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那就爱了吧>第七章
第七章
作者:伍薇    

第七章

因收购柏家土地的计划破局,“宋氏建设”由宋恬梨带领一组人员前来震天集团协商后续的合作计划。

震净悠并没参加这场会议。自信且美丽的宋小姐来访,老实说她并没有勇气欣赏他们的相处与互动,即便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爱着他、不再心里只有他……

“这是上个月的财务报表。小姐应该找个时间,彻底了解公司的运作,也许有朝一日,小姐要掌管整个集团的经营大权。”

震净悠缓缓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吉原伯伯的意思,依老人家的传统观念,当然是希望她接掌公司、延续公司命脉。只不过,无论她有没有到国外取得学位,她对集团根本毫无贡献或者付出,今天震天的成就与地位,没有一点是因为她震净悠的关系。

她看着豪华舒适的董事长办公室,这是爸爸的位置,爸爸就是在这里创造他的人生,奉献他的青春和生命。爸爸是这么热爱他的事业,并且将他最重要的事业无私地传承给极口洋介,就算他对震家而言,是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吉原伯伯,如果有一天由特助接掌公司,您认为呢?”

老管家对于继承人的问题,并不感到讶异。“特助对公司的用心无庸置疑,但是……”

吉原管家鼓励且用力地点头。“如果小姐愿意接下公司,天上的董事长一定更开心!”

震净悠轻轻漾开了笑,视线转而落在身后的落地窗外,由高楼俯看,仿佛有种脚踏台北盆地的征服感……可,她一向惧高,这样的高度让她心里不舒服,没有征服的快感,只有恐惧和不踏实。

或许,识人眼光精准的父亲也明白独生女不爱商场上的勾心斗角,所以才费心栽培一个助理,教导他在商场上斗争的技巧与经验,好让女儿不必涉足不喜爱的事业。

她相信,就算真的由极口洋介继承震天首席董事的大位,天上的父亲也会很开心。

“嗨,公主,方便打扰吗?”

门口站着一名风情万种的女士,她轻敲门,高挑性感的身材、艳丽的容貌,正是让震净悠打从心底感受到压力的人——宋恬梨。

吉原管家迎向前,躬身致意。“宋小姐,您好。”

“吉原先生,您好。”

震净悠走出代表权力的座位。“宋小姐,您客气了,请进来坐。”

宋恬梨优雅地坐人沙发,嘴角始终挂着微笑。“不好意思,打扰了,实在是他们男人开个会还人手一菸,味薰得我受不了,所以才晃到你这儿来了。”

震净悠皱起眉头。她不知道他会抽菸,可身旁宋小姐身上的确传来一股浓厚的菸味,甚至掩盖过她身上原本的香水味。

吉原管家送来温热的高山茶,同样也是一脸疑惑。“特助戒菸好一阵子喽,怎么会呢?”

震净悠轻轻询问长者:“特助真的会抽菸?”

“会,但很少,只有董事长去世、开始掌管震天时,那段时间频率似乎比较高。”

宋恬梨勾卷着垂胸的鬈发,每个动作都是那么地妩媚而女性化。“那,这么说来就是压力造成的喽?哎呀,真没想到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极口特助……我亲爱的未婚夫,竟是靠香于来杼解压力?呵。”

“未婚夫”。震净悠听到这三个字,娇小的身子明显一颤,而宋恬梨也注意到了。号称“震天集团”最引人注目、郎才女貌的一对,两人的情绪似乎都不太好,极口如此,漂亮的公主也是如此……她是聪明人,当然看得出来他们之间那条剪都剪不断的暖昧情线。

“话说回来,他已经拥有全世界了,还有什么烦恼和压力?”

宋恬梨完全搞不懂,既然相爱,为什么两人不干脆在一起?呼,肯定又是那些自以为帮了大忙的父母搞的鬼!

“特助日理万机,压力也许是进步的原动力。”震净悠回答得很制式,但语气中却有藏不住的落寞。

宋恬梨好奇地问:“听说震小姐有可能和‘创建开发’的利执行长联姻?”

上流社会就这么小一点,根本隐瞒不住消息,况且这件事在这两天传得沸沸扬扬,热闹得很。

震净悠双手交握在膝盖上。“也许。”

宋恬梨玩味地挑眉。“我很好奇,极口怎么会舍得你嫁给别人?”

震净悠眨眨眼。“宋小姐怎会这么认为?”

她笑得好暧昧。“大家都这么说啊,我们都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呢!公主和侍卫,这是多么浪漫的爱情故事。老实说,上一辈他们企业联姻的想法,我并不感兴趣,倒是你,你真的会听从你父亲的安排,嫁给你不爱的人吗?”

一股雾气倏地涌上眼眶,一直以来她都是受尽呵护的,根本不懂该如何处理和应对自己难堪的情绪。

“我、我……”对于宋小姐的问话,她不知该如何回应。

宋恬梨试探。“或许,我该这么问——你舍得看着心上人娶别的女人为妻吗?”

震净悠让宋恬梨犀利的问话给炸得脸色刷白,娇小的身子摇摇欲坠。

“我……”她无法控制的眼泪,在眼眶中翻腾。

护主心切的吉原管家立刻上前。“宋小姐,谢谢您的关心,净悠小姐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宜会客,还请您多多包涵。”

美丽公主的忧伤是会让人怜惜与不忍的。宋恬梨拿出自己的名片,除了公司的联络方式之外,她还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她递给震净悠。“也许我的问话让你感觉不舒服,不过,净悠,我真的没恶意。或许我真的猜中你心中的想法,不是吗?”

她漾开笑颜。“我喜欢你,真心想和你交朋友,这是我的名片,想逛街血拼记得找我喔!”

宋恬梨如风一般,风情万种地离开董事长办公室。

“小姐……”吉原管家忧心仲仲。

震净悠轻轻地拭去眼眶中的泪。“我真的好没用,像玻璃一样,一敲就碎,难怪大家都说我是‘玻璃公主’。”

“小姐,您别这么说……”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这是幸还是不幸……我拥有富裕的生活,享受无尽的宠爱,但除开这一切,我根本什么都没有,没有个性、没有想法,甚至没有生活技能。”

老管家细心安慰。“小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价值,我们大家都喜欢您,您是震家的精神支柱……”

震净悠缓缓地叹了口气。“生存价值?”

震家公主的生存价值是什么?

“净悠!”

极口洋介神情慌张地冲进董事长办公室,看见好端端地站在落地窗前的她时,显得有些惊讶。

“特助?”吉原管家难得看到极口急躁慌乱的模样。

极口洋介大口喘息,他扒梳过额前的发,才发现自己被某人吓出一身冷汗!

“没事,只是宋小姐刚刚告诉我,净悠人不舒服……”

这下吉原管家可火大了。先是把他的宝贝小姐搞得伤心沮丧,现在又到处乱放风声,说小姐人不舒服?

“宋小姐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她到底想怎么样,怎么这么爱到处挑拨离间呢?!”

“吉原伯伯您别生气,我相信宋小姐并没有恶意……”

震净悠凝视着眼前高大魁梧的男子。有那么一段时间,她曾经以为,她这辈子能跟随的、能爱的就只有他一人。她的心为他跳动,她的微笑因他而甜美,她是那么地需要他,那么热烈地爱着他……

她记得他的拥抱,他灼热的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他温柔的占有……神啊,她真的以为,往后一辈子,她都能够拥有全部的他。

但是,有些事、有些人,即便是自小拥有全世界的震家公主都无法拥有的。

那么,震家公主的生存价值是什么……

她转身,回到现实世界,同时为自己做了决定——

“极口特助,请代为转告利执行长——我,愿意接受联姻。”她说,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利家回覆了,同意婚事,并期望婚礼尽速举行。

这场世纪婚礼将是台湾商场近年来最大的盛事,“利、震”两家联姻,等于宣告其势力及财力将无人能及。

联姻的消息一传出,结婚贺礼如雪花一样送进阳明山震家大宅,有钱有势的利少爷更是特别聘请法国大师级的婚纱设计师来台,为新娘打造最美丽且昂贵的新娘婚纱。

阳明山震家大宅的楼顶,是间四面及屋顶全以强化玻璃搭建的玻璃屋。这曾是爸爸最爱的日光室,爸爸爱阳光普照的天气,所以建了这个独特的楼顶,可供他小憩及阅读。

因为光线充足,婚纱的试衣及量身全搬到这偌大的空间里,又为了让震净悠安心试衣,设计师还临时准备了一顶可拆式的换衣间。

中午休息时间,所有工作人员全到一楼用餐。震净悠穿着一袭飘逸的低胸新娘白纱盘坐在地,下摆层层的蕾丝一圈一圈地将她包围住。

极口端着一盘三明治走进日光室,看到沐浴在阳光中的她,宛如天使,纯净、不染一丝世俗的尘埃。这女孩是他发誓用生命保护的宝藏,却因自己一时的失控而伤透她的心。他爱她,从十五岁的他怀抱着受伤的她,嗅闻到她身上让他平静的气息,那一刻起,他知道这小小的女孩将在自己的生命里占据着最最重要的位置“吃点东西,吉原先生帮你准备了一些鲔鱼三明治。”

他在她身旁坐下。小女孩长大了,她甜美细致,像朵初绽放的花儿。

如果可以,他愿用全世界来换取再次拥抱、亲吻和爱怜她的机会。只是,他是随从,他的世界就是震家,对于震家,他只有忠诚和服从。

震净悠感受到他的存在,闻到她熟悉的味道,她好想冲进他怀抱,再次感受他的力量,真的好想、好想……

“礼服漂亮吗?”她拉起手工蕾丝礼服的下摆轻轻地问。

极口洋介放下手中的盘子,他温柔地说:“相信我,你绝对是最美丽的新娘。”

她抿着唇,硬扯开笑。“谢谢你的赞美一我没想到会和你讨论我的结婚礼服……”

极口洋介黑眸中深沈的阴霾清楚可见,但他选择逃避,不去正视她的问题。

“如果你觉得漂亮就好……”

她漫无边际地说话,没有重点,可是一股强烈、欲破茧而出的力量却在她身体里不断沸腾翻搅,逼得她无法顺畅呼吸。

她捂着喉咙,开口问道:“对于我和利先生的婚姻,你有什么看法?”

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以冷静着称的极口,“冰冷”、“有礼”就像呼吸一样,与他如影随形。

“这是很好的决定。”他说。

她细细凝视。“因为你可以重获柏家土地?”

极口洋介摇头。“不是,这和土地无关。”

她笑了,却带着苦涩。“那和什么有关?我爸爸的遗嘱吗?”

她烦了、腻了、累了……为什么,她只是想拥自己的爱情,她只是想要他有一些喜欢她!

震净悠霍然起身,她拉着白纱长长的下摆走至窗前。日光室的高度让阳明山的美景一览无遗。

她的额头抵着玻璃,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无助。

极口洋介走近她,痛苦地凝视着她身披白纱的模样,他双拳紧握,理智像濒临断裂的弦。

他不是不在乎,他不可能不在意……

“董事长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但是强烈的责任感让他永远只能这么回答。

“抱我好吗?”

震净悠回身,漾开美丽而虚弱的笑容。

不!那条绷紧的弦因她开口要求而应声断裂,此时此刻理智宣布彻底崩溃,极口洋介一个闷哼,大步跨向前,双臂张开,如风如暴雨般紧密地将她搂在怀中。

“洋介……”她轻呼,泪水已然决堤。

我的净悠。

他拥抱着她,闻到她的发香,触及她的柔软身躯,他完全明白,他根本无法让她走出他的生命,嫁给其他男人。

她是他今生的挚爱!震净悠双手牢牢地环在他的腰际。

紧紧倚偎在他怀里,她害怕,如果自己放手了,两人将被迫分离,终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洋介……”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极口洋介吻着她的发,浑身的肌肉紧绷着,对她的渴望,就像盘据于心中的魔,再也无法控制。

震净悠看着他炙热狂烈的眼神,颤抖地抬起手,指腹轻画着他性感的薄唇。

“我爱你。”

“别引诱我。”他沙哑地说,因她细柔的触摸而浑身僵硬。

“我真的爱你。”她轻轻告白,盈泪的眼充满绝望的凄凉。

极口洋介低吼了声,俯首,狂野饥渴地吻住了她。

她搂着他的颈项,心跳一样地剧烈,两人唇舌的交缠进射出饥渴的火花,如火焰般燃烧的情欲仿佛要将两人焚毁。

他弯身抱起了她,精致美丽的礼服长长的白纱拖曳着他踩着坚定的步伐走向日光室后方的休息室。那是一间独立的午睡房,有舒适的床铺。

极口洋介关上门,将她轻轻放在大床上,同时将自己高大的身躯温柔地覆住了她。

他意乱情迷地望着她情欲迷潆的眼。“我要你。”

震净悠凄然一笑,坚定地将自己迎向了他。

他们快速地脱去彼此的衣物,当两副赤裸而饥渴的身饰再度拥抱时,两人发出满足的呻吟。

他们激情拥吻着彼此,他的大手轻抚着她,她在他的触摸下敏感地颤抖。

“好美。”他低哑说着,唇在她肩颈上游移,挑逗的舌从她的锁骨移动而下。震净悠虚弱娇喘着,他的每个碰触都带给她无比的震撼和愉悦,她无法自拔。

他的大手往下探,沿路撩起熊熊燃烧且急欲倾泻的欲火。

她激烈反应着,配红着脸,星眸半闭,雪白的肌肤透着激情时动人的粉红色,强大的快感,震得她泪眼迷潆。

“洋介……”她嘶声呻吟。

澎湃的激情一波接着一波,不断升起、再升起……她盈泪的眼睛凝视着他。“要我。”低哑的嗓音因情欲而破碎。

她扬起颤抖的双手,攀住他的肩膀,并弓起自己,情欲让她几近疯狂:“要我。”

“净悠,我的净悠……”

听到她的喊叫声,感受她的抽搐与痉挛,他几近疯狂了。

他要她,他要她全身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结合的那一刻,两人狂烈地喊叫,迷失在感官的欢愉里。

  • 下一章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