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
第六十卷 㑳梅香认合玉蟾蜍

诗曰: 世间好事必多磨,缘未来时可奈何; 直至到头终正果,不知底事欲蹉跎? 话说从来有人道“好事多磨”。那到底不成的自不必说。 尽有到底成就的,起初时千难万难,挫过了多少机会,费过了多少心机,方得了结。 就如王仙客与刘无双两个中表兄妹,从幼许嫁。年纪长大,只须刘尚书与夫人做主,两 个一下配合了,有何可说?却又尚书翻悔起来,千推万阻。比及夫人撺掇得肯了,正要 做亲,又撞着朱泚、姚令言之乱,御驾蒙尘,两下失散。直到得干戈平静,仙客入京来 访,不匡刘尚书被人诬陷,家小配入掖庭,从此天人路隔,永无相会之日了。姻缘未断, 又得发出宫女打扫皇陵,恰好差着无双在内。 驿庭中通着消息与王仙客,跟寻着希奇古怪的一个侠客古押衙,将茅山道士仙丹矫 诏药死无双,在皇陵上赎出尸首来救活了,方得成其夫妇,同归襄汉。不知挫过了几个 年头,费过了多少手脚了。早知到底是夫妻,何故又要经这许多磨折,真不知天公主的 是何意见?可又有一说,不遇艰难,不显好处。古人曰: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只如偷情一件,一偷便着,却不早完了事?然没一些光景了。毕竟历过多少间阻, 无限风波,后来到手,方为希罕。 所以在行的道:“偷得着不如偷不着。”真有深趣之言也。 而今说一段因缘,正要到手,却被无意中搅散。及至后来两下各不指望了,又曲曲 弯弯,反弄成了。这是氤氲大使颠到人的去处。且说这段故事,出在那个地方?什么人 家?怎的起头?怎的了结?看官不要性急,待小子原原委委说来。有诗为证: 打鸭惊鸳鸯,分飞各异方; 天生应匹偶,罗列自成行。 话说杭州府有一个秀才,姓凤,名来仪,字梧宾,少年高才。只因父母双亡,家贫 未娶。有个母舅金三员外,看得他是个不凡之器,是件照管周济他。凤生就冒了舅家之 姓进了学,入场考试,已得登科。朋友往来,只称凤生;榜中名字却是金姓。金员外一 向出了灯火之资,替他在吴山左畔赁下园亭一所,与同两个朋友做伴读书。那两个是嫡 亲兄弟。一个叫做窦尚文,一个叫做窦尚武。多是少年豪气,眼底无人之辈。三个人情 投意合,颇有管、鲍、雷、陈之风。窦家兄弟为因有一个亲眷上京为官,送他长行,就 便往苏州探访相识去了。凤生虽已得中,春试尚远,还在园中读书。 一日,傍晚时节,诵读少倦,走出书房,散步至园东。忽见墙外楼上有一女子凭窗 而立,貌若天人。只隔得一垛墙,差不得多少远近。那女子看见凤生青年美质,也似有 眷顾之意,毫不躲闪。凤生贪看自不必说。四目相视足有一个多时辰。凤生只做看玩园 中菊花,步来步去,卖弄着许多风流态度,不忍走回。直等天黑将来,只听得女子叫道: “龙香,掩上了楼窗。”一个侍女走起来,把窗扑的关了。凤生方才回步。心下思量道: “不知邻家有这等美貌女子;不晓得他姓甚名谁,怎生打听一个明白便好?”过了一夜。 次日,清早起来,也无心想观看书史,忙忙梳洗了,即望园东墙边来。抬头看那邻家楼 上,不见了昨日那女子。正在惆怅之际,猛听得墙角小门开处,走将一个青青秀秀的丫 鬟进来,竟到圃中采菊花。凤生要撩拨他开口,故意厉声道:“谁家女子盗取花卉?” 那丫鬟啐了一声道:“是我邻家的园子;你是那里来的野人?反说我盗。”凤生笑道: “盗也非盗,野也不野。一时失言,两下退过罢。”丫鬟也笑道:“不退过,找你些什 么?”凤生道: “请问小娘子,采花去与那个戴?”丫鬟道:“我家姐姐梳洗已毕,等此插戴。” 凤生道:“你家姐姐,高姓大名?何门宅眷?” 丫鬟道:“我家姐姐姓杨,小字素梅;还不曾许配人家。”凤生道:“堂上何人?” 丫鬟道:“父母俱亡,傍着兄嫂同居。性爱幽静,独处小楼刺绣。”凤生道:“昨日看 见在楼上凭窗而立的,想就是了。”丫鬟道:“正是他了,那里还有第二个?” 凤生道:“这等,小娘子莫非龙香姐么?”丫鬟惊道:“官人如何晓得?”凤生本 是昨日听得叫唤明白在耳朵里的,却诌一个谎道:“小生一向闻得东邻杨宅有个素梅娘 子,世上无双的美色;侍女龙香姐十分乖巧,十分贤惠,仰慕已久了。”龙香终是丫头 家见识,听见称赞他两句,道是外边人真个说他好,就有几分喜动颜色。道:“小婢子 有何德能?直叫官人知道。”凤生道:“强将之下无弱兵。恁样的姐姐须得恁样的梅香 姐,方为厮称。小生有缘,昨日得瞥见了姐姐,今日又得遇着龙香姐,真是天大的福分。 龙香姐怎生做得一个方便,使小生再见得姐姐一面么?”龙香道:“官人好不知进退! 好人家儿女,又不是烟花门户,知道你是什么人?面生不熟,说个一见再见!”凤生道: “小生姓凤,名来仪,今年秋榜举人,在此园中读书,就是贴壁紧邻。你姐姐固是绝代 佳人,小生也不愧今时才子。就相见一面,也不辱没了你姐姐!”龙香道:“惯是秀才 家有这些老脸说话!不耐烦与你缠帐,且将菊花去与姐姐插戴则个。”说罢,转身就走。 凤生直跟将来送他,作了揖道:“千万劳龙香姐在姐姐面前说凤来仪多多致意。”龙香 只做不听,走进角门,扑的关了。 凤生只得回步转来。只听得楼窗豁然大开,高处有人叫一声:“龙香,怎么去了不 来?”急抬头看时,正是昨日凭窗女子。新妆方罢,等龙香采花不来,开窗叫他。恰好 与凤生打个照面。凤生看上去,愈觉美丽非常。那杨素梅也看上凤生在眼里了,呆呆偷 觑,目不转睛。凤生以为可动,朗吟一诗道: 几回空度可怜宵,谁道秦楼有玉箫? 咫尺银河难越渡,宁交不瘦沈郎腰! 楼上杨素梅听见吟诗,详那诗中之意,分明晓得是打动他的了;只不知这俏书生是 那一个?又没处好问得。正在心下踌躇,只见龙香手拈了一朵菊花来,与他插好了。就 问道: “姐姐,你看见那园中狂生否?”素梅摇手道:“还在那厢摇摆,低声些,不要被 他听见了。”龙香道:“我正要他听见,有这样老脸皮没廉耻的!”素梅道:“他是那 个?怎么样没廉耻?你且说来。”龙香道:“我自采花,他不知那里走将来?撞见了, 反说我偷他的花,被我抢白了一场。后来问我采花与那个戴,我说是姐姐,他见说出姐 姐名姓来,不知怎的就晓得我叫做龙香?说道:‘一向仰慕姐姐芳名,故此连侍女名字 也打听在肚里的。’又说:‘昨日得瞥见了姐姐,还要指望再见见。’又被我抢白他是 ‘面生不熟之人’,他才说出名姓来,叫做凤来仪,是今年中的举人,在此园中读书, 是个紧邻。我不睬他。 他深深作揖,央我致意姐姐。道:‘姐姐是佳人,他是才子。’你道好没廉耻么!” 素梅道:“说轻些。看来他是个少年书生,高才自负的。你不理他便罢,不要十分轻口 轻舌的冲撞他。” 龙香道:“姐姐怕龙香冲撞了他,等龙香去叫他来见见姐姐,姐姐自回他话罢。” 素梅道:“痴丫头,好个歹舌头,怎么好叫他见我?”两个一头话,一头下楼去了。 这里凤生听见楼上唧哝一番,虽不甚明白,晓得是一定说他,心中好生痒痒。直等 楼上不见了人,方才走回书房。 从此书卷懒开,茶饭懒吃,一心只在素梅身上,日日在东墙探头望脑。时常两下撞 见。那素梅也失魂丧魂的,掉那少年书生不下。每日上楼几番,但遇着便眉来眼去。彼 此有意,只不曾交口。又时常打发龙香,只以采花为名,到花园中探听他来踪去迹。龙 香一来晓得姐姐的心事,二来见凤生靦觍,心里也有些喜欢,要在里头撮合,不时走到 书房里传消递息,对凤生说着素梅好生钟情之意。 凤生道:“对面甚觉有情,只是隔着楼上下,不好开得口,总有心事,无从可达。” 龙香道:“官人,何不写封书与我姐姐?”凤生喜道:“姐姐通文墨么?”龙香道: “姐姐喜的是吟诗作赋,岂但通文墨而已。”凤生道:“这等待我写一情词起来,劳烦 你替我寄去;看他怎么说?”凤生提起笔来,一挥而就。词云: 木落庭皋,楼阁外彤云半拥,偏则向凄凉书舍,早将寒送。眼角偷传倾国貌,心苗 曾倩多情种;问天公何日判佳期,成欢宠?词寄《满江红》凤生写完,付与龙香。龙香 收在袖里,走回家去。 见了素梅,面带笑容。素梅问道:“你适在那边书房里来,有何说话,笑嘻嘻的走 来?”龙香道:“好笑那凤官人见了龙香,不说什么说话,把一张纸一管笔只管写来写 去。被我趁他不见,溜了一张来。姐姐,你看他写的是什么?”素梅接过手来,看了一 遍,道:“写的是一首词。分明是他叫你拿来的,你却掉谎!”龙香道:“不瞒姐姐说, 委实是他叫龙香拿来的。 龙香又不识字,知他写的是好是歹?怕姐姐一时嗔怪,只得如此说。”素梅道: “我也不嗔怪你。只是书生狂妄,不回他几字,他只道我不知其意,只管歪缠。我也不 与他吟词作赋,卖弄聪明,实实的写几句说话回他便了。”龙香即时研起墨来,取幅花 笺摊在桌上。好个素梅,也不打稿,提起笔来就写。写道: 自古贞姬守节,侠女怜才。两者俱贤,各行其是。但恐遇非其人,轻诺寡信,侠不 如贞耳。与君为邻。幸成目遇。有缘与否?君自揣之!勿徒调文琢句,为轻薄相诱已也, 聊此相复,寸心已尽,无多言。 写罢,封好了,教龙香藏着,隔了一日拿去与那凤生。龙香依言来到凤生书房。凤 生惊喜道:“龙香姐来了。那封书儿,曾达上姐姐否?”龙香拿个班道:“什么书不书? 要我替你淘气。”凤生道:“好姐姐,如何累你受气?”龙香道:“姐姐见了你书,变 了脸,道:‘什么人的书?要你拿来!我是闺门中女儿,怎么与外人通书帖?’只是要 打。”凤生道:“他既道我是外人不该通书帖,又在楼上眼睁睁看我怎的?是他自家招 风揽火,怎到打你!”龙香道:“我也不到得与他打我,回说道:‘我又不识字,知他 写的是什么?姐姐不象意不要看他,拿去还他罢了,何必着恼?’方才免得一顿打。” 凤生道:“好谈话!若是不曾看着,拿来还了,有何消息?可不误了我的事?”龙香道: “不管误事不误事,还了你,你自看去。”袖中摸出来,撩在地下。凤生拾起来,却不 是起先拿去的了。晓得是龙香耍他,带着笑道:“我说你家姐姐不舍得怪我,必是好音 回我了。”拆开来细细一看。跌足道:“好个有见识的女子!分明有意于我,只怕我日 后负心,未肯造次耳。我如今只得再央龙香姐拿件信物送他,写封实心实意的话,求他 定下个佳期,省得此往彼来,有名无实,白白地想杀了我!”龙香道:“为人为彻。快 写来!我与你拿去,我自有道理。”凤生开了箱子,取出一个白玉蟾蜍镇纸来,乃是他 中榜之时,母舅金三员外与他作贺的,制做精工,是件古玩,今将来送与素梅作表记。 写下一封书道: 承示玉音,多关肝鬲。仪虽薄德,敢负深情?但肯俯通一夕之欢,必当永矢百年之 好。谨贡白玉蟾蜍,聊以表信。荆山之产,取其坚润不渝;月中之象,取其团圆无缺。 乞订佳期,以苏渴想。 末写道: 辱爱不才生凤来仪顿首,素梅娘子妆前。 凤生将书封好,一同玉蟾蜍交付龙香。对龙香道:“我与你姐姐百年好事千金重担, 只在此两件上面了!万望龙香姐竭力周全,讨个回音则个。”龙香道:“不须嘱咐,我 也巴不得你们两个成了事。有话面讲,不耐烦如此传书递柬。”凤生作个揖道:“好姐 姐,如此帮衬,万代恩德。”龙香带着笑拿着去了。 走进房来,回复素梅道:“凤官人见了姐姐的书,着实赞叹,说姐姐有见识。又写 一封回书,送一件玉物事在此。”素梅接过手来,看那玉蟾蜍光润可爱。笑道:“他送 来怎的?且拆开书来看。”素梅看那书时,一路把头暗点,脸颊微红,有些沉吟之意。 看到“辱爱不才生”几字,笑道:“呆秀才,那个就在这里爱你?”龙香道:“姐姐若 是不爱,何不绝了他?不许往来!既与他兜兜搭搭,他难道倒肯认做不爱不成?”素梅 也笑将起来,道:“痴丫头就像与他一路的。我倒有句话与你商量。我心上真有些爱他, 其实瞒不得你了。如今他送此玉蟾蜍做了信物,要我去会他,这个却怎么使得?”龙香 道: “姐姐,若是使不得,空爱他,也无用!何苦把这个书生哄得他不上不落的,呆呆 地百事皆废了。”素梅道:“只恐书生薄幸,且顺眼下风光,日后不在心上,撇人在脑 后了。如何是好!”龙香道:“这个龙香也做不得保人。姐姐而今要绝他,却又爱他, 要从他,却又疑他。如此两难,何不约他当面一会。 看他说话真诚,罚个咒愿,方才凭着姐姐或短或长,成就其事,若不像个老实的, 姐姐一下子丢开,再不要缠他罢了。” 素梅道:“你说得有理。我回他字去。难得今夜是十五日团圆之夜,约他今夜到书 房里相会便了。”素梅写着几字,手上除下一个累金戒指儿,答他玉蟾蜍之赠。叫龙香 拿去。 龙香应允,一面走到园中,心下道:“佳期只在今夜了,便宜了这酸子,不要直与 他说知。”走进书房中来,只见凤生朝着纸窗正在那里呆想。见了龙香,魆地跳将起来, 道:“好姐姐,天大的事如何了?”龙香道:“什么如何如何!他道你不知进退,开口 便问佳期,这等看得容易,一下性子,书多扯坏了,连那玉蟾蜍也掼碎了!”凤生呆了, 道:“这般说起来,教我怎的才是?等到几时方好?可不害杀了我!”龙香道: “不要心慌,还有好话在后。”凤生欢喜道:“既有好话,快说来!”龙香道: “好自在性,大着嘴子‘快说来!快说来!’不直得陪个小心?”凤生陪笑道:“好姐 姐,这是我不是了。”跪下去道:“我的亲娘!有什么好说话?对我说罢。”龙香扶起 道:“不要馋脸。你且起来,我对你说:我姐姐初时不肯,是我再三撺掇,已许下日子 了。”凤生道:“在几时呢?”龙香笑道:“在明年。”凤生道:“若到明年,我也害 死,好做周年了。” 龙香道:“死了,料不要我偿命。自有人不舍得你死,有个丹药方在此医你。”袖 中摸出戒指与那封字来,交与凤生,道: “到不是害死,却不要快活杀了。”凤生接着拆开看时,上写道: 徒承往复,未测中心。拟作夜谈,各陈所愿。固不为投梭之拒,亦非效逾墙之从。 终身事大,欲订完盟耳。先以约指之物为定。言出如金,浮情且戒! 如斯而已。 末附一诗云: 试敛听琴心,来访吹箫伴; 为语玉蟾蜍,清光今夜满。 凤生看罢,晓得是许下了佳期,又即在今夜,喜欢得打跌。对龙香道:“亏杀了救 命的贤姐,教我怎生报答也!”龙香道:“闲话休提。既如此约定,到晚来,切不可放 什么人在此打搅!”凤生道:“便是。同窗两个朋友出去久了。舅舅家里一个送饭的人, 送过便打发他去,不呼唤他,却不敢来。此外别无甚人到此。不妨,不妨。只是姐姐不 要临时变卦便好。” 龙香道:“这个到不消疑虑。只在我身上,包你今夜成事便了。” 龙香自回去了。凤生一心打点欢会。住在书房中,巴不得到晚。 那边素梅也自心里忒忒地,一似小儿放纸炮,又爱又怕; 只等龙香回来,商量到晚赴约。恰好龙香已到,回复道:“那凤官人见了姐姐的字, 好不快活!连龙香也受了他好些跪拜了。”素梅道:“说便如此说,羞答答地怎好去 得?”龙香道: “既许了他,作要不得的。”素梅道:“不去便怎么?”龙香道: “不去打紧,龙香说了这一个大谎,后来害死了他,地府中还要攀累我。”素梅道: “你只管自家的来世,再不管我的终身。” 龙香道:“什么终身?拚得立定主意嫁了他,便是了。”素梅道:“既如此,便依 你去走一遭也使得。只要打听兄嫂睡了方好。” 说话之间,早已天晚。天上皎团团推出一轮明月。龙香走去了,一更多次走来,道: “大官人大娘子多吃了晚饭,我守他收拾睡了才来的。我每不要点灯,开了角门,趁着 明月悄悄去罢。”素梅道:“你在前走,我后边尾着,怕有人来。” 果然龙香先行,素梅在后,遮遮掩掩走到书房前。龙香把手点道:“那有灯的不就 是他书房?”素梅见说是书房,便立定了脚。凤生正在盼望不到之际,心痒难熬,攒出 攒入了一会,略在窗前歇气。只听得门外脚步响,急走出来迎着。这里龙香,就出声道: “凤官人,姐姐来了,还不拜见!”凤生月下一看,真是天仙下降!不觉的跪了下去, 道:“小生有何天幸,劳烦姐姐这般用心,杀身难报!”素梅通红了脸,一把扶起,道: “官人请尊重,有话慢讲。”凤生立起来,就扶着素梅衣袂道:“外厢不便,请小姐快 进房去。”素梅走进了门内。外边龙香道:“姐姐,我自去了。”素梅叫道:“龙香, 不要去!” 凤生道:“小姐,等他回去安顿着家中的好。”素梅又叫道: “略转转就来。”龙香道:“晓得了。凤官人关上了门罢。”当下龙香走了转去。 凤生把门关了。进来一把抱住,道:“姐姐,想承了凤来仪!如今侥幸了凤来仪 也!”一手就去素梅怀里乱扯衣裙。素梅按住,道:“官人不要性急。说得明白,方可 成欢。”凤生道:“我两人心事已明,到此地位,还有何说?”只是抱着推他到床上来。 素梅挣定了脚不肯走,道:“终身之事,岂可草草?你咒也须赌一个,永不得负心!” 凤生一头推,一头口里哝道:“凤来仪若负此情,永远前程,不吉!不吉!”素梅见他 极态,又哄他又爱他,心下已自软了,不由的脚下放松,任他推去。正要倒在床上,只 听得园门外一片大嚷,擂鼓也似敲门。凤生正在喉急之际,吃那一惊不小。便道:“做 怪了! 此时是甚么人敲门?想来没有别人。姐姐不要心慌。门是关着的,没事。我们且自 上床,凭他门叫唤,不要睬他!”素梅也慌道:“只怕使不得!不如我去休!”凤生极 了,狠性命抱住,道:“这等怎使得!这是活活的弄杀我了。”正是色胆如天,凤生且 不管外面的事,把素梅的小衣服解脱了,忙要行事。那晓得花园门年深月久,苦不甚牢, 早被外边一伙人踢开了一扇;一路嚷将进来,直到凤生书房门首来了。凤生听见来得切 近,方才着忙道:“古怪!这声音却似窦家兄弟两个。 几时回来的?恰恰到此。我的活冤家,怎么是好!”只得放下了手,对素梅道: “我去顶住了门,你把灯吹灭了,不要做声!” 素梅心下惊惶。一手把裙裤结好,一头把火吹灭。魆魆地拣暗处站着,不敢喘气。 凤生走到门边,轻轻掇条凳子,把门再加顶住。要走进来温存素梅。只听得外面打着门 道:“凤兄,快开门!”凤生战抖抖的回道:“是…是…是那个?”一个声气小些的道: “小弟窦尚文。”一个大喊道:“小弟窦尚文。两个月不相聚了,今日才得回来。这样 好月色,快开门出来,吾们同去吃酒。”凤生道:“夜深了,小弟已睡在床上了,懒得 起来。明日尽兴罢。”外边窦大道:“寒舍不远,过谈甚便。欲着人来请,因怕兄已睡 着,未必就来,故此兄弟两人特来自邀。快些起来!”凤生道:“夜深风露,热被窝里 起来,怕不感冒了。其实的懒起。不要相强,足见相知。”窦大道:“兄兴素豪,今夜 何故如此?”窦二便嚷道:“男子汉见说着吃酒看月有兴的事,披衣便起,怕甚风露!” 凤生道:“今夜偶然没兴,望乞见量。窦二道:“终不成使我们扫了兴便自这样回去了! 你若当真不起来时,我们一发把这门打开来,莫怪粗卤!”凤生着了急,自想道:“倘 若他当真打进,怎生是好?” 低低对素梅道:“他若打将进来,必然事露。姐姐你且躲在床后,待我开门出去打 发了他,就来。”素梅也低低道:“撇脱些!我要回去。这事做得不好了,怎么处!” 素梅望床后黑处躲好,凤生才掇开凳子,开出门来。见了他兄弟两个,且不施礼,便随 手把门扣上了,道:“室中无火,待我搭上了门,和兄每两个坐话一番罢。”两窦道: “坐话什么?酒盒多端正在那里了。且到寒家呼卢浮白吃到天明。”凤生道:“小弟不 耐烦,饶我罢!”窦二道:“我们兴高得紧,管你耐烦不耐烦! 我们大家扯了去。”兄弟两个多动手,扯着便走;又加家僮们推的推,攘的攘,不 由你不走。凤生只叫得苦,却又不好说出。正是: 哑子慢尝黄柏味,难将苦口向人言。 没奈何,只得跟着吆吆喝喝的去了。 这里素梅在房中心头丕丕的跳,几乎把个胆吓破了。着实懊悔无尽。听得人声渐远, 才按定了性子,走出床面前来。 整一整衣服,望门外张一张,悄然无人。想道:“此时想没人了,我也等不得他, 趁早走回去罢。”去拽那门时,谁想是外边搭住了的。狠性子一拽,早把两三个长指甲 一齐蹴断了。要出来,又出来不得;要叫声龙香,又想他决在家里,那里在外边听得, 又还怕被别人听见了,左右不是。心里烦噪撩乱,没计奈何。看看夜深了,坐得不耐烦。 再不见凤生来到,心中又气又恨,道:“难道贪了酒杯,竟忘记我在这里了!”又替他 解道:“方才他负极不要去;是这些狂朋没得放他回来。” 转展踌躇,无聊无赖,身体卷怠,呵欠连天。欲要睡睡,又是别人家床铺,不曾睡 惯,不得伏贴。亦且心下有事,焦焦躁躁,那里睡得去。闷坐不过,做下一首词云: 幽房深锁多情种,清夜悠悠谁共;羞见枕衾鸳凤,闷则和衣拥。无端猛烈阴风动, 惊破一番新梦; 窗外月华霜重,寂寞桃源洞。词寄《桃源忆故人》。 素梅吟词已罢,早已鸡鸣时候了。龙香在家里睡了一觉醒来,想道:“此时姐姐与 凤官人也快活得够了,不免走去俟候,接了他归来早些,省得天明有人看见,做出事 来。”开了角门,踏着露草,慢慢走到书房前来。只见门上搭着扭儿。疑道:“这外面 是谁搭上的?又来奇怪了。”自言自语了几句。里头素梅听得声音,便开言道:“龙香 来了么?”龙香道:“是,来了。”素梅道:“快些开了门进来。”龙香开进去看时, 只见素梅衣妆不卸,独自一个坐着。惊问道:“姐姐起得这般早?” 素梅道:“那里是起早!一夜还不曾睡。”龙香道:“为何不睡? 凤官人那里去了?”素梅叹口气道:“有这等不凑巧的事!说不得一两句说话,一 伙狂朋踢进园门来,拉去看月。凤官人千推万阻,不肯开门。他直要打进门来。只得开 了门,随他们一路去了。至今不来,且又搭上了门。教我出来又出来不得;坐又坐不过, 受了这一夜的罪。而今你来得正好。我和你快回去罢。”龙香道:“怎么有这等事!姐 姐有心得到这时候了,凤官人毕竟转来,还在此等他一等么?”素梅不觉泪汪汪的,又 叹一口气道:“还说什么等他,只自回去罢了。”正是: 蓦地鱼舟惊比目,霎时樵斧破连枝。 素梅自与龙香回去不提。 且说凤生被那不做美的窦大窦二不由分说拉去吃了半夜的酒。凤生真是热地上蚰蜒, 一时也安不得身子。一声求罢,就被窦二大碗价罚来。凤生虽是心里不愿,待推却时, 又恐怕他们看出破绽,只得勉强发兴。指望早些散场。谁知这些少年心性,吃到兴头上, 越吃越狂,那里肯住。凤生真是没天得叫。直等东方发白,大家酩酊吃不得了,方才歇 手。凤生终是留心,不至大醉。带了些酒意,别了二窦,一步恨不得做十步,踉跄归来。 到得园中,只见房门大开。急急走近叫道:“小姐!小姐!”那见个人影?想着昨宵在 此,今不得见了。不觉的趁着酒兴,敲台拍凳,气得泪点如珠的下来。骂道:“天杀的 窦家兄弟!坑害了我。千难万难,到得今日才得成就。未曾到手,平白地搅开了。而今 不知又要费多少心机,方得圆成。只怕着了这惊,不肯再来了,如何是好?”闷闷不乐, 倒在床上,一觉睡到日沉西,方起得来。急急走到园东墙边一看,但见楼窗紧闭,不见 人踪。推推角门,又是关紧了的。没处问个消息,怏怏而回。且在书房纳闷不提。 且说那杨素梅归到自己房中,心里还是恍惚不宁的。对龙香道:“今后切须戒着, 不可如此!”龙香道:“姐姐只怕戒不定。”素梅道:“且看我狠性子戒起来。”龙香 道:“到得戒时,已是迟了。”素梅道:“怎见得迟?”龙香道:“身子已破了。”素 梅道:“那里有此事?你才转得身,他们就打将进来。 说话也不曾说得一句,那有别事?”龙香道:“既如此,那人怎肯放下?定然是想 杀了,极不也害个风癫。可不是我们的阴;还须今夜再走一遭的是。”素梅道:“今 夜若去,你住在外面,一边等我,一边看人,方不误事。”龙香冷笑了一声。 素梅道:“你笑什么来?”龙香道:“我笑姐姐好个狠性子,着实戒得定。”两个 正要商量晚间再去赴期,不想里面兄嫂处走出一个丫鬟来,报道:“冯老孺人来了。” 原来素梅有个外婆,嫁在冯家,住在钱塘门里。虽没了丈夫,家事颇厚,开个典当 铺在门前。人人晓得他是个富室。 那些三姑六婆没一个不来奉承他的。他只有一女,嫁与杨家,就是素梅的母亲,早 年夫妇双亡了。孺人想着外甥女儿虽然傍着兄嫂居住,未尝许聘人家。一日,与媒婆每 说起素梅亲事。媒婆每道:“若只托着杨大官人出名,说把妹子许人,未必人家动火。 须得说是老孺人的亲外甥,就在孺人家里接茶出嫁的,方有门当户对的来。”孺人道: “是,说得有理。亦且外甥女儿年纪长大,也要收拾他身畔来。”故此自己抬了轿,又 叫了一乘空轿,一直到杨家,要接素梅家去。 素梅接着外婆。孺人把前意说了一遍。素梅暗地吃了一惊。推托道:“既然要去, 外婆先请回去,等甥女收拾两日就来。”孺人道:“有什么收拾?我在此等了你去。” 龙香便道: “也要拣个日子。”孺人道:“我拣了来的,今日正是个黄道吉日。就此去罢。” 素梅暗暗地叫苦,私对龙香道:“怎生发付那人?”龙香道:“总是老孺人守着在此, 便再迟两日去,也会他不得了。不如且依着去了,等龙香自去回他消息,再寻机会罢。” 素梅只得怀着不快,跟着孺人去了。 所以这日凤生去望楼上,再不得见面。直到外边去打听,才晓得是外婆家接了去了。 跌足叹恨,悔之无及。又不知几时才得回家,再得相会。正在不快之际,只见舅舅金三 员外家金旺来接他回家去,要商量上京会试之事。说道:“园中一应书箱行李多收拾了 家来,不必再到此了。”凤生口里不说,心下思量道:“谁想当面一番错过,便如此你 我东西,料想那还有再会的日子!只是他十分的好情,教我怎生放得下!”一边收拾, 望着东墙只管落下泪来。却是没奈何,只得匆匆出门。到得金三员外家里,员外早已收 拾盘缠,是件停当。吃了饯行酒,送他登程。叫金旺跟着,一路伏侍去了。 员外闲在家里,偶然一个牙婆走来卖珠翠,说起钱塘门里冯家有个女儿,才貌双全, 尚未许人。员外叫讨了他八字来。与外甥合一合看。那看命的看得是一对上好到头夫妻, 夫荣妻贵,并无冲犯。员外大喜,即央人去说合。那冯孺人见说是金三员外,晓得他本 处财主。叫人通知了外甥杨大官人,当下许了。择了吉日,下了聘定,欢天喜地。 谁知杨素梅心里只想着凤生,见说许下了什么金家,好生不快,又不好说得出来。 对着龙香只是啼哭。龙香宽解道: “姻缘分定,想当日若有缘法,早已成事了。如此对面错过,毕竟不是对头。亏得 还好;若是那一夜有些长短了,而今又许了一家,却怎么处?”素梅说:“说那里话! 我当初虽不与他沾身,也曾亲热一番,心已相许。我如今痴想还与他有相会日子,权且 忍耐。若要我另嫁别人,临期无奈,只得寻个自尽,报答他那一点情分便了,怎生撇得 他下!”龙香道: “姐姐一片好心固然如此,只是而今怎能够再与他相会?”素梅道:“他如今料想 在京会试。倘若姻缘未断,得登金榜,他必然归来寻访着我。那时我辞了外婆,回到家 中,好歹设法得相见一番。那时他身荣贵,就是婚姻之事或者还可挽回万一。不然,我 与他一言面诀,死亦瞑目了。”龙香道:“姐姐也见得是,且耐心着,不要烦烦恼恼, 与别人看破了,生出议论来。” 不说两个唧哝,且说凤生到京,一举成名,做了三甲进士,选了福建福州府推官, 心里想道:“我如今便道还家,央媒议亲易如反掌;这姻缘仍在,诚为可喜;进士不足 言也。” 正要打点起程,金员外家里有人到京来,说道:“家中已聘下了夫人,只等官人荣 归毕姻。”凤生吃了一惊,道:“怎么?聘下了什么夫人?”金家人道:“钱塘门里冯 家小姐,见说才貌双全的。”凤生变了脸道:“你家员外好没要紧!那知我的就里?连 忙就聘做什么?”金家人与金旺多疑怪道:“这是老员外好意,官人为何反怪将起来?” 凤生道:“你们不晓得,不要多管!”自此心中反添上一番愁绪起来。正是: 姻事虽成心事违,新人欢喜旧人啼; 几回暗里添惆怅,说与旁人那得知? 凤生心中闷闷,且待到家再作区处,一面京中自起身,一面打发金家人先回,报知 择日到家。 这里金员外晓得外甥归来快了,定了成婚吉日,先到冯家下那袍段钗镮请期的大礼。 他把一个白玉蟾蜍做压钗物事。 这蟾蜍是一对。前日把一个送外甥了,今日又替他行礼,做了个囫囵人情。教媒婆 送到冯家去,说:“金家郎金榜题名,不日归娶,已起程,将到了。”那冯老孺人好不 喜欢。旁边亲亲眷眷看的人那一个不啧啧称叹道:“素梅姐姐生得标致,有此等大福!” 多来与素梅叫喜。 谁知素梅心怀鬼胎,只是长吁短叹,好生愁闷,默默归房去了。只见龙香走来道: “姐姐,你看见适才的礼物么?”素梅道:“有甚心情去看他!”龙香道:“一件天大 侥幸的事!好叫姐姐得知。龙香听得外边人说:那中进士聘姐姐那个人,虽然姓金,却 是金家外甥。我前日记得凤官人也曾说什么金家舅舅。只怕那个人就是凤官人,也不可 知。”素梅道:“那有此事?”龙香道:“适才礼物里边,有一件压钗的东西,也是一 个玉蟾蜍,与前日凤官人与姐姐的一模二样。若不是他家,怎生有这般一对?”素梅道: “而今玉蟾蜍在那里?设法来看一看。”龙香道:“我方才见有跷蹊,推说姐姐看,拿 将来了。” 袖里取出,递与素梅看了一会,果像是一般的;再把自家的臂上解下来,并一并看, 分毫不差。想着前日的情,不觉掉下泪来,道:“若果如此,真是姻缘不断。古来破镜 重圆,钗分再合,信有其事了。只是凤郎得中,自然说是凤家下礼,如何只说金家?这 里边有些不明。怎生探得一个实消息?果然是了,便好。”龙香道:“是便怎么?不是 便怎么?”素梅道: “是他了,万千欢喜,不必说起。若不是他,我前日说过的,临到迎娶,自缢而 死!”龙香道:“龙香到有个计较在此。”素梅道:“怎的计较?”龙香道:“少不得 迎亲之日,媒婆先回话。 那时龙香妆做了媒婆的女儿,随了他去。看得果是那人,即忙回来说知就是。”素 梅道:“如此甚好。但愿得就是他,这场喜比天还大。”龙香道:“我也巴不得如此。 看来像是有些光景的。”两人商量已定。 过了两日,凤生到了金家了。那时冯老孺人已依着金三员外所定日子成亲,先叫媒 婆去回话,请来迎娶。龙香知道,赶到路上来,对媒婆说:“我也要去看一看新郎。有 人问时,只说是你的女儿,带了来的。”媒婆道:“这等,折杀了老身。 同去走走就是。只有一件事,要问姐姐。”龙香道:“甚事?” 媒婆道:“你家姐姐天大喜事临身,过门去就做夫人了,如何不见喜欢?口里唧唧 哝哝,倒像十分不快活的。这怎么说?” 龙香道:“你不知道,我姐姐自小立愿,要自家拣个像意的姐夫。而今是老孺人做 主,不管他肯不肯,许了。他不知新郎好歹,放心不下,故此不快活。”媒婆道:“新 郎是做官的了,有什么不好?”龙香道:“夫妻面上,只要人好,做官有什么用处?老 娘晓得这做官的姓什么?”媒婆道:“姓金了,还不知道。”龙香道:“闻说是金员外 的外甥,原不姓金,可知道姓什么?”媒婆道:“是便是外甥,而今外边人只叫他金爷, 他的姓,姓得有些异样的,不好记,我忘记了。”龙香道:“可是姓凤?”媒婆想了一 想,点头道:“正是这个什么怪姓。”龙香心里暗暗喜欢:已有八分是了。 一路行来,已到了金家门首。龙香对媒婆道:“老娘你先进去,我在门外张一张 罢。”媒婆道:“正是。”媒婆进去见了凤生,回复今日迎亲之事。正在问答之际,龙 香门外一看,看得果然是了,不觉手舞足蹈起来,嘻嘻的道:“造化!造化!” 龙香也有意要他看见,把身子全然露着,早已被门里看见了。 凤生问媒婆道:“外面那个随着你来?”媒婆道:“是老媳妇的女儿。”凤生一眼 瞅去,疑是龙香。使叫媒婆去里面茶饭。自己踱出来看,果然是龙香了。凤生忙道: “甚风吹你到此?你姐姐在那里?”龙香道:“凤官人还问我姐姐!你只打点迎亲罢 了。”凤生道:“龙香姐,小生自那日惊散之后,有一刻不想你姐姐,也叫我天诛地灭! 怎奈是这日一去,彼此分散,无路可通。侥幸往京得中,正要归来央媒寻访,不想舅舅 又先定下了这冯家。而今推却不得,没奈何了,岂我情愿!”龙香故意道:“而今不情 愿,也说不得了。只辜负了我家姐姐一片好情,至今还是泪汪汪的。”凤生也拭泪道: “待小生过了今日之事,再怎么约得你家姐姐一会面,讲得一番,心事明白,死也甘心! 而今你姐姐在那里?曾回去家中不曾?”龙香哄他道:“我姐姐也许下人家了。”凤生 吃惊道:“咳!咳!许了那一家?”龙香道:“是这城里什么金家,新中进士的。”凤 生道: “又来胡说!城中再那里还有个金家新中进士?只有得我。”龙香道:“官人几时 又姓金?”凤生道:“这是我娘舅家姓。我一向榜上多是姓金不姓凤。”龙香嘻的一笑 道:“白日见鬼!枉着人急了这许多时。”凤生道:“这等说起来,敢是我聘定的,就 是你家姐姐?却怎么说姓冯?”龙香道:“我姐姐也是冯老孺人的外甥,故此人只说是 冯家女儿,其实就是杨家的人。” 凤生道:“前日分散之后,我问邻人,说是外婆家接去,想正是冯家了。”龙香道: “正是了。”凤生道:“这话果真么?莫非你见我另聘了,特把这话来耍我的?”龙香 去袖中摸出两个玉蟾蜍来,道:“你看这一对先自成双了。一个是你送与姐姐的;一个 是你家压钗的,眼见得多在这里了。还要疑心?”凤生大笑道:“有这样奇事,可不快 活杀了我!”龙香道:“官人如此快活,我姐姐还不知道明白,哭哭啼啼在那里。”凤 生道: “若不是我,你姐姐待怎么?”龙香道:“姐姐看见玉蟾蜍一样,又见说是金家外 甥,故此也有些疑心。先教我来打探。说道: ‘不是官人,便要自尽。’如今即忙回去报他,等他好梳妆相待。而今他这欢喜, 也非同小可。”凤生道:“还有一件,他事在急头上,只怕还要疑心是你权时哄他的, 未必放心得下。 你把前日所与我的戒指拿去与他看,他方信是实了。可好么?” 龙香道:“官人见得是。”凤生即在指头上勒下来,交与龙香去了。一面吩咐鼓乐 酒筵齐备,亲往迎娶。 却说龙香急急走到家里,见了素梅,连声道:“姐姐,正是他!正是他!”素梅道: “难道有这等事?”龙香道:“不信,你看,这戒指那里来的?”就把戒指递将过来, 道:“是他手上亲除下来与我,叫我拿与姐姐看,做个凭据的。”素梅微笑道:“这个 真也奇怪了。你且说,他见你说些什么?”龙香道: “他说自从那日惊散,没有一日不想姐姐,而今做了官,正要来图谋这事,不想舅 舅先定下了,他不知是姐姐,十分不情愿的。”素梅道:“他不匡是我,别娶之后,却 待怎么?”龙香道:“他说:‘原要设法与姐姐一面,说个衷曲,死也瞑目!’就眼泪 流下来。我见他说得至诚,方与他说明白了这些话。他好不喜欢!”素梅道:“他却不 知我为他如此立志,只说我轻易许了人家,道我没信行的了,怎么好?”龙香道:“我 把姐姐这些意思,尽数对他说了。原说:‘打听不是,迎娶之日,寻个自尽的。’他也 着意,恐怕我来回话,姐姐不信,疑是一时权宜之计哄上轿的说话,故此拿出这戒指来 为信。”素梅道: “戒指在那里拿出来的?”龙香道:“紧紧的勒在指头上,可见他不忘姐姐的了。” 素梅此时才放心得下。 须臾,堂前鼓乐齐鸣,新郎冠带上门,亲自迎娶。新人上轿,冯老孺人也上轿。送 到金家,与金三员外会了亲,吃了喜酒,送入洞房,两下成其夫妇。恩情美满,自不必 说。次日,杨家兄嫂多来会亲。窦家兄弟两人也来做贺。凤生见了二窦,想着那晚之事, 不觉失笑。自忖道:“亏得原是姻缘,到底配合了,不然,这一场搅散,岂是小可的!” 又不好说得出来,只自家暗暗侥幸而已。做了夫妻之后,时常与素梅说着那事,两个还 是打噤的。 因想:世上的事,最是好笑。假如凤生与素梅索性无缘罢了;既然到底是夫妻,那 日书房中时节,何不休要生出这番风波来?略迟一会,也到手了。再不然,不要外婆家 去,次日也还好再续前约,怎生不先不后,偏要如此间阻?及至后来,两下多不打点的 了,却又无意中聘定成了夫妇。这多是天公巧处,却像一下子就上了手反没趣味,故意 如此的。却又有一时不偶便到底不谐的,这又不知怎么说?有诗为证: 从来女侠会怜才,到底姻成亦异哉! 也有惊分终不偶,独含幽怨向琴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