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第七十六卷 贾娉娉再生缔前盟

倾国名姝,出尘才子,真个佳丽。鱼水因缘,鸾凤契合,事如人意。贝阙烟花,龙 宫风月,谩诧传书柳毅,想传奇、又添一段,勾栏里做《还魂记》。 稀稀罕罕,奇奇怪怪,辏得完完备备。梦叶神言,婚谐复偶,两姓非容易。牙床儿 上,秀衾儿里,浑似牡丹双蒂。问这番、怎如前度,一般滋味? 这只词儿调寄《永遇乐》。话说元朝延佑初年有个魏巫臣,是襄阳人,官为江浙行 省参政。夫人萧氏封郢国夫人,共生三子,大者魏鸑,次者魏鷟,三名魏鹏。这魏鹏生 于浙江公廨之中,魏巫臣因与钱塘贾平章相好,平章之妻邢国莫夫人亦与萧夫人相好, 同时两位夫人怀着身孕,彼此指腹为婚。分娩之时,魏家生个男儿,名为魏鹏;贾家生 下女子,名为娉娉。不期魏巫臣患起一场病来,死于任所。萧夫人只得抱了魏鹏并长子 魏鸑、次子魏鷟扶柩而归于襄阳,遂与莫夫人再三订了婚姻之约,两个相哭而别。贾平 章同莫夫人直送至水口,方才分别。萧夫人一路扶柩而回,渐渐到于家庭之间,发回了 一应衙门人役,将丈夫棺木埋葬于祖坟之侧,三年守孝,自不必说。 不觉魏鹏渐渐长大,年登十八,取字寓言,聪明智慧,熟于经史,三场得手。不料 有才无命,至正间不第,心中甚是郁闷。萧夫人恐其成疾,遂对他说道:“钱塘乃父亲 做官之处,此时名师夙儒多是你父亲考取的门生,你可到彼访一明相从,好友相处,庶 几有成。况钱塘山水秀丽,妙不可言,可以开豁心胸,不必在此闷闷。”说罢,袖中取 出一封书来道:“你到钱塘,当先访故贾平章邢国莫夫人,把我这封书送与。我内中自 有要紧说话,不可拆开。”吩咐已毕,遂取出送莫夫人的礼物交付。 魏鹏领了母亲书仪,暗暗的道:“母亲书中不知有何等要紧说话在内,叫我不要拆 开,我且私自拆开来一看何如?”那书道: 自别芳容,不觉又十五年矣。光阴迅速,有如此乎!忆昔日在钱塘之时,杯酒笑谈, 何日不同?岂期好事多磨,先参政弃世,苦不可言。妾从别后,无日不忆念夫人,不知 夫人亦念妾否乎?后知先平章亦复丧逝,彼此痛苦,想同之也。恨雁杳鱼沉,无以吊奠 耳。别后定钟兰桂,鹏儿长大,颇事诗书,今秋下第,郁郁不乐。遂命游学贵乡,幸指 点一明师相从,使彼学业有成,为幸为感。令爱想聪慧非常,深娴四德,谅不负指腹为 婚之约。今两家儿女俱已长成,不知何日可谐婚期。敬此候问夫人起居,兼致菲仪数十 种,聊表千里鹅毛之意,万勿鄙弃。邢国夫人妆次不宣。妾魏门萧氏敛衽拜。 魏鹏看了书,大喜道:“原来我与贾小姐有指腹为婚之约,但不知人才何如、聪明 何如,可配得我否?”遂叫小仆青山收拾了琴剑书箱,一路而来。 到于杭州地面,就在北关门边老妪家做了寓所。次日出游,遍访故人无在者,唯见 湖山佳丽,清景满前,车马喧阗,笙歌盈耳,魏鹏看了,遂赋《满庭芳》一阕以纪胜, 题于纸窗之上。其词曰: 天下雄藩,浙江名郡,自来唯说钱塘。水清山秀,人物异寻常。多少朱门甲第,闹 丛里,争沸丝簧。少年客,漫携绿绮,到处鼓《凤求凰》。徘徊应自笑,功名未就,红 叶谁将?且不须惆怅,柳嫩花芳。又道是?蓝桥路近,愿今生,一饮琼浆。那时节,云 英觑了,欢喜杀裴航。 话说魏鹏写完此词,边妪人走来看了道:“这是相公作耶?”魏鹏不应。边妪人道: “相公但见老妇不是知音之人。大凡乐府蕴藉为先,此词虽佳,还欠妩媚。周美成、秦 少游、黄山谷诸人当不如此。” 魏鹏闻了大惊,细细询问边妪人来历。方知他原是达睦丞相的宠姬,丞相薨后,出 嫁民间,如今年已五十八岁,通晓诗书音律,善于谈笑刺绣,多往来于达官家,为女子 之师,人都称他为“边孺人”。魏鹏问道:“当日丞相与我父先公参政并贾平章都是同 辈人矣。”边孺人方知他是魏巫臣之子,便道:“大好大好。”因此设酒肴宴饮。酒席 之间,魏鹏细细问参政旧日同僚各官,边孺人道:“都无矣,只有贾家一门在此。” 魏鹏道:“老母有书要达贾府,敢求孺人先容。”边孺人许诺。 魏鹏遂问平章弃世之后莫夫人健否、小姐何如,边孺人道: “夫人甚是康健,一子名麟,字灵昭;小姐名娉娉,字云华,母亲梦孔雀衔牡丹蕊 于怀中而生,貌若天仙,填词度曲,精妙入神,李易安、朱淑真之等辈也。莫夫人自幼 命老妇教读,老妇自以为不如也。夫人家中富贵气象,不减平章在日光景。” 魏鹏见说小姐如此之妙,不觉神魂俱动,就要边孺人到贾府去。 这壁厢边孺人正要起身,莫夫人因见边孺人长久不来,恰好叫丫鬟春鸿到边孺人家 里来。边孺人就同春鸿到贾府去。见了夫人,说及魏家郎君,领萧夫人致书之意。莫夫 人吃惊道: “正在此想念,恰好到此,可速速为我召来。”就着春鸿来请,魏鹏随步而往。到 于贾府门首,春鸿先进通报,随后就着两个青衣出来引导,到于重堂。 莫夫人服命服而出,立于堂中,魏鹏再拜。夫人道:“魏郎几时到此?”魏鹏道: “来此数日,未敢斗胆进见。”夫人道: “通家至契。一来便当相见。”坐定,茶罢,夫人道:“记得别时尚在怀抱,今如 此长成矣。”遂问萧夫人并鸑、鷟二兄安否何如,魏鹏一一对答。夫人又说旧日之事如 在目前,但不提起指腹为婚之事。魏鹏甚是疑心,遂叫小仆青山解开书囊,取出母亲之 书并礼物数十种送上。夫人拆开书从头看了,纳入袖中,收了礼物,并不发一言。 顷间,一童子出拜,生得甚秀。夫人道:“小儿名麟儿也,今十二岁矣。与太夫人 别后所生。”叫春鸿接小姐出来相见。 须臾,边孺人领二丫鬟拥一女子从绣帘中出,魏鹏见了欲避,夫人道:“小女子也, 通家相见不妨。”小姐深深道了“万福”,魏鹏答礼。小姐就坐于夫人之侧,边孺人也 来坐了。魏鹏略略偷眼觑那小姐,果然貌若天仙,有西子之容、昭君之色。魏鹏见了就 如失魂的一般,不敢多看,即忙起身辞别。 夫人留道:“先平章与先参政情同骨肉,尊堂与老身亦如姐妹,别后鱼沉雁杳,绝 不闻信息,恐此生无相见之期。今日得见郎君,老怀喜慰,怎便辞别?”魏鹏只得坐下, 夫人密密叫小姐进去整理酒筵。 不一时间,酒筵齐备,水陆毕阵。夫人命儿子与小姐同坐,更迭劝酒。夫人对小姐 道:“魏郎长于你三月,自今以后,既是通家,当以兄妹称呼。”魏鹏闻得“兄妹”二 字,惊得面色如土,就像《西厢记》说的光景,却又不敢作不悦之色,只得勉强假作欢 笑。夫人又命小姐再三劝酒,魏鹏终以“兄妹”二字饮酒不下。小姐见魏郎不饮,便对 夫人道:“魏家哥哥想是不饮小杯,当以大杯奉敬何如?”魏郎道:“小杯尚且不能饮, 何况大杯!”小姐道:“如不饮小杯,便以大杯敬也。” 魏郎见小姐奉劝,只得一饮而尽。夫人笑对边孺人道:“郎君既在你家,怎生不早 来说?该罚一杯。”边孺人笑而饮之。饮罢,魏郎告退。夫人道:“魏郎不必到边孺人 处去,只在寒舍安下便是。”魏郎假称不敢。夫人道:“岂有通家骨肉之情,不在寒舍 安下之理?”一壁厢叫家仆脱欢,小苍头宜童引魏郎到于前堂外东厢房止宿,一壁厢叫 人到边孺人家取行李。 魏郎到于东厢房内,但见屏帏床褥、书几浴盆、笔砚琴棋,无一不备。魏郎虽以 “兄妹”二字不乐,但遇此倾城之色,眉梢眼底,大有滋味,况且又住在此,尽可亲而 近之,后来必有好处,因赋《风入松》一词,醉书于粉壁之上: 碧成十二瞰湖边,山水更清妍。此邦自古繁华地,风光好,终日歌弦。苏小宅边桃 李,坡公堤上人烟。绮窗罗幕锁婵娟,咫尺远如天。红娘不寄张生信,西厢事,只恐虚 传,怎及青铜明镜,铸来便得团圆! 不说魏郎思想贾云华。且说贾云华进到内室,好生牵挂魏郎,便叫丫鬟朱樱道: “你去看魏家哥哥可曾睡否?”朱樱出来看了回复道:“魏家哥哥题首诗在壁上,我隔 窗看不出,明日起早待他不曾出房,将诗抄来与小姐看看是何等样诗句。” 看官,你道朱樱怎生晓得,原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朱樱日日服侍小姐,绣床之 暇,读书识字,此窍颇通。次日果然起早,将此词抄与小姐看。小姐看了暗笑,便取了 双鸾霞笺一幅,磨得墨浓,蘸笔饱,也和一首付与朱樱。朱樱将来送来与魏郎道:“小 姐致意哥哥,有书奉达。”魏郎拆开来一看,也是一首《风入松》词道: 三人家在汉江边,才貌及春妍。天教吩咐风流态,好才调,会管能弦。文采胸中星 斗,词章笔底云烟。蓝田新种璧娟娟,日暖绚晴天。广寒宫阙应须到,《霓赏曲》,一 笑亲传。好向嫦娥借问,冰轮怎不教圆? 魏郎看了,笑得眼睛没缝,方知边孺人之称赞一字非虚。 见他赋情深厚,不忍释手,遂珍藏于书笈之中,再三作谢,朱樱自去。 朱樱方才转身,夫人着宜童来请到中堂道:“郎君奉尊堂之命,远来游学,不可蹉 跎时日。此处有个何先生,乃大有学问之人,门下学生相从者甚多。郎君如从他读书, 大有进益。贽见之礼,吾已备办在此矣。”魏郎虽然口里应允,他心中全念着贾云华, 将“功名”二字竟抛在东洋大海里去了,还有什么诗云子曰、之乎者也!见夫人强逼他 去从先生,这也是不凑趣之事,竟像小孩子上学堂的一般,心里有不欲之意,没奈何只 得承命而去,然也不过应名故事而已,那真心倒全副都在贾云华身上。但念夫人意思虽 甚殷勤,供给虽甚整齐,争奈再不提起姻事,“妹妹哥哥”毕竟不妥,不知日后还可婚 姻之期否。遂走到吴山上伍相国祠中,虔诚祈一梦兆,得神报云: 洒雪堂中人再世,月中方得见姮娥。 魏郎醒来,再三推辞不得,只得将来放过一边。 一日偶与朋友出游西湖,贾云华因魏郎不在,同朱樱悄悄走到书房之内,细细看魏 郎窗上所题之词,甚是啧啧称赞。 一时高兴,也题绝句二首于卧屏之上: 净几明窗绝点尘,圣贤长日与相亲。 文房潇洒无余物,惟有牙签伴玉人。 又一绝句道: 花柳芳菲二月时,名园剩有牡丹枝。 风流杜牧还知否,莫恨寻春去较迟。 话说魏郎抵暮归来,见了此诗,深自懊悔不得相见,随笔和二首题于花笺之上道: 冰肌玉骨出风尘,隔水盈盈不可亲。 留下数联珠与玉,凭将吩咐有情人。 又一绝句道: 小桃才到试花时,不放深红便满枝。 只为易开还易谢,东君有意故教迟。 魏郎写完此诗,无便寄去。 恰好春鸿携一壶茶来道:“夫人闻西湖归来,恐为酒困,特烹新龙井茶在此解渴。” 魏郎见春鸿甚是体态轻盈,乘着一时酒兴,便一把搂抱过来道:“小姐既认我为哥哥, 你认我为夫何如?”春鸿变色不肯,道:“夫人严肃,又恐小姐知道嗔怪。”魏郎道: “小姐固无妨也。”春鸿再三挣扯不脱,也是及时之年,假意推辞,见魏郎上紧,也便 逆来顺受了。正是: 偶然仓卒相亲,也当春风一度。 魏郎事完,再三抚息道:“吾有一诗奉小姐,可为我持去。” 春鸿比前更觉亲热,连声应允,即时纳入袖中。方才说罢,夫人着朱樱来请道: “莫家哥哥到。”贾云华走出相见,是外兄莫有壬来探望。夫人设宴相待,魏郎同宴。 夫人因久别有壬,且悲且喜,姑侄劝酬,不觉至醉,筵毕各散。 夫人早睡,独小姐率领丫鬟收拾器皿、锁闭门户。朱樱持烛伴小姐出来照料,见魏 郎独立未回,惊道:“哥哥怎生还不去睡?”魏郎道:“口渴求茶。”小姐命朱樱去取 茶。魏郎见朱樱去了,便道:“我有一言相告,母亲为我婚姻,艰难水陆,千里远来, 今夫人并无一语说及婚姻之事,但称为‘兄妹’,怎生是好?”贾云华默然不言。适朱 樱捧茶而至,贾云华亲递与魏郎。魏郎谢道:“何烦亲递?”贾云华道:“爱兄敬兄, 礼宜如此。”魏郎渐渐捱身过来,贾云华退立数步道:“今夕夜深,哥哥且返室,来宵 有话再说。”遂道了“万福”而退。 次日夫人中酒不能起,晚间小姐果然私走出来到于东厢房,见魏郎道了“万福”, 闲话片时,见壁上琴道:“哥哥精于此耶?”魏郎道:“十四五时即究心于此。闻小姐 此艺最精,小生先鼓一曲,抛砖引玉,何如?”就除了壁上这张天风环珮琴来鼓《关雎》 一曲以动其心。小姐道:“吟揉绰注,一一皆精,但取声太巧,下指略轻耳。”魏郎甚 服其言,便请小姐试鼓一曲。云华鼓《雉朝飞》一曲以答。魏郎道:“指法极妙,但此 曲未免有淫艳之声。”云华道:“无妻之人,其词哀苦,何淫艳之有?”魏郎道:“若 非犊沐子之妻,安能造此妙手?”云华无言,但微笑而已。此夕言谈稍洽,甚有情趣。 忽夫人睡醒,呼小姐要人参汤。小姐急去,魏郎茫然自失。枕上赋《如梦令》词一阕道: 明月好风良夜,忽梦楚王台下。云散雨难成,佳会又为虚话。吴也,误也,睁着眼 儿干罢。 次日魏郎起早,进问夫人安否,出来走到清凝阁少坐,内室无人。那时云华正坐阁 前低着头绣鞋,其双弯甚是纤小。魏郎闪身户外窥视。却被小丫鬟福福看见,急急报与 小姐。小姐大怒,要对夫人说知。魏郎恐惶道:“适才到夫人处问安,迷路至此,兄妹 之情,何忍便大怒耶?”小姐道:“男子无故不入中堂,怎生好直造内室?倘被他人窥 见,成何体面!自今以后,切勿如此。”魏郎连连谢过不已。小姐笑道:“警戒哥哥下 次耳,何劳深谢!”魏郎方知云华之狡猾也。 夫人一日遣春鸿捧茶与魏郎饮,魏郎又乘机得与春鸿再续前好,便求告春鸿道: “你怎生做个方便则个?”春鸿道: “你与小姐原有指腹为婚之约,况且郎才女貌,自然相得。我有白绫汗巾一条在此, 哥哥你写一首情词在上,看小姐怎生发付,便见分晓。”魏郎道:“言之有理。”即忙 提起笔来做首诗道: 鲛绡元自出龙宫。长在佳人玉手中。 留待洞房花烛夜,海棠枝在试新红。 诗题毕,付与春鸿。春鸿前走,魏郎随后。走至柏汛堂,小姐正在那里倚槛玩庭前 新柳,因诵辛稼奸词道:“莫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魏郎遽前抚其背道: “我更断肠也。”小姐道:“狂生又来耶?”魏郎道:“不得不如此耳。” 小姐命春鸿去取茶,春鸿故意将汗巾坠于地下。小姐拾起看了,怒道:“何无忌惮 如此?”魏郎道:“我与你原自不同,指腹为婚,神明共鉴,不期夫人以‘兄妹’相称, 竟有背盟之意。全赖你无弃我之心,方可谐百年之眷。今你又漠然如土木相似,绝无哀 怜之意,我来此两月,终日相对,真眼饱肚中饥也。若再如此数月,我决然一命休矣。 你何忍心如此!” 小姐闻言叹息道:“哥哥之言差矣。我岂土木之人,指腹为婚,此是何等样盟誓! 今母亲并不提起‘婚姻’二字,反以‘兄妹’相称,定因兄是异乡之人,不肯将奴家嫁 与哥哥。奴家自见哥哥以来,忘食忘寝,好生牵肠挂肚,比兄之情更倍,但以异日得谐 秦晋,终身为箕帚之妾,偕老百年,乃妾之愿。若草草苟合,妾心决不愿也。”魏郎道: “说得好自在话儿,若必待六礼告成,则我将为家中之人矣。”小姐闻之,心生狐疑之 间。忽夫人见召,魏郎慌张而出。 次日,小姐着春鸿将一纸付与魏郎,魏郎拆开来看了,内一诗道: 春光九十恐无多,如此良宵莫浪过。 寄与风流攀桂客,直教今夕见姮娥。 魏郎见了,欢喜不胜,举手向天作谢,磨枪备剑,预作准备,巴不得登时日落西山, 顷刻撞钟发擂。争奈何先生处一个凑趣的朋友金在熔走来探望,强拖魏郎到湖上妓家秀 梅处饮酒。魏郎假推有疾。那金在熔不顾死活,一把拖出,魏郎只得随了他去,到了秀 梅之处,秀梅见魏郎风姿典雅,大杯奉着魏郎。魏郎一心牵挂着小姐,只是不饮,怎当 得秀梅捉住乱灌,一连灌了数杯,魏郎大醉如泥,出得秀梅之门,一步一跌而回。走入 东厢房门,便一交睡倒在石栏杆地上。 那时月明,小姐乘夫人睡熟,悄悄走出闺门来赴约,不意魏郎酣寝,酒气逼人,呼 之不醒,乃怅然入室,取笔书绝句一首于几上道: 暮雨朝云少定踪,空劳神女下巫峰。 襄王自是无情者,醉卧月明花影中。 题毕而进。天明酒醒,魏郎见几上这首诗,懊恨无及,自恨为妓秀梅所误,赓韵和 一首道: 飘飘浪迹与萍踪,误入蓬莱第一峰。 凡骨未仙尘俗在,罡风吹落醉乡中。 魏郎懊恨之极,再无便可乘,适值平章忌辰,夫人往西邻姚恭恕长者家附荐佛事, 以邀冥福,做三昼夜功德。夫人出门,吩咐小姐料理家事,锁闭门户。说罢出门而去。 说话的,你道这夫人好生疏虞,怎生放着两个孤男寡女在家,可不是自开他一个婚 媾的门户了!只因这小姐少年老成,一毫不苟言、不苟笑,闺门严肃,整整有条,中门 之外,未尝移步,因此并不疑心到这件事上。然毕竟是疏虞之处。夫人方才出门,那魏 郎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刻也蹲坐不牢,乘机闯入秀房,要做云雨之事。小姐恐为 丫鬟等所知,不成体面,断然不肯道:“百年之事在此一旦,岂得草草?妾晚间当明烛 启门,焚香以俟。”魏朗应允。 至暮,小姐吩咐众仆道:“夫人不在,妆等各宜小心火烛早睡,男人不许擅入中堂, 女人不许出外。”众人莫不拱听。 又调开朱樱、春鸿另睡一处。朱樱、春鸿也知小姐之意,各人走开,让他方便。魏 郎更余天气蹑步而进,从柏汛堂后转过横楼,有两条路,不知何路可达。正在迟疑之间, 忽然异香一了阵扑鼻而来,魏郎寻香而往,但见绿窗半启,绛烛高烧,香气氤氲之中, 立着那位仙子,上服紫罗衫,下著翠绫裙,自拈沉香放于金雀尾炉中。闻得魏郎步履声, 出户而迎,延入室内。室内怎么光景: 室中安黑漆罗钿屏风床,红罗圈金杂彩绣帐。床左有一剔红矮几,几上盛绣鞋二双, 弯弯如莲瓣,仍以锦帕覆其上;右有铜丝梅花笼,悬收香鸟一只。东壁上挂二乔并肩图, 西壁挂美人梳头歌。壁上犀皮韦相对,一放笔砚文房具,一放妆奁梳掠具。小花瓶插海 棠一枝。花笺数幅,玉镇纸一枚。对房则藕丝吊窗,下作船轩,轩外缭以彩墙。墙内叠 石为台,上种牡丹数本。佳花异草,丛错相间。距台二尺许,砖甃一方池,池中金鱼数 十尾,护阶草笼罩其上。 说不尽那室中精致。魏郎那有闲心观玩,便推小姐入于彩帐之内,笑解罗衣,态有 余妍,半推半就。花心才折,桃浪已翻,娇声宛转,甚觉不堪。事毕,以白绫帕拂拭道: “真可谓‘海棠枝上试新红’也。”小姐道:“贱妾陋躯今日为兄所破,甚觉惭愧。因 原有指腹为婚之约,愿以今日之事始终如一,偕老百年,毋使妾异日为章台之柳,则万 幸矣。倘不如愿,当坠楼赴水以死,断不违背盟言也。”魏郎道:“今日之事,死生以 之,不必过虑。”遂于枕上口占《唐多令》一阕以赠道: 深院锁幽芳。三星照洞房。蓦然间,得效鸾凰。 烛下诉情犹末了,开绣帐,解衣裳。新柳未舒黄,枝柔那耐霜?耳畔低声频付嘱, 偕老事,好商量。 小姐亦依韵酬一阕道: 少小惜红芳,文君在绣房。幸相如赋就求凰。此夕偶谐云雨事,桃浪起,湿衣裳。 从此退蜂黄,芙蓉愁见霜。海誓山盟休忘却,两下里,细思量。 从此往来频数,无夕不欢。只有朱樱未曾到手,魏郎恐怕漏泄了这段春光,也把他 摸上了。从此三人同心,只瞒得老夫人。况且老夫人老眼昏花,十分照料不着,更兼日 在佛阁之内诵经念佛,落得这一双两好,且自快心乐意。 不期光阴易过,夏暑将残,萧夫人及二兄书来催回乡试,彼此好生伤叹。魏郎道: “我要这‘功名’二字何用?”小姐道:“‘功名’二字,亦不可少,倘你去得了驷马 高车而来,我母亲势利,或者将奴家嫁你,亦未可知。”次日夫人备酒筵饯行,小姐亦 在座上。晚间待夫人睡熟,走出来与魏郎送别。 好生凄楚,絮絮叨叨,泪珠满脸。魏郎再三慰安道:“切勿悲啼,好自保重。”小 姐道:“兄途中谨慎,早早到家,有便再来,勿为长往。妾丑陋之身,乃兄之身也,幸 念旧盟。”说罢而别。次日遂叫春鸿送出青苎丝履一双、绫袜一緉为赠,并书一封道: 薄命妾娉再拜寓言兄前:娉薄命,不得奉侍左右为久计。今马首欲东,无可相赆, 手制粗鞋一双、绫袜一緉,聊表微意。庶履步所至,犹妾之在足下也。悠悠心事,书不 尽言。伏褚缄词,涕泪交下。不具。 魏郎览毕,坠泪而已,遂锁于书笈之中。一边收拾起身,把日前窗上所题诗句尽数 涂抹。一路回去,凡道中风晨月夕,水色山光,触目伤心。 到家之日,已将入试之时,遂同二兄进场。他一心只思量着贾云华小姐,那里有心 相去做什么文字,随手写去,平平常常,绝无一毫意味,恨不得写一篇“相思经”在内, 有什么好文字做将出来?怎如自己极不得意文字,那试官偏生得意,昏了眼睛,歪了肚 皮,横了笔管,只顾圈圈点点起来。 二兄用心敲打之文反落榜后。果是: 着意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魏鹏领了高荐,势利场中,贺客填门,没一个不称赞他文字之妙,说如此锦绣之文 自然高中。魏鹏自己心上明白,暗暗付之一笑而已。同年相约上京会试,魏郎托病不赴, 只思到杭州以践宿约,怎当得母亲、二兄不容,催逼起身,魏郎不得已恨恨而去。会场 中也不过随手写去,做篇虚应故事之文。偏生虚应故事之文,瞎眼试官中意,又圈圈点 点起来,说他文字稳稳当当,不犯忌讳,不伤筋动骨,是平正举业之文,竟中高第;廷 试又在甲榜,擢应举翰林文字。 魏郎虽然得了清要之官,争奈一心想着云华,情愿补外官,遂改江浙儒学副提举, 甚是得意。归到襄阳拜了母兄,径赴钱塘,需次待阙。首具袍笏拜夫人于堂,夫人叫儿 子灵昭并小姐出来拜见,魏郎见了小姐,两目相视,悲喜交集,却又不敢多看。夫人对 小姐道:“魏兄高第显官,人间盛事,汝即是妹,当以一杯致贺。”小姐遂酌酒相劝, 极欢而罢。夫人道:“幸未到官,仍旧寓此可也。”这一句说话单单搔着了魏郎胸中之 念,好生畅快。才到得一二日,又是朱樱、春鸿二人做线,引了魏郎直入洞房处再续前 盟,终日鸾颠凤倒,连朱樱、春鸿二人一齐都弄得个畅哉。 一日,后园池中有并蒂荷花二朵,一红一白。夫人因有此瑞,遂置酒池上,命魏郎、 灵昭、小姐三人赏花,且对灵昭道:“并蒂荷花是人世之大瑞,莫不是你今秋文战得捷 之兆! 可赋一诗以见志。魏郎如不弃,亦请赋一首。”二人俱赋一首,夫人称赞魏郎,要 小姐也赋一首。小姐遂口占《声声慢》一词,魏郎看了道:“风流俊媚,真女相如也。” 小姐连称不敢而散。魏郎愈加珍重,遂为《夏景闺情》十首,以寄云华道: 香闺晓起泪痕多,倦理青丝发一窝。 十八云鬓梳掠遍,更将鸾镜照秋波。 侍女新倾盥面汤,轻裘雪腕立牙床。 都将隔宿残脂粉,洗在金盆彻底香。 红棉拭镜照窗纱,画就双蛾八字斜。 莲步轻移何处去?阶前笑折石榴花。 深院无人刺绣慵,闲阶自理凤仙丛。 银盆细捣青青叶,染就春葱指甲红。 薰风无路入珠帘,三尺冰绡怕汗粘。 低唤小鬓推绣户,双弯自濯玉纤纤。 爱唱红莲白藕词,玲珑七窍逗冰姿。 只缘味好令人羡,花未开时已有丝。 雪为容貌玉为神,不遣风尘浣此身。 顾影自怜还自叹,新妆虽好为何人? 月满鸿沟信有期,暂抛残锦下鸣机。 后园红藕花深处,密地偷来自浣衣。 明月婵娟照画堂,深深再拜诉哀肠。 怕人不敢高声语,尽是殷勤一炷香。 阔幅罗裙六叶栽,好怀知为阿谁开? 温生不带风流性,辜负当年玉镜台。 魏郎与小姐终日暗地取乐,争奈好事多磨,乐极悲生,忽萧夫人讣音到,魏郎痛哭, 自不必说。一边要回家去丁忧,思量一去三年,就里变更不一,急急要说定了小姐亲事。 遂浼边孺人转说道:“昔日魏郎与小姐两家指腹为婚,一言已定,千古不易,前日萧夫 人书来,专为两家儿女长大,特来求请婚期。从来圣人道:‘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 立。’天地鬼神断不可欺。今魏郎既已登第,与小姐宜为配偶,一个相公,一个夫人, 恰是天生地长的一般。如今萧夫人虽死,盟言终在。 魏郎要回家守制,一去三年,愿夫人不弃前盟,将小姐配与,回家守制。如其不然, 一言约定,待彼三年服满而来成亲亦可。夫人以为何如?”夫人道:“我非违弃前盟, 奈山遥水远,异乡不便。我只此一女,时刻不见尚且思念,若嫁他乡,终年不得一见, 宁死不忍。前日萧夫人书来,我难以回答,在魏郎面前,亦绝口不谈及此事,只以兄妹 之礼相见。今魏郎高科,宦途升转,必要携去。我老人家怎生割舍,况我年老,光阴有 限,在我膝下有得几时?不如嫁与本处之人,可以朝朝夕夕相见,不消费我老人家悬念。 况且魏郎年少登科,自有佳人作配,魏郎不愁无妻,我却愁无女也,烦孺人为我委曲辞 之可也。” 边孺人对魏郎说了,惊得魏郎面色如土,只得跪告边孺人道:“指腹为婚,更与冰 人月老议亲之事不同,夫人岂以母亲已死便欲弃盟誓耶?孺人为我再三一言,不忘结草 衔环之报。”边孺人只得又对夫人再三劝解,夫人执意不回。魏郎大哭道:“死生从此 别矣。”只得收拾起身。 一边小姐得知这个消息,哭得死而复生,几番要寻自尽,被春鸿二人苦劝。走出相 别,哭得两目红肿,声音呜咽,一句也说不出,连春鸿二人都哽塞不住。小姐停了一会, 方才出声道:“平日与兄一日不见,尚且难堪,何况守制三年,远离千里?既不谐伉丽, 从此便为路人。吾兄节哀顺变,保全金玉之躯,服阕上官,别议佳偶,宗祧为重,勿久 鳏居。妾自命薄,不能与兄长为夫妇,但既以身与兄,岂能异日复事他人?妾以死自誓 而已,勿以妾为深念。”次日,乃破匣中鸾镜,断所弹琴上冰弦,并前时手帕,付与魏 郎。果是: 情到不堪回首处,一齐交付与东风。 魏郎接了,置于行李之中。夫人置酒饯别,命小姐出送,小姐哭得两目红肿,出来 不得,托言有疾。魏郎亦不愿云华出来,愈增伤感,垂泪而去。 不说魏郎归到襄阳守制,且说灵昭是年果中浙江乡试,明年连捷春榜,授陕西咸宁 知县,遂同母亲、姐姐上任。那云华自别魏郎之后,终日饮恨,染成一病,柳憔花悴, 玉减香消,好生凄惨。况且一路上道途辛若,到县数十日,奄奄将死。夫人慌张,不知 致病之由,将春鸿细细审问,方知是为着魏郎之故,懊恨无及,早知如此,何不配与魏 郎,屈断了这块心头肉。只得好言劝解道:“待你病好,断然嫁与魏郎罢了。”怎知病 入膏肓,已无可救之法,果然是《牡丹亭记》道: 怕树头树尾,不到的五更风。和俺小坟边立断肠碑一统,怎能够月落重生灯再红! 不数日,竟一病而亡了。夫人痛哭,自不必说。灵昭把小姐棺木权厝于开元寺僧舍, 期任满载归。 适值县有大盗逃到襄阳,官遣康铧到彼捕盗。春鸿遂出小姐所作之诗,遗命叫人寄 去与魏郎,遂乘便付与康铧。灵诏得知,拆开来一看,乃集唐诗成七言绝句十首,与魏 郎为永诀之词也。夫人看了道:“人都为他死了,生前既违其志,死后岂可又背其言 乎?”遂命寄去。魏郎接了康铧寄来之诗,拆开来一看,其诗道: 两行情泪雨前流,千里佳期一夕休。 倚柱寻思倍懊恨,寂寥灯下不胜愁。 相见时难别亦难,寒潮惟带夕阳还。 钿蝉金雁皆零落,离别烟波伤玉颜。 倚阑无语倍伤情,乡思撩人拔不平。 寂寞闲庭春又晚,杏花零落过清明。 自从消瘦减容光,云雨巫山枉断肠。 独宿孤房泪如雨,秋宵只为一人长。 纱窗日落渐黄昏,春梦无心只似云。 万里关山音信断,将身何处更逢君。 一身憔悴对花眠,零落残魂倍黯然。 人面不知何处去,悠悠生死别经年。 真成薄命久寻思,宛转蛾眉能几时? 汉水楚云千万里,留君不住益凄其。 魂归冥漠魄归泉,却恨青娥误少年。 三尺孤坟何处是,每逢寒食亦潸然。 物换星移几度秋,鸟啼花落水空流,人间何事堪惆怅,贵贱同归土一丘。 一封书寄数行啼,莫动哀吟易惨凄。 古往今来只如此,几多红粉委黄泥。 魏郎看了,得知凶信,哭得死而复生,遂设位祭奠,仰天誓道:“子既为我捐生, 我又何忍相负。唯有终身不娶,以慰芳魂耳!”作祭文道: 呜呼!天地既判,即分阴阳,夫妇假合,人道之常;从一而终,是谓贤良。二三其 德,是日淫茺。 昔我参政,暨先平章,僚友之好,金兰其芳;施及寿母,与余先堂,义若姐妹,闺 门颉颃。适同有妊,天启厥祥,指腹为誓,好音琅琅。乃生君我,二父继亡。君留新水, 我返荆襄,彼此阔别,各天一方。 日月流迈,逾十五霜,千里跋涉,访君钱塘。佩服慈训,初言是将,冀遂口约,得 偕姬姜。姻缘浅薄,遂堕荒唐,一斥不复,竟尔参商。呜呼!君为我死,我为君伤!天 高地厚,莫诉哀肠。玉容月貌,死在谁旁?断弦破镜,零落天光,人非物是,徒有惕。 悄悄寒夜,隆隆朝阳,佳人何在?令德难忘。曷以招子?谁为巫阳?曷以慰子?鳏 居空房!庶几斯语,闻于泉壤;岘山郁郁,汉水汤汤,山倾水竭,此恨未央!呜呼小姐! 来举予筋。尚飨。 不觉光阴似箭,转眼间魏郎已经服满赴都,恰也升陕西儒学正提举,阶奉议大夫。 那时贾灵昭尚未满任,魏郎方得相见,升堂拜母,而夫人益老矣。彼此相见,不胜悲感。 春鸿、朱樱益增伤叹。 魏郎问小姐殡宫所在,即往恸哭,以手拍棺叫道:“云华知魏寓言在此乎?想你精 灵未散,何不再生以副我之望耶?” 恸哭而回。 是夕宿于公署,似梦非梦,仿佛见云华走来,魏郎忘记他已死,便一把搂住。云华 道:“郎君勿得如此!妾死后,阴府以我无过,命入金华宫掌笺奏之任,今又以郎君不 娶之义以以为有义,不可使先参政盛德无后,将命我还魂,而屋舍已坏。今欲借尸还魂, 尚未有便,数在冬末,方可遂怀,那时才得团圆也。”说毕,忽然乘风飞去。魏郎惊觉, 但见淡月侵帘,冷风拂面,四顾凄然而已。遂成《疏帘淡月》词一阕道: 溶溶皓月,从前岁别来,几回圆缺。何处凄凉,怕近暮秋时节。花颜一去终成诀, 洒西风,泪流如血。美人何在?忍看残镜,忍看残殃!忽今又梦里,陡然相见,手携肩 接;微启朱唇,耳畔低声儿说: “冥君许我还魂也,教我同心罗带重结。”醒来惊怪,还疑又信,枕寒灯灭。 魏郎到任,不觉已到冬天。有长安丞宋子璧,一个女子姿容绝世,忽然暴死,但心 头甚暖,不忍殡殓。三日之后,忽然重活起来,不认父母,道:“我乃贾平章之女,名 娉娉,字云华,是咸宁县贾灵昭之姐,死已二年,阴司以我数当还魂,今借汝女之尸, 其实非汝女也。”父母见他声音不类,言语不同,细细盘问,那女子定要到咸宁县见母 亲、哥哥,父母留他不住。那咸宁县与长安公廨恰好相邻,只得把女子抬到县堂,女子 径走进拜见夫人、哥哥,备细说还魂之事。夫人与哥哥听他言语声音,举止态度无一不 像。呼叫春鸿、朱樱,并索前日所遗留之物,都一毫不差,方信果是还魂无疑。宋子璧 与妻陈氏不肯舍这个女子,定要载他回去。女子大怒道: “身虽是你女儿身体,魂是贾云华之魂,与你有何相干,妄认他人女为女耶?”宋 家夫妇无计,只得叹息而回。 夫人道:“此天意也。”即报与魏郎,魏郎即告诉夫人梦中之事。于是复缔前盟, 重行吉礼,魏郎新迎,夫人往送,春鸿、朱樱都随小姐而来。正是: 一女变作二女,旧人改作新人。 宋子璧夫妻一同往送,方知其女名为“月娥”。提举廨宇后堂旧有匾额名“洒雪 堂”,盖取李太白诗“清风洒兰雪”之义,为前任提举取去,今无矣。方悟当日伍相祠 中梦兆,上句指成婚之地,下句指其妻之名。魏郎遂遍告座上诸人,知神言之验。此事 喧传关中,莫不叹异。 魏郎与月娥产三子,都为显官。魏郎封为太禧宗禋院使兵部尚书,年八十三卒。月 娥封郡国夫人,寿七十九而殁。平昔吟咏赓和之诗共A余篇,题曰《唱随集》有诗为证: 《还魂记》载贾云华,尽拟《娇红》意未除。删取烦言除剿袭,清歌一曲叶琵琶。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