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十三节 又一轮警告
第十三节 又一轮警告
作者:潇文    

  晚上第一次秦飞来到了任意飞的房里,任意飞见秦飞依在门口,不由关切地问,“怎么了?”

  “睡不着咯,我们……打球吧!”秦飞耸了耸肩,向楼下跑去。任意飞虽然吃惊今天打了整场比赛的秦飞还有体力再打,但人已不由跟了下去。两人在自己家的篮球场上打得直到满头大汗,四肢无力的躺在草坪上休息。

  “小飞,Miss.梅一而再的向上级打你的报告,而且近来你的事也特别多,要注意啊!”

  “我们不要谈这些好不好,阿彦?”

  任意飞温柔一笑,“明天成绩要公布了,如果你仍在十名以内,我请你大餐一顿,如果你在十名以外的话――”

  “不可能的!你不要反悔噢!”秦飞自信满满地道。任意飞冷不防的捏了一把秦飞的鼻子,“明天再说吧!”说着,两个人你追我赶起来。这一幕全被高烈看在眼里,当秦飞睡下,任意飞在客厅遇到了高烈。

  “阿彦,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烈哥,我――”

  “别找借口了,小姐只是个小女生,很容易会喜欢一个人,你意识到致哥爱这个妹妹胜过一切,你就该懂得进退!”

  “烈哥,你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但愿如此,否则你任意飞恐怕想飞都飞不起来了!”高烈放下了重话,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在任意飞的眼里看到的全是秦飞!这委实不是个好兆头!

  第二天,高一(三)班都等待着那个神秘的清凌是否真的进这个班读书。上课铃声响起,一位秃着头的物理老师开始他的授课。当老师才开始清清喉咙准备例行点名的时候,清凌背着书包已站到了班级门口。大家都自然投以惊愕的目光。

  “咳咳咳,这位同学怎么迟到了?叫什么名字?”

  老师问着,清凌的目光已搜索到了秦飞。于是目空一切的走向秦飞处,最终目光落向了秦飞身旁的座位,背包已重重地甩到了桌上,潇洒的转身面对老师坐下。这么酷的举动引来班里女生的惊呼,当然也引来了老师的咆哮。

  “太过份了,江璇同学,他叫什么名字,麻烦你告诉我!”

  江璇起身为难着,清凌则爽朗的开口,“清凌。”说完,目光自然又投向了身旁的秦飞,秦飞则撇开了头,自顾自趴下睡觉了。

  中午,秦飞面对着午餐,先伸了个懒腰。

  奚墨关切地问,“秦飞,晚上没睡好吗?”

  没等秦飞开口,江璇笑道,“人家是睡了一个上午的课都给睡舍了脖子了!”

  “多嘴!”秦飞瞪了一眼江璇。

  “对了,那个清凌今天到你们班上课了吗?”奚墨担心的问。

  “当然,否则秦飞干嘛闷头大睡呢?”江璇的插嘴又遭来秦飞一记白眼。江璇只有乖乖低头吃饭。

  不一会儿,秦飞推了江璇一下,江璇不耐烦地抬眼却看到了一头短发的Allan站在面前。令江璇倒吸了一口气,“哥,你剪发了?”

  秦飞听到这声称呼不可思议地将目光投向奚墨,奚墨则笑着点头。

  “废话,我可以坐这里吗?”Allan望了望奚墨旁边的空位。江璇点头,“没关系,坐吧!”见Allan坐定,江璇仔细打量起来,“这个发型不错噢!”

  Allan无所谓的一笑,“听说你们两个班转进了新生吧?”

  “你才知道?”江璇没想到昨天学校的比赛Allan居然没看。

  “昨天下午有事忙呀。不过,这两个新转生有些意思。”Allan说的意味深长。使得三人的目光皆投向了他。

  “他们是台湾人吧。在日本受过秘密特训成为保镖集团的成员。”

  “他们看上去和我们差不多大!”奚墨说着又望向了秦飞。

  Allan的目光也望着秦飞,“他们的确这么大,而且应该全是孤儿,由于参与学校暴力事件被开除,结果给日本的集团招收了。”

  “你怎么这么清楚?”秦飞冷冷地问。对男生,她可不懂温柔是什么。

  “曾经在网上看到过有关他们的报道。”Allan轻描淡写地说着。

  江璇深呼吸了口气,“他们不会在这里滥用暴力吧?”

  Allan耸了耸肩,拿起饭盒,“各位慢用,失陪了!”望着Allan离开的背影,奚墨更加担心地道,“秦飞,你哥真的让这么危险的人保护你?”

  秦飞干巴巴的吃了口饭,“我不相信Allan的话,没有这样巧合的事!”

  “可你哥的确去了日本,而他们也是在日本的――”江璇想为Allan所言辩驳。秦飞打断了她的话,“江璇,对于Allan你真的了解吗?”

  “我――”江璇语塞。

  ――“不好了,外面打架了!”几个女生冲进食堂嚷嚷着。

  “不会吧?这么快?”江璇脑袋里头一个蹦出来的就是清寒、清凌。

  秦飞已起身走向外面看个究竟。秦飞很少会管闲事,但这次这两个人毕竟是因为她才进德光的,万一伤了什么人,秦飞也有责任。可才到外面,扭打成一团的竟是两个女生,其中也不见得有清寒。因为这两个女生除了扯对方的头发外就是咬呀、踩呀,连踢人腿都抬不到一定高度,实在有损形象――德光女子的形象~

  “她们为什么打架?”江璇拉着一个女生问。

  “不就是因为新来的那个男生,人家又没理她们,她们倒是争成这样了!”那女生说着摇头,感慨道,“自从那场球赛,喜欢他的女生超过全校一半,他现在比Mr.任、Allan更受欢迎噢!”

  秦飞听着,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个清凌有他独特的魅力。尽管自己根本对这个男生没有一丝好感,但毕竟已经有女生为他打架,为他疯狂了。无意之间,秦飞看到了站在教学楼走廊俯望着这一幕的清凌。

  “喂,我们走吧!”江璇拍了拍秦飞,当秦飞再看去时,走廊上已没有人了。当带过一眼食堂里面却分明看到清寒和Allan坐在一起吃饭。来不及想什么,秦飞已被江璇拖走。

  放学是和任意飞回家的,秦飞这才可以稍稍放松,不用再面对那个清凌了。可才到家,客厅内就有股紧张的气氛,并且清寒、清凌都在。清寒站在一处摆设前玩弄着里面摆放着的东西,而清凌则随意的坐在酒架旁,运用纯熟的技巧调酒。没等秦飞发作,高烈已神情肃然的迎了上来,“小姐,你回来了!小姐,请你整理一些必备行李离开这里一段日子!”

  “为什么?难道长乐帮的杀手又来了?”

  “一个小时前,在厨房煮菜的下人遭到了枪杀,看来对方已经在我们四周布下了狙击手,这无非是个警告,为了小姐的安全,没必要留在这里冒险!”

  “我明白。”秦飞淡言。高烈松了口气,“明白就好,请小姐尽快准备吧!”

  “嗯,我想过来了。长乐帮想杀我,动手的机会太多了。无论搬到哪里,必定每天要上下学的。难道要我放弃学业吗?再者,这里有这么多高手保护,怕什么?别被他们杀一、两个人就唬住了!”

  “可是,小姐――”高烈恐怕最头痛的就是面对这个女人了!

  “誒,你听不懂中文吗?我不走!”秦飞强硬道。

  “是,小姐。”高烈无奈的应诺。

  “这才好!对了,有什么事待会再说,我先去冲个澡!”秦飞向楼上走去。搞了不由望了任意飞一眼,叹了口气。任意飞则注意到了这两名所谓的“保镖”。

  “烈哥,他们真的可以保护秦飞的安全?”

  高烈平静地道,“你不该怀疑他们的能力,是致哥挑选回来的。”

  任意飞知道高烈很尊敬这个李致,对他下达的命令绝对毫无置疑。可是在任意飞眼里,这两个毕竟还是孩子,他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突然传来秦飞的叫声,最先反应过来的清凌闻声快速上楼冲向秦飞的房间。当清凌撞开门时,身后三人也赶到了。只见房中一片凌乱,一个高大的外国男子躺在地上,秦飞则悠闲的坐在写字台上,若无其事地道,“他昏死过去了!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

  “发生了什么事?”高烈不敢相信那男人的头还淌着鲜血。

  秦飞指了指开启的窗户,“他早潜伏在我房间了,妄想挟持我,长乐帮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以为派一个人就能摆平我,而且这次是赤手空拳,看来他们是因为上回袭击我成功,开心过头了!”说着,她又慢悠悠走到高烈面前,“不过他的拳头真不是盖的,要不是用这个我恐怕现在还不能安宁。”秦飞将手中的球棒放在了高烈的手里,笑道,“房里都乱了,我也不太喜欢血腥味,麻烦你了!”秦飞干净利落的将“现场”交给了高烈,又顺手拿走了清凌手里调好的酒,向外面走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高烈和任意飞。至于清寒和清凌自然望着自得其乐而去的秦飞产生了另一种异样的目光。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