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三二回 元行冲奏参小吏 武三思怀恨大臣

话说狄公为朱利人抢白,口角了一番,家丁马荣上前问道:“大人何故如此动怒?” 狄公说道:“罢了罢了,我狄某受国厚恩,升了这个封疆大臣,今日初次入京,便见了 这许多不法的狗徒,贪婪无礼。无怪乎四方扰乱,朝政日非,将一统江山,败坏在女子 妇人之手,原来这班无耻的匹夫,也要认皇恩国戚,岂不令人苦恼!”当时命马荣择了 寓所,先将众人行李安排停妥,然后想道:“目今先王驾崩,女后临朝,所有年老的旧 臣,不是罢职归田,便是依附权贵。明日若不能入朝见驾,不但被这狗头见笑,他必谎 奏于我,陷害大臣。”自己想了一会,惟有通事舍人元行冲,这人尚在京中,不与这班 狗党为伍,此时何不前去访拜一回,同他商议个良策,以便将朱利人惩治。想毕仍然带 了马荣,问明路径,直到元行冲衙门里来。到了前面,先命马荣递进名帖,家人见是新 简放的巡抚,平日又闻他的名,不敢怠慢,进内禀明主人。 元行冲这连日正是为国忧勤,恨不能将张昌宗、武三思罢职出朝,复了中宗的正位, 无奈势孤力薄,少个同力之人,因此在书房纳闷,长吁短叹。忽见家人来呈上名帖说道, 现新任巡抚来拜。元行冲抬头一看,见是狄公仁杰名字,心下好不欢喜,随命人开了中 门,自己迎接出来。彼此见礼已毕,携手同行,到了厅堂,相邀入座。元行冲开言说道: “自从尊兄授了县令,至今倏忽光阴,已有数载。近日公车到此,访闻德政,真乃为国 为民,古今良吏,莫及我兄。目下圣心优渥,不次遴选,放了畿辅大臣,此乃君民之福, 国家之幸。谁知这数年之内,先皇崩驾,母后临朝,国事日非,荒淫日甚,凡先皇的老 成硕望,大半凋零。我等生不逢辰,遇了无道之世,虽欲除奸去佞,启沃后心,无奈职 卑言轻,也只好腼颜人世了。”说到此处,不禁声悲呜咽,直流下泪来。狄公见他如此 情形,乃说道:“下官今日虽受了这重任,可知职分愈大,则报效愈难。武后荒淫,皆 由这一班小人在朝煽惑,下官此来奉拜,正有一事相商。不知大人果可能为力?”当时 就将朱利人的话,说了一遍。 元行冲听毕,说道:“此人就是武三思的妻舅,可恨在廷诸巨子,谄媚求荣,承顺 他的命令。平时觐见不有一千,便要八百,日复一日,竟成了牢不可破之例。不然便谎 君欺臣,阻挽觐见。前番虽有据实参奏,皆为武三思将本章抽下,由此各官,竟畏其权 力,争相贿赂。京中除了下官、张柬之等四五人,没有这陋规赃款,其余请人,无不奉 承。我兄既欲除此弊端,下官无不欲成,必待下官明日入朝,然后大人如此如此,这般 这般,方可令朝廷得悉其情,自后这狗头也可稍知敛迹。”当下商酌已定,便留狄公在 街内饮酒,杯盘肴核,备极殷勤。席中谈论,无非些乱臣贼子。到了二鼓之后,方才席 散回寓,一宿无话。 到了次日五鼓起来,具了朝服,也不问朱利人带他启奏与否,公然到了朝房,专待 入朝见驾。此时文武大臣,见他是新任的巡抚,无不欲同他接见。方未见完,忽然朱利 人的小黄门进来一望,然后高声大叫:“今日太后有旨,诸臣入朝启奏,俱各按名而进。 若无名次,不准擅入。违者斩首,以示将来。”说毕,当时在袖内取出一道旨意,上面 写了许多人名,高声朗诵,从头至尾,念了一遍,其中独没有狄公的名字。狄公知他是 假传圣旨,随上前问道:“你这小黄门,既然在此当差,本部院昨日前来挂号,为何不 奏知圣上,宣命朝见?”那个小黄门将他一望,冷笑道:“这事你问我么?也不是我不 令你进去,等有一日,你见了圣驾,那时在金殿上询问,方可明白。这旨意是朱国戚奏 的,圣上谕的,你来问我,干我甚事!”狄公听了如此言语,恨不能立刻治死,只因圣 驾尚未临朝,不便预先争论,但说道:“此话是你讲的,恐你看错了,本院部那时在圣 驾面前,可不许抵赖。”说着,元行冲也来了朝房,众人也不言语。不多一会,忽听景 阳钟一响,武后临朝,众人臣皆起身入内。 狄公俟众人走毕,然后也起身,出了朝房,直向午门而去。那个小黄门看见,赶着 上前喝道:“你是个新任的巡抚,难道朝廷统制,都不知道么?现有圣旨在此,若未名 列,不准入见,何故。许逆圣旨,有意欺君!我等做此官儿,不能听你做主,还不为我 出去!”说着抢上一步,伸手揪着狄公的衣拎,拖他出去。当时狄公大怒不止,举起朝 笏对小黄门手掌上,猛力一下,高声喝道:“汝这狗头,本院乃是朝廷的重臣,封疆大 吏。圣上升官授职,理应入朝奏事,昨日前来挂号,那个朱狗头滥索例规,贪赃枉法, 已是罪无可逭,今又假传圣旨,欺罔大臣,该当何罪!本部院预备领违旨之罪,先同你 这狗头入朝见驾,然后同那个狗头朱利人分辩。”说着举起朝笏,直望小黄门打来。小 黄门本朱利人命他前来,见狄公如此动怒,不禁有意诬栽,高声喝道:“此乃朝廷上的 朝房,你这如此无礼,岂不欲前来行刺么!”里面值日的太监,听见外面喧嚷,不知为 着何事,随即命人奏知武后,一面许多人出来询问。 此时元行冲与众大臣,正是山呼万岁已毕,侍立两旁,见武后在御案上,观各大臣 的奏本。忽有值殿官上前奏道:“启奏我主万岁,不知何人紊乱朝纲,目无法纪,竟敢 在朝房向小黄门揪打。似此欺君不法,理合查明议罪。请圣上旨下!”武后正要开言, 早有元行冲俯伏金阶,向武后奏道:“请陛下先将朱利人斩首,然后再传旨查办。”武 后道:“卿家何出此言?他乃黄门官之职,有人不法,闯入朝门,他岂有不阻之理,为 何反欲将他斩首?”元行冲道:“臣奏陛下,新任河南巡抚,现是何人?封疆大吏入京 陛见,可准其见驾么?”武后道:“孤家正思念此人,前山东巡抚阎立本保奏狄仁杰, 在昌平县任内,慈道惠民,尽心为国,颇有宰相之才。朕思此人,虽为县令,乃是先皇 旧臣,因此准奏。先授并州参军,未及至任,便越级升用,简了这河南巡抚同平章事。 此旨传谕已久,计日此人也应到京。卿家为何询问?至于大臣由职进京,凡要宫门请安 的人,皆须在黄门官处挂号,先日奏知,以便召见,此乃国家定例,卿家难道尚不知道 么?”元行冲道:“臣因晓得,所以请陛下将朱利人斩首。此时朝房喧嚷,正是简命大 臣狄仁杰。因昨日往黄门官处挂号,朱利人滥索例规,挟仇阻当,不许狄仁杰入朝,以 故狄仁杰同他争论。朱利人乃是宫门小吏,便尔欺君枉法,侮辱大臣。倘在延诸臣,皆 相效尤,将置国法于何地?臣所以请陛下先斩朱利人首级,以警将来臣僚,然后追问从 前保奏不实之人,尽法惩治,庶几朝政清而臣职尽。惟陛下察之。” 武后听元行冲之言,心下想道:“朱利人乃武三思妻舅,即是我娘家的国戚。前次 三思保奏,方将他派这件差事,此时若准他所奏,不但武三思颜面有关,孤家也觉得无 什么体面,且令三思出去查问,好令他私下调处。”当即向下面说道:“卿家所奏,虽 属确实,朱利人乃当今的国戚,何至如此贪鄙?且今武三思往朝房查核。若果是狄卿家 入朝见孤,就此带他引见。”武三思知道武后的意思,当时出班领旨,下了金阶,心下 骂道:“元行冲你这匹夫,朱利人同狄仁杰索规要费,干汝甚事!你同张柬之请人,平 日一毛不拔,已算你们是个狠手,为什么还帮着别人,不交银两?众人全不开口,你偏 要奏一本,不独参他,还要参我。若非这天子是我的姑母,见顾亲戚情分,我两人的性 命,岂不为你送去!你既如此可恶,便不能怪我等心狠了。早退定有一日,总要摘你短 处,严参一本,方教你知道我的手段,随后不敢藐视于我。”一人心下思想,走了一会, 已到朝房,果见一小黄门同一大员朝服朝冠,在那里争论。一面说道:“我是钦命的大 臣,理应带领引见,为何所欲不遂,便假传圣旨,使我为大臣的不得陛见?”一个说道: “你要想见天子,必须先交例规,方可走这条门路,得见圣上。如不有这个例规交来, 纵要欲面圣上,也是如登天向日之难。我不妨说与你听听,你有本领,你见了圣上,我 家老爷也不当这个差使了。你若不有银子孝敬,还如此在这里威武么,纵有天大的胆, 终不能越此范围。”向前把狄公揪住。狄公只是举朝笏乱打,口中大叫大骂不止。此时 武三思正来看见,连忙只得上前来问。不知后事究竟如何了局,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