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青青校园 >地狱不要我>第三十四节 撕裂--谁的心
第三十四节 撕裂--谁的心
作者:潇文    

  “喂,快用晚饭了,你拉我出来干什么?”奚墨嚷着被姚天杰拉出去秦飞家。

  “让你跟我去个地方啊!”两人已上了车。

  “可他们都要回来了,少了我们两人多不好呀!”

  “很快的,你不准扫兴哦!”姚天杰警告瞪她。

  奚墨耸了耸肩,笑得纯净,“对了,你怎么连那么简单的题目也不会做啊?”

  “啊?什么?”姚天杰抓了抓头发,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呀。

  “你不是今天拿了几道题目给我让我帮你做吗?”

  “哦,对呀!”姚天杰恍然立即添油加醋道,“那几道题目,我研究了半天功夫也解不出来,真是伤透脑筋了!”

  “啪!”奚墨敲了一下他的头,昂着头,一副骄傲的表情,“你真笨!我花3分钟就搞定了!”

  姚天杰揉着头,笑着伸手搭在奚墨的肩膀上,“我老婆是天才嘛!”

  “那你呢?”奚墨发光的眼里除了得意还透着一抹坏坏的笑意。

  姚天杰不情愿低下来头,“天生蠢才呗!”虽然极不愿贬低自己,但奚墨听了咯咯地笑不停,也算是姚天杰的成功嘛!

  “到了!”姚天杰先下了车,颇有绅士风度地跑来为奚墨打开了车门,“请吧!”

  奚墨拉住了他的手,眼里却有兴奋,“王妈的凉面和豆腐脑?”

  望着眼前这家不足十平米的小店,没有豪华的装饰,门外还摆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摊位,隔着街道,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车辆,是多么熟悉阿!奚墨感觉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了鼻尖,她抿着嘴唇皱了皱,眼里晶莹剔透,侧过脸睁睁地望着姚天杰。

  姚天杰一抹温柔灿烂的笑容,“难得回来一定要带你来尝尝的!”

  突然,奚墨踮起脚在姚天杰的脸上亲了口,“谢谢你!”飞般穿过马路跑进店里,姚天杰愣在那里,好久才缓过来,甜蜜地差点飞起来了!

  相反,在家里,餐厅里坐着是清凌一对以及沉默寡言的李致,气氛颇为不自在。

  江璇坐立不安,“怎么搞的?奚墨他们还有秦飞都没有回来哎!”

  “饿了就先吃!”清凌道,却遭来江璇白眼,立即不再多说话。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天杰,今天我好开心哦!”奚墨笑得你朵花似的。

  “我也是啊!”姚天杰陶醉地摸了摸脸,呵呵,这可是第一次奚墨亲他哦!要好好记住这一天!而且姚天杰已经有种想法了!就是把王妈的店搬到台湾,那么说不定奚墨可以天天亲他了!哈哈,真不愧是被誉为鬼神的人物阿!

  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餐厅,江璇拉长了脸,不高兴地站了起来,“你们终于想到回来啦!等死人了啦!”

  “别生气呀,我们是出去吃了点小吃而已。”奚墨高兴地跳到了江璇身边,挽着她膀子笑得像朵鲜花般。

  江璇翻了个白眼,哼哼道,“不用说也知道,看你的样子一定去吃什么凉面了!”

  “还是江璇了解我!”奚墨把头贴在了她的肩膀上,眼珠子扫了周围一圈,直起来身子,“咦?秦飞呢?”

  “谁知道啊,八成心情不好吧!”江璇说时忍不住望了李致一眼。从头到尾,李致只是一个表情,僵冷着坐在那里抽烟,不发表任何言论。当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谁心情不好啊!”秦飞推着盛钰进来了,“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一位爷爷,现在成朋友了。”

  “爷爷,这几位是我的朋友。”秦飞指了指奚墨他们,盛钰扯下盖在头上的衣服,那是他不知不觉打瞌睡的时候,秦飞为他小心地盖上的。睡了有一会儿,一脸倦意的睁了睁眼睛,然后露出了慈祥般的笑容。

  看到盛钰,原本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的清凌唰得站了起来,李致一口吸进去的烟因瞬间的气息不畅而呛得咳个不停,种种异象,秦飞倒都也没在意,指着李致,目光却没有正眼看他,只是露出亲切笑脸向盛钰介绍着,“爷爷,这位是我的哥哥,李致。”

  盛钰朝李致点了点头,目光里有一种讯息,李致怔了怔,不敢点破。

  “好啦,可以开饭了吧!”秦飞已推着盛钰入座。

  江璇拉了拉呆滞在原地的清凌,“你还站着干什么?”

  “哦。”清凌忍不住地望了一眼姚天杰,这小子应该是反映最强烈的一个才对呀!可他居然竟先坐到了餐桌前,端起面前的饭,埋着头闷啃起来。一无所知的奚墨还不住地拍着他的背,劝着他慢慢吃。

  “爷爷,不用客气,多吃一些好了!”秦飞热情地给盛钰夹菜,脸上荡漾着久日未见的笑容,她好像都看不到其他人异样的表情。

  李致凝视着秦飞,眼里闪过一抹光,自从他向秦飞表白那天起,秦飞就不再笑了。即便是勉强牵扯出来的笑意都看起来那么僵硬,僵硬得让李致懊恼,心痛,发狂……可现在的秦飞,脸上虽然笑得清澈透明,但眼神却是那么空洞……空洞的像是看不到他了……

  江璇忍不住好奇的问,“秦飞,你和这位爷爷怎么认识的?”

  “哦,是我记不起回家的路了!”盛钰含笑回答道,可爱的像个老顽童。

  姚天杰和清凌嘴里的饭同时喷了出来了。这让桌上的三个女孩都吓了一跳。秦飞感到了不对劲,目光突然之间变得犀利,投向了喷得桌面惨目忍睹的姚天杰!

  姚天杰警觉地颤了一下,秦飞正准备说什么,姚天杰的手机恰巧响起,喘了口气,他起身接了电话,目光同时偷偷瞄向了盛钰。盛钰心里有数,对方必定是宝贝孙子盛彦。和南宫智吃完了饭后,回到酒店发现自己不在,现在肯定四处找人呢!盛钰朝姚天杰微微摇了摇头。姚天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盛老爷子的决定谁敢违抗?可是这到底是唱得哪出戏阿!

  深夜,月光照映着整座别墅,显得分外寂静。秦飞却觉得十分诡异,之前总要缠着奚墨和江璇的那两个家伙,居然这么早就乖乖各自回房休息了?秦飞抱着疑惑推开了房门,悄然来到了走廊,却止住了脚步--

  “哥--”

  秦飞一惊,不自在的撇开视线,李致依着墙壁,发出冷冷地轻哼声,“怕我了吗?甚至看着我,都让你觉得不安吗?”

  “哥--”秦飞觉得自己的声音轻得卡在喉咙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李致挺起背脊,侧过身缓缓走向秦飞,目光坦荡荡地落在了她身上,“何时我们之间--变得--这么--不堪了?”

  迎上那孤寂的眼里一抹哀痛的温柔,秦飞几乎要窒息而死了!曾经,就在盛彦还没有出现在她的世界中,能够嫁给像哥哥一样的男人,成为哥哥的左膀右臂,是多么令人振奋和企盼的事情阿!

  可是,现在--

  秦飞笑着掩饰眼里的薄雾,长长叹了口气,“是阿!何时--我们之间变得这样不堪了?”

  李致伸手想掠开那一缕长发,秦飞下意识的退后避开了,李致的手在半空中,瞬间变得僵硬,自嘲地露出一抹苦笑,“不堪的人,看来始终是我吧!”

  留下仍旧呆在那里的秦飞,李致抽身背对着她幽幽地离开。那个背影透着淡淡的悲哀,被刚刚的举动扰乱心绪的秦飞微颤着双肩,缓缓抬起了头,泪水不禁潸然落下。

  姚天杰、清凌又怎么安稳的睡觉呢?乘着夜色偷偷潜入了盛钰的房间。盛钰料到他们会来,早就在等候。

  “盛爷爷,盛彦正在到处派人找你!”姚天杰先恭敬地行礼,一脸肃然。

  盛钰无所谓地扬了扬手,“让他找吧!”

  “可是依盛彦的脾气他会把朵弥港闹个天翻地覆的阿!”

  “你以为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盛彦吗?”盛钰自从盛彦失踪又出现后就感到他的变化。姚天杰默然,盛彦的改变,最先大跌眼睛的可是他阿!

  清凌感到了不妙地,“盛爷这次突然来朵弥港有什么事吗?”他的话一出立即遭来了姚天杰的厉目,盛钰也沉下了脸,“我来做什么?还没有人这样问过我呢?”

  “盛爷,对不起。”清凌低了低头,不再多话。他大约已经猜到了盛钰的来意。

  姚天杰也想到盛彦和秦飞的破裂,盛钰突然的到来,又和秦飞同时出现,还要对秦飞隐瞒身份,可见其中的蹊跷,于是问道,“盛爷爷,需要我们隐瞒多久?”

  “总之除非我亲口向那丫头说出身份,你们一个字也不许泄漏!”

  “可盛彦总会找来的。”姚天杰担心地道,刚刚在电话里头盛彦几乎要发狂了。

  “那让他找来了再说!”

  面对盛钰的坚决,谁又敢说什么?

  当他们要离开时,盛钰意外的留下了清凌。

  翌日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秦飞的脸上,她迎着暖暖的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享受着日光沐浴。

  能够每天这么自由的呼吸,能够这样活着,对从小失去双亲、从小目睹着相依为命的哥哥在流血拼杀中走过来的秦飞而言,是最庆幸、最幸福的事情。

  人,果然不能太贪心阿!

  想得到更多的同时,也会失去更多。

  但是得不到的话,是不是就代表着不会失去呢?不管是拥有的,还是不曾拥有的……哪个“更多”失去了,才称不上是遗憾呢?

  “秦飞,发什么愣呐?快点!”江璇举着小镜子左右打量着自己的发型,不时的冲着她吼。今天秦飞要参加比赛,江璇、奚墨当然是一定要去加油,所以早早就在准备了。

  “爷爷,你也想去吗?”整装待发,秦飞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朝盛钰绽开一个微笑。

  盛钰点着头,又怀疑地道,“小丫头,看不出你还参加女子篮球比赛啊!”

  “不啊,我们全校只有我一个女生玩篮球,我是和男生们去打比赛。”

  江璇情不自禁的晃了晃手里镜子,眼里闪着引以为豪的亮光,“爷爷,别小看秦飞这个‘小丫头’,她还是德光校队队长呢!”

  秦飞听到江璇占她便宜,也叫起她小丫头,不由狠狠瞪了她一眼,握了握拳头,一副你欠扁的样子。清凌警觉地快速闪到了江璇的面前,生怕这个野蛮的女人真会飞来一拳,伤害他的心肝宝贝。

  盛钰眼里闪过一抹惊异,化为莫测的笑容,对眼前这个秦飞更另眼相看了。

  “哦,你这个丫头运动神经倒挺发达的哦!”

  接着引来笑声,秦飞不满的道,“爷爷,被你说的倒像是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

  “你不是吗?”江璇从清凌的背后探了个头向秦飞吐舌头。

  秦飞瞟了一眼清凌,又对着江璇邪邪地笑道,“今天我看你还是不要去看比赛了!”

  “为什么?”

  “因为听说心爱高中的球员全是大帅哥,我怕你看了心花怒放,有人就要急了!”清凌立马郑重其事地拉起了江璇的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没有关系,我不会的。”

  江璇立即神气活现的瞪了秦飞一眼,又听清凌清了清喉咙道,“因为我查到,心爱高中男生没一个帅哥,相反--全是丑男!”

  就这样,江璇要注定打一个比赛的喷涕了!

  比赛结束,德光胜出,创下了70:29的佳绩。面对篮球场上弛骋的秦飞,盛钰是越看越中意了。这个女孩,的确与众不同。

  “我们去哪里庆贺一番?”江璇起劲举起了手,兴奋地道。

  “我无所谓!”秦飞笑道,奚墨也点头,正当江璇正想着去哪里时,体育馆门口数十辆轿车停了下来。接着,以盛彦为首的大帮人围了过来。姚天杰等人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盛钰。盛钰没料到这小子找得到挺快的,脸上安然自若。江璇和奚墨被秦飞拉着退离了一旁。

  秦飞望着走近的盛彦,心里隐隐作痛,为什么在最不愿见到的时候偏偏就还是要相见?这种局面,她却还要再次的去装作绝情,是难以形容的煎熬阿。

  当盛彦站到秦飞的面前,秦飞目光变冷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盛彦绕过秦飞望了一眼爷爷,他早该想到的!但盛彦并没有戳破,目光又回到了秦飞的脸上,坚决而发亮,“我不会放弃的!”

  秦飞倒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和,冷冷淡淡,“可我放弃了!”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放弃!我做错什么了?你凭什么说放弃就也要让我放弃!”盛彦抓着秦飞的双臂,低吼道。他快被这个女人给逼疯了!就因为没有任何理由,却这么突如其来,盛彦无法接受!

  两个人僵持着……

  周围的空气仿若在盛彦不顾一切的狂吼之中凝固了。午时的阳光照射在他们两个身上,彼此的双眸闪着耀眼的光芒。

  “砰!”--

  没待秦飞反应过来,盛彦已被一拳撂倒在地上。

  “秦飞早就说得很明白了,放弃吧,盛彦!”清凌挡在了秦飞的面前,表情冷酷。所有人被清凌的举动和言语怔住了。

  盛彦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站了起来。反正这已不是第一次被清凌挥拳头了。

  “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盛彦的目光坚定而深情。

  “嗖”得又是一拳,盛彦怎么躲得开那快若闪电的拳速,再次被击倒,秦飞的心一阵剧痛,跨出去的一步又退了回来,此时此刻她除了心痛和愧疚之外再也没有力气做其他事情了!

  盛彦带来的手下欲出手,盛彦伸手一挥阻止了,他不屑地一笑,再次站了起来冷硬地道,“清凌,我盛彦的话绝不收回!”

  清凌欲再出手时,江璇上前挡在了清凌的面前,眼里冒着怒火,“你到底是帮谁啊?”

  “你不是说秦飞是我们的朋友吗?”清凌若无其事地反问,其实手里却冒着冷汗,要再打下去秦飞仍没有反应,那事后盛老爷子又心疼起孙子来,他就没安稳日子了!

  “秦飞,我是绝对真心的!我爱你!”盛彦抛开了一切自尊吼道,他的眼里只有秦飞,几乎爱得要发疯了!

  秦飞咬着唇,她怎么不明白盛彦的心意?她紧抓着一丝理智,否则她快崩溃了!她好想上前扑入盛彦的怀中,告诉他,自己从头到尾心里有的只有他--盛彦!

  再是一拳,盛彦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直直倒了下来,就没了动静。江璇和奚墨花容失色地上前急成一团。

  姚天杰惊恐地望向了盛钰,盛钰只是皱了皱眉,专注着秦飞的神情。

  “清凌,你这是干什么?会出人命的!”江璇又急又气,此刻的清凌仿若判若两人,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平常人三拳是抵不过的。”

  话音刚落,只见盛彦摇晃着又站了起来,眼角破裂,眼睛也痛得无法睁开了。这是第一次,堂堂盛氏的继承人,被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秦飞,就算死,我也绝不放弃!”盛彦气若游丝,却透着坚定不移的决心。

  一向温柔不语的奚墨终于也忍不住投以秦飞埋怨地眼神,“秦飞,Mr.任为了你都这样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江璇也气愤地责问道,“记得曾经你问过什么才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也很想问你一句:什么又才是你想要的?这样的局面是你要的吗?”

  “秦飞——”盛彦人欲站稳却无力地摇晃了几下。

  清凌欲出手再给予一击之时,被秦飞截住了并以更快的速度挥起拳头,给了清凌一记。

  清凌整个脑袋被这重重一击侧飞过去,身体失去重心倒了下来。秦飞懒得望他一眼,上前扶住了伤痕累累的盛彦,眼里满是怜惜,“你怎么样?没事吧?”

  盛彦抓住了秦飞的手,“秦……飞,我……”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可是——”

  “没有可是,没有!”盛彦看到她眼里闪烁不定的光,就急得发慌!

  看着盛彦完全像个受挫无助的小孩,秦飞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个身影渐渐走近,想是一片黑色的阴影笼罩在秦飞和盛彦的面前。秦飞微微抬了抬眼,轻轻地将手从盛彦的手里抽离出来。

  盛彦再次乱了。

  他朝身后望去,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哥--”秦飞声音很低,眼神暗淡下来。

  盛彦恶狠狠瞪着这个所谓的秦飞的哥哥!这就是拆散他们的罪魁祸首吗!

  --“逼秦飞离开我的人,是你吗?”盛彦眼里燃烧着地狱般的火焰,完全不像是个受过伤的人。

  李致成熟沧桑的脸上一贯的漠然,“如果用逼就可以的话,我会试试。”

  “李致!你太放肆了!”盛彦一拳挥到了李致的脸上,李致甩了甩头,不在乎的抹掉嘴角渗出的鲜血,目光依旧冰冷如霜。

  “你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想以死为代价吗?”盛彦眼里迸出红色的光。

  在这一刹那,盛彦的手下都拔出了枪,瞄准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同样是在这一刹那,李致的手下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把枪也对准了盛彦!

  朵弥港,李致的天下阿!哪怕是盛氏的人,也躲不过这场针锋相对,局势难料的战役。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李致笑了,像是得到了解脱,“反正是死,就一起吧!但是,你一定会下地狱!”

  “你说什么?!”盛彦接过了手下的一把枪,指向李致的脑袋。

  “你手上染过多少人的鲜血,无辜的还是该死的,恐怕你自己也记不请了吧?”李致牵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像你这么一个恶魔般的男人,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就随意践踏别人的生命!呵,甚至因为一时兴起,为了把我这么一个人收为己用,牺牲了那么多人命,你认为自己死后配去什么地方呢?”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江璇和奚墨对望了一眼,仿若根本无法听懂这些人在说什么。

  姚天杰担心的望了一眼盛钰,盛钰摇了摇头,他还不打算介入这场战斗。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战斗!

  突然,盛彦仰天狂笑了起来,下一刻,尖锐如刀的目光直逼李致,“你手上染满的是红色的涂料吗?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有罪的还是无辜的,杀人就是杀人!给自己套上伪善的面具,你以为你死后配去哪里呢?如果--天堂收留你的话,那么--这种天堂,我也不屑!”

  李致也笑了,笑得云淡风轻,“我同样不屑!没有飞飞的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李致瞄了一眼低垂着头,呆滞在那里的秦飞,她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又投以盛彦僵冷的眼神,“你--配不上飞飞!所以,对我来说,只要不留在这个世界上,你去哪里都好!”

  “是吗?那看看谁先死吧!”盛彦手里的枪一紧,扳机扣动--秦飞挡住了盛彦的枪口。

  盛彦的眼里全是震、惊,嵌杂着一股游遍全身的痛!

  秦飞抓住了枪膛,移到了自己的胸口,“没有哥哥,就没有我--秦飞。”

  枪,从盛彦颤抖的手中滑落。

  秦飞转过身,李致眼睛一亮,瞬间又灰暗了。秦飞直直从李致的身边擦过,眼睛空洞得可以容下整个世界,又仿若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在她的眼里了。

  --“救救我!”一个身影从秦飞背后圈住了她的脚步,紧紧将她搂在怀里,“救救我!”

  这三个字震撼着秦飞的心,几乎要碎了一地,她紧咬着嘴唇,要强行挣脱,却被搂得更紧。

  “救--我,我一直痛苦着,痛苦的活着,只有你可以救我,我也想快乐的活下去阿!”

  李致撕心裂肺的呼喊,他放下了兄妹之间那道关系,放下了一个成熟男人的坚强与尊严,放下了一切,忘情的圈住自己想要爱的女人,沉醉地呼吸着她头发的香气。

  “放开她!”盛彦发狂的咆哮,恨不得冲上去撕碎这个男人。

  --“让他们收起枪。”秦飞淡淡地道,从李致的怀里挣脱出来,转向盛彦,“你也是。”

  这两个男人都应声摆了个手势,手下将武器都收了起来。

  秦飞站在他们两个中间,目光放得很远,冷淡如水,“要和谁在一起?应该由我自己决定!”

  秦飞的目光先落在了盛彦的脸上,手横在半空中,“清凌,借你的刀!”

  清凌自被秦飞一拳撂倒在地上,现在眼睛里还直冒着星星呢。

  “噢。”清凌乖乖地把刀递到了秦飞手中,突然又恍然:我怎么居然真就把刀给了?万一--清凌焦急道,“没有这把刀砍不了的东西,你别--”

  “那太好了!”随着盛彦的目光一紧,秦飞另一只手从脖子硬生生扯下了那条“白夜燎原”,刀从两团交织的火焰劈下,一分为二的坠落在了地上。秦飞捡起了它们,将一半送到了盛彦的手里,神态凄美,“让我守着白夜到死吧!”

  一阵寒意通透的风,秦飞的发丝在风中翩翩起舞,她手心里的和盛彦手心里的,在冬日的辉映下闪闪发光。

  盛彦悲痛欲绝地目光落在了手里的半条项链上,堪苦一笑,“让我守着燎原到死吗?”

  “是!”秦飞眼里坚毅无比,“到-死-为-止!”

  说完,秦飞收起自己手里的项链,背后身去。

  --“如果我现在就死呢?”盛彦追上一步,痛彻地低吼道。

  秦飞顿了顿,没有回头,“那,我就连着你的那份,守着它们,到死为止!”

  来到李致的面前,秦飞露出了微笑,笑得像个孩子,“哥哥,你说你想快乐,对吗?”

  李致点头,秦飞在这个时候,这样的笑容,让他极为不安,甚至感到恐惧。

  “只有我可以给你快乐,对吗?”

  李致还是默然点头。

  秦飞伸出了手来,笑着,“那我们走吧!如果说,只有我能够救哥哥,我会毫不犹豫的。哪怕把我所有的快乐和哥哥你的痛苦交换,都是值得的!所以,我们走吧!”

  只要你开心快乐就好!

  秦飞笑容的背后--

  李致犹豫的背后--

  盛彦痛彻的背后--

  那是谁的心一寸寸在被撕裂的声音,回荡在天空,回荡在地狱,回荡在在场每个人耳边……

  

  •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