的遗愿。”极口重复。

吉原管家哀伤地叹了口气。‘所以,这代表你将牺牲你们的爱情。”

极口沈默无语,吉原管家只感到万分疲惫。天上的董事长一定没想到,当年为了了无遗憾而订下的遗嘱,却换来两颗忧伤的心。

罢了、罢了……

“时候不早了,特助请早就寝,晚安。”

“晚安,吉原伯伯。”

吉原管家摇摇头,离开书房。

极口看向落地窗倒映着的书桌文件。震董事长当年经过法院公证,正式签署的遗嘱,除财产分配之外,更清清楚楚明列他需要完成的任务。

他收回目光,投向窗外寂静幽暗的远方。

当年,董事长收留了十五岁的他,虽说仅是收留并非收养,但董事长还是给他最完整的教育和同等的富裕生活,并且发现他对于商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和冷静之后,不但全力栽培他,更在时机成熟时一放心地将公司重要决策和财务管理重任全数交给他。

他只是一个董事长由日本救回来的小男孩,毫无身家背景的毛头小子,董事长竟然如此真心相待……

而董事长所要的回报只是“忠诚”二字。所以,无论如何,为了报答养育与栽培之恩,董事长立下的遗嘱,他必定尽力完成。

就算是失去自己的心,也在所不惜。

震家公主相亲的日子,在柜口特助一贯的高效率之下,很快地和男方取得共识,在第二天晚上于五星级的江浙餐厅约定见面。

震净悠一身白衣白裤,乌黑的长发盘成发髻,木然的表情、冰冷的气质,展现了不同于平日可爱温柔的模样,显得妩媚而成熟内敛。

一旁服侍的女佣虽忧心小姐的闷闷不乐,却也惊艳于小姐流露的另一种风情。

“小姐,准备好了。”

震净悠从镜中看着和自己同年龄的女佣。她们虽然同年,但和有一双巧手的女佣相较之下,她像个空有学位的生活白痴。

如果!她不是生长在富裕的家庭,如果不经由任何人的协助,她会料理三餐吗?她会洗衣扫地吗?说不定她连自己的头发都不会整理……

“小铃,除了工作之外,你的兴趣是什么?”

“呃?”小铃抓抓头,圆圆的脸羞涩地笑。“我每天工作都好忙好忙,根本没空去想自己的兴趣,嗯……如果硬要说的话,小姐,睡觉之前看书算不算啊?”

“看书?当然。”

“啊,那我的兴趣就是看书:”小铃开心地笑。

震净悠不禁愣了。

看书是小铃的兴趣,可她随时随地,只要自己想要,古今中外任何一本书籍,都会出现在她专用书房的桌上,还伴着一室浓浓的茶香和精致的小点心,搭配柔和悠扬的音乐和平静心绪的精油香氛,等待她前去享受。

这就是她的生活,她随时都有空,想种花就种花,想做spa会有美容师前来服务,想拼图,吉原伯伯会陪她一同玩耍,她的生活看似随兴,却应有尽有。

也许这让所有人欣羡,不过,她真想体会,小铃口中为了工作而忙碌,究竟是什么感觉?

“小姐,您没事吧?”一旁的小铃忧心仲仲地问着。从昨天下午开始,小姐就变得好奇怪。

“没事,我们走吧。”

震净悠起身,离开富丽堂皇的二楼更衣间。

在二楼的楼梯口,她看到站在一楼等待的哥哥.不,应该说是极口特助。

“哥哥”一词给她太多的依赖感觉,她必须学习独立。

极口当然看出她的改变,因她不同以往的成熟妩媚,他的眼霎时闪过一道异光。

她走下楼,站在他面前,仰望他漆黑如夜的眼。“我漂亮吗?”

“当然。”

“哪里漂亮?”

他不回应,只是凝视,凝视的目光让震净悠莫名生出一股想哭泣的冲动。

“我不擅长赞美。”

震净悠耸耸肩,红唇微微颤抖着。“当然,你擅长的只是完成爸爸的心愿。”

一句话清楚地表明震家公主心中所有的怨怼。

极口木然的脸孔上除了平时的冷静之外,深邃的黑眸似乎愈发冰冷。

吉原管家沈重地叹了口气。“极口特助,车子准备好了。”

一向因小姐的好心情而朝气蓬勃的震家大宅,今天气氛低沈得几乎让人窒息,像是回到震家老爷刚去世时一样。

三人前后坐上在大门口等待的劳斯莱斯加长礼车,礼车.安静平稳地朝目的地前进。

好一会儿,终于,她选择打破沈默。

“如果我真的嫁给其他男人,你是不是会很开心?”震净悠轻轻地说,低垂下头,视线落在自己的蕾丝手套上。

极口的视线不曾离开眼前的她。从初识的那一刻,从她寻求保护、投入他怀里的那一刻起,他的视线就不习离开过她……

“这你父亲的遗愿。”

震净悠抬头迎视他平静漆黑的眼。“那,是不是也是你的愿望?”

“震天集团首席大位需要有经验和能力的人来继承,你我都知道这是一个方式。”

自从他的商业才能让父亲赞叹之后,公司的主导权在父亲生病的那一年内,已逐渐由父亲身上转至极口身上。父亲对他的评价高,没有什么外人掌控大权的顾忌,倒是极口本人明白表示自己在震家的一切作为,只是要报答父亲的养育及信任之恩,在父亲仙逝之后,根本无意继承大权。

震净悠坚定地摇头。“不,就算是我未来的丈夫也不能取代你对公司的尽心尽力,爸爸更不会愿意把首席大位交给一个未曾对震天奉献心力的人,所以我的婚姻和公司无关,我只想知道……”

她停顿,心慌地将视线投向车窗外,泪意揪得她的心好酸好酸。

“你想知道什么?”

她将视线拉回,静静地凝视他。“如果我愿意嫁给别人,完成你所说的父亲遗愿,你会开心吗?”

沈默。

极口的神情毫无任何波澜。

“当然。这代表我完成了董事长交付的最重要的任务。”

震净悠受伤的眼眸里充满着浓浓的哀伤。“我了解了。”

她缓缓地将视线撤离,投向窗外,双手拳头紧握。那代她哭泣的心。

☆☆☆www.4yt.net☆☆☆4yt独家ocr☆☆☆www.4yt.net☆☆☆

“净悠小姐,这是李少爷,‘原进电机’的总经理。李少爷同时也是原进未来的继承人。”

男女双方到达约定的餐厅、入座之后,相亲宴立刻开。

第一号人选,相貌普通,身材中等偏瘦,皮肤苍白,仿佛未曾在太阳底下从事过任何活动。

“净悠小姐,我是李进财,能娶到震天的公主真是我李某人三世修得的福报啊!”他咧着大笑,着迷地看着眼前美丽的财神爷。

“净悠小姐,你真的好漂亮啊!”

李进财说着说着,竟横过餐桌捉住震净悠的手,硬是在她的蕾丝手套上落下一个湿吻。

“我在法国留学,我和法国男人一样浪漫,一定可以带给净悠小姐很大、很大的幸福!你一定要相信我——”

“请回座。”极口命令。

“净悠小姐——”

“李先生!”

李家少爷终于在看到极口吓死人的阴森目光后,坐回自己的座位。

“我只是想让净悠小姐更加认识我而已——”李少爷好委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犬太心急了、太心急了!年轻人嘛,冲动了点,特助,您千万别介意……”

极口冰冷地接受李家父母尴尬的道歉。

震净悠立刻在桌巾的掩蔽下,脱掉手上的蕾丝手套,并不断用吉原管家递给她的湿纸巾擦拭手背。吉原管家难掩气愤,但碍于社交礼节,让他无法痛揍这个失礼的家伙!

震净悠忍住全身的颤抖才能开口说话。她出于本能,脸上还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

“何以见得娶到我,会是三世修得的福报?李先生。”她问。

李少爷乐开怀地大笑,先前的委屈全没了。“这是当然的呀!我们‘原进电机’将在震天的协助之下,绝对可以成为全台湾——不,是全亚洲规模最大的电机公司!”

震净悠收起了笑意。“和我结婚,并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只是完成我父亲的遗愿而已。”

李进财像是没听到重点。“怎么可能没好处引!你是震天唯一的继承人耶!家财万贯不说,政商的影响力更是举足轻重,再怎么样,也不该看着丈夫在外拼死拼活而不出手金援吧?震天什么没有?钱最多!”

“李少爷,请尊重净悠小姐!”吉原管家已经气到火冒三丈想挥拳揍人,连旁桌震家的司机和保镳都快要抓狂了!

只不过李少爷超现实的理论倒是让震净悠新奇。“李少爷似乎只关心‘震天集团’能否让贵公司改头换面?”

李进财开心地拍手。“那是当然的!震天的驸马爷怎么可以只是一家小小电机公司的继承人呢!”

极口再也听不下去李少爷的疯言疯语,他冰冷地下达命令。“吉原管家,请买单。”

然后,他握住震净悠的手,起身。“我们走。”

震家人马怒冲冲地离开餐厅,李进财还搞不清楚状况,在身后大声喊叫着:“净悠小姐,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净悠小姐,别走啊……”

连负责牵线的媒婆也急得哇哇大叫:‘特助、净悠小姐,再多聊聊嘛!李少爷只是心急口快……”

上了车,震净悠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极口吃惊地看着笑瘫在座椅上的娇小人儿。

“有这么好笑吗?”

震净悠笑得说不出话来。

倒是回程同车的吉原管家有些怨怼。“极口特助,帮小姐找对象,您要先过滤过滤啊,像这不登大雅之堂的李少爷,实在是……”

吉原管家愈抱怨,震净悠笑得愈开心。她从来都不知道,相亲竟然是这么好玩的事。

她坐直身,擦擦眼角的泪珠。“哥,我们什么时候还要相亲?还要遇到多少个李‘天才’?”

她的人伴随着控制不住的笑声,偎到他怀里。

“我再努力找个天才让你玩,好不好?”

极口拍着怀中人儿的背脊,很无奈。他不晓得上流社会的媒婆能力竟然如此让人印象深刻。

“好。”

她始终倚偎在他怀里,漾着开心的笑。

他紧搂着她,不急着将她放开。

这一刻,他们呼吸交错,两颗心离得好近好近……

忽然,震家大宅出现在眼前,震净悠的笑容渐渐消失,像一朵逐渐枯萎的花。

下了车,她将无法拥有这样的亲昵。

震净悠缓缓地、沈重地叹了口气。

  • 下一章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