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二十三节 对决!?秦飞&闪王木
第二十三节 对决!?秦飞&闪王木
作者:潇文    

  挂完电话,秦飞仍旧一脸镇定自若的坐在客厅,面对着坐立不安的高烈。

  “小姐,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沉得住气?这事真的要闹大了!”高烈激动地道。

  秦飞则揉了揉眉心,“什么叫闹大了?”

  “小姐,曹太文的死已经轰动了黑道,致哥也保不住你了!”

  “那就行了,现在你只要管好你自己份内的事好了,一个姚天杰,用得着这样害怕?”

  高烈无奈地道,“我不是怕,问题是你,小姐,你才18岁,这是场赌约,我们不可以用你的命去冒险!”

  秦飞皱了皱眉,“赌约?谁和谁?赌什么约?”

  “致哥和姚天杰,赌约的内容只有他们知道,小姐,形势并不想你想像的单纯。”

  秦飞倒吸了口气,“不要再啰嗦了,男人也这样烦我可受不了!”秦飞起身准备回房。此时一名手下又匆匆进来传来一个消息,就是今天早晨,姚天杰抵达香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了长乐帮的第二把交椅尚荣,原因是他护主不利,尚荣死前全身被殴打的十多处骨折,致命的一击是暴头,这让秦飞想到了清凌的手法也是如此残忍。事情很了然,姚天杰解决了帮内的事后接下来会做什么呢?这个消息让高烈不得不又捏了把冷汗,而秦飞只是耸了耸肩,无动于衷的回房了,她不可能不担忧,但是她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心情写在脸上,毕竟她早已接手了飞星的事,既然她现在是主子,那么就必定要冷静、理智的面对任何麻烦,至于方才的那个电话是姚天杰打给她的,所以再所到姚天杰抵达香港的消息已经不会让秦飞有什么惊诧。姚天杰点明了要找的是飞星的第一把手,秦飞并不胆怯的报了自己的姓名,姚天杰只是笑了笑,然后留下了一句不瘟不火的话,“见面再谈。”秦飞早已做好了要与姚天杰面对面的准备,但那句话,那么简单,却令人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早晨,当三个人碰面时,秦飞就要求把项链都带起来,谁料江璇就是喜欢那条剩下的,也好,三人各有所爱,于是奚墨为江璇戴,江璇为秦飞戴,秦飞为奚墨戴。

  “江璇,昨天你和谁约会,居然比我们还重要?”秦飞望着江璇总有种不对劲。

  “我和——清凌!”江璇犹豫着但想来也不想隐瞒。

  奚墨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秦飞倒一点也不惊讶,“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呀,我们才没有开始呢,只是聊聊而已,秦飞,清凌他为什么不保护你了?”

  秦飞也想知道为什么,但又能问谁呢?自从清凌那晚向她告别后,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对此秦飞只有笑笑,“他或许有他的道理吧。”

  中午,奚墨和江璇没有找到秦飞的人影,两人无奈地在食堂吃着饭。

  “我觉得秦飞近来心事很重,可她又是个什么也不肯说的人。”奚墨无奈地道。

  江璇想到了Mr.任,“或许是为了Mr.任的离开吧!”

  “秦飞真的喜欢Mr.任吗?”奚墨对这类事一向反应迟钝。

  “当然啦,可是Mr.任对秦飞好像又爱又不爱的,唉,现在说太多也没意思了,Mr.任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哥和那个清寒也失踪了。马上又有谁要离开了呢……”江璇想到了清凌也要走了,好不容易平抚的心又泛起了一丝涟漪。

  与此同时,秦飞和杜峰坐在看台上。

  “秦飞,一定要帮我啊,否则赵玲就死定了!”

  秦飞冷漠地问,“这事你大哥知道吗?”

  “不可以让他知道的!秦飞,那帮人很凶的,我又拿不出那么多钱,除了你出面,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摆平这事!”

  秦飞沉默了片刻,杜峰是真心的,赵玲却那样利用他,秦飞为杜峰感到不值。现在赵玲恶有恶报,秦飞中毒的事也算出了口气,不过也幸亏如此,否则Allan和清寒又怎么顺利逃离呢?秦飞叹了口气,“赵玲是前校队的后勤团负责人,这件事拜托给吴士强吧,他们一样可以办妥!”

  杜峰并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匆匆离去。他没有理由质疑秦飞的话,她不出手自有她的道理,秦飞的目光放远于远处的景致,心里空荡荡的。忽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很令人意外竟是姚天杰的来电,看来此人对秦飞已了如指掌,姚天杰没有让秦飞有开口的机会,只是说了一句话,“现在见面!”现在?秦飞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也好,是生是死,早见分晓!

  和江璇聊着竟不知不觉快到下午的开课时间了,奚墨的课本还全在更衣室的柜子里。于是奚墨急匆匆地取了书又连忙向教室奔去,连隐形眼睛都没来得及戴,而另一方向有一批人正浩浩荡荡的走来。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呵呵,在拐弯处他们给碰上了。

  “嘭”得一声,书散落一地,本来就急于赶课的奚墨此刻心里就更焦急了,手忙脚乱地拾着书,也根本顾不及看对方是谁,怎么这么不长眼睛呀!而撞她的男人却也跟着蹲下注视起奚墨。

  这个女孩好眼熟,而身后的手下们都不敢相信姚天杰会如此不识大体的大庭广众之下帮一个女孩捡书!真可笑啊——但老大都蹲下了,没法子兄弟们也只得全部蹲下了,否则就是不敬啊!

  奚墨似乎觉得不太对劲,好像刚才是黑鸦鸦的一片,怎么一下子“嗖”得一声,像全没了影一样,于是好奇的站了起来看看,可是她一起来立即姚天杰也跟着站了起来,迎上了奚墨的目光,姚天杰身后的兄弟们也全站了起来,奚墨感觉这群人也好像没什么变动,于是来不及细想,也懒得眯眼正视眼前这个身着运动装的男孩,继续蹲下捡书,今天的课可是需要许多参考资料的,而姚天杰也又跟着蹲了下来,他似乎想起了这个女孩。身后的手下们不由暗忖:今天是什么日子,看来老大又要存心整人了。之前来朵弥港时,老大吩咐全体黑西服才能体现他的与众不同,可这炎炎夏日要他们穿成这样不是存心整人又是什么?

  奚墨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那挥之不去的片段,懵然清醒过来,于是目光偷偷的移到了姚天杰的脸上,凑得极近,对视的一刹那,太令人恐惧了!奚墨书也不要的迎着姚天杰的目光站了起来,义正词严地道,“我早知道你们会来找我的,死就死,别以为我会害怕的!”

  面对这个不知死活的女孩,姚天杰付之一笑,摘下了墨镜,那是一双极其温柔的眼睛,奚墨再次呆滞住了,这样看来,他完全像个大男孩,没有煞气。姚天杰身后的人此刻全都满头大汗的,他们用可怜的目光投向了这个女生,唯一的希望——你别蹲下了!唉,奚墨骂也好,打也好,对他们这些人当然是不管用的!但那招烈日当头下的蹲招,足以让他们叫苦半天!呵!太恶毒了!他们可是办大事的人呀!

  突然,这位姚天杰老大竟不由分说的上前在奚墨的额上印一记吻的同时左手的手指沿着奚墨的眉上轻轻划过,随即大步擦身而去。奚墨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但立即又反应过来,气势汹汹地冲到了姚天杰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接着,踮起脚,毫不留情的搧了他一巴掌!

  兄弟们见了,不由格外开心——他们一定是疯了!不!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整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了,而且这可是老大头一次遭被人打脸,而且还是个女生,面子丢大了!!

  奚墨打了人反而先委屈的哭了起来,没等姚天杰说什么,人已抹着泪跑了。姚天杰身后的手下欲追,姚天杰戴上了墨镜,得意地道,“追你个头,她跑不了了!”

  手下们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退了下来。

  此刻一阵拍手声,秦飞从远处走来,她碰巧看到了姚天杰被打的一幕,“真是精彩!”

  姚天杰收起了表情,“我们找个地方谈吧。”

  秦飞点头,“你是客,你说吧!”秦飞没想到姚天杰比想像中年轻多了,简直和自己差不多岁数,可秦飞自从认识清凌就明白这样的人不可轻视!

  姚天杰环顾了四周,指了指附近的一个体育馆,“就那里吧!”

  秦飞没料到姚天杰会选择学校里和她谈话,被校长知道了又要血压升高了,不过姚天杰既然说了,又不能不应,于是只好应诺了,来到了体育馆内,姚天杰随意的坐下,开门见山地道,“听说你接管了飞星?”

  秦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错,有任何事就找我秦飞。”姚天杰当然懂秦飞的意思,她不想把事连累到李致,可面对秦飞幼稚的说法,姚天杰付之一笑,“孩子做错了事,自有家长承担!”

  “我例外!我可以为我所做的事承担任何后果,你听明白了吗?”

  “好倔的脾气!这么说你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了?”

  “是的,既然你可以和我面对面在这里谈,你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狂的口气!姚天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狂妄的话,但他反而没有发怒,“秦飞,你锋芒太露,能做掉曹太文已是你的极限,而且,并不纯粹!”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飞感到了不妙。

  姚天杰望了秦飞身后一眼,“我的朋友一直没机会和你打一回合!”秦飞敏锐地转身,只见清凌靠在了篮板架下,秦飞的心头一怔,清凌和姚天杰是朋友?那么哥还派他来保护自己?那么曹太文的死?秦飞只感到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但这一架非打不可!

  “我期待多时了,动手吧!”言毕,秦飞先动了手,其余的人这回皆退开一旁,姚天杰则极有兴趣的观注着这场单打独斗。一向只赢未输的秦飞这回是栽了大跟头,她没有想到清凌真那么厉害,曾经只看他耍刀,但现在是赤手空拳,无法想像,不管速度还是力量都要比秦飞来得更胜一筹,是个绝对的高手!不出片刻秦飞被打趴在地上,根本无力爬起,只感到浑身剧痛难忍。

  “现在你明白什么意思了吧!”姚天杰得意地道。

  清凌欲扶起秦飞,却被秦飞打开了手,此时奚墨和江璇赶到扶起秦飞,却也被秦飞阻止,她靠自己用尽全部力气爬了起来,却站也站不稳,双腿在发颤,可心高气傲的秦飞仍不甘地低骂道,“可恶!”

  “李致看到你这样,不用猜,他一定会回来,这场赌约,他输定了!”姚天杰起身十足把握地道,却遭来奚墨仇视的目光,她又忍不住淌着泪为秦飞擦掉嘴角的血渍。秦飞没料到是自己输掉了,还牵连上了哥哥,是自己造成了这局面,可她仍不明白到底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秦飞已乏力的向后倾倒,清凌欲扶,却也遭却了江璇的怒目,江璇已扶住了秦飞。

  看着她们三个女孩,还有那脖子里闪闪的三条形状奇特的项链,她们的关系必定很铁,没有再为难,,姚天杰扫了她们三人一眼匆匆离开,却遇到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她一进来就破口大骂。

  “太过分了!这里是学校,神圣的地方,怎么可以这样胡来!秦飞人呢?我绝不容许她再乱来了!这个没教养、没父母管教的孩子……”

  “嘭”一拳,Miss梅脸部正中遭袭击,平直地倒在了地上,清凌挥了挥了,“吵死了!”说完人也随之离开,而秦飞坚持不住地昏倒在地了。

  当秦飞醒来时人又在医院的病房中,这些日子以来她几乎老是进医院,而守在自己身边的是南宫吉,原来南宫吉一接到消息姚天杰去了德光于是立即便赶去,谁料还是晚到一步。

  “麻烦了你!”秦飞说话时还忍不住传来一阵疼痛。

  “少来啦!让你别逞强,现在知道姚天杰是何许人物了吧?”

  “可是——”秦飞好不甘心,但激动的话也说不上来,反而牵扯到了伤口,疼痛难忍。

  小吉见了痛心地道,“别可是了,你伤成这样,还能做什么!”

  此刻病房的门打开了,进来的是高烈,南宫吉轻轻拍了拍秦飞的手示意要走了,来到高烈面前,“她伤得很重,别再激怒她了!”

  高烈点头,南宫吉则带过一眼秦飞离开了,高烈上前问候秦飞之后就退下了,这次他的反应不再那样的激烈,或许是秦飞的伤势,也或许是大局已定了。

  不一会儿,奚墨和江璇送来了补汤,看着这两个泪人儿,秦飞又感动又无奈,“你看你们两个,我这是第几次死里逃生了,还哭成这样!”

  看着秦飞现在的样子,奚墨和江璇知道这伤比中毒重,想到清凌下手这么重,江璇就有种罪恶感,“秦飞,,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好对不住你!”

  秦飞挤出了笑容,虚弱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不是清凌的错,这是场公平对决,是我技不如人。”

  “可是——”江璇哽咽着,她的心里总是不踏实。

  “别忘了,地狱不要我!”秦飞的目光投向了两人的脖子里的项链。

  奚墨拭干了泪水,“对,秦飞,你要快快好起来……”

  不知何时秦飞睡去,也不知何时她朦胧的醒来,这只见李致守在身边,内心不由泛丐了一丝暖意,“哥——”

  “别动,你全身都有伤,你让我好担心,为什么闯了这么多祸也不告诉我?”李致轻抚着秦飞的头发,不由责备起来,看到曾经活蹦乱跳的秦飞变成了这样,李致的心口像是重重受了一击,可面对这个自己深爱的“妹妹”,李致又怎么忍心真的责怪她?

  “哥,我好想你!”秦飞嘘声道。

  “哥也是,接下来所有的事由哥来处理,你就安心养伤,知道吗?”

  “可是,哥,你不是在日本吗?”秦飞想到了姚天杰的话不由担心起来。

  “可哥现在不是回来吗?你别想太多了。”李致命令道。

  秦飞乖乖的点头,“哥,你要小心!”望着秦飞又睡去,李致的心情沉重。若不是姚天杰的亲自来电告之状况,李致也不会认输,不顾一切地回来探望秦飞,保护秦飞。可秦飞呢?在她的内心更渴望见到的人,守候她的人是任意飞!想到任意飞和他的未婚妻回英国了,而且任意飞摇身一变成了盛彦,秦飞的心得不到真正的释怀!那种怎么也挥不去的心痛像洪水一样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的深夜里,江璇心情纷乱的走在街上,路过打烊的冰果店,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和清凌来吃冰的情景。

  “怎么会这个样子?”江璇仍是不能接受是清凌把秦飞伤成那样子。

  “江璇!”清凌站在了江璇面前,江璇的眼里有激动但立即又化为愤怒,她上前用小拳头捶打着清凌的胸膛。“为什么?你即使不保护秦飞了也不可以伤害她呀!你不是说你要回日本吗?你干嘛不回去非要留在这里对付的却是秦飞呢?”说着,江璇的头埋在清凌的胸前哭泣,清凌搂住了她,“天杰是我的朋友。”

  “可秦飞不也是我们的朋友吗?”

  清凌沉默了一会儿,只是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虽然江璇的心里有内疚但是当清凌说这三个字时,江璇却有种无比幸福的感觉,这比任何的语言都来得珍贵,让江璇哭得更凶。这种微妙的关系,感觉上他们像是很久的恋人一般。

  突然间,清凌道,“跟我回日本吧!”

  江璇推开了清凌,“这是不现实的,我还在上高中,我有Dad、Mum,我——”

  “这些全不重要!”清凌抓住了江璇的双臂,语气不容置疑,“我可以搞定!”

  “可是——”江璇为难着,这一切来得太快了。

  清凌松开了手,冷硬地道,“没有可是,除非你不想,否则你就可以!”

  “清凌,这世上的事不是你想就可以办到的!”

  “在我的眼里就是!”清凌霸道的不可理喻,令江璇陷入了迷茫之中……

  一处海滩上,两个人享受着阳光与海风。

  “你的目的达到了!”李致躺在椅上,墨镜遮去了他的表情。

  姚天杰则笑着,“所以我说过你是斗不过我的!李致,加入我们的行列吧!”

  “如果我违约呢?”李致的这话让姚天杰立即收起了笑脸,摘下了墨镜,正色望向了李致,“你该知道后果,你别无选择!”接着又笑了,“让曹太文怎么挑衅,永远也激不起你的愤怒,你让你的手下永远也只是漂亮的收拾残局,我本以为没得玩了,可是一个秦飞的出现却完全扭转了局势,让我们能够坐在这里。”

  “你不觉得为此而损失一个曹太文不值吗?”

  “他只不过是条狗而已,否则我不会把尚荣也除掉,连一个小丫头都摆不平,能力测试的结果都不合格!”

  李致冷哼了一声,“我不喜欢别人操纵我的人生!”

  “你的人生当然是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姚天杰肯定地道。

  李致沉默了一会,又问道,“我从日本派来保护飞飞的保镖智子也是你们的人杀的?”李致回来后从高烈口中得知清凌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

  “是啊,我这位朋友也会和我们同行,即将我们就成为一家人了!”姚天杰轻快地道,李致也知道是那个人打伤了秦飞,李致清楚秦飞的本事,能单打胜过秦飞并予以重伤的这个清凌绝对不简单。李致也对日本的保镖集团略有所闻,是个神秘而又卧虎藏龙的组织,而且保镖的平均年龄都在20岁,年少却不可忽视,因为那里的人都残酷无比!况且能和姚天杰称得上朋友的人必定不同凡响。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