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十一节 野营风波(一)
第十一节 野营风波(一)
作者:潇文    

  今日是德光高一(三)班和高一(八)班到郊外野营的日子。同学们陆续到学校集合上了校车。Mr.任和Miss.梅则在车门口清点着人数。秦飞和江璇坐在一起,奚墨则坐在前面。秦飞听着神话的CD,靠着窗望着外面谈笑风生的Mr.任和Miss.梅。

  “看我带了什么吃的?”江璇从背包里找出一包薯片,先递给了奚墨,奚墨笑着扬了扬手上的一包健康食品,江璇则又塞给了秦飞,“别死样了,吃嘛!”

  秦飞扫了一眼,又看到江璇手里的一包虾片,“我吃这个好了!”说着交换了过来。

  “喂,你干嘛偏要吃我喜欢的?给你薯片已经很不错了!自己什么指了指也没带!”江璇埋怨着,喋喋不休,秦飞反正音乐听得正兴,才懒得理会她。

  突然,奚墨回过头来,神情紧张,江璇则扯下了秦飞的耳塞。

  “怎么办?刚听Mr.任和Miss.梅说还有两个高年级班和我们一起去!”

  “是吗?多些人热闹呀!而且帅哥级人物全在高年级的!”江璇分析着。

  奚墨皱着眉,“不是的。我怕万一是欧阳文他们怎么办?”

  “不会这么巧吧?秦飞,你说呢?”江璇推了推秦飞。秦飞则笑着指了指窗外另一辆平行的大巴上正对着这边挥手微笑的欧阳文他们。江璇僵硬的笑容投向奚墨,“好像就这么巧!”

  奚墨探身望去,立刻缩了回来,“我看书了!”于是坐回原位一头埋进了书里。

  江璇莫名其妙的又推了推秦飞,“欧阳文不差呀,奚墨怎么这样怕他?”

  “那个白痴你拒绝他一百次都没用的,明天醒来还是一如既往,强悍吧?!”秦飞仍张望着奚墨傻笑的欧阳文,又在江璇面前挥了挥拳头,“只有用这个,他才懂得知难而退!”

  江璇呆滞地看着指了指欧阳文的那辆车,“那他呢?”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立即从四面八方送上了纸巾,全是爱慕江璇的默默追求者。秦飞则随手拿了一张擦了擦自己的脸,“小姐,拜托你别冲着我这样,很不文明的!”

  江璇撇开了头,痛苦的闭上双眼靠了下来,“天哪!他笑起来居然还少一颗门牙!原来视力太好也不是件好事情阿!不行!秦飞,今天你一定要陪在我身边!”

  “我也是!”奚墨在前面也响应着。

  秦飞无奈的笑了笑,“行了,我们这里这么多男生可全是你们的护花使者!”

  立即,一片气壮山河的附和。德光的三大美人全在这辆车上,男士们可是个个想充当英雄阿!当然除去秦飞以外。哪个男生想在她面前逞英雄,那下场必定比当狗熊还要凄惨无比。

  当车启动,秦飞仍旧听着音乐,江璇则眼巴巴望着老和Mr.任搭讪的Miss.梅,一肚子的醋火。至于奚墨早已埋在书里睡觉了。

  突然,Mr.任走了过来,冲江璇笑了笑,却是拍了拍秦飞的肩膀。江璇立即积极的扯下了秦飞的耳脉,“Mr.任和你说话呢!”

  “什么事情?”秦飞不悦地道。

  “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才到,有什么好听的歌放出来一起听吧!”

  秦飞耸了耸肩,拿出了神话的专辑递给了任意飞,“我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但我只有这一张。”任意飞接过,看了一眼,“韩国神话,完美男人,喜欢吗?”

  立即迎来一片欢呼,任意飞朝秦飞笑得神采飞扬,令江璇在旁着迷又迷惑,“他是对笑还是对我笑?”秦飞对此没有回答,接着,当震撼的音乐在车厢里洋溢,首先奚墨被惊醒的书掉一地,“天哪,我才梦到神话的签名会,歌就来了阿!”

  江璇则和秦飞相视一笑,所有人都沉溺在音乐之中,秦飞却无意中看到了任意飞的异样神情,那是只有他想到过去时才会流露的表情。可是他的过去和神话有什么关系呢?或者说是在他的回忆里也听过喜欢过这首曲子《完美男人》……

  到达了地点,大家纷纷下车。已是黄昏。男生们忙乎着搭建帐篷,找柴生火。女生们则做着较轻松的活,铺着野餐布,摆放着带来的烧烤食物以及饮料零食。身为全权管理的江璇乘机好好表现一番。

  奚墨正吃力的搬着一箱饮料,秦飞见了立即接了过来,“我来吧!”看着秦飞轻松的将整箱饮料搬到野餐处。奚墨边分着饮料,边羡慕道,“秦飞,你力气好大!”

  “又不是天生神力,体能是靠锻炼的!”秦飞淡然。

  “秦飞,我觉得你有心事,你不太对劲噢!”奚墨肯定又意味深长的道。

  “是吗?那你呢?近来感觉你的性情有很大转变,是什么让你转变的?”秦飞反过来问奚墨,令她哑然。此时Miss.梅见自己班的宝贝班长正和秦飞有说有笑,当即扯开了嗓门把奚墨叫了过去。对此秦飞嘲弄一笑,Miss.梅在她眼里最多不过不停的是个小丑,无聊至极的女人而已。

  围着篝火,有的在烧烤,有的在做游戏,也有的唱歌。总之气氛活跃。不知谁带来了录音机,幽幽平和的音乐响起,欧阳文大胆地走向奚墨的身前,绅士风度鞠了个躬,伸手道,“奚墨同学,愿意与我共舞一曲吗?”

  如此盛情,怎能却之,奚墨无助的目光投向身边的秦飞、江璇,只见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还拼命点头,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奚墨只有低头覆上了手。

  接着,纷纷有人携手跳了起来。Miss.梅则主动邀请了Mr.任,在所有人眼中这自然是天经地义的。秦飞望着他们“漫步”起来,由将目光投向身边被大堆的男生围得像堵墙似的江璇处。虽然已看不到她的人,但仍旧可以清晰听到她喷嚏声。秦飞清了清喉咙,“想死吗?!谁想和江璇跳舞的人先和我秦飞跳吧!”

  说完,下一秒,只见江璇独自一人用纸巾捂着鼻子闭着眼睛坐在那里。秦飞拍了拍江璇,“全走了啦!”江璇睁开眼果然都不在了。于是立即神气了起来,“秦飞,你刚刚在看什么?要你再不发话我都要窒息了!”

  “还怪我呢!你要好好检讨自己处处留情惹的祸!”秦飞没待江璇开口又指了指不远处独自靠在树旁摆酷的Allan,“那个‘长毛怪物’也是你把他变成痴呆儿的吧!”江璇望去,眼里又泛起痴迷,“现在这样看他又有味道了!”

  “江璇,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有本事让那么多男生围着你转,可你有过真正喜欢的吗?”秦飞眼里的认真让江璇感到秦飞瞬间的成熟。

  “如果有,我还可以潇洒游戏人间吗?”

  “那什么才是你要的?”

  面对秦飞的问题,江璇迷盲了。秦飞拍了拍江璇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当你游戏别人的同时或许别人也把你游戏了。江璇,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深夜里,男女各自由老师安排入帐营睡觉。每个帐里睡8-10人。因为秦飞的话,江璇难以面对自己,无法入眠。于是出来走走,想透透气。尽管这里没有路灯,但是还有好几堆篝火燃着。无意中,江璇又看到了Allan独自坐在那颗树下。于是走了过去。

  “Hi,这么晚怎么还不睡?”江璇关切地问。

  Allan没有看她,只是玩弄着手上的草,“你不也是吗?”

  江璇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良久才鼓起勇气,“Allan,如果以前我有什么地方伤害到你的话,我向你道歉,真诚的道歉!”

  “别自作多情了!” Allan站了起来,不耐烦的望了江璇一眼,面对这张“无知”的脸,轻蔑一笑,“我从没有认真过。像你这样随便的女生,再漂亮我也不会喜欢!” Allan擦肩而过,江璇整个人呆滞了,她果然遭到报应了!自尊碎了一地!她不可思议自己在Allan的心目中竟是这样一个所谓“随便”的女生!她的清高也荡然无存!此时,又有谁会真心待她?正视她呢?江璇委屈的流下了眼泪,哽咽着,“是的!你说的没错!从来我就不懂什么叫‘喜欢’。我要的只是崇拜的目光!我喜欢的是成为焦点,让所有的人全关注我!可是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我会成这个样子!?你可能没有兴趣知道吧!可是我还是想要说出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从懂事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一个被忽略的人,我总是企图要我身边的人正视我,所以我努力学习。每次总拿最优异的成绩,可我的努力并没有换到我所期望的关注。他们只是说‘嗯,你做得一切全是为了你自己,你自己的将来!’我明白,可我要的只是一个微笑,一句‘加油’…为什么我要的竟就成了奢望呢?江璇泪水不住的滑落,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来,但是这是她内心深处最痛最隐秘的地方,掀开这层,江璇是那么脆弱不堪!

  原本就此离开的Allan听到这番话,走到了江璇的身边,送上了纸巾。江璇望着递到面前的纸巾,哭得等委屈更伤心。Allan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这样的江璇,他方才怎么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最终,Allan只有拥她入怀中,不需要再多余的动作,也不需要说任何安慰的言语,同样是内心孤独无依的人,相互取暖,才是疗伤的好方法!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