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五八回 开战事金城送命 遇官兵吴猛亡身

却说金城见狄公命他出马,虽将令箭领下,心下甚是怕惧,一人想到:“我虽是个 武职人员,补了这怀庆守备,无奈我不是个绿林出身。平日与武氏家奴横行乡党,尽是 虚张声势,狐假虎威,哪里有什么本领?这个功名也是武三思瞻徇情面,私自保奏。现 在上阵交锋,岂不是自寻死路?”欲想不去,又知狄公法令森严,不容推倭。当时只得 披挂整齐,上马提刀,来至阵上。李飞雄自从由太行山来此,虽则日夜攻打,因是胡世 经严加防守,攻破不开。昨日听说京中大队前来,疑惑是武氏兄弟的党类,随命人到营 中私探,回营报知,方知是狄公到此。正在诧异,现又见小军来报,说官兵阵前讨战。 李飞雄听了此言,随即提刀上马,望众人说道:“愚兄奉许大人之命,于此要事,今日 狄仁杰到此开兵,务必胜他一阵,方破了他锐气。诸位贤弟,可到战场,一同看战!” 所有那朱砂记洪亮、双枪将吴猛、草上飞王怀等强寇,无不齐声说道:“我等在山杀人 如草,绿林中谁不知我等威名?莫说狄仁杰是个懦弱书生,徒以哼文为上,他便是个三 头六臂,亦将他杀得片甲不回。”说着众人上马,领命冲出本寨。 李飞雄抬头看见是金城,连日见他在城上与胡世经把守,早已认熟在眼中,忙将马 头一领,上前喝道:“来者莫非怀庆守备金城么?”金城见他道他姓名,疑是武三思曾 与李飞雄言过,说他在这城中为守备,也就答道:“老爷便是金城!汝既知名姓,谅知 我来历。今奉狄抚之命,上马前来与汝决一死战。”李飞雄不知他说的暗话,连忙喝道: “汝这无名小辈,既食君禄,当报君恩。唐室江山,乃庐陵王天下,现为武后荒乱朝纲, 宠嬖小人,致将太子远谪,目下亟思复位,整理朝纲,特下血书,命本帅念社稷艰难, 为此征讨。日前草诏在于兹,汝何不知顺逆,闭关自守,抗拒王师?此时大队前来,首 先开战,来得好,本帅不将汝分为两段,也不知俺手段!”说着一个泰山压顶,当头劈 来。金城见他认真杀来,枉是个无赖出身,从不知阵前利害,抬头一看,已吓得魂不附 体,快将两手把单刀握定,迎了上来,碰上大刀如同火炭一般,早将虎口震得进裂。一 时抵挡不住,把个单飞在空中,正要拨转马头,落荒而走,措手不及,李飞雄一刀已砍 于马下。贼兵一声呐喊,掩杀过来。幸得狄公手下人多,用乱箭将阵脚射住,难以上前。 李飞雄得意洋洋,敲得胜鼓回营。 且说狄公派金城出马,因他与武氏一党,故用借刀杀人之计,命他身死。此时见已 丧命,忙传令赵大成、方如海。只听两边齐声得令,出来两人,到案前站下。此两人乃 是高宗御前都指挥,平时历著战功、封为永胜将军之职。赵大成身材短小,相貌粗豪, 手执两柄六角锤,有万夫不当之勇。那个方如海,也与他一般职位,手执一杆烂银枪, 如蛟龙出水似。当时狄公说道:“汝两人就此出征,先将李飞雄复一胜仗,挫了锐气, 本院自有退敌之策。”两人得令下来,随即披挂上马,到了战场,见李飞雄已经收队, 只得到敌营前面高声挑战。双枪将吴猛,正押着后队,向前退去,忽听后面又有人来骂 战,当即拨转马头,双枪并起,迎将上来。赵大成见敌人来会战,上前喝道:“贼将通 名,本将军锤下,不打无名之将!”吴猛道:“俺乃庐陵王麾下,复国大将军帐前偏将 吴猛是也。汝是何人,快通名来!”赵大成喝道:“汝这叛贼,敢冒太子之名,暗行诬 害,勾结奸党!本将军乃唐皇天子驾下巡抚麾下,永胜将军赵大成是也。”说着六角锤 一分,用了个流星赶月,一先一后,相继打来。吴猛见他来得利害,双枪一举,用了平 身之力拚力格来。无乃赵大成乃是长征惯战之人,比这山寨强人,自强胜百倍,两锤打 下,如泰山一般,吴猛哪里架得过去?顷刻满脸震得排红,虎口流血不止,晓得不好, 赶着连招带拖,拖了过来,便想趁此逃回营内。谁知赵大成手段飞快,两锤见他招架不 住,惟恐他逃走,赶将左手一起,飞起锤头,摔过马来。吴猛正向前走,不防着后面来 了兵器,只听咕咚一声,早把吴猛栽倒马下,再望那颗头颅,已是脑浆进裂。敌营见吴 猛身死,众兵一声呐喊,各自逃生。赵大成仗着一身本领,邀动方如海,手提兵刃,杀 入重围。两匹马如入无人之境,正是逢枪便死,遇锤即亡,顷刻之间,早已尸骸满地。 李飞雄自将金城杀死,正是得意非凡,忽听得前营有喊杀声音,赶着命人查问,谁 知探军已到大帐,奉请主将出营御敌:“现在官兵队里,来了两员猛将,一名赵大成, 一名方如海。吴猛与他交战,已死在赵大成手下,今已杀进营来。主将再不出去,便到 大帐了!李飞雄听了此言,大叫一声:“无名的小辈,杀了我山头将士!”只听他高叫 数声,跃马提刀,冲出阵上,劈面见大成两人,也不答话,刀锤并举,二马相争,一来 一往,杀了有数十个回合。李飞雄渐渐招架不住,方如海惟恐让他逃脱,也就拍马提枪, 前后夹战。李飞雄自知不能相斗,两手将大刀一举,用个横扫千人的刀法,将赵大成双 锤掀开,大叫一声:“本将军战你不过,休得追来!”说着马一拎落荒而去。赵大成恐 他另有暗算,也就不去赶他,回转本营。 此时狄公,正在营前观战,见赵大成杀追贼将,得胜而回,当时进入大帐,记上功 劳。向着胡世经言道:“此贼本领也甚平常,若能设法生擒,方令太子之冤水落石出。 但不知贼营前后,有小路通行,并往他山寨上,有避道可去?”胡世经还未开言,早有 马荣上前说道:“这是大人不必过虑。小人疑惑李飞雄是一个三头六臂,异样的强人, 谁知是从前那个白鹤林的小李,不知何人为他起这绰号,叫赛元霸。小人的出身,大人 无不尽知,此人与小人早年是一党,陆道上买卖,彼此通行。明日待小人到他营中,如 此这般,套出他的真话,然后里应外合,用计破他,易如反掌。”狄公听了此言,心下 甚是欢喜,忙道:“汝能干出这事,不但解了目前之危,俟太子还朝,也当加恩升赏。 可知此事关系国家伦常之大务,必设法将主谋之人访出,那时本院便可启奏了。”马荣 领命下来,一宿已过,次日改换装束,乃扮绿林的模样,由后营出去,绕上大道,然后 向贼营而来。 且说李飞雄败回营中,闷闷不乐,与洪亮等人说道:“愚兄受许大人深思,又奉武 皇亲重托,着我干出这事。满想富贵功名,从此发达,谁知今日初次开兵,虽将金城杀 死,我处亦伤一吴猛。愚兄又打了这败仗,官兵主将,又是狄仁杰前来。此人足智多谋, 从前做县令时,并访出许多无头案件,此时掌这大权,手下有许多精兵猛将,我等何能 与他对敌?虽承武、许两大人重用,设若事败,岂非是画虎反类犬!”洪亮道:“大哥 何必多虑,胜败乃兵家常事。赵大成虽是勇猛,明日我等并马出营,用个车轮大战,那 怕他如天神的手段,也要大败亏输。”众人正在帐中议论,忽见小军进来报道:“外面 有一好汉,自称马荣,说与寨主从前在白鹤林交好,日前访问寨主,在太行山聚义,特 地千里相投。到得山前,闻又提兵到此,因此来营求见,请寨主示下。”李飞雄只恐营 中将少,没有能人,听说马荣前来,连忙道:“此人与俺自幼的好友,他此时前来,正 好助我一臂。”随即起身,带领众人,接出营来。抬头向前一望,果见一人短领窄袖, 元色缎的短袄,排门密扣,铺列胸前,两腿元色丢裆叉裤,铁尖快鞋,头带一顶英雄巾, 一朵红缨,拖于脑后,肩头背着个小小包袱,腰间佩了一把单刀,飞宇轩昂,正是马荣 到此。 李飞雄高声叫到:“马大哥,几时到此?小弟接驾来迟,望祈恕罪!”马荣见他出 营,也就上前答道:“贤弟名亨利达,掌此兵权,曾记白鹤林旧交么?”李飞雄哈哈大 笑道:“自从别后,念念不忘,今日相逢,实为万幸!且请入营畅叙。”说着邀马荣进 入营去,一同到了大帐,见礼坐下。不知马荣此来,能访出实情,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