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第六十六卷 穷不了连掇巍科

会稽一抔土,见者有遗羞。 贫贱亦恒情,易为生怨尤。 时来不能待,失足鹰鹯俦。 飘泊风底花,返枝竟何由? 徒然殒沟渎,彤管愧莫收。 我愿箴同衾,勉哉士女流! 贫贱富贵之交,在男子也不能看破。故寒窗扼腕,静舍悲歌,便做出三上书、几叩 门根柢。至于名相忌,利相倾,几个弹冠结绶?未遇一场考,巴不得肩头硬、荐头狠, 顾不得同好同窗。既遇一个缺,巴不得早上手、先着人,顾不得同年同署。是叹老嗟卑 一念,已至朋友相疏了。贫贱荆布相守,才换头角,便蓄妾宣淫。甚而齐眉酿成反目, 这薄于伉俪,难道又是该的?如晋会稽王道子,宋丞相蔡京,权势相逼,弄到父子兄弟 如仇雠。你又看那不安贫贱的人,那个是肯为国家做事的人? 几年屈首寒窗,但晓营心朱紫。 一旦意气方伸,不顾贻羞青史。 是不安卑贫之心,竟为五伦之蠹。即如王敦、桓玄,干犯名义,谋反篡位。先时戕 害僚友,继而弁髦君上。末后把祖宗宗祀斩了,妻子兄弟族属枭夷。这要荣他,反倒辱 他;要好他,反倒害他。只在那烈士壮心,暮年不已,父为九州伯,儿为五湖长,叹老 嗟卑上来。 从古舜跖分路,只在义利关头。 此处若差些子,便是襟裾马牛。 若论妇人,读文字,达道理甚少。如何能有大见解,大矜持:况且或至饥寒相逼, 彼此相形,旁观嘲笑难堪,亲族炎凉难奈。抓不来榜上一个名字,洒不去身上一件蓝衣, 激不起一个惯淹蹇不遭际的夫婿,尽堪痛哭。如何叫他不要怨嗟?但饿死事小,失节事 大。眼睁睁这个穷秀才尚活在,更去抱了一个人,难道没有旦夕恩情,忒杀蔑去伦理。 这朱买臣妻,所以贻笑千古。 贫贱良足悲,伉俪谊不薄。 沟水忽东西,惜哉难铸错。 在先朝时也有一个,传是淮南地方,姓莫。莫翁无子,单生三女。两个前妻所出, 一个配了本村一土财主之子,姓蒋,蒋一郎;一个配了个本县县吏姓韩,韩提控。只有 第三个女儿,是后妻所生。生来有十分容貌,修眉广额,皓齿明眸,人人道他是个有福 的。却又女工针指,无所不工,有十分的伶俐。父母道不是平常人之妻,定要拣个旧家 文士。一日遇着本县新秀才进学,内中一个姓苏,祖是孝廉通判,父也是个秀才。虽是 宦家,但他祖父,不合做了个清官。父亲又不合上半生做了个公子,不肯经营,下半世 做了个迂儒,要经营又不会。田产将光,只有这几本书穷不去,所以儿子读得两句,做 了个秀才。莫翁见他少年,人物齐整,又是旧家,即央人去说,要招赘为婿。苏秀才不 肯,嫌他是俗流。莫家再三要与他,媒人苦苦撮合成了。 河洲联绵翼,秦馆并琼箫。 苏家措处些意思聘礼,丈母的要多与妆奁,莫翁道:“他读书人家,不喜繁华。待 日后多与几亩田罢。”所以妆资也只寻常。做亲不久,莫翁忽然一日中了风。这两个女 儿赶到家,把家资一抢。蒋一郎与韩提控,拴成一路。韩提控挈家占了住屋,蒋一郎将 田地,尽行起业收租,还吵岳母小姨,道内囊都是他母子藏过,要拿出均分。岳母要苏 小秀才出状告理,老秀才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争他做甚?” 小秀才便不敢做声。那两家得田的,冬天一石米,放到夏,便一两三四钱。夏天一 两银子,放到冬,可得二石米。得资产的,买了个两院书办缺。一年升参,两年讨缺, 三年转考,俱得个好房科。鲜衣怒马,把个寒儒不放在眼里。 岁俭赀郎富,时穷酷吏尊。 鯈鱼沟水活,应哭北溟鲲。 只有莫翁族弟南轩,见苏秀才不屑在财利上,道:“这人终有发达之日。”只是苏 有才家中,又死了父亲,不免费钱殡葬。那岳母又死了,这两连襟,道是他嫡亲岳母, 不干众人事,只得又行收殓,身边越窘了。 四壁相如困,空囊杜甫贫。 家中没生息,思量教书。年纪小,人道他学历少,不老成,毕竟欠尊重,没个请他。 莫南轩千方百计,弄他到周鸿胪家做伴读,一年不过五六两,且得身去口去。他一到, 早晚不绝声读书。读得周公子厌了,道:“小弟相延,不过意而已耳。这等倒叫小弟不 安了。”也邀朋友做文字,两个题目,做到下午不知曾写些不写,叫:“明日补罢,且 吃酒。”苏秀才还在那厢点头作想,纸笔早已夺了去了。吃酒定要酣歌彻夜,苏秀才酒 不深饮,唱不会唱,常道他迂腐扫兴。又常要他娼家玩耍,他都托词躲避,又道他立异 不帮衬。读书的不在馆中,伴读的如何独坐?就坐,饮食毕竟不时,僮仆毕竟懈慢。不 逐之逐,自立脚不住了。 众醉难为醒,惺惺苦见嫌。 枸株笑宁越,不把卜居占。 到了家中,周公子也会扣日算,只送得一半脩金,自己却怕荒了学问,又去结会。 轮到供给,癞蛤蟆也要赶田鸡中吃一刀,那些不要莫氏针指典卖上出?就是一飱饭。苏 秀才道:“粝饭菜羹,儒者之常。”莫氏道:“体面所在,小荤也在寻一样儿。”都是 他摆布。况且家中常川衣食,亲戚小小礼仪,真都亏了个女人。 经营儒者拙,内助倚佳人。 剉荐闻前哲,流芳耿不湮。 初进不几时,遇了外艰,把一科挫了。到起复,学师又要拜见,不怕不勉强设处。 喜得本年是类考,不受府县气,得了名一等科举。初出茅庐意气,把个解元捏在手里。 去寻拟题,选时策,读表段,记判,每半夜不睡。哄得这女人,怕把家事分了他的心, 少柴缺米,纤毫不令他得知。为他做青毛边道袍、毛边裤、氈衫,换人参,南京往还盘 费,都是掘地,讨天,补疮剜肉。将进场,亲戚送礼;进场后,亲戚探望。连这平日极 冷淡的连襟,也亲热起来。莫氏好生欢喜。 出场到家,日日有酒吃,闲了在家里,莫氏打算房子小,一中须得另租房子。家里 没人,须得收几房。本日缺用,某家可以掇那。本日相帮,某亲极肯出热。把一天欢喜, 常搁在眉毛上。到约莫报将来这日,自去打扫门前,穿仲家常济楚衣服。见街上有走得 急的人,便在门缝里张看,只是扯他不进来。渐渐闻得某人中了,偏中不着他丈夫,甚 是不快。这苏秀才,也只得说两句大话相慰,道:“这些八九色银都去了,我足纹,怕 用不去,只迟得我三年。” 时不逢兮将奈何,小窗杯酒且高歌。 干将会有成龙日,好把华阴土细磨。 苏秀才考了个一等,有了名科举,也是名士了,好寻馆了。但好馆,人都占住不放。 将就弄得个馆,也有一个坐馆诀窍。第一大伞阔轿,盛服俊童。今日拜某老师,明日请 某名士,钻几个小考前列,把严严气象,去警动主家,压服学生,使他不敢轻慢。第二 谦恭小心,一口三个诨,奉承主人,奉承学生。做文字,无字不圈,无字不妙。令郎必 定高掇,老先生稳是封翁。还要在挑饭担馆僮前,假些词色,全以柔媚动人,使人不欲 舍。最下与主人做鹰犬,为学生做帮闲,为主人扛讼处事,为学生帮赌帮嫖帮钻刺,也 可留得身定。苏秀才真致的人,不在这三行中。既不会兜馆,又不会固馆,便也一年馆 盛,两年渐稀了。 谄谀已成习,难将名分绳。 都都平丈我,方保橐中盈。 喜是两口儿用度不多,尽可支撑。况且堂考季考,近日已成虚名,没半个钱给赏。 他穷出名了,抚按起身,灯油助贫,学中与他个包儿,也可骗几钱来用。时捱月守,又 到科举。奔竞时势,府县都要人情。他不得已,只得向府间递一张前道一等、青年有志、 伏乞一体收录呈子。府间搭了一名,道间一个三等第二。亏得科举定得早,前边病故一 个,丁忧一个,补了一名。先时夫妇懊怅,挣不上两名,得个二等科举。这时补著,又 道机会好,摩拳擦掌,又要望中了。 临起身往南京,莫氏道:“一遭生,两遭熟,这遭定要中个举人,与我争气。”苏 秀才道:“一定一定。”先前苏秀才南京乡试,家中无人,都央莫家叔婆相伴,这次仍 旧央他。一夜梦中呜呜咽咽,哭得起来,叔婆问他,道:“梦里闻到丈夫不中,故此伤 感。”叔婆道:“梦死得生,梦凶得吉。梦不中正是中。”莫氏还是不快。 休戚关心甚,能令魂梦警。 何当化鹏去,慰此闺中情。 次日苏秀才回家,道:“这回三个书题都撞着,经题两篇做过,两篇记得,这稳定 要中了。”莫氏道:“这等叔婆解梦不差。叔婆还在这里相帮一相帮。”欢天喜地,只 等报到。不期又只到别家去了。前次莫氏梦里哭,如今日里哭。弄得个苏秀才,也短叹 长吁,道:“再做三年不着。”莫氏哭倒住了,扬起双眉,怒着眼道:“人生有几个三 年?这穷怎的了!”又哭起来。苏秀才原是不快活的,如何又挡得这煎炒,只得走了出 去,待叔婆劝慰他。 沦落真苏季,含悲不下机。 也令抱璞者,清泪湿罗衣。 从此只是叹息悒怏,把苏秀才衣食,全不料理。见著就要闹穷,闹他费了衣饰。苏 秀才此时还弄得个小馆,日日在馆中宿歇逼他。人的意气,鼓舞则旺,他遭家里这样摧 挫,不惟教书无心,应考也懒散,馆也不成个馆,考事都不与,向来趋承他的,都笑他 是钝货了。科考县间无名,自去擂,续得一名。但府里,仍旧遗了。这是擂不出的,到 录遗,他胆寒了。要央分上,不好与其妻说得,央莫南轩说,莫氏大怒道:“他自不下 气,却叫叔叔来。我身面上,已剥光了,那里还有?他几百个人里面杀不出来,还要思 大场里中?用这样钱,也是落水的,这断没有。” 莫南轩见说不入,只得议做一会助他。去见这两个姨夫,都推托没有银子。事急了, 又见莫氏,费尽口舌,拿得二三两当头;莫南轩包了荒,府间取得一名,道间侥幸一名, 这番两连襟各补一主会钱来,做了路费。去时,苏秀才打起精神,做个焚舟济河,莫氏 也割不断肚肠,望梅止渴。 石里连城壁,陵阳献且三。 血痕衫袖满,好为剖中函。 在家中占龟算命,原先莫氏初嫁,也曾为苏秀才算命,道他少年科第,居官极品。 后来似捱债,一科约一科。这次是个走方的术士,道这人清而不贵,虽有文名,不能显 达。问他今科可中么?道:“不稳,不稳。”莫氏吃了一个蹬心拳,却还不绝望。只见 苏秀才回了,是表中失抬头,被贴,闷闷而归。不敢说出,故此莫氏还望他。他自绝望 怕闹吵,度得报将来,又走出外边去了。这边莫氏又望了一个空。 独倚危楼上,凝眸似望夫。 碧天征雁绝,不见紫泥书。 虽是苏秀才运途蹭蹬,不料这妇人心肠竟一变:前次闹穷,这次却闹个守不过了。 苏秀才见他闹不歇,故意把恶言去拦他,道:“你只顾说难守,难守,竟不然说个嫁。 我须活碌碌在此,说不得个丈夫家三餐不缺,说不得个穷不过,歹不中是个秀才人家! 伤风败俗的话,也说不出。”莫氏道: “有甚说不出!别人家丈夫轩轩昂昂,偏你这等鳖煞,与死的差甚么?别人家热热 闹闹,偏我家冰出。难道是穷得过,不要嫁。”苏秀才道:“你也相守了十余年了,怎 这三年不在耐一耐?”莫氏道:“为你守了十来年,也好饶我了。三年三年,哄了几个 三年,我还来听你!”正闹吵间,只见韩姨夫来拜。 是两考满上京,援纳,又在吏部火房效劳,选了个江西新淦县县丞。油绿花屯绢圆 领、鹌鹑氈子、纱帽、镶银带,打伞,捧氈包,小厮塞了一屋。扯把破交椅,上边坐 了,请见。 苏秀才回道在馆,莫氏道未梳洗,去了。 五谷不熟,不如荑稗。 羊质虎皮,也生光彩。 巧是蒋一郎盘算几两银子,把连襟带去做前程。韩县丞借用了,弄张侯门教读劄付 与他,也冠带拜起客来。莫氏道: “如何!不读书的,偏会做官。恋你这酸丁做甚?”苏秀才没奈何,去央莫南轩来 劝。才进得门,莫氏哭起来,道:“叔叔,你害得我好。你道嫁读书的好,十来年那日 得个快意?只两件衣服,为考遗才,拴通叔叔,把我的逼完了。天长岁久,叫我怎生捱 去?叔叔做主,叫他休了我,另嫁人。”莫南轩道: “亏你说得出,丢了一个丈夫,又嫁个丈夫,人也须笑你。你不见戏文里搬的朱买 臣?”莫氏道:“会稽太守,料他做不出来,我须不是那没志向妇人。我,他富杀,我 不再向他;我穷杀,也不再向他。”说了,他竟自走了开去。莫南轩说不入,见他打了 绝板,只得念两句落场诗,道:“不贤不贤!我再不上你门。”去了。 悍心如石坚,空费语缠绵。 徒快须臾志,何知汙简编。 莫氏见没个断,又歇不得手,只得寻死觅活,要上吊勒杀起来。苏秀才躲在馆里, 众邻舍去见他,道:“苏相公,令正仔么痴癫起来,相公又在馆里,若有个不却好,须 贻累我们。这呈我们也不该管,不好说。如今似老米饭,捏杀不成团了。这须着他不仁, 不是相公不义。或者他没福,不安静,相公另该有位造化夫人,未可知。”苏秀才半晌 沉吟道:“只是累他苦守十年,初无可离,怎忍得?”众人道:“这是他忍得撇相公, 不干相公事。”苏秀才只得说个听他,众人也就对莫氏说了,安了他心。 莫氏便去见莫南轩商议,莫南轩不管。又去寻着个远房姑娘,是惯做媒的,初时也 劝几句:结发夫妻,不该如此。说到穷守不过,也同莫氏哭起来,道:“我替你寻个好 人家。”府前有个开酒店的,三十岁不曾讨家婆,曾央他做媒。他就撮合道:“苏秀才 娘子,生得一表人材,会写会算。苏秀才养不起,听他嫁,是个文墨人家出来的。”对 侄女道:“一个黄花后生,因连年死了父母,,不曾寻亲。有田有地,有房住,有一房 人做用。门前还有一个发兑酒店做盘缠。过去上无尊长,下边有奴仆,纤手不动,去做 个家主婆。”又领那男子来相,五分银子买顶纱巾,七钱银子一领天蓝冰纱海青,衬件 生纱衫,红鞋纱袜,甚觉子弟。莫氏也结束齐整,两下各睃了两三眼,你贪我爱,送了 几两聘礼,姑娘又做主婚,又得媒钱,送与苏秀才。秀才道:“我无异说。十年之间, 费他的多,还与他去。”也洒了几点眼泪。 十载同衾苦,深情可易寒。 临歧几点泪,寄向薄情看。 这莫氏竟嫁了酒家郎,有甚田产房屋,只一间酒店,还是租的。一房人,就是他两 口儿。莫氏明知被骗,也说不出。 喜的自小能干,见便,一权独掌,在店数钱打酒,竟会随乡入乡。 当垆疑卓氏,犊鼻异相如。 这边苏秀才,喜得耳根清净;那妇人也硬气,破书本,坏家伙,旧衣衫,不拿他一 件;但弄得个无家可归了。又得莫南轩怜他,留在家中,教一个小儿子,一年也与他十 来两,权且安身。却再不敢从酒店前过。却有那恶薄同袍,轻浮年少,三三五五,去看 苏秀才前妻。有的笑苏秀才道:“一个老婆制不下,要嫁就嫁,是个浓泡汉子。”又道: “家事也胡乱好过,妇人要嫁,想是妇人好这把刀儿,他来不得,所以生离,是个没帐 秀才。”有笑妇人的道:“丢了秀才,寻个酒保,是个不向上妇人。”又道:“丢了一 个丈夫,又捧个丈夫,真薄情泼妇。”城中都做了一桩笑话。苏秀才一来没钱,二来又 怕不得其人,竟不娶。混了两年,到科举时,进他学的知县,由部属转了知府。闻他因 贫为妻所弃,着实怜他,把他拔在前列。学院处又得揭荐,有了科举。 匣里昆吾剑,风尘有绣花。 一朝重拂拭,光烛斗牛斜。 苏秀才自没了莫氏,少了家累,得以一意读书。常想一个至不中为妻所弃,怎不努 力!却也似天怜他的模样,竟中了二十一名。早已闹动一城,笑莫氏平白把一个奶奶让 与人,不知谁家女人,安然来受享。那莫氏在店中,明听得人传说,人指搠,却只作不 知。苏秀才回来,莫南轩为他觅下一所房子,就有两房人来投靠。媒人不脱门束说亲, 道某乡宦小姐,才貌双全,极有赔嫁,某财主女儿,人物齐整,情愿倒贴三百两成婚。 苏秀才常想起贫时一个妻儿消不起光景,不觉哽咽道:“且从容。” 月殿初分丹桂枝,嫦娥争许近瑶池。 却思锦翼轻分日,势逼炎凉泪几垂。 莫南轩也道不成个人家,要为侄女挽回,亦无可回之理,也只听他。因循十一月起 身上京,二月会试,竟联捷了,殿了个二甲。观政完,该次年选。八月告假南归,县官 送夫皂拜客。三十多岁纱帽底也还是个少年进士。 初到拜府县,往府前经过,偶见一个酒望子,上写清香皮酒。见柜边坐着一个端端 正正、嬝嬝婷婷妇人,却正是莫氏。苏进士见了,道:“我且去见他一见,看他怎生待 我?”叫住了轿,打着伞,穿着公服,竟到店中。那店主人正在那厢数钱,穿着两截衣 服,见个官来,躲了。那莫氏见下轿,已认得是苏进士了。却也不羞不恼,打着脸。苏 进士向前,恭恭敬敬的,作上一揖。他道:“你做你的官,我卖我的酒。”身也不动, 苏进士一笑而去。 覆水无收日,去妇无还时。 相逢但一笑,且为立迟迟。 我想莫氏之心,岂能无动?但做了这绝情绝义的事,便做到满面欢容,欣然相接, 讨不得个喜而复合,更做到含悲饮泣,牵衣自咎,料讨不得个怜而复收。倒不如硬着, 一束两开,倒也干净。他那心里,未尝不悔当时造次,总是无可奈何。 心里悲酸暗自嗟,几回悔是昔时差。 移将阆苑琳琅树,却作门前桃李花。 莫氏情义久绝,苏进士中馈不可久虚。乡同年沈举人,有个妹子,年十八岁,父亲 也是个进士知府。媒人说合,成了。 先时下盛礼,蓝伞皂隶,管家押盒,巧巧打从府前过,那一个不知道是苏进士下盒。 及至做亲,行奠雁礼,红圆领、银带、纱帽、皂靴、随著雁亭。四五起鼓手,从人簇拥, 马上昂昂过去,莫氏见了,也一呆。又听得人道:“好造化女人,现成一位奶奶。”心 里也是虫攒鹿撞,只是哭不得,笑不得。 苦想著孤灯对读,淡饭黄齑,逢会课措置饭食,当考校整理茶汤,何等苦!今日锦 帐绣衾,奇珍异味,使婢呼奴,却平白让与他人!巧巧九年不中,偏中在三年里边。九 年苦过,三年不宁耐一宁耐!这些不快心事,告诉何人?所以生理虽然仍旧做,只是: 忧闷萦方寸,人前强身支。 背人偷语处,也自蹙双眉。 所以做生意时,都有心没想,固执了些。走出一个少年,是个轻薄利口的,道: “这婆娘,你立在酒店里,还思量做奶奶模样么?我且取笑他一场。”说买三斤酒,先 只拿出二斤半钱。待莫氏立在柜边,故意走将过去把钱放在柜上,道:“要三斤酒。” 莫氏接来一数,放在柜上道:“少,买不来。”恰待抽身过去,那少年笑嘻嘻,身边又 摸出几个钱,添上道:“大嫂,怎么这等性急!只因性急,脱去位夫人奶奶,还性急!” 莫氏做错这节事,也不知被人笑骂了多少,但没个当面笑话他的。听了少年这几句 话,不觉面上痛红,闹又与他闹不得,只得打与三斤。少年仍旧含笑去了。回到房中, 长吁短叹,叹个不了。 恼悔差却一着,若出笑话万千。 到了夜静更深,酒店官辛苦一日,鼾鼾大睡。他却走起,悬梁自缢了。 利语锐戈戟,纤躯托画梁。 还应有余愧,云里雁成行。 店官睡到五鼓,身边摸摸,不见了人,连叫几声不应,走起来寻,一头撞了死尸。 摸去,已是高吊。忙取火来看,急急解下,气绝已久。不知何故,审问店中做工的,说 想是少年取笑之故。却不曾与他敌拳,又不曾威逼,认真不得。只得认晦气。莫氏空丢 了一条命,酒店官再废几个钱,将来收殓了。 笑杀重视一第,弄得生轻一毛。 苏进士知道,还发银二十两,着莫南轩为他择地埋葬。道: “一念之差,是其速死。十年相守,情不可没!”那蒋一郎,因逼租惹了个假人命, 将原得莫家田产求照管。韩县丞谋署印,讨帖子,也将原得莫家房屋送来。他念莫翁当 日择婿之心,立莫南轩少子继嗣,尽将房屋田地与他,以存血食。仍与嗣子说进学,以 报莫南轩平日之情。他后历官也至方伯,生二子,夫妻偕老。 但是读书人,髫龀攻书,齑盐灯火,难道他反不望一举成名,显亲致身,封妻荫子? 但诵读是我的事,富贵天之命,迟早成败,都由不得自己。嫁了他为妻子,贤哲的或者 为他破妆奁,交结名流,大他学业;或者代他经营,使一心刺焚。 考有利钝,还慰他勉他,以望他有成。如何平日闹吵,苦逼他丢书本,事生计?一 番考试,小有不利,他自己已有惭惶,还又添他一番煎逼;至于弃夫,尤是奇事,是朱 买臣妻子之后一人。却也生前遗讥,死后贻臭,敢以告读书人宅眷。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