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五五回 太行山王魁送信 东京城敬宗定谋

却说许敬宗,见王魁满口答应,乃道:“目今朝廷之事,你也尽知。武大人想圣上 传位于他,总因狄大人屡次阻挠,以致各人皆为他挟制。现在想出妙计一条,欲你到太 行山一走,将李飞雄请来,与他商议要事。若武大人得了天下,我为开国的元勋,你也 不失封侯之位。但此去关系甚大,设或走露风声,性命不保,不但你一人受累,连我与 武大人也不得过去。因此同你商量,赶速即日动身,限一个月便须来往。”王魁道: “我道何事,这事也不费许多时日。此地离怀庆府只有千余里,小人的脚力,大人尽知, 多则二十个日子,便可回京。李飞雄受过大人的厚恩,加之小人前去告知他,此事但见 功名富贵之事,岂有不允之理。”当时主仆计议停当,许敬宗便即取出了一千两银子, 命他作为路费。王魁道:“大人何须费此钱钞,只须一二十两,便可路用。其余皆存在 府中,俟有功后,再行领赏。”自己带了包袱,次日天明,别了敬宗直向太行山而去。 在路非止一日,这日已到山脚边下面,正拟上山,命小喽啰通报,忽听一派锣声, 一字排开,走出数百喽兵,各执刀枪,阻住去路。只听高声叫道:“汝这人好大胆子, 走到山前,还不孝敬!快快送下买路钱来,方才好好放你过去。”王魁笑道:“汝这班 狗头,乌珠也未瞎去,敢向爷爷要钱,惟恐汝等反要送钱与我!”那些喽啰秽齐声骂道: “汝这牛子,莫想胡缠,再不送了出来,我等便要动手!”王魁道:“你要动手,恐你 没有这胆量。快去通报李飞雄说,都中有个王魁前来相望,着他赶速下山见我。”那班 喽兵见他说出寨主的名姓,知非外人,赶着四五个小头目,跑上山去,嘴里招呼道: “孩子们,招呼好了,这是自家人。”说着如飞而去。顷刻工夫,只见山头上飞来一匹 坐骑,远远的高声叫道:“来的莫非王兄弟么?愚兄接待来迟,孩子们冒犯虎威,多多 得罪。”王魁抬头一看,正是李飞雄,赶着迎了上来,也就招呼道:“小弟相隔已久, 特来宝山探望。”两人对面走来,行至半山,彼此相望,李飞雄欢喜非常,忙问道: “贤弟不在京中,特来荒山何干?大人精神可好么?”王魁道:“小人此来,正是大人 指使。此地非说话之所,且到山中,再行叙议。”当时李飞雄率过喽兵一匹马来,让他 骑坐,自己在前领路,过了三道木城,方至聚议厅上。彼此见礼坐下,随即命人送上茶 来,为王魁洗尘,然后摆了酒食,两人人坐。 王魁道:“小弟此来,恭喜大哥,要官居极品了。”李飞雄不知何故,忙道:“贤 弟何出此言?愚兄乃化外之人,罪恶滔天,为王法所不有,设非大人成全,活了性命, 久做刀头之鬼,哪里还想为官作宰,此不是贤弟取笑么?”王魁道:“小弟不言,老哥 从何知道。只因太子远贬房州,武后欲想传位与承嗣,只因狄仁杰在朝,各事阻格,特 命小弟前来,请老哥进京商议此事。”李飞雄本是个亡命之徒,听了此言,自是高兴非 常。当时说道:“非是愚兄夸口,就是那一柄大刀,也算得出色惊人。既许大人如此提 拔,岂有不去之理?明日便与贤弟动身。”当下两人,你斟我酌,痛饮一番,方才席散。 随又带王魁到山前山后游玩一番,又将军械粮草,看视一周,果然兵精粮足。王魁道: “老哥既有此佳境,也算个化外诸侯,一人独占此山,无拘无束,岂不令人羡慕!若能 成功之后。便得富贵功名,实不愧英雄一世。”李飞雄见王魁如此称贺,格外喜笑眉开, 十分得意。晚间将那总领头目喊来,此人名叫出洞虎赵林,本领虽较李飞雄稍逊一筹, 两柄四方锤,也不在人之下,山中除了寨主,便以他为长。当时见王魁上山,知道有事, 故随即到了聚议厅上。李飞雄道:“愚兄明日须往京都,因许武两大人,有要事面商。 上下的买卖,且请贤弟照管数日,嗣后愚兄回山,那时定有用贤弟之处。”说着便将王 魁的来意告诉赵林。这辈强人,哪里知道王法,但听武承嗣得了天了,随后自己可以做 官,便自欢喜非常。一夜已过,次早李飞雄带了盘川,暗藏兵器,与王魁一同下山,望 京都而去。两人本是好汉,脚力飞快,未有数日,已到京都。一直到了许敬宗府内,王 魁先命他在内厅落坐,自己来到书房,却巧许敬示到武三思府上有事,只得命人安排了 李飞雄,自己到了武三思府上,也不要人通报,径自进入书房。三人望见他回来,敬宗 忙开言问道:“你前去如何,李飞雄可曾同来?”王魁道:“现已到了府中,只因大人 在此,故尔前来送信。”武三思听了此言,甚是欢喜,随说道:“许大人且请回去,能 将这李飞雄带来,待下官试验一番,就更妙了。”许敬宗道:“大人既要将他试验,但 命他前来便了,下官府内正恐地方偏窄,易于走露风声,住在这里,耳目较少许多。” 随向王魁道:“你乃回去,将李飞雄带来,说武皇亲命他到府中居住。”王魁领命而去, 稍顷果带了大汉,走了进来。 武承嗣向外一望,此人身高九尺向外,紫红色面目,两道浓眉,一双虎目,大鼻梁 阔口,年约四十,大踏步到了檐前,向着许敬宗说道:“小人李飞雄,为恩公请安!” 说着叩头下去。武三思不禁赞道:“好一个英雄气概!你便是李飞雄么?”许敬宗道: “此乃皇亲武三思大人,汝且叩见。”当时李飞雄按次行礼已毕,侍立檐前。许敬宗先 将王魁何日到山,在路行了几日的话,问了一遍,然后向李飞雄道:“本院喊汝前来, 所有用汝之处,王魁想已言及,汝可敢行么?”飞雄道:“小人蒙大人活命之恩,加之 武皇亲如此提拔,焉有不行之理。但不知大人几时起事,一切如何布置,还须示下,方 可遵行。”武承嗣与三思两人,见他满口答应,急忙道:“汝能干成此事,定要封汝个 大前程。但军装旗号,必须要照庐陵王而行,方命他地方官相信。不知汝山还有多少帮 手,若欲下山开兵,先打何处城池?”李飞雄道:“小人初到此地,虽有一身本领,只 能提刀开战,拚个你死我活。欲要定谋运略,须要大人指示。”武三思道:“既然如此, 且到后面安歇一宵,明日依计而行。”当下王魁将他带出书房,早有武府的家人,前来 照应。三思又命厨下备上了上等的酒筵,款待飞雄。当晚便请许敬宗,计议了一番。先 拟了一道檄,照庐陵王口气,说:“孤家乃高宗之长子,天下之储君,理合继统称尊, 临朝听政,只以母后武氏,残虐不仁,信听馋言,致遭贬谪。抚躬自问,抱憾良深,兹 特命太行山寨主李飞雄,带兵征叛,以复大统,以定名分。所过各府州县,理会望风归 顺,纳款相迎,属在臣民,直尊君上。若与王师相抗,便为叛逆之臣,攻破城池,斩首 不赦。将此通谕知之!”三人先拟了这道草檄,以便出兵之先,命人投递,好令地方官, 以此为凭,通报武后。然后又拟了大旗的式样,用何号令,由何处进兵,何处屯扎。二 人直至四鼓以后,方得议定。 次日朝罢回来,武三思向许敬宗说道:“李飞雄虽有这本领,但下官未曾目睹,深 以为憾。欲想令他操演一番,不知他可应允?”许敬宗道:“此事何难,且命他前来便 了。”当下将李飞雄喊到书房,一手指着院中一块峰石说道:“我大人命汝当此重任, 若不在此开演一回,武皇亲何以知你手段?这峰石汝能举起否?”李飞雄听了此言,恨 不能将通身本领,全卖与他,方可令他敬服,随向敬宗说道:“小人本领虽不高明,这 一座峰石,也不难提起。”说着抢走几步,到了前面,将左右衣袖高卷,右手撑在腰间, 两脚用了丁字步,伸开手抓,先把峰石向外一堆。离了土地,只见身躯一弯,手掌往下 一托,说声起,早已见一双手,将一人高的一块石,举了起来。前后走了一回。然后到 了原处,又轻轻摆好。把个武承嗣倒伸不出舌来,忙道:“本领大的人,也曾见了许多, 这样天神似的力气,实未尝见过。据此一端,便可知他的武艺了。”两人称赞了一回, 然后在书房摆了一席酒肴,自己把杯请李飞雄上坐。飞雄赶忙辞道:“小人何等之人, 敢与皇亲对坐?这事万不敢当。所有差遣之处,小人定尽力便行。”武承嗣道:“此乃 谋天下大事。昔汉高祖欲用韩信,尚且登坛拜将,今某请英雄出兵,此席也是这意思, 何必固执谦让。”许敬宗也命他上坐。李飞雄见众人如此,只得谢罪告坐。酒至数巡, 许敬宗便将所拟的旗号草檄,交代与他,然后武承嗣送出两万黄金,命他带回作为粮饷。 李飞雄次早回山,发兵起事,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