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二十节 浮出水面
第二十节 浮出水面
作者:潇文    

  翌日,秦飞上学了。大家对她的回来都很关心。

  “秦飞,你知道Mr.任辞职了吗?哎,德光又少了一大帅哥!”江璇又开始鸡婆了。

  秦飞对此一笑,江璇又指了指班里那个看漫画的家伙,“他现在就更受欢迎了!”

  “他又帅又酷,当然应该多多受欢迎的!”秦飞走进了教室,留下惊诧不已的江璇。

  秦飞回到座位上顺手拿过了清凌的漫画,清凌不耐烦的瞟了一眼,秦飞则视若无睹的随意翻了几页,不由皱眉,“你连看漫画也全是血腥暴力型的,没药救了啦!”

  清凌夺过了书,“不管你的事!”继续看得津津有味,秦飞则无趣地趴在桌上睡觉了。又一节课下了,秦飞朦胧的睁开眼只见清凌的桌上堆了一叠信件,才准备伸个懒腰,又只见清凌面前站了位女生,像是高二(4)班的吉小静,长得也不赖,她羞色地捧着一只可爱的流氓兔,“清凌,是我新手做的流氓兔,或许你会认为很幼稚,但却是我的一片心意。”

  秦飞目光自然地投向专注看漫画的清凌,大家也全屏住了呼吸。

  “清凌,难道是你嫌我做的不好看吗?我是花了很多天才做好的,而且这上面的饰品也是我跑了许多地方才挑到的,比如,这块链牌,我特地让人刻上了我们的俩的名字,还有—”

  “吵死了!”清凌把书一丢,动作快到令人难以想象,因为同时在流氓兔的头顶插上了一把匕首,刹然吉小静脸色煞白的两行泪水滑落,犹如惊弓之鸟的拔腿就跑了出去,众人也都捏了把冷汗,清凌厉目一扫,大家急忙全去各忙各的事了。清凌懒懒地拔出匕首收起。

  秦飞则好奇地问,“你什么时候出手的?”

  “你眨眼的时候!”清凌冷言。秦飞想他刚丢书时,自己的确眨了一下眼,可这速度太快了吧!秦飞感叹的同时,周围的人也同样更惊叹不已。因为那时他们都本能反应眨眼了。

  上课铃响起,清凌将桌上的流氓兔、信件全丢进了身边的垃圾筒。

  “你看也不看?或许有你钟意的!”秦飞笑问着,清凌鄙视地道,“全是垃圾!”

  秦飞耸了耸肩,这样的男人谁被他爱上也算倒了几辈子在大霉。此时,江璇走上了讲台,“各位,今天是班会课,很不幸我们的代班主任还没有请到,所以由我来主持!”

  大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趴下时,江璇突然用力拍了拍讲台,令大家都吓了一跳。

  “清凌同学:我代表爱慕你的女生对你说几句话。”接着嘘声一片,清凌才懒得理会。

  “清凌同学,你以为你仗着自己长的高一点,外表帅一点就可以践踏别人对你的爱慕?你根本没有这个权力!你可以拒绝,可以接受,但你凭什么这样不屑?我告诉你,德光的女生没有一个是垃圾,鄙视女生的男人才是垃圾!”

  全班都惊呆了,没想到江璇,一向以形象为重,温柔娴静的江璇竟敢对着以暴力著称的清凌说出这番话!她是为女生们争了一口气所以迎来了掌声,但接下来她会迎来清凌的是什么,光想想就令人心惊肉跳了。

  清凌缓缓放下了书,抬起冷冷如聚的目光射向了江璇,江璇的心一勒但依然勇敢的仰起了头,一副不屈的样子,岂料清凌又埋头望着漫画,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无聊!”江璇脸唰得红起,顿然,一片哄笑。

  秦飞却朝江璇竖起了大拇指,赞道,“江璇,好棒!”

  刹间,笑声停止了,的确,江璇的勇气可佳,江璇激动地朝秦飞笑了,“谢谢你,秦飞,我从没有这样骂过一个帅哥,好爽啊!”

  秦飞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清凌的表情,天哪,清凌居然一副要睡着了的样子……

  下午,杜峰决定带秦见杜威,于是她竟拉着杜峰翘课,来到了雷恩大学。杜峰带秦飞来到了杜威的教室门口,秦飞视若无物的倚着门,不顾在授课的教授,懒懒地喊道,“杜威,出来一下!”

  教室内一片骚乱,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最后排的杜威,杜威疑惑的望了眼前这个陌生的靓丽女生,不由走了出来,教室内立即一片哄叫,气得教授发抖。

  “你是谁?找我干什么?”杜威问着,却发现了弟弟也在,沉下了脸,严肃地道,“你怎么在这里?居然跷课呀,不怕我揍你?”杜威举起手要打,却被秦飞拦截在半空中,杜威感觉到了这个女孩子的与众不同。

  “别打他,是我要他带我来的!”

  杜威莫名其妙地望了望这个女生又看了看弟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杜峰想说出事的原委却被秦飞推了一下脑袋,抢先道,“我来找你单挑!”

  话出口,从教室里又传来一阵嘘声,原来大家都在观注他们的对话,学校有名的三届散打王竟被一个小女生下战书,的确是件有趣的事,此刻的教授更是气得手中的粉笔断了一节又一节的,正准备出去教训这几个影响他授课的学生,不由听到——

  “无聊,我从不和女生打架!”杜威转身离开。

  “是吗?那你就只有被打的份了!”秦飞先动了手。

  接着,打斗声,叫喊声,教授是没出去,不过学生倒全涌出去看热闹了,也等不及教授扯嗓门,下课铃声响了,别的系科的学生也全涌了出来,包括南宫吉,他不敢相信受众注目的男女单打竟是杜威和秦飞,秦飞真的来寻衅了,对此不得不让小吉捏了把冷汗,全校中别说女生,就连男生也没有人敢招惹暴躁易怒的杜威,可是秦飞真的这样大胆的在全校前和杜威打了起来,而且不是在德光,是雷恩!这一仗打得好惊险,好夺目,让所有的人呼喊,兴奋,这绝对是场有水准的对决!看他们打得那么激烈,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南宫吉不得不挤过人群奔向他们,与此同时一个女生也跑了过去,她不由看了看在旁的杜峰,急问道,“你干嘛不阻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女的是你带来的吗?”

  “姐,这事你别管!”杜峰淡淡地道,精神完全专注在这场对决中,而南宫吉也来到他们旁,欲开口喝阻,却听杜峰这个小家伙道,“这是场公平对决,请不要干涉!”

  忽地,在这一刹那,杜威的腿踢向了秦飞的颈部,同样秦飞也是如此,大家不由都屏住了呼吸,这一下两们高手必定是两败俱伤,南宫吉与那女生也被吓得不由紧闭了双眼。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两个在这一刹那就停下了,秦飞、杜威同时收腿,这一瞬间感觉到了彼此的默契。

  “你是唯一能与我打成平手的人,了不起!”杜威发出了赞叹,秦飞也笑了,“彼此彼此,我们交个朋友吧?”秦飞伸出了手,杜威高兴的覆了上去,不由引来围观的人轰然响亮的掌声,这也使杜峰、他口中的姐姐和南宫吉不由大跌眼镜。

  五人找了个清闲的茶吧坐下,秦飞则把目光专注在那个女的身上,因为总感到似曾相识。

  “秦飞,这下你可也成了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了!”南宫吉笑着道,秦飞则无所谓的喝了口果汁,“是吗?”

  “真的很棒哎!”杜峰一脸崇拜的表情,“如果我能像你——“说到一半就被杜威敲了一下头,“少做梦了!”又很诚恳地向秦飞道,“上次误伤马雄,我很内疚,其实当我动手时,马雄没有反击我就觉得很怪,不过 ,我这个人就是火一上来没法压制!”

  秦飞对此笑了笑,目光却仍停留在那女的脸上,“这位是——”

  “哦,差点忘了介绍,她是我姐姐:杜娟,家里排行老二。”杜峰积极地介绍,杜娟向秦飞友好的笑了笑,很文静的样子。之后他们聊得很开心,直到秦飞说时间不早便要求南宫吉送她走,上了南宫吉的车,秦飞吐了口气,“上中心医院。”

  南宫吉发动了引擎,“去看马雄吗?”

  秦飞点头,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刚才……你没有受伤吧?”南宫吉关切地问,秦飞摇头,笑着反问,“以我这么好伸手怎么可能会受伤呢?”

  南宫吉无奈的笑了笑,但又不免担心地道,“这几天你发生的事也太多了吧,先是中毒,又做掉了曹太文,你了解长乐帮的状况吗?曹太文的底牌是什么?你全不知道!”

  曹太文被杀事件轰动了整个黑道,谁会想到他会死在五跃街?就连曹太文自己也没有想到会窝囊的死在一个高中女生的手里吧!但谁都知道曹太文的死只是个开始,绝不是单单因为只有这个人敢斗飞星,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接下来必定麻烦重重!可是偏偏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秦飞还可以悠闲自得的上学,与同学玩乐,到雷恩单挑,甚至仍大摇大摆的在五跃街与朋友聊天。

  看着南宫吉的愁容,秦飞笑得坦然,“你知道就告诉我,别卖关子!”

  南宫吉见秦飞气定神闲,一副懒定他的样子,无奈地倒吸了口气,“长乐帮的盛兴,完全是李致采取的‘保守’作风导致,李致去了日本,高烈依旧对长乐帮的行径不予还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厉害关系。”

  “可曹太文根本就不堪一击!”

  “他这么不堪一击就可以造成你们那么多的困扰,那么姚天杰来了,谁可以想象后果?”

  秦飞疑惑道,“姚天杰,哪号人物?是曹太文的底牌吗?”

  南宫吉点头,谨慎地道,“表面上姚天杰和曹太文称兄道弟,实质曹太文只是姚天杰安在这里的一条狗而已,你明白吗?姚天杰要来了,他绝不好应付的角色!”

  秦飞知道南宫吉说这番话必定是经过证实的。可是李致曾是秦飞的依靠,但现在秦飞只有靠自己了,外人又怎么知道李致去日本等于被软禁在了那里,这里的一切他都爱莫能助,这是场赌注啊!何况秦飞了解自和长乐帮耗上了,自己就已经无路可退了。

  看着秦飞的表情,南宫吉吐出了一句话,“秦飞,我们订婚吧!”

  秦飞被吓了一跳,“啊?为什么会这样说?”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的保护你!”

  “我不用别人保护!”秦飞回答得坚决,“小吉,谢谢你的好意,可你该相信我!”

  南宫吉无奈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好,我尊重你的抉择!”……

  到了医院,秦飞让南宫吉先走,而自己进了马雄的病房。

  “没义气,出院也不通知我一声!”马雄见了秦飞极高兴。

  秦飞刚打趣地道,“不错嘛,挺有精神的!”随手拿了张板登坐下,“他们几个来过了吧?”

  马雄点头,笑道,“他们呀,老想着为我报仇。”

  “不过说来你也真逊,单打独斗,也会输得这么惨!”秦飞笑着,目光停留在那束新鲜的杜鹃花上,见马雄不说话,秦飞有意地道,“你故意的吧?”

  “啊?”马雄意外的看着秦飞,秦飞则又看着那束杜鹃,“是为了她吧?”马雄也望向了杜鹃,他当然知道秦飞所指的并不是花,而是花的主人。

  “你怎么知道的?”

  “又不是只有他们想为你报仇,我也一样,而且我也要为自己报仇!”秦飞的话让马雄一头雾水,秦飞笑着又道,“打你的人是杜威,杜娟的哥哥,人家不认识你,你可认识人家,否则不会被打得这样子。有了女友也不公开,你才不讲义气!”

  马雄则无奈的苦笑,“杜威一向反对杜娟和杜峰恋爱,所以我和杜娟的事保密没人知道。”

  “杜峰也不知道?”秦飞见马雄点头,又笑了,“今天我会过杜威,身手不错!”

  “什么?”马雄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我还见了杜娟,文静、贤淑,也不错的!“秦飞仍自顾其乐的说着。

  “你——“马雄几乎心也要跳出来了,什么事只要有秦飞参合了,那么都是不可想象的。

  秦飞仍不在意,“至于杜峰,虽然陷害你,不过也不是他本意,他对你的事很内疚。”

  “你真的没把事搞砸?”

  “相信我,要不你到时问杜娟!对了,赵玲是不是知道你和杜娟在交往?”

  马雄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全是赵玲搞得鬼?我……我之所以告诉她是为了让她死心,后来她就和杜峰谈了。”

  “她叫人打了杜峰并留下你的姓名,她料到杜峰会搬出那个散打王称号的哥哥,只要你和杜家兄弟起了冲突,你认为你还可以顺利和杜娟交往吗?而她,杜峰的女友,又有谁会怀疑是她布了这个局呢?”

  秦飞想到赵玲下毒的动机无非是不希望篮球赛结束后杜峰带她去找杜威。而且上回赵玲之所以被人打,很可能是因为就是赵玲招惹了这些外校的人打了杜峰!

  ……真相浮出水面,秦飞离开了医院却又在门口碰上了在那里等待的清凌,看到清凌,秦飞不免想到今天课上大义凛然的江璇就忍不住想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秦飞走到清凌的身边,清凌已起身,没有意思回答秦飞,秦飞今天的心情不错,大步跟上了清凌,“我去雷恩大学,你也在场吗?”清凌仍旧没有理她。秦飞笑着也没在意,她可算是适应了这个男生的臭脾气。

  “喂,清凌,你说句话嘛,是不是今天被江璇骂傻了?”

  秦飞一路上像是和自己一样,这个清凌可真让人难以捉摸。不过,秦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一反常态,她脸上荡漾着笑容,嘴里不停地问着说着,可心却是空的。尽管任意飞离开时留下了那样的话,但是秦飞却感到一切都不同了,她见不到任意飞了,一切都像是场梦一样,醒过来时,秦飞茫然发现就她一个人,是真实的。

  深的夜里,任意飞独自一人守在了文华酒店的大厅里。他是在等那个女人出现,任意飞并不是被那女人的美貌所吸引,而是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震憾着任意飞失去的记忆。

  终于在凌晨,那女人出现了,她身后有数名保镖紧随着她,正风风光光的窜过大厅准备上电梯,任意飞快步向那女人走去。

  “Leela!”任意飞喊道,人却被Leela的保镖挡在之外。

  电梯门开了,但是Leela却没进去,她被这熟悉的声音给怔住了,缓缓地转身,当Leela与任意飞对视的刹那,眼中的惊恐不安一闪而过,立即化为了泪水上前抱住了任意飞。

  “阿彦,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吗?”任意飞被她抱住的那刻,脑海中闪过许多激情的片段,那些曾总是不时的从记忆里跳出来,但任意飞始终不知道对方是谁,现在他可以感觉到一定是这个女人!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锐利,冷酷,还有深沉,他与Leela保持了一定的距离,“Leela,明天我们回英国!”

  Leela尴尬的点头,将信将疑,又试探地口吻道,“什么?你真的全记得了?”

  任意飞冷冷望了一眼,又摇头,“我只知道明天必须得走!先带我去你的房间!”任意飞进了电梯,Leela抽了口冷气,也只有跟了进去。

  才到了Leela住的总统套间,任意飞就重重将Leela丢到了床上,人已压倒式的贴在了Leela的身上,Leela似乎已做好了准备,闭上了双眼,但任意飞却离开了她,坐到了床沿。Leela感到了阿彦的变化,于是习惯性的放了首音乐,“这是你每次和我做爱时喜欢听的歌,你说这样才有激情。”

  任意飞甩了甩头,就是这首《完美男人》,他跟这个女人果然有着再亲密不过的关系,猛得,他再次将Leela压倒,粗暴的吻了起来,接着,任意飞以很熟悉的方式撕开了Leela的衣服,毫不顾及Leela的尖叫、呻吟,疯狂地进行着自以为是的乐趣,单性欲而言,他是个绝对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翻云覆雨过后,Leela喘着气躺在那里,地上是一堆被撕碎的衣服,她嘴角抹过一丝哀痛地笑意,“你还是没有变,从来不懂什么叫温柔!”

  任意飞不在意的为自己点了根烟,他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像那个Mr.任,或许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阿彦,你真的忘了自己是怎么到香港?怎么和我分开的?”Leela不死心又担心地问。

  任意飞的脑海闪过一个画面,他拥着这个女人上了一家私人飞机,是的,恶梦的开始就是从那里!但Leela看到的却只是阿彦脸上冷酷的笑容,“到了英国,自然会知道!”

  这让Leela的心不由被揪紧。到了英国?Leela怎么可以,怎么可能让他回英国?Leela颤抖着下床,任意飞警惕地抓住了她的臂膀,“你干什么?”

  “我……我上洗手间,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流汗!”Leela才到洗手间立即锁上门,又打开了热水龙头,然后匆忙地拿出挂在墙上一个包里的手提电话。

  “喂,我是Leela,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失去记忆了吗?为什么他会找上我?他现在非要我明天带他回英国,你知道吗?”

  “别激动,我想是你太敏感了吧!”

  Leela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让那个魔鬼回英国,我们全都得死的!”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可以出来吗?”

  “不行,他一直盯着我!”Leela声音小的发颤,并躲在了墙角。

  “……好吧,那我——”

  Leela的电话机已被任意飞丢进了水池里,Leela恐惧的整个人贴着墙,任意飞,不,应该是阿彦一把猛得扯住了她的头发向墙上撞击,接着又将其扛起丢到了客厅里。Leela哭泣着,恐惧的向后挪,“阿彦,我错了,你放过我!”

  阿彦凑到了Leela的面前,掠开她那波浪式的金发,“别害怕,我不是说过吗?回英国再说!”

  Leela发抖着点头,阿彦抚着她的头发,“还有,要打电话这里有,知道吗?”

  Leela拼命地点头,内心恐慌已经袭卷了一切,她真快要疯掉了!这个恶魔又回来了!想到回英国,Leela不敢想下去了,自己的下场必定会比死更痛苦!必定的!

  而高烈挂上了电话,神色凝重起来,却又不知所措,他好恨自己的一时心软没有在阿彦出现的那刻就杀了他,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当飞机到达极高的位置,出现了严重致命的故障。

  “阿彦,怎么办?”Leela急道。阿彦推开了她向主机房走去。可是没想到才走进去,阿彦双手抱头的退了出来,身着飞行员的高烈用枪指着阿彦的脑袋,对着Leela道,“快装上降落伞!”

  Leela立即穿了起来,阿彦冷冷地道,“烈哥,你竟为了一个女人,背叛我!我们可是从来互不侵犯的!”

  “阿彦,就是因为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我不忍心看你变得越来越冷血,我才下决心杀你!”

  阿彦嘲笑着,“是吗?”目光又投向了Leela,“你真得舍得杀我?我可是你的未婚夫!”

  “没时间了,让我先解决了他!”高烈欲扣动扳机,却被Leela阻止了。

  阿彦仍笑得镇定,“你们以为杀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吗?即使我死了,Leela,你也注定要嫁给一个死人,爷爷必定会为我这么做,他了解我的心意!”

  Leela坚定的目光投向了高烈,“你先跳吧,让我来解决了他!”高烈将枪交给了Leela,自行跳下飞机,阿彦见状欲靠近Leela,Leela则举起了枪,“别以为我会心软!”

  阿彦冷哼道,“我知道,你根本不爱我!”

  Leela淌着泪,摇头堪苦地笑,“是你不爱我,等你学会了爱一个人,或许你就不再这样冷血了!”Leela不停地退到了舱门口,“快坠机了,你也没有机会再爱谁了。飞机上只有两件降落伞,即使我不开枪,你一样会死的!”

  “Leela ,你不可以这样!你会后悔的!”阿彦青筋暴出。

  Leela笑着摇头,给了阿彦一记飞吻,“我爱你,永别了!”Leela跳了下去,留下的是死亡给阿彦……

  “可惜,当时我没有死!或许老天还眷顾着我吧!”阿彦躺在沙发上抽着雪茄,一脸得意。

  “这么说你失忆也是假的?”Leela蜷缩在角落,声音极轻。

  “我是从三万英尺跳到海里,没有死已经命大了!不过幸亏我失去记忆辗转来到朵弥港,否则……”阿彦没有说下去,他的脑海时有秦飞的笑容,耳边有对秦飞的承诺,倘若他没有失去记忆,他又怎会遇到秦飞,怎会有机会真正爱上一个——女孩!拥有所谓“回忆”这个东西?

  Leela则不可思议,“你是说你的记忆才恢复?”

  “就在你和高烈通话的一刹那,我全记起了,你们以为我失去记忆就对你们没有杀伤力了?Leela,你跟我那么久,为什么做事依旧感情用事?你和高烈杀我的机会太多了!”

  Leela惨然一笑,“我随你怎么处置,只求你放过阿烈!”

  “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一切等回英国再说!”阿彦冷冷地道,Leela当然清楚阿彦的行事作风,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他的人!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