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六节 默默的爱
第六节 默默的爱
作者:潇文    

  放学后,任意飞刚出校门便被请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这一幕恰巧被秦飞看到。她确信这辆车是哥哥的。此时,江璇走了过来,“怎么,你的‘保镖’没来吗?今天可有空上我家了吧?”

  秦飞笑着看了看江璇,又看了一眼正驶到身边的一辆敞篷式轿车,“看来要让失望了。今天我和小吉有事!”说着人已上了小吉的车。南宫吉:白道上鼎鼎有名的钻石大王的儿子。他的父亲南宫智在黑白两道都十分有名望。而他自从在五跃街认识了秦飞就深深被秦飞吸引。所有人全看得出这位阔少爷一直不懈努力的追求秦飞。但是秦飞本人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这种关系维系了两年,可见南宫吉有着恒久忍耐的心。

  任意飞被带到了一个仓库中。李致摘下了墨镜,走到他的身前,仔细打量着这位可疑的人物,片刻才吐出了一句话:“我很疼我的妹妹,你知道吗?”

  任意飞没有回答,只是挣脱出押着他的男人手中,又毫不在乎的整了整衣服,“我不是国际刑警!”任意飞的镇定不该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具有的,李致淡淡地道,“我知道。在国际刑警的名单中没有你,但是我们也并没有你的真实身份!像你这样一个人,做老师可不太适合!”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致一把抓起任意飞的衣领,狠狠地道,“警告你,别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如果让我知道她受了一丁点委屈,我会让你死得凄惨无比!”接着,李致又给任意飞整好领带,退后了几步,将墨镜戴上匆匆离去。在旁的阿伟给了任意飞一记冷拳,“小心点,小子!”随手拍了拍任意飞的脸,大批人马离开了。任意飞则释然一笑,他看来是第一个在李致手下有命的男人。任意飞初尝李致的手段,但他更明白一点,这个在黑道上传说手段不亚于三K党的恐怖分子对自己的妹妹却是呵护备至。

  同时,小吉和秦飞这回可不是去玩,小吉带秦飞去了他爸爸旗下的一家软件公司。南宫智有许多产业以及钻石珠宝店。为了更巩固他的地位,南宫智开了这家软件公司,事实上这是家收集有关黑帮人物的资料库,还有一些国际刑警的背景资料,以便向他的黑道上的伙伴提供方便。秦飞当然早有心机,利用小吉的身份来这里查找任意飞的真实身份。

  “小飞,你到底要查谁?这里的资料你看三天三夜都看不完呢!”

  “放心,我有的是时间!”秦飞乐观的道。

  “可是你这样不会影响学习吗?”南宫吉毕竟已是大学生了。

  “你怎么这样鸡婆?那些小儿科的东西上个假期哥早让人给我上过了,好无聊的。你们一个个都以为我是笨蛋呢!瞎操什么心呐!”秦飞不耐烦地坐到了一台电脑前。小吉吐了口气,“那你要查什么人?警察还是黑社会人物?”

  秦飞想了想,笑道,“给我黑帮人物的资料,最好是近五年的。”

  南宫吉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她笃定的目光,立即从资料架上取下一张光碟,“你是为了昨天你大哥被人放了冷枪吧?”

  “你以为这个企图暗杀我哥的人会是国际刑警?没有一个国际刑警会执法犯法。所以依我推断这个人很可能是和我哥有仇或是哪个帮派的杀手。”

  “可是混黑的又像你哥这样有地位的仇家必定很多,你这样查,不是很渺茫?”

  “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位适合的人选。我不希望哥去了日本还会遭到这样的‘恐吓’!”秦飞顿了顿,纠正道,“或许用‘警告’来得更恰当!”

  “难道对方的目的不是杀你哥哥?”

  “本来我也以为。但对方开了枪竟然可以不知不觉离开。他的能力可想而知。一个这样的职业杀手会开枪失误,没有一枪要了我哥的命吗?看来对方纯粹是做个战前热身运动,好戏还在后头呢!”

  “可你哥显然不想陷入这场争斗,否则他不会明天去日本。”

  “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秦飞一脸迷茫。她不明白哥到底怕什么?

  此时,李致回到了家中,将高烈、阿伟叫进了书房内。

  “高烈,这次我去日本,你留下来负责这里的事,照顾好飞飞。”

  “致哥,这些日子你总让我陪着小姐,为什么不让我在你身边?如果昨天有我在,这件枪杀案一定不会发生!”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最担心的是他们会对飞飞下手!”

  “那致哥为什么还要去日本呢?”阿伟不解得问。

  李致锐利的目光扫去,“日本黑龙会上杉雄岗的邀请谁敢轻易拒绝?我看这是摆明的一场阴谋。高烈,我们的一切全靠你撑不撑的住了。阿伟,这次去日本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两人应诺,高烈虽然心有不甘。想到秦飞的能干,绝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且从不懂什么叫听话,但是高烈也明白这边的重要性。李致等于是被迫离开,飞星全在他的手上了。

  突然李致又吐出了一句话,“注意一下她身边的男教师任意飞!”

  高烈点头,没有追问。他明白致哥既然交待了自然有他的意思。

  今夜,是最后一夜和秦飞在一起了。明天李致便要飞往日本。他从没有和飞飞分开过。可是李致必须借此弄清楚自己对飞飞的感情。没有人知道,这个表妹事实上和李致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李致坐在秦飞的床沿,望着入睡的秦飞,表情是复杂的。良久,他点了根烟,脑海里回忆起往事。秦飞的父母对李致有收养之恩,可是出身黑道的秦仁正在一次白粉交易中身亡。她的妻子也被人追杀,带着秦飞四处躲藏。当李致赶到,秦夫人已经身中数弹,只留下襁褓中活命的女儿。事隔十六年,当时李致也不过十五、六岁,所以为了避人耳目就称秦飞为表妹,但她不是自己的妹妹!她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可这一切唯有李致清楚!

  “哥,谁让你在我房里抽烟的?”秦飞慵懒的在李致背后搂住了他,紧紧靠着。李致心头一紧,“你怎么还不睡?”

  “是烟味把我熏醒了啦!”秦飞此刻像个小孩,李致立即站了起来,将烟熄灭。

  “这么大女孩了,还随便搂着哥哥!”

  “哥哥,怎么成了刺猬都不给妹妹碰一下了?是不是有女人了,别回避噢!”

  “是呀,怎么了?”李致将错就错,宁可被误会也好安心。

  “怪不得那天你受伤一时恍惚把我当成了你外面的女人了。”

  天!李致想不到秦飞会想到那种地方去,可是她不想到那种地方去,她又能想到什么地方去呢?难道她会以为自己的表哥爱上了自己吗?一个足足大她十二岁的男人为她动了情,并守候了她整整十六年,等待她长大成人?

  “哥的私生活你还是别了解。再说跟了我的女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飞飞如果你也决定走这条路,就要放弃所爱的人!”

  看着李致离开了房间,秦飞一下子感到特别的清醒。她没有所爱的人,但李致说的时候,秦飞感到了李致的无奈和落寞。放弃?这是在秦飞脑海里根本没有出现过的字眼。这一夜,难以入眠。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