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十五节 有人求救,有人受伤
第十五节 有人求救,有人受伤
作者:潇文    

  翌日,秦飞她们又是坐在一起用餐,但气氛却有些异样。奚墨只是埋着头吃,一句话也没有说。秦飞和江璇互望了一眼,江璇关心地问道,“奚墨,身体不舒服吗?”

  奚墨摇了摇头,“没有阿!”

  “还没有,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太对劲呀?”秦飞锁眉问道。

  “对了,你昨天好像没有来上课呀!”江璇恍然大悟,就因为昨日事件让她们都忽略了奚墨。奚墨牵强的笑了笑,泪水都快掉下来了,“没,没什么,我吃好了。”奚墨匆匆跑开了。

  江璇不可思议地道,“她都没吃几口哎,怎么了?”

  “我不擅于……劝人,而且特别是这个期间状况很多,奚墨就拜托你了!”秦飞收起了饭盒,“我先走了。”望着这两个家伙全一一走掉了,江璇又哪有心思吃得下呢?

  刚离开食堂,走到门外,有人喊住了秦飞。秦飞转身只见Allan依在墙边,笑望着秦飞。

  “有时间聊几句吗?”Allan大步走向秦飞。

  秦飞边向花园处走去边干脆地道,“有话就直说!”

  “帮助清寒脱离保镖集团!”Allan认真地道。秦飞止住了脚步,望了Allan一眼,又快步向室外球场的看台走去,坐在那里,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你和清寒早就认识的,对吗?”秦飞开始发问。

  Allan点头,“何止认识,曾经我是看着清寒被带入那个鬼集团,但我没有能力保住她!”

  “那个清凌呢?”秦飞总觉得真正危险的人物只是这个清凌。

  “哼,如果不是他,我早不顾一切带着清寒逃走了!别看他们的姓名,那只是代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听清寒说,这个男的身份比她高,在保护你的过程中她完全属于附属的。”

  “那你想我怎么帮你呢?即使我哥也不一定会说动让他们放清寒自由。”

  “那是没有用的。进入了这个集团,死也要死在那里的。我只希望你能牵制住了那个清凌,我就带清寒离开朵弥港!”

  “你们能去哪里?你打算带着她浪迹天涯吗?”秦飞感到他们天真极了。

  可Allan的眼里却全是认真,“我知道以后前面的路会很渺茫,但是曾经我失去过一次,我的生活也因此黯淡,孤独,因为你,清寒又出现在我面前,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不再鼓足勇气,我会后悔一辈子!”

  秦飞深呼吸了口气,“你的话我不可以全信,给我一点时间查证,如果是事实,我帮你!”

  这天的课程结束后,秦飞接到了南宫吉的电话约好在五跃街见面。任意飞则早已去医院探望马雄,并想进一步了解事件真相。但奇怪的是马雄对事件的发生经过只字未提,更不讲出是遭哪些人殴打。任意飞知道他们存心隐瞒。但任意飞担心他们并不是想不了了之,而是以他们的方式去解决。至于奚墨一路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而江璇则无声的跟在后面……

  “约我到这儿来干什么?难道有什么新发现?”秦飞环顾着四周优雅的气氛。

  南宫吉笑得淘气,“哪有?你这几天也不知道忙什么,人影也不见,更不想打个电话来约我,你说,是不是――”

  “喂,我只是在非常阶段,你难道会不知道现在保镖都进我们学校和我一起上课了吗?”

  南宫吉拌着咖啡,平静地道,“我已经获悉又有人在你房里伏击你的事。”

  “消息倒是灵通,那你有没有帮我查任意飞的真实身份?”

  “这几天泡在资料堆里找了很久,但仍是一无所获。”

  “暂且先别查了,不过,我总觉得长乐帮这样猖狂,其中必定有什么秘密。”

  “只要不是让任意飞施美男计就OK咯!”南宫吉的话遭来秦飞一记冷拳,但立即又兴道,“小吉,你也认为任意飞很可能不是国际刑警而是长乐帮派来的?”

  南宫吉挤出了一个笑容,抽了口冷气。

  “对了,小吉,你帮我查一下这个!”秦飞从包里翻开了本子,上面匆忙写下了几行字递给小吉,小吉扫了一眼,又利落的撕碎丢进了烟缸,用火机点燃了。

  “似乎你被盯得很紧,等我好消息。”小吉小声道。

  秦飞点头,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南宫吉这才切入了正题。见秦飞不说话,继续道,“你们学校发生了集体斗殴事件,好像十分复杂,一触即发,是你的一句话平息了当时紧张的局面!之后,就顺理成章成为了德光的‘灵魂人物’了!”

  “很好笑吗?小吉,你就为这无聊的事约我出来的?”秦飞不高兴的道,本来不是为了任意飞她才不会做这种丢脸的事。

  南宫吉淡笑着品了口咖啡,“你知道这样会给你自己带来麻烦?”

  “你对我们这些小儿科的事情也感兴趣吗?小吉,你可是雷恩大学的高材生!”

  “可打马雄的是我们学校的!”南宫吉的表情刹那间严肃起来。

  秦飞惊乍不已,“什么!?你怎么知道的?你了解这件事,对吗?”

  南宫吉吐了口气,“要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更何况你本身也是个问题人物!”

  “这算是警告吗?”秦飞不耐烦地反问。

  “完全处于善意。”南宫吉并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太严肃也太敌意。

  “你的善意我心领了。马雄是我的朋友,伤了我的兄弟,就等于伤了我,这个麻烦我是惹定了!”南宫吉见毫无缓转的余地,不由无奈的低估着,“哎,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秦飞不由笑了,“别埋怨了,快,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本来事情很简单,你们学校本来两个高年级和你们高一就有矛盾,所以有许多大小的暴力事件,不是吗?前些日子,你们那级的一个叫杜峰的似乎被高二的一帮人敲诈并打伤了,他哥哥是我校的三届散打王,为了替弟弟报仇,所以――”

  “说不通,我管他是什么王的,马雄是什么人物,学校里哪些鸡毛蒜皮的事他才懒得理,他既然没有动过杜峰,杜峰的哥哥就没有理由伤他!”

  南宫吉笑着为自己点了根烟,却还没到嘴边已被秦飞丢进了烟灰缸。

  “你说的对,但是杜峰被打时只是听到有人留下了这个姓名,让他有种报仇!”

  “有人在故意滋事?”秦飞显然明白对方的动机是冲着马雄来的。

  南宫吉点头,“要不是你说明,我还以为那个马雄是个狂妄之徒。现在看来你们学校内哄,有人对你的朋友不满意!”

  “那用这种手段也太卑鄙了!”

  “不是每个人都如你光明磊落,或许他们也不敢正面与马雄对上。”

  秦飞挑眉,“我会找出那群混蛋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杜峰的哥哥叫什么名字?”

  “你还要找他?”南宫吉被咖啡呛到了,不住的咳嗽。

  秦飞笑着道,“如果不是你朋友就别操心了,他的姓名!”

  南宫吉是担心秦飞,怕她闯祸受伤,但是……哎,“杜――威!”

  “这两兄弟倒是真够‘威风’的!”秦飞起身,“时间不早了,谢谢你,小吉。”

  “喂,自己小心!”南宫吉关切地道,秦飞只莞尔一笑大步离去。

  ……任意飞刚刚离开了医院,随后就有人来到病房探望马雄,来者是个眉目清秀的瘦小女生,她默默地将一束杜鹃花插在了马雄枕头柜的花瓶里。自然的坐到了马雄的身边,没有话,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彼此的含情脉脉,至于任意飞则一路赶回了家中,才得知秦飞早已到家了。

  用餐的时候,秦飞命下人开了一瓶红酒,可是当秦飞示意让下人为任意飞倒酒时,高烈脱口而出,“他不喜欢喝红酒!”

  这令任意飞和秦飞皆投以质疑的目光,高烈尴尬地一笑,“你不记得了吗?”

  任意飞坦然一笑,“是吗?我真的倒是不记得了!”

  “那喝不喝呢?”秦飞淡淡地问。

  任意飞笑着,“尝试一下也好。”

  “别勉强噢!”秦飞望着任意飞品尝了一口,竟发出赞叹,“很爽口嘛!”

  “那太好了,以后有人陪我品红酒了!”秦飞说时兴奋目光却不住望了一眼高烈的表情。高烈的神情复杂,秦飞可以想象高烈在任意飞的记忆中一定有着位置,否则两个没有任何联络长大六、七年又怎么可能对对方的口味也如此了解?而且相信当时的任意飞还没闲情品酒呢!

  晚上,秦飞坐在沙发上看书,头发还湿湿的。任意飞悄然来到了秦飞房中,很自然地坐到了秦飞的身边。秦飞笑问,“怎么,有什么就问吧!”

  任意飞尴尬笑了,“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今天你一天都在忙挑起昨天大对决,马雄的事呀!”

  “既然你知道,可以告诉我马雄被打的原因了吧?”

  “你应该自己去问马雄!”秦飞无所谓的看着书。

  “问过了,他什么也不说,似乎是在隐瞒什么。”

  “噢,”秦飞无关痛痒的道,“他都不说,你还要我说什么?我就一定知道真相?就算知道又凭什么告诉你?”

  任意飞夺走了秦飞手里的书,皱眉道,“我所做的是为了马雄,难道你不希望打他的人受到学校的严惩?”

  “你是以老师的身份在和我说话吗?”秦飞也没了好生气,“Mr.任,说真话,我对你们老师从不报任何期望!马雄不对你说自有他的道理,我们有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是在暗示什么?这事到此为止!如果你们再闹下去,也是会受到处分的。为什么不把这事交给我?我和别人不一样!”任意飞说的极诚恳。秦飞却忍不住笑了。忽的,在任意飞的脸上亲了一记,“是这个不一样吗?”秦飞可以亲吻任意飞,却不会亲吻别的异性老师。

  任意飞无可奈何地吐了口气,握住了秦飞的手,温柔地道,“向我保证,不要把事闹大,好吗?否则我会担心。”

  面对这位大帅哥的温柔攻势,秦飞发觉自己的防御能力越来越烂的可以。不由乖乖点头,并自然的靠在了任意飞的肩头,“马雄,还好吧?”

  “反正伤得不轻,你有时间也去看看他。”

  “嗯,我会的。”秦飞吐了口气,“你――回房休息吧!这么晚让高烈发现你在我这里,你又要挨批了!”

  任意飞笑着起身,忽的又俯身偷了一记香吻,尔后匆匆退出了房间。秦飞脸上泛起红云,见他离开才松了口气,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这令秦飞兴奋激动。可是又想到了任意飞那一切不为人知的过去,秦飞就乱了。这些问题让她头痛,于是,拨通了奚墨家的电话,想问候一下却是无人接听,立即又拨通了江璇家的,也是一样……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