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十七节 谁伤了谁的心
第十七节 谁伤了谁的心
作者:潇文    

  刚回到家,客厅里秦飞独自坐着,不见那两个“保镖”,更不见高烈,这么晚了,高烈没回来,顿然任意飞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了,还不睡觉去?”

  秦飞抬眼看了看任意飞,冷冷发问,“玩得开心吗?”

  “你在说什么呢?”任意飞尴尬的反问。

  “别装的那么无辜嘛。我只是随便问问。”秦飞的笑容却让任意飞失望。

  “那你这么晚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等高烈!”秦飞见他一头雾水,又解释道,“今天高烈和长乐帮的人谈判去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即便高烈主张‘我不犯人’,这回也免不了一场血战!”

  “是吗?可是你能帮什么呢?这是大人的事。”任意飞严肃地道。

  秦飞的目光变得锐利,“这么说你是把我当小孩看?”

  “你本来――”任意飞想说什么,大门打开了。从外面涌进来许多飞星的兄弟,其中,有几个人扶着受伤的高烈快速进来。家中的仆人更是慌乱极了。秦飞扫了一眼任意飞又镇定地道对着管家道,“还愣着做什么?快拿医药箱来!”

  管家应声而去,秦飞见高烈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可见伤势沉重,不由拉起一名手下,责问道,“事情怎么会这样?”

  “对方根本没有诚心谈判,而且有批厉害的杀手袭击我们,火力很猛,弟兄们伤的伤,死的死,烈哥也――”

  “这么说我们这仗是输了?”秦飞声音冰冷至极。

  那手下不由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而又一名手下则道,“小姐,这次完全是没有准备好,我们总共才去了二十个兄弟,而且家伙也没有准备齐全,烈哥没想到长乐帮会真的把事做绝!”

  “都是蠢人!自从他们砸了我们的场子,杀了哥哥的女人,就是把事做绝了!谈判?!这种窝囊的事也去做?你们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吗?真是丢尽了飞星的脸!”秦飞低吼着,在旁的任意飞被这种气势给惊呆了,而那群弟兄不由没脸的垂下了头。管家此时送来了医药箱,秦飞望了任意飞一眼,任意飞立即会意接过医药箱为高烈包扎伤口,秦飞望着仍昏沉沉的高烈,冷言,“高烈,事到如今,即便你不愿反击也由不得你了!”

  此刻,电话铃声响起,一名手下接了电话,又为难地道,“小姐,长乐帮帮助曹太文说是要烈哥听电话。”秦飞二话不说夺过了电话,“喂,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轻蔑的笑声,“到底是李致的妹妹,说话也很有气魄!”

  “少废话,有话快说,我可没有高烈的耐性!”秦飞的口气极为不善。

  “很少有人跟我曹太文这样讲话的,有胆量阿!”

  “也很少有人敢动飞星的主意,并且,”秦飞望了清醒过来的高烈一眼,“伤了我的人,咱们彼此彼此。”

  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有趣,一个小姑娘就有这么大的口气,你想与我平起平坐?”

  “你还不配!”秦飞毫不留情地道。

  曹太文顿了顿,又嘲叽道,“噢,还挺泼辣的,怪不得我派去的杀手都没能带走你,原来真的很不一般阿!高烈,死了没有?”

  “让你失望了,他看起来一定比你要长寿!”

  “好吧,我们走着瞧。顺便问一句,你也准备加入‘战圈’吗?”

  “你害怕了吗?”秦飞也冷笑。

  “不,不,我很高兴又多一个这样的对手,只是你的年龄――”

  “这不是问题!我绝对会让你很快适应我的作风!”

  曹太文玩味地道,“噢?很有挑战性嘛?看来我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呵,我会让你恐惧的!”说完,秦飞将电话挂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就是他们眼前的小姐,竟那样的有威性,竟能对曹太文说出那样的话!当秦飞挂电话的同时望了楼上一眼:清凌正靠着栏杆,冷漠地望着这一切!

  “你不该卷入这场是非,致哥绝不会同意的!”高烈吃力地道。

  秦飞转身望着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那就别让他知道!”

  “可是――”

  “你以为凭你现在的能力好能支撑吗?难道你还要白白拿兄弟们的命送掉坚持什么‘保守’作风吗?”秦飞舒了口气,下定决心,“把所有的事交给我!”

  任意飞想说什么,秦飞的厉目已投向他,又立即转向了在场的弟兄,下了命令。

  “召集飞星所有的兄弟,准备充足的枪支,我们不只是要大干一场,而是要见到长乐帮的人,杀!遇到长乐帮的场子,砸!明白吗?”

  “明白!”众兄弟士气十足地齐声回应。

  “记住!从今天起是时时刻刻在戒备之中。停止任何各人的私下活动,否则就是违抗命令。即便我不杀你,你也会被对方所杀。长乐帮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反击,我们就一次性做到底,明白吗?”

  “明白!”

  “那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快行动!”秦飞厉言。

  又有人迟疑道,“小姐,我们的军火恐怕不够,他们杀了不少我们的合作伙伴,现在没有对家肯与我们作买卖了!”

  “那就抢他们长乐帮的货呀!我们买卖做不成也不会便宜他们了!”秦飞笑得自信。兄弟们全部匆匆离开了。这还是秦飞吗?任意飞看着秦飞,觉得瞬间她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高烈,现在的你什么也不用担心,把伤养好了,再和我谈这些事。总之,我绝不会姑息,你该了解我的为人!休息吧!”说完,秦飞上了楼,可是当上了楼时,秦飞已发现栏杆旁空无一人。任意飞则将高烈扶回了房间。

  “你的伤需要请医生吗?”任意飞担心的问。这让高烈眼神中闪过一抹不自在的光,“我自己有分寸。”他显然并不习惯任意飞的关心,但任意飞没有在意,而是慎重地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答应让秦飞参与这种黑社会仇杀事件?她只是个高中生!”

  望着任意飞痛心焦虑的表情,高烈潜意识里的更加确定,“你爱上她了?”

  任意飞已经不愿再,无奈地点头。高烈却激动了起来,“你……你为什么偏偏爱上她?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你不可以爱她!”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面对任意飞豁出去的态度。高烈只有叹息,“秦飞迟早会走上这条路,曾经她就把在黑道上闯荡视为自己的人生,而且不能否认她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

  “这……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李致,我相信李致一定不会同意她这样胡来的!”

  面对任意飞的坚持,高烈苦笑了道,“致哥一旦回来,他就真的输了一切!阿彦,你这个样子,如果可以永远就好了!”

  任意飞并不明白高烈的意思,想问却被高烈又抢先道,“阿彦,尽快离开吧!秦飞绝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可以守候的女人!而你,也不是!”

  ……这一席谈话令任意飞心情更为凌乱,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孩,她有着一张成熟的脸,高挑的身材,极其主见的头脑,敏捷的伸手,由内而外不俗的气质。可是毕竟才18岁!那场风波为什么一定要她卷入呢?这一夜,任意飞无法安睡,而那Miss.梅送给他的CD则被丢在了房间的一角……

  今夜,秦飞又何尝能够入睡?马雄的事,飞星的事,江璇的事,还有任意飞的事,搅得她头都大了。可是这些事还必须一一去解决。秦飞为自己倒了杯红酒,来到阳台吹吹风,却看到了楼下草坪上清凌和清寒的人影。

  “啪!”一巴掌落在了清寒的脸上,这力道令清寒倒在了地上,令秦飞一惊,清寒并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孩,可见清凌的下手如何重。清寒又跪在了清凌面前,清凌冷眼望了秦飞的阳台,秦飞先是内心一勒,她没想到清凌会看到自己,也是因为清凌的眼神除了冷酷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慑力。

  但秦飞仍旧挤出了笑容向清凌举杯,清凌收回了目光立即匆匆离开。秦飞耸耸肩,品了口酒,感觉有丝淡淡的醉意……

  又是一天,秦飞仍旧照常上学去。一路上,她与任意飞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到了校门口,任意飞恰巧碰上了Miss.梅,于是两人一同进了办公楼。秦飞则完全控制着内心强烈的不舒服,保持着一贯自然的表,却没有注意到身边又多了两个人。

  “喂,想什么这么入神?”奚墨拍了拍秦飞,而江璇顺着视线望去,恍然大悟,“哦,秦飞也会有一天为情所困啊!还跟陈佳艾说我们为情所困,哦?”

  “别乱说,我才没有呢!”秦飞又恢复了一副神气的样子,“快说,昨天干什么那个样子,有事瞒着我吗?”秦飞目光先投向了江璇,江璇则望了望奚墨,秦飞的目光也落到了奚墨的身上。

  “秦飞,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昨天不是全说了吗?再者你最近不是有许多重要的事要办?我嘛,已经好了,所以你不必操心,放心去办你的事!”

  “什么,我们三个这么好,你们的事对我也一样重要!”

  江璇笑着左右拉着她们,“难得见你们两个这么婆妈,再不走都上课了!”

  “别拉嘛,注意形象!”最后四个字是奚墨和秦飞一起喊出的,引来了一片笑声。待奚墨上了班级,江璇却直拉到教室才松开秦飞的手。教室里没有人,全在操场。今天头一节便是体育课。秦飞没说话,她感到了江璇的异样。

  突然,江璇抬头迎上秦飞的目光,“秦飞,好好和Mr .任交往吧!”这么一句突如其来的话令秦飞不由愣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江璇,拜托,这可不能乱说的!”

  “谁乱说了,昨天楼梯口的那幕,我和奚墨全看到了!”江璇努力的让自己可以顺利地呼吸着。而秦飞哑然了。昨天?接吻?秦飞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这局面好尴尬。江璇笑着捣了秦飞一拳,“你这个坏蛋,还说是朋友,太不够意思了,交了那么棒的男朋友也不说一声!”

  “我――”秦飞看江璇这样竟有股从未有过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什么嘛,你是因为怕我喜欢他吧?我喜欢的人可多呢,我才无所谓的。所以,你可以放心的与他交往,如果你不希望有人知道你们的关系,我和奚墨绝对保密!”

  江璇说着还举手要发誓的样子,看着江璇的双眸,秦飞知道她内心的波动,同样也掩不住内心的震撼,这就是她的朋友,为了她放弃了喜欢的人,还努力说那样的话!

  可当秦飞要说什么时,门口拥着全班的同学,为首的竟是任意飞。一阵掌声,令江璇回头不由吃惊地失声道,“怎么回事?不会吧,秦飞――”江璇急忙解释,秦飞却阻止了。

  “原来秦飞和Mr .任在恋爱哦,这师生恋可是一大新闻哦!不过,我们全体保密!”

  “对啊,我们支持你们的!”

  “怪不得上回全校暴动,Mr .任一出来秦——”

  众人七嘴八舌起来,任意飞望着秦飞,从开始进来就一直望着,终于他手一挥,厉言,“够了!”接着,他倒吸了口气,字字清晰地道:“全是误会!一切全是场误会!我和秦飞同学没有关系,以后不许乱讲!”下一刻,任意飞快速离开了人群,秦飞的心在颤抖,她极力克制住,千万不可以在众人面前出丑,可是这回真的没有办法,她快不能呼吸了。江璇手足无措,她好恨自己把事情搞成这样!谁知道Mr .任会取消室外课啊!

  “住手,不要打Mr .任!”几声女生的尖叫,秦飞下一秒立刻冲到了外面,Mr .任被一拳挥倒在了地上,嘴角已渗出血迹,秦飞看着,心又痛快又痛苦。任意飞望了一眼秦飞的表情,冷的发白。他要爬起来,却又被清凌拉起痛揍一拳。女生们全哭了。男生们想劝阻却又忌讳最前面目睹着这一幕的秦飞始终没有表态。终于,当清凌再提脚踹任意飞时,秦飞冷冷地道,“够了!”简单的一句话让清凌停止了动作 ,他冷冷扫了一眼秦飞的表情,背起了包向教室走去。众人自然畏惧的让开了一条路。“快送Mr .任去医务室呀!”几个女生催促着,秦飞见她们都手忙脚乱地拥了上去,独自地退回了教室。对于清凌下手的狠毒,秦飞早有目睹,也可想而知任意飞伤得不轻。秦飞直接回到座位,看着若无其事看漫画的清凌,良久才冷冷低问,“为什么打他?即便你是我的保镖,你也只是职责在于保护我。”

  清凌望了秦飞一眼,沉沉地吐出了几个字,“他伤了你的心!”

  秦飞抽了口冷气,她没想到过,这个冷冰冰的人说这六个字,竟让秦飞有想哭的感觉。这个保镖连她的心也要保护,秦飞能责怪什么?确实心真的受伤了!此刻,秦飞不得不以另一种眼光来看待清凌。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