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那就爱了吧>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伍薇    

第三章

当然,那位经由友人介绍,专门帮上流社会千金少爷们缔结美好姻缘的媒人婆在出师不利后,赚取天价红包的美梦立即破碎,却也让震家继承人急欲联姻的消息传遍整个政商名人界。

天啊,这是一个多大的好事啊!如果能让震家公主钦点中选,那等于成了亚洲航运界龙头“震天集团”的驸马爷,身价立即上涨数千倍不说,随之而来的财富和权力更是让所有闻风而来的男士们自我陶醉到无法自拔。

从那一天起,“应征”的名片和自荐信如雪片一般飞进震家大宅,落人掌管震家所有家庭事务的吉原管家手中,无论是亲送,或者委托男方煤婆递送,全由“上流社会八卦侦查小组”主任委员吉原管家先行过滤。

吉原管家相信姜是老的辣,他身为管家一辈子,除了自家里里外外一切事务,上流社会其他豪门家里发生的新闻,永远逃不过“管家自治会”每个会员的法眼,上自谁家千金或少爷干了什么好事或糊涂事,下至谁家宠物生宝宝,他们都清楚得很!

所以把挑选净悠小姐相亲对象的重责大任全权交给吉原管家,是再合适不过的事。

正因为如此,最近在震家大宅内的典雅起居室里总是可以看到这个画面——一位年近七旬的长者,托着老花眼镜,细细看着每份应征者的文件,然后很神奇地发表履历表里没有记录的精彩事迹:“咦,黄少爷?他不是年初就在美国登记结婚了吗?哎呀,

不要以为没在台湾注册请客,别人就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明年春天就要当爸爸的人了,做事还这么不负责任……退!”

“王少爷?不会吧?不是在拉斯维加斯欠了一屁股赌债,消息就算没传回台湾,难道他不知道震家在美国也有分公司——会毫不知情?想娶小姐来偿还他的欠债,开什么玩笑……退!”

“什么?!赵少爷也来!他是个Gay,还想娶我家小姐?退!”

“‘钱夫人替儿子请求净悠小姐嫁人钱家,必定会好好疼惜’?凡事靠父母,这么没主见……退!”

“李天才?!不会吧,李少爷还想卷土重来?当我老头子眼睛瞎了吗?!退退退!”

吉原管家总是很生气,因为应征者的素质低得离谱。不过他是个汪重礼节的日本人,对于所有的应征者,就算在背后骂个半天——还是会以毛笔书写一份工整且礼貌委婉的退件信函,连同应征资料全数退回。他很清楚地向大众表达震家的气度与风范。

“吉原伯伯。”

闻声,吉原管家放下手中的信件,立即起身,恭敬地向来者躬身致意。“小姐。”

这是吉原管家数十年如一日的礼貌。

“吉原伯伯还在看信?有什么新发现吗?”

“很可惜,没有。”

震净悠点头,微笑看着桌上那堆相片和信函。老实说,吉原管家的高标准倒是给了她喘息的空间。

无论哥哥如何心急,以她目前的心情根本无法透过相亲来完成自己的婚姻大事。

“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喜欢,或者只是因为震家财产而来的人。”她幽幽地说。

吉原管家很有智慧地回应。“极口特助一定会给小姐一个安心且满意的安排。”

“我知道。”

吉原管家不忍看小姐一脸忧郁,主动转移话题。“小姐今天要外出,请告诉我目的地,我好做安排。”净悠小姐今天穿着正式的套装,也提前一个小时用了早餐。

震净悠神色带着微微紧张。“不用了,我和哥哥一起出门就可以了,吉原伯伯。昨天和哥哥说好,我今天开始上班。”

吉原管家很惊讶。小姐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最近迷上画画,他以为小姐会忙上一阵子,没想到、没想到……这是件多大的喜事!

“小姐要回公司上班,那真是太好了!”

震净悠尴尬地耸肩。“总是该回公司看看,我倒想知道,‘震天集团’有多大的本事,可以吸引这么多人……”她指指桌上整齐地叠成三座山的应征信。“想要娶我。”

吉原管家赶紧安慰小姐。“这是另外一回事,最主要还是因为小姐蕙质兰心,才这么吸引人!”

“谢谢您,吉原伯伯。”震净悠真诚地微笑。从小到大,吉原伯伯见不得任何人说她不好,宝贝小姐的快乐在他心中胜过一切。

极口踏进起居室,西装笔挺,英气十足,让人难以呼吸。

他看着一身净白的震净悠,冷冷的黑眸中不自觉跃上柔暖的宠爱。

“出门喽。公主。”他伸出手,好心情也出现在他每个动作、言语中。

震净悠微微漾着笑,同时将因紧张而冰凉的小手放在他温热的大掌里。“怕我走丢吗?”

极口嘴角一扬。“当然,我可承担不起……”他皱眉瞪着掌心里白皙的小手。

“怎么这么冰?要不要加件衣服?”

震净悠赶紧摇头,另一手作势擦着额头。“不要不要,只是手有些冰而已,你看我都出汗了。”

他细细观察。“要是着凉了,我铁定被吉原管家骂到臭头。”

她俏皮地皱皱鼻子。“才不会呢,就算真的冷,你的外套借我穿总可以吧!”

他扬起笑。“当然,裤子借你都没问题。”

“哇,那铁定让公司所有的女同事尖叫,英俊帅气的极口特助没穿裤子!”她促狭地眨眨眼。

他温柔地拂去她脸颊上的发丝。“看来我得在办公室外再加派一些保镳守着。再怎么说,没穿裤子的样子不能让别人看到。”

震净悠开心地笑,牵着他的手,在阴湿的初冬,感到好温暖。

“我们去上班,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赶紧撤掉那些保镳。”

两人相视一笑,此时她快乐的模样完全一扫两天前的忧伤。

“我们上班去喽,吉原伯伯再见!”

“好,路上小心,我中午会送午餐过去。”

“好,谢谢吉原伯伯。”

吉原管家跟随着他们经过花木扶疏的震家花园,自送两人上车,离开大宅,他望着那远去的车影,沈重地叹了口气。

谁能让净悠小姐快快乐乐,没有忧伤?

谁能让极口特助微笑,感觉那么平易近人?

谁能让净悠小姐幸福,同时更让‘震天集团”继续在商场上占有无可取代的地位?

他望着天空,又叹了口气……

老爷啊老爷,这答案一点都不难找啊!

☆☆☆www.4yt.net☆☆☆4yt独家ocr☆☆☆www.4yt.net☆☆☆

平时上班,极口习惯自己开车,车内安静的空间是一个理想的思考环境,在进公司冲锋陷阵之前,他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思考。

不过,今天显得有些热闹,他专心听着震净悠以轻轻软软的嗓音分享她对于街景的感动或感触。

“哇,木棉花!哥,以前这边有木棉花吗?而且数量还这么多?这条马路到了夏天一定很漂亮,明年夏天,我们一定要来看看。”

木棉花?老实说,他从没留意路树的品种!他只知道那是棵树。

“哥哥,你看你看,好可爱的店!”

趁着红灯,她指着马路旁一家精巧的蛋糕专卖店。

“我们下班回家先过来看看好不好?吉原伯伯最喜欢吃蛋糕了!”

极口噙着笑。他已经可以想像,吉原管家看到他的宝贝小姐帮他选购的蛋糕时,会出现多么惊喜和感动的表情。

“哇,捷运!我去英国前好像正要通车……”

刚从英国回家的震净悠,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任何街景事物都可以引起她的好奇心。

她看着头顶飞逝而过的彩绘列车。“这车是开到哪里的?”

“淡水。”

震净悠惊奇地瞪大双眼。“淡水?有夕阳、有渡船、有好多好多小吃的那个淡水?”

“没错。”

“我好怀念,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去淡水,是爸爸带我们去游泳。哥,你还记得吗?”她说着,凝视着窗外的美丽眼眸。

因思及与父亲共度的过往回忆而露出淡淡的惆怅。

“下次我们搭捷运去淡水看看。”

震净悠惊讶地转身。“真的吗?”

极口举起手,食指轻点她精巧的悄鼻。“我可不记得我曾经言而无信过。”

“真的可以搭捷运去?”从小到大一除了在英国的那段时间,她从未搭乘过任何公共交通工具。

“当然。”

她漾开了笑。“哇,那真是超级让人期待的,干脆今天跷班去淡水看海吃小吃!”

极口朗声大笑。“原来公主第一天上班的主要任务,是将辛勤工作的极口特助拐去淡水玩耍?”

震净悠羞红了脸。“人家才没有……”

在两人甜蜜的嘻闹下,BMW760驶进了‘震天集团”停车场。车才刚停妥,保全人员已在车旁等候。

“上班了。”

“我好紧张。”

极口顺顺公主的长发。“你的一小步,是震天的一大步。”

他将车子交给等待的保全,牵着心爱公主的手,进入震天大楼。

为了让震净悠在最快的时间参与并了解公司的运作,加上她在英国的硕士论文是以并购案为主题,所以极口分出一个土地投资开发案交给她主导。

“别紧张,任何问题有我在。”

这是他的保证,只是一进人工作岗位,他立刻让繁重的工作缠身。他要他的秘书全力协助,因此秘书在震净悠踏进公司的几个小时后,帮她召开了会议,召来了投资案的小组成员,除了介绍新的顶头上司之外,并要求组员报告目前的进度。

投资案的小组成员一听到将由震家大小姐负责开发案时,全都高兴得飞上天。

谁都不想在严厉又要求完美的极口特助手下工作,大小姐人美又温柔,再怎么说,绝对比可怕的特助来得好!

一场会议下来,震净悠了解了整个开发案的始末,也开始表达自己的意见。

她的嗓音轻柔好听,整场会议像是开了一场优美的音乐会,对已经被连操了两个月的小组成员来说,大小姐就像一场及时雨,滋润了他们枯槁的心。

“他们快睡着了。”

极口站在会议室半掩的门外观察,脸色阴沈。

“那是陶醉于大小姐迷人的风采。”秘书小姐在一旁尽责解释。

“他们是来工作,不是来看美女的,十几个大男人傻愣愣只差没流口水,这成何体统?”

秘书小姐慧黠一笑。“我怎么听到好浓、好浓的醋味?”秘书从前董事长任内服务到现在,对震家的“人物关系”非常清楚。

极口的眉头似乎皱得更紧,他二话不说,随即离开“失控”的现场。

提着餐盒的吉原管家正巧和极口擦身而过,他好奇地看着极口离去的背影。

‘特助似乎有些紧张,发生什么事了?”

秘书小姐耸耸肩,指向前方。“特助不喜欢有人对着净悠小姐流口水。”

吉原管家透过门缝偷觑正在进行的会议,看到宝贝小姐主持会议时展现的大将之风,不禁眼泪盈眶。“太好了、太好了,小姐这么优秀,老爷在天上看到一定很高兴……”

秘书小姐拍拍长者的肩膀。她年方四十,从年轻工作到现在,这二十年来看着震天由默默无闻的小型货物承揽公司转型至上市的航运企业,她和吉原管家有种难以言喻的革命情感。

“大小姐当然优秀,她拥有董事长聪明又勇于接受挑战的血统。”

“陈小姐所言甚是啊……”

吉原管家突然想到。“对了,陈小姐,我听陈经理说今天特助有一连串的会议,他怎么有空跑来偷看小姐开会啊?”

秘书小姐笑得好暖昧。“特助很忙啊,不过忙得很心不在焉,我只好建议特助喝个茶休息一下,准知道特助所谓的‘休息’竟然是跑来这里偷看大小姐开会。”

吉原管家望着宝贝小姐的一颦一笑,心疼地摇摇头。“陈小姐,净悠小姐虽然贵为‘震天集团’唯一继承人,但我打从心底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你说我如何帮自己的女儿安排一桩她不愿意的婚姻?”

秘书小姐也只能感慨地叹口气。“特助太执着了,他们两情相悦,他根本不用理会董事长的遗嘱。”

吉原管家皱起眉头。“这怎么成?!董事长交代的任务是一定要完成的!更何况,特助急于回报董事长的养育和栽培之恩。”

秘书小姐不能苟同。“你们日本人也未免太顽固了吧!这事关自己的爱情哪!”

吉原管家也只能摇头。说实话,他内心很赞成秘书小姐的想法,但很多事情,义比情还要来得重要。

“对了,吉原先生,我一直很好奇特助的名字。极口是他的姓氏,那名字呢?

再怎么样都应该有自己的名字吧?’

吉原管家轻轻地合上会议室的大门,提着便当走到窗前,望着脚下的车水马龙。

“当年我陪着董事长到日本洽谈投资合作案,刚好遇上特助的父母意外死亡,董事长一眼看到特助!就认定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因此他不仅安排特助父母的后事,还收留了他。特助当时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一心想报恩,所以他除去自己的名字,舍弃自己的人生,全心全意跟随在董事长身旁……”

“哎呀,不管啦!”秘书小姐双臂环胸。“再怎么样,我还是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算大小姐真的嫁给别人,我还是会这么相信。”

只可惜,两人背负的责任,沈重得无法让他们自由。

吉原管家看看腕表。“吃饭时间到了,会议还要多久才会结束?”

秘书小姐耸耸肩。“我想应该快结束了,特助不会让他心爱的公主超时工作。”

像是要印证秘书小姐的说法,极口特助正由前方大步走来。很显然,刚刚他是去结束那场会议。

吉原管家和秘书小姐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无奈叹气。

☆☆☆www.4yt.net☆☆☆4yt独家ocr☆☆☆www.4yt.net☆☆☆

“管家伯伯看起来不怎么开心?”

震净悠吃着美味的寿司,偷看在一旁唉声叹气的吉原管家。

“会议顺利吗?”

其实不只吉原管家怪,连哥哥也阴阳怪气,不复早上的亲切温柔。

“顺利,张先生他们教我很多。”

说完,她似乎听到哥哥沈重的呼吸声。

“事情交给他们做就可以了,你只要负责验收最后的成果。”

震净悠摇头,表示不同的意见。“我想要参与整个过程,如果没有从头了解,只是看到成果也没有用。”

极口烦躁地叹了口气。“你要学我可以教你,小张他们……他们……反正你离他们离一点。”

聪明的吉原管家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火速冲到宝贝小姐身旁,继续加油添醋。

“怎么会呢?我倒是觉得张先生他们很热心,两个月的进度要一次让小姐明白,就算我们小姐再怎么聪明,讲解的人也是要花心力的呢。”

震净悠并不知道吉原管家的心思,只是很单纯地回应。

“没错,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他们,也许我该请他们吃个饭,大家会更熟悉。”

不过,她单纯的反应让极口很不高兴。“不用了!这是他们分内的事,不需特别请他们吃饭!”

吉原管家在一旁讪讪地说:“特助,这太不像你的个性了,你对属下一向是很大方的哦!”

震净悠看到吉原伯伯刻意的挑拨,再见到哥哥气得火冒三丈却无法反击的模样,这种微妙的气氛……

她看着他脸部轮廓如刀刻般的线条,小心翼翼地问:“哥,你在吃醋吗?'’

吉原管家开心地拍手大笑。

  • 下一章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