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那就爱了吧>第八章
第八章
作者:伍薇    

第八章

极口洋介离开了台湾。

在那日他们躲过众人,回到他的房里槌蜷恩爱了一夜之后,她以为一切就会好转,只是当清展醒过来的时候,激情一夜的爱人早已消失无踪。

她恐慌失措,整个世界在一夕之间全部崩毁一她顿时明为什么在爱恋绩蜷之间,他凝视她的眼神总是那么地无助与绝望……

无论两人之间多么地激情狂烈,他身上所背负的忠诚和服从,沈重得让他只能选择逃避。他的眼神透露着分离。

“特助到美国处理分公司上市的事。”

震净悠在短短的一星期内急速消瘦,这让视她为宝贝的吉原管家万分着急。他虽然不清楚年轻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能想到的理由也只有极口特助突然赴美。

“小姐,特助很快就回来了,如果有急事,你可以打电话给他。”

“吉原伯伯,他根本不需要去美国,那边有人会打理一切。”

这是逃避,他以行动表示了。

也许,他根本不在乎。

也许,她认为他喜欢她的那种感觉其实完全出于自己的想像。两次的亲密关系都由她主动,结果也都是换来他的逃避,她很难说服自己,洋介是真正爱上了她。

从小到大,洋介从未拒绝过她任何事,所以他们的亲昵是不是也是因为她的要求?

“特助是否提到我和利先生的婚事要取消?”

“没有,特助说会在婚礼前返台。”

震净悠闭上了眼,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爱一个人,一定要这么凄凉、这么难堪吗?

她感受到他的激情、他的温柔,她以为那就是爱情。其实,那都是一场梦而已。

“小姐,你该吃点东西,您这样不吃不喝身体怎么受得了。”

小姐瘦了,连笑容都没了,她像缕游魂飘浮在空中,任谁看了都会不舍。

“吉原伯伯,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吉原管家无法抛下宝贝的小姐,所以他能做的只有联络极口特助,报告小姐目前的状况。

老管家将接通的电话交给小姐。

震净悠接过电话。“喂。”她的心在颤抖。

“为什么不吃饭?”

他低哑的声音,听起来好远、好远,像是从她看不见也碰触不到的远方传来的。

她扯开苦苦的笑。“你不见了。”

“好好吃饭,好吗?”他迳自说着。

震净悠摇头。“你从来不正视我的想法对不对?你不见了,我在乎的是你不见了!我不是孩子,肚子饿,我会吃东西,但是你不见了……”

你不开心的眼 仿佛将我推到悬崖边缘

距离就算再靠近眼前 我们一样没焦点

没有你的世界 就像寒冬没有春天依偎 少了你陪在身边

我的四季只剩下冬天 悲伤 喜悦 回忆不断重演

静下来的世界 有我的思念 也有你的空虚无边

她的泪再也无法控制。“洋介,我受不了了,我只是想爱你,我以为你也有一点爱我,哪怕只是一点点……”

你有没有听见 寂寞的声音 悄悄在蔓延它住进我们之间

守候着我和你的永远

“请你告诉我,爱情为何一定要这样?就算你不要我,也不能这样不告而别,你知道吗?我的心直的好痛,只要想到你,就会好痛好痛,这是什么感觉?还是我真的失去你……”

你有没有听见 思念的呼唤 传遍每条街

就算你走得再远 累了 回头我就在你的身边

她抽泣着。“洋介,我要知道你的想法,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都要知道,我真的不要像现在这样!这么不安、这么难堪。我要你的答案……”

她好想他,但万念俱灰的沮丧宛如狂风巨浪般吞噬了她。

老天,她不够坚强,根本无法承受这一切。

“你是我该守护的公主。”

“这些我都可以不要!我只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净悠……”

她听到他沈重的叹息。

“回答这个问题有这么困难吗?”

震净悠浅浅一笑,坚定的目光合着泪水,更形苦涩。“你的想法只有报恩,只有忠诚,只有服从,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我的心,因为爱你而碎成千千万万片……”

她挥去脸颊上奔流的泪水。“洋介,你真的可以看着我嫁给别人?你真的可以握着我手,走到圣坛前,将我交给另一个男人?”

他依然沈默。

她深吸口气。“我要知道你的想法,你爱我吗?”她固执地等待答案。

须臾——

“这是最好的选择。”他说,沙哑的声音沈重而苦涩。

绝望与痛苦勒紧她的喉咙,令她的声音破碎。“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看着我嫁给别人?”

她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像是被炸开一个大洞,血流如注……一如脸颊上倾泻的泪水。

“我了解了。”

也好,无论好坏,这毕竟是他的答案。

“工作顺利。”

她挂上了电话。

同时,一股恶心感猛然袭来,她捂着口,快步冲向厕所,对着洗手台干呕不停。

震净悠的泪未曾停止,她的心好痛,可是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像把尖锐的利刃狂然袭来。

她听到吉原管家惊慌地大喊,她听到家里佣人焦急的询问……

她病了吗?

无所谓了,任何的一切,她都无所谓了。

“恭喜你,你怀孕了。”

震净悠坐在妇科诊所的诊间内,脑里盘绕的都是医生方才宣布的事。

“我怀孕了?”

那日狂呕之后,吉原管家原本急着找来家庭医师彻底检查,但在她坚持之下,同意让她稍作休息后再观察。

吉原管家以为小姐的不适,也许是因为多日饮食不正常,加上情绪过于激动的缘故。

但,震净悠知道自己的身体有部分出了问题,原本应该准时的月事,却在这个月迟了几天。她不敢多想,只能趁吉原管家外出办事时,独自找了间小诊所挂号看诊。

没想到,做了检查之后,她才知道,最近自己吃不下、睡不着,甚至情绪大起大落,或许都是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

可……怀孕?怎么会?

女医生看出她的疑虑。“有些人天生体质比较敏感,一受孕身体就会发出讯号,所以你会开始孕吐、吃不下东西,都是正常的事。”

震净悠抚着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谁会想得到,纵情的男女欢爱之后,老天爷竟然送给她这么珍贵的礼物?

她怀孕了,身体里头孕育着他和她的结晶……

“请躺下来,我必须帮你做个内诊,以确定胎儿着床的位置。”

震净悠在护士的协助下躺下,由女医生做必要的检查。 医生指着萤幕上一个蚕豆大小、包着一层白膜的黑点。“这就是胚胎,很好,不是子宫外孕。”

生命是神奇的,震净悠合着泪水感受这神奇的时刻,这是她的宝贝。

“这张超音波片子我会给你一张。”

震净悠起身,她整理好衣服之后,坐回原来看诊的座位。

女医生依然挂着亲切的微笑。“结婚了吗?”

震净悠摇头。

“男朋友?”

她摇头。

女医生还是挂着亲切的笑容。“重点来了,没有男朋友又未婚的妈妈,你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在新生命的感动之后,这将是震净悠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孩子在定没有父亲,所以,能不能留下来?

她能为孩子做什么?

给他一个富裕的家庭?或者趁时间还来得及,带着这个秘密嫁人利家,以“入门喜”的方式向利家宣布孩子的到来?

不,她做不到。

“小姐,婚纱送到了,您可以试穿吗?”

设计师动用了两个人展示绣有层层蕾丝、充满浪漫宫廷风格的白纱礼服。

她伸出手,轻抚着白纱上每道细致的花纹。

“哇,好美哦,一定很适合我们净悠小姐!”

一旁的佣人真心赞美,这件礼服集合所有女人对于浪漫、美丽的幻想。

震净悠放下手,白纱象征的纯净让她觉得扎手。“我不太舒服,等一下再试穿。”

她离开日光室,回到书房。

吉原管家紧紧跟随在后。“小姐,您没事吧?需不需要我请林医生过来家里一趟?”

“不用了,只是没睡好。”

她凝视着书房窗外,原本紊乱的心情,此刻却感到好平静。

“特助有打电话回家,问小姐有没有吃饭、睡得好不好?”

她可以独立生活吗?在没有佣人的协助之下,煮饭、洗衣、整理家务,会木会手忙脚乱?呵,那一定很刺激……

“特助很关心小姐的状况,交代一等美国公司上市的事底定后,就会赶回来。”

也许她应该和厨娘学学如何使用厨房器具,至少该知道如何安全地使用家电设备,这才是重要的事。

“特助其实是关心小姐的,只是他个性太内敛、太温吞了,不会表达,小姐你要谅解……”

震净悠收回遥望的眼和心思,她看向一旁忧心冲冲的老管家,展开一个无忧无虑的笑容,就像从前一样。

“吉原伯伯,你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真的。”

吉原伯伯心慑于宝贝小姐美丽的笑容。那笑容和过去一样,纯净自然,没有烦恼……

有多久了?他有多久没见过小姐这样平静、单纯的模样?

“我很好,真的。”

望着窗外翱翔于天空的飞鸟,震净悠漾开一个最美丽的笑容。

三天后,震家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震天集团”唯一继承人,震家最珍贵的公主——震净悠失踪。

第二、“利、震”婚事宣布取消。

震净悠仅留下一封信及一纸让渡声明书。

“没有刷卡、没有提款?!小姐靠什么生活?她有没有吃饭呐?老天啊,小姐到底在哪里?”

因为这样的忧虑,吉原管家背着极口,开始查询各大医院的无名伤者甚至往生的无名氏,哪怕回报的消息只有一丁点相似,他都会亲自去察看才安心。

他担心小姐的状况,就算知道小姐是个爱惜生命的人,也不免害怕小姐会不会因为情绪打击而做出傻事。

两个月过了,“震天集团”首席董事的大位并不因震家公主的让渡书而有任何改变。那位置仍然空悬,等着她回来,极口洋介依然处理特助的工作,和往常一样早出晚归。

尽管极口并不愿接下大位,但集团上下员工早就以“董事长”称呼他。

只是他憔悴消瘦了,本来就安静寡言的性格,在心力交瘁却遍寻不着他心中挚爱的同时,变得更加沈默冷情。

然后,震家公主离家出走的消息渐渐守不住,各大媒体闻风而来,聚集在“震天集团”总部进行采访。“震天集团”公关部门发言人根本无法阻止一波接着一波的媒体,只好搬出极口特助接受各大媒体的“拷问”——

“请问‘利震联姻’之所以会破局,是不是因为震小姐离家出走的缘故?”

“请问这是不是权力迫害?‘震天集团’首席董事大位争权的结果,震家小姐被淘汰出局?”

“听说震家公主生病了是不是?!”

面对媒体咄咄逼人的提问,极口洋介始终不发一语。

发言人在一旁陪笑,也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

只不过,极口洋介冰冷的表情,高大的身躯散发着让人无法正视的权威,反而让媒体记者不敢造次。最重要的是,尽管极口洋介不言不语,但他的身上还是弥漫着一种让人鼻酸的哀愁与悲伤。

渐渐地,也许是震慑于他的威严,也许是怜悯他的落寞,媒体记者不再发问。

震家公主是不是真的失踪,也成了上流社会闲话家常的主题。

“净悠呢?”

宋恬梨在一次的会议后,对极口洋介提出她的问题。

极口洋介撇开嘴角,指指自己的心口。“她在这里。”

宋恬梨望着那高大孤寂的身影,不禁轻叹。

为什么世间所有的笨蛋,都是这个样子,非得等到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

进入第三个月。

极口洋介依旧过着他的生活,他不苟言笑,工作像是卖命。

净悠不见了,他的心也跟着失去动力。

找寻的步伐不曾停歇,但是,也许是净悠刻意隐藏身分,她仿佛自人间蒸发般毫无音讯。

午后,结束一场会议,忙碌后的空虚让他对她的恩惫突然如潮水般涌上来,他开着车来到那日与她散步的淡水老街,她甜美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

“哥,反正没事,我们去走走好不好?”

“你想去哪?”

“淡水。”

他刻意跟随之前的记忆,走过渡船口,一个人吃了她说让她惊讶的阿给……

“原来油豆腐包冬粉就叫阿给?”

“惊讶吧。”

“好惊讶!”

他好想她,每个思念都像是火烙一般让他无法承受。

他知道自己的顾虑伤害了她,他记得那日最后一通电话中她的哭泣,每声抽泣都像把利刃割着他的心……

“我要知道你的想法,你爱我吗?”

极口洋介仰天苦笑。他想的、念的都是她,爱她的心坚定不移,根本从未改变。如果他现在改变答案,不再是那句该死的“这是最好的选择”,她会愿意回到他的怀里,对他撒娇地甜笑吗?

他来到捷运车站,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那位街头艺人正在表演默剧,他同样驻足观看。

街头艺人发现了他。他记得这位客人,他像是日剧男主角一样帅气十足,让人印象深刻。

街头艺人走到极口洋介身旁,摸摸他的肩、碰碰他的胸口,东摸摸西碰碰,再度神奇地从手中变出一支含苞的红玫瑰。

他指着极口洋介空荡荡的身旁,在空中画了一颗心,然后询问般地皱起眉头。

心?

这一刻,他仿佛回到那日,仿佛听到净悠惊呼的声音,仿佛看到街头艺人要他们表演亲亲的逗趣模样,仿佛听到围观群众鼓掌叫好,仿佛感觉她就缩在自己的臂弯里,小脸害羞地胀得通红……

“怎么办……”

“那就亲吧。”

然后,在大雨之中,他吻了她,接着,净悠投入他怀抱,勇敢、不顾一切的告白“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的好喜欢你!”

所有的记忆,就握在手心中,他记得,但挚爱的人已不在身旁。

街头艺人震惊地指指他的脸,打破默剧不能出声的规则。“先生,您没事吧?”

极口洋介抚去脸上的潮湿。他噙着笑,同时在空中画了一颗心,然后,将这颗心坚定地放回自己的胸口。

他的心里.只有真净悠。

  • 下一章
  • 上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