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二十九节 被“囚”方式
第二十九节 被“囚”方式
作者:潇文    

  再说拥有“囚爱”的奚墨,当时的情景也差不多啦!不过呢,唯一不同的是这盛大的排场是在奚墨昏沉沉的时候进行的,也不知道是清凌的拳重还是她本人能睡,总之,下飞机时仍是没有醒。偏偏姚天杰又不肯让手下接手,宁愿自己扛着,望着老大的一只熊猫眼又气喘吁吁地扛着个小女人,呵呵,大伙别提有多高兴啦!总算轮到老大受罪了!

  到了家中,姚天杰为处理帮会的事就此匆匆离开,于是命令那班下属好好照料奚墨。可悲,这么大的宅子居然没有一位女性,除了现在的奚墨。

  奚墨醒来先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爬起,直到眼前那几个人影渐渐清晰,奚墨打了个冷战,接着吓的跳了起来!

  天啊!一群陌生男人围成一团注视着她!奚墨吸了吸鼻子又要掉眼泪了,幸亏其中一个男人先道,“我叫阿达,就是在朵弥港经常带你上车去见老大的人啊!”

  “是啊,我坐你左边的,我叫阿发。”

  “还有我啊,我就是守在房门口持枪的,那次你想走是我把你赶回房间,还对你做鬼脸的,你还记得吗?”

  奚墨点着头,又委屈地道,“天杰人呢?”

  阿发立即回道,“老大呢,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你有什么吩咐就找我们。”

  “这里只有你们吗?”

  “不啊。”阿达掰着手指,“门卫10个人,厨师6个人,清洁工20个人,除草工——”

  “不是的,我问这里没有女孩吗?”

  “不就是你嘛!”众人异口同声,奚墨呆若木鸡。

  接着,阿发阿达带着奚墨参观了一下住所的环境,又把她带到了车库里,车库一眼望去大概停了十来辆各式的车子。

  “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选车呀!老大帮你选定了学校,现在你选辆喜欢的车啊!”阿发认真地道。阿达在旁猛点头。

  “可我不会开车,而且——”奚墨为难地低下了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头。

  阿达拍了拍胸脯,“没关系,暂时由我来当你的司机好了!”

  阿发打了一下阿达的头,责备道,“有老大在,还用你吗?没脑筋!”

  奚墨不禁笑了,但面对这些车真的无从下手,奚墨一路看来,突然她停在了车库的最里面,“我要这辆,可以吗?”

  当阿发阿达凑过去一瞧,都愣住了。阿达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小姐,你不要寻我们开心,好不好?”

  “没有啊,我觉得这辆车真的不错哦。而且骑到学校也不会太招摇啊!”奚墨将那辆紫色的自行车推了出来,绕着阿发阿达骑了一圈,像天使一般,让人无法拒绝。

  面对这种状况,阿发阿达也只有勉强耸了耸肩。这个小女人说她惹人厌其实有时也蛮可爱的。

  到了用晚餐的时候,姚天杰来了电话他有事赶不回来了。千叮万嘱让奚墨早些睡,明天让阿发阿达送她上学,总之啰嗦了一大堆。奚墨倒没有生气,姚天杰有他要忙的事,只要时刻惦念着自己就好了。

  可是面对一桌几十个菜,奚墨倒是猛吞了几口口水。

  “阿发,阿达,你们也坐下一块吃吧!”奚墨召唤着。

  阿发阿达坚决地摇头。阿发慎重地道,“这全是为你准备的,要是我们谁碰了一下,老大回来会给我们吃子弹的!”

  奚墨浑身颤抖了一下,又为难地道,“可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么多的!”

  “没关系,吃不下就别勉强,只要饿不到就好了!”阿达憨厚地笑着。

  吃这么多还吃不饱的话不成了恐龙?奚墨尴尬地笑着,心里又不免心疼起来:以后每天这样,不是太浪费了吗?

  奚墨想了想,下定决心认真地道,“今天就算了,明天起我会列一张单子给你们,以后就照着单子上的菜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阿发积极地应诺。心里却想:哇,这么快就由女主人来改制啦!

  翌日一早,奚墨就骑着脚踏车出发了。而后面则跟着一辆汽车,阿发慢吞吞地驾驶着紧随其后,阿达不时地把头探出了车窗,“小姐,慢点啊!小姐,向右,向右拐……”

  终于到了学校,奚墨将车停到车库,才发现几乎车库里停的都是汽车。不过她对此也不介意,反正她是来学校学习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抱着这样的心态,人当然自在轻松。

  到了教务处领了书,又来到了指定的教室里。奚墨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同学一贯以平常那随和的态度对待。虽然全班都用很异样眼光看她,但奚墨并不介意,只是友好的微笑面对。

  上课铃声响起,奚墨这才发现身边是个空位。

  “报告!”一个熟悉的声音,姚天杰背着包站在门口,目光已投向了奚墨。奚墨不可思议地倒吸了口气。姚天杰什么时候戴上了镶着金边的半眶眼镜,成斯文人了?

  “你终于出现了,怎么?身体还好些吗?”老师关切地道。

  姚天杰走到奚墨的身边坐下边道,彬彬有礼地道,“谢谢老师关心,我全好了!”

  奚墨完全傻了眼,姚天杰摇身一变成了乖乖男了。

  “哦,我忘了介绍一下,奚墨同学,你身边的这位可是我们学校的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也是学生社团的主席。你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向他请教。”

  听完这番话,奚墨又忍不住望了姚天杰一眼,觉得自己有点晕眩。姚天杰推了推眼镜朝奚墨一笑,便开始认真听课了。刹那,奚墨似乎感到终于找到了竞争对手一样,也认真起来。

  放课后,姚天杰和奚墨向车库走去。

  “你好了不起!这里的人全不知道你的身份吗?”奚墨好奇的问。

  “当然不知道,进了这里我只是个学生而已。”

  “可你忙得来吗?”

  “忙不来就装病请假,反正不影响考核就行了。”

  “那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在德光,我可也是拿第一的!”

  “在这里就不一定了。”姚天杰自信地道,他怎么可以被自己老婆比下去呢?

  “那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这里是不是要保密呢?”

  “嗯,你以后就暂时做我的女朋友吧。这样我也放心,那些无聊的人不会缠你。”

  “哦!”奚墨应诺。反正她也不喜欢被姚天杰以外的人纠缠。

  “到了!” 奚墨喊住了仍在向前走的姚天杰,姚天杰四处张望着,“哪里?哪里啊?”奚墨拍了拍靠在墙角的单车,“呐,就这辆啊!”

  姚天杰只觉得两腿发软,“不会吧?你就是骑这个来的?” 见奚墨点头,姚天杰竟有种想抱头痛哭的冲动,可恶的是奚墨还笑得那么甜!

  最终,姚天杰硬着头皮,左右晃悠地踏着单车载奚墨回家了。离开校园一路,看到的男生女生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那个不就是新来的女生吗?竟然这么快就抢走了我们学校第一大帅哥才子!”

  “就是啊,听说他们不只是同班,还同桌呢!”

  “姚天杰从不和女生啰嗦的,现在居然为一个女生骑脚踏车了!”

  “对呀,以前他总是开最炫的跑车的!”

  “那女生好恶毒,姚天杰好可怜哦!一个纯情小男生就这样……”

  总之,有得她们哭天喊地了。当然姚天杰也差不多了,骑到家,人已快成一滩泥了。不过看奚墨幸福洋溢,姚天杰死而无憾了!

  坐在饭桌上,“饥寒交迫”姚天杰快昏了,何时家里上菜的效率这么低了?于是皱着眉头,催促属下赶快上菜。在旁的阿达愁眉不展,唉,经过奚墨的改制后,6个厨师已经回家了5个,还快得出来吗?

  当菜被端了上来,头一个是胡萝卜丝,姚天杰瞪大了眼珠子,睁睁地望着这盘胡萝卜丝,下一刻杀人般的目光瞪向了阿发阿达,阿发挥舞着手赶忙道,“老大,别急,别急,还有呢!”

  姚天杰暂且压住了心里的怒火,当阿达又端来了一盘红烧鱼,而且只有一条又小又瘦的鱼时,姚天杰再次电光火石般的厉目投向了他们,阿发急得头顶直冒冷汗,“老大,还有呢!”

  当阿达再端来两小碗番茄汤后立即和阿发以这辈子从未有过的速度闪到了奚墨的身后。

  “不会吧?就这些?”姚天杰可怜兮兮的望着面前的奚墨,活像个受尽委屈和虐待的小男人。

  “这些已经很好了,有荤有素有汤,你还缺什么呢?以后啊,你不可以再浪费了,我已经为你每天的饮食订好了一张菜单给厨师了!”

  天哪,女人怎么这么可怕?可谁叫是他自己挑选的呢?姚天杰苦着脸,只有闷头吃了起来。奚墨将鱼肚上的肉挟到了姚天杰的碗里,“多吃点哦,最好全吃光,这样就不会浪费了!”

  原本姚天杰还很感动的,但听到最后那句“这样就不会浪费了!”嘴巴里塞满的饭全喷了出来!一脸心灵受挫的表情!他怎么这么命苦,要了这么一个节省得不能再省的老婆!

  到底是谁“囚”了谁呢?或许是姚天杰“囚”住了奚墨,但“囚”的方式却是由奚墨来决定。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