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七节 三班的班导
第七节 三班的班导
作者:潇文    

  中自学的时候,高一(三)班的老师不在,于是由(八)班的老师代管。秦飞原本正在睡觉,却被Miss.梅用力拍着桌给吓了一跳,立即投入眼里的是一张铁饼脸,“同学们都在认真学习,你想睡觉可以回去睡个够,这里是教室!”

  秦飞托着腮,懒懒地道,“Sorry,Miss.梅,我不睡觉下午就没精神听课了!”

  Miss.梅望了一圈,个个都赞同的点头,更令她气愤,“秦飞,和老师说话是坐着的吗?你果然是个没家教、没礼貌的学生!”

  “Miss.梅是在无理取闹吧!”秦飞站了起来,立即在身高上占了优势,高出了Miss.梅一个头。这时Miss.梅从俯视变成了仰望。

  “你说什么?你竟然和老师这样说话?我命令你马上道歉!” Miss.梅气急败坏的道并踮起脚跟,仰起了头,手差点指到了秦飞的鼻子上。这一刻,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与秦飞同一排也就是最后一排的男生全部肃然起立。事实上,最后一排除了秦飞,全是男生。而秦飞则是本班篮球队长。

  Miss.梅也感到了那些男生的眼神,最可怕的是面前的秦飞的目光,笑中透着一丝令人恐惧的神韵。和她的表哥李致如出一辙。Miss.梅的手指开始发麻却又不愿就此罢手。否则就太下不了台了。

  “发生了什么事?”任意飞走了进来,全班的女生立即抬高了头睁开了眼。任意飞又看到了Miss梅,“梅老师?”Miss.梅僵硬的收回了手,转身立即展开了她具有特色的“花痴”笑容,“任老师呀,你怎么来了?这里有个学生违反课堂纪律,还目无尊长,我正在教育呢!”

  任意飞很自然的绕开Miss.梅看着最后一排站在那里的秦飞。“算了,梅老师,她们都是高中生,自己会把握分寸的。这个班暂时由我带,徐主任接到临时任务出差三、四个月。后面的同学都坐下吧!”

  秦飞顿了顿才缓缓坐下,立即其余的男生也都坐下了。Miss.梅则合着双掌崇拜地道,“任老师学历高,又被校长看重,真了不起。只是这个班某些学生是问题人物,以后要多劳任老师操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找我好了。”

  “谢谢。这儿由我看着,梅老师去忙你的事好了。”

  Miss.梅走后,任意飞松了口气,同时全班同学也松了口气。这个Miss.梅的骚劲真令人消受不起。任意飞站到了讲台上,“本人姓任名意飞,暂时担任你们的班导。当然也是你们的体育老师。如果有什么需要或我做的不妥的地方尽可提出来。毕竟我们将相处一段说短不短的日子。”班里的女生大多全神贯注的望着这个德光唯一的帅哥老师。特别是江璇更认为这是“缘”,努力的放着超常电波。唯有秦飞又趴着睡着了。一下课,众人议论纷纷的全是“任意飞”。秦飞对此付之一笑,继续睡她的觉。

  放学后,秦飞被叫去办公室。江璇是千叮万嘱要留些面子给任老师,别太冲动,人家才帮你解围,你不可以翻脸……一直唠叨到门口才肯罢休。秦飞喘了口气走进了任意飞的办公室。看来他的待遇比任何老师都好,一个人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任意飞关上门,请秦飞坐下并立即又送上了果汁。

  “留你下来,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吧?”

  “为什么?”秦飞简单的问,不过和这个可疑人物交谈的收益应该比查资料库轻松得多。任意飞笑道,“如果不留下你来,让Miss.梅认为我在教育你,她还会找你麻烦的。”秦飞对此一笑,她才不怕Miss梅。

  “你和Miss.梅相处不久,怎么这么快就了解她的为人?”

  ”这是经验。你还小,当然不能一眼看穿一个人的心思。”

  秦飞可以了解这个男人是生存力如何强劲的人,“噢?那Mr.任看看我这个人怎样呢?”秦飞凑到了任意飞面前,任意飞并没有退开,气息在秦飞耳边游走。

  “有点天真,有点任性,有点成熟,也有点……危险。”

  秦飞立即保持了和任意飞的距离,内心有种莫名的骚动,但依旧保持脸上那一贯神秘的表情,“虽然我不能看穿你,可是显然我得先通知Mr.任一声,你遇到麻烦了!”

  “什么意思?”任意飞从认识秦飞第一天开始就可以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之处。

  “大家心知肚明!只是千万记住和危险的人在一起就是你最大的麻烦!”

  任意飞故弄玄虚的笑着反问,“为什么不说你是你哥最大的危险?”这让秦飞不由一怔,她想不到任意飞会说这样的话,“这怎么说?”

  “是李致对我亲口说的。你怎么问我?”任意飞笑得更深。秦飞立即转移了话题,“你的伤痊愈了吧?”

  “死不了,不过你表哥的手下出手很重!”

  “还算幸运。要是让我哥的得利助手来对付你,现在没成残废就够好了!”

  任意飞笑笑,又严肃地问,“你以为那种生活适合你吗?”

  “你连这种生活都适应了,我会不适应那种生活?”秦飞故意用话套任意飞。

  任意飞无奈地道,“你至今还在怀疑你的老师?”

  ”别拿老师的头衔来压我,你要我相信你,可以拿出证据来,反之,如果我哥先掌握了不利的证据,我不会再救你一次!”

  “我会慢慢等,看看你哥可以拿什么证据来,我有耐心!”

  秦飞对此耸了耸肩,“换个话题,你为什么住旅馆?你少说也要呆上几个月的。”

  “朵弥港房子难找,需要时间。”

  “是吗?”秦飞起身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Mr.任我得走了。”

  “你平常都这么早回家吗?”

  秦飞走到门口,又止住了脚步,“今天得去打一会儿篮球。”

  “那得换上你的篮球鞋!”任意飞的目光落在秦飞一双皮鞋上。

  “这是当然。对了,Mr.任有兴趣一起吗?”

  ……秦飞感觉这一次与任意飞练球并不是当初那种氛围。因为秦飞这次会细心的观察任意飞的每一个动作、眼神!一场精彩的练球结束后,秦飞暗自惊叹:这个混蛋竟然球技这样出神入化,还装着略输一筹、球技不精的样子处处让步,又不露破绽。明摆着把自己当猴耍!此刻,两人在水池边洗了把脸。

  “Mr.任,很晚了,我得回家了!”

  “嗯,天都黑了,我送你回家吧,一个女孩子挺危险的。”Mr.任一本正经地道。虽然觉得好笑,但秦飞倒是没有反对。于是两人边走边聊,一会功夫就到了秦飞家门口。高烈立即让人打开大门,迎了出来。“小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高烈边问边看了一眼秦飞身边的男人,脸上的肌肉不由抽搐了一下,但任意飞的一个眼神又让高烈恢复了平静。这微妙的表情变化令秦飞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他是我的老师--Mr.任。因为天黑不放心就送我回来,现在到家了。Mr.任,谢谢!”秦飞有礼的一笑。

  “没关系,再见。”任意飞笑着转身离开。秦飞则与高烈一同进了房子里。

  “小姐,有司机接送,希望你以后按时回家。”

  “这是命令吗?似乎你无权干涉我的自由吧!”秦飞瞅着高烈耸了耸肩,“高烈,既然你不放心我,大可以以后亲自去接我阿!”

  “小姐,致哥把这里的事务全交给了我,实在分不开身,何况今天致哥才离开就有状况发生,我也是刚回来。”

  “噢?谁这么大胆,哥一走就闹事?”

  “长乐帮砸了我们一家娱乐夜总会,伤了不少兄弟,Mary也被杀了。”

  秦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他们是少了哪根筋,连飞星的地盘也敢放肆?”下一秒,秦飞又似笑非笑的对着高烈道,“可惜我只是个高中生而已。高烈,你准备怎么办?”

  面对这种状况,高烈佩服秦飞的镇定自若,“这点风浪飞星还受得起!”

  秦飞淡淡吐了口气,“我要去学习了,晚餐等会让人送上来好了。”秦飞回到房里翻了几页书,躺了下来。此刻她的脑子里千头万绪。她不明白长乐帮如此猖獗,为什么高烈采取保守态度?到底他们全在顾虑什么?害怕什么?而且传言Mary是李致的女人。为什么这样也激怒不了哥哥?更令秦飞生疑的是高烈和任意飞之间又存在着什么关系?对秦飞而言,在高烈这张一贯没有表情的脸寻找改变实在太容易了。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