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三○回 赴杀场三犯施刑 入山东二臣议事

话说阎立本将狄仁杰的人才,并一切的案件,具本申奏。这日武后娘娘临朝,启事 官将山东巡抚阎立本原折呈上,武后娘娘展开看毕,乃说道:“狄仁杰乃是山西太原人 氏,高宗在位,曾举明经。此人本是先皇巨子,应该早经大用,此时既已阎立本保奏, 着升汴州参军之职。邵礼怀毕周氏两案,分别斩首凌迟。俟此案完结,立即克赴新任。” 这圣旨一下,未到一月,已由山东巡抚转饬到昌平。狄公得着这信,当即在大堂上设了 香案,望阙谢恩。 次日传齐合县的差役,置了一架异样的物件,名叫木驴——此乃狄公创造之始,独 出其奇,后来许多官吏,凡是谋杀亲夫的案件,屡用这套刑具,以儆百姓中的妇人。你 道狄公置这样的器具,是何用意,为这毕周氏将毕顺害死了,乃是极隐微极秘密之事, 除去奸夫徐德泰、淫妇毕周氏二人外,并无一人知道,尚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将无 作有,审出真情,可见世上的男子妇人,皆不可生了邪念。狄公要警戒世俗,怕的合城 百性不得周知,虽然听人传说,总不若日见为真,因此想出这主意,置出这个木驴。其 形有三尺多高,矮如同板凳相仿,四只脚向下,脚下有四个滚路的车轮,上面有四尺多 长、六寸宽一个横木。面子中间,造有一个柳木驴鞍,上系了一根圆头的木杵,却是可 上可下,只要车轮一走,这杵就鼓动起来。前后两头造了一个驴头驴尾,差人领了式样, 连夜打造成了。等到了三日上,狄公绝早起来,换了元服,披了大红披肩,传齐了差役, 以及刽子手等,皆在大堂伺候。然后发了三梆,升了公堂。标毕监牌,捆绑手先进监内, 将那邵礼怀提出,当堂验明正身,赐了斩酒杀肉,捆绑已毕,插好标旗,命人四下围护。 随即又将徐德泰由监内提出,可怜他本是一个世家子弟,日前在堂上受刑,已是万分痛 苦,此日坐在监内,忽见两个公差,一个执了牌,一人上前,将他肩头一拍说道:“恭 喜你喜日到了!”说着两手一分,早将红衣撕去,随即揪着发辫,拖出监来。徐德泰到 了此时,知是要我身首异处,回想父母坐在家中,无人侍奉,只为我一时顿生邪念,送 至今日正法典刑,”一阵心酸,悔之已晚,不禁大哭连天。到了堂上,狄公也就命捆绑 起来,标了“绞犯”二字,着人看守。然后方标明女犯,到了女监,将毕周氏提出,两 手绑于背后,插了标子,两人将木驴牵过,在堂口将她抬坐上去,和好鞍缰,两腿紧缚 在凳上,将木杵向下。此时周氏已是神魂出窍,吓得如死人一般,雪白的面目,变作了 灰黑的骷髅,听人摆布。 狄公见她上木驴之上,先命两人执着拖绳在前,旁边两人,左右照应,然后命城守 营守备兵卒,并本衙门的小队,排齐队伍,在前面开路,随后众差役执着破锣破鼓,敲 打向前而行。狄公等这许多人去后,方命人先将邵礼怀推走,中间便是徐德泰,末后是 那只木驴,两人牵着出了衙门。狄公坐在轿内,押着众犯,刽子手举着大刀,排立轿前, 后面许多武官,骑马前进。此事城里城外,无论老少妇女,皆拥挤得满街满巷,争先观 看,无不恨这周氏说:“你这淫恶的妇人,也有今日。这样的出丑,我料她提出监时, 已经吓死;那日谋害之时,何以忍心下手!到了此时,依然落空,受了凌迟的重罪。你 看这面无人色的样子,如死一般,若是有气,被这木驴子一阵乱拖,木杵一阵乱顶,岂 不将尿屎全行撒下。”旁边一人听他们这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们倒说得 好,真是她今日极快活煞了,不知她此时即便欲撒尿屎,也撒不出来了。不然那旁边的 两个人,岂不遭污秽么?”他两人正是谈笑,此时后面有一个老者说道:“他们已是悔 之不及了,你们还是取笑呢。古人说得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道。’她 这个人,也是自找的死门。可知人生在世,无论富贵贫贱,皆不可犯法。他们如安分守 己,同毕顺耐心劳苦,虽是一时穷困,却是一夫一妻的同偕到老呢,安见得不转贫为富? 她偏生出这一个邪念,不但害了毕顺,而且害了那徐德泰,不独害了那徐德泰,竟是害 了自己。这就说个祸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你们只可以她为戒,不可以她取 笑。”众人在此议论,早见三个犯人,已走过去,内中有多少些豪兴的人,跟他在后面, 看他们三犯人临刑,纷纷拥挤不堪,直至西门城外。 到了法场之中,所有的兵了列排四面,当中设了两个公案,上首知县狄公,下首城 守营守备。狄公下轿入坐,只见刽子手先将邵礼怀推倒于地下,向那两块土堆跪好,前 面一人,拖了头发,旁边刽子手执了大刀,只听阴阳生到了案前,报了午时,四面炮声 一响,人头早已落地。刽子手随即一腿推倒尸首,提起人头,到了狄公案前,请县太爷 验头。狄公用朱笔点了一下,然后将那颗人头,摔去多远。复行到了徐德泰面前,也照 着那样跪下,取出一条绵软的麻绳,打了一个圈子,在徐德泰头颈上套好,前后各一人, 用两根小木棍,系在绳上,彼此对绞起来。可怜一个世家子弟,又兼文人书生,只因误 入邪途,送至遭此刑死。只见三绞三放,他早已身死过去,那个舌头伸出,倒有五六寸 长,拖于外面,至于眼睛突出,实令人可怕。刽子手见他气绝,方才住手放下。这才许 多人将周氏推于地下,先割去首级,依着凌迟处治。此时法场上面,那片声音,犹如人 山人海相似,枪炮之声,不绝于耳。约有半个时辰,方才完事。除邵礼怀外,皆有人来 收尸,那两家的家属,俱备了棺木,预备入殓,惟有德泰的父母,同汤得忠先生,乃痛 哭不已。 狄公见施刑完竣,同城守营守备回城中,到郡庙拈香后,回至署中。升堂座,门役 进来报道:“现到有抚院差官,在大堂伺候,说道:奉抚宪台命,特奉圣旨前来,请大 爷到大堂接旨。”狄公听了这话,心中甚是诧异,不知是何缘故,只得命人摆设了香案, 自己换了朝服,来至大堂,行了三跽九拜礼。那个差官,站立在一旁,打开一黄布包袱, 里面有个黄皮匣子,内中请出圣旨一道,在案前供奉,等他行礼已毕,方才请出开读。 乃是武则天娘娘,爱才器使,不等狄公赴并州新任,便升为河南巡抚,转同平章事。狄 公接了此旨,当时望阙谢恩,即将圣旨在大堂上供好,然后邀那差官,到书房入座,献 茶已毕,安歇一宵。 次日早晨,新任已到,当即交代印绶,择了日子起行。所有合郡的绅士,以及男女 父老,无不攀辕遮道,涕泪交流,狄公安慰了一番,方才出城而去。 在路上非止一日,这一日到了山东,禀知卸任。阎立本巡抚见他前来,随即命人开 了中门,迎于阶下,狄公连忙上前见礼。已毕,向阎立本言道:“大人乃上宪衙门,何 劳迎接!如此谦光待下,令卑职狄某,殊抱不安。”阎立本道:“阁下乃宰相之才,他 日施转乾坤,当在我辈之上。且在官言官,日前分为僚属,今日是河南抚台,已是敌体 平行,岂容稍失礼貌。”狄公谦逊了一回,然后入座献茶。叙了一会寒喧,狄公方才问 道:“下官自举明经之后,放了昌平县宰,只因官卑职小,不敢妄言,现虽受国厚恩, 当此重任,不知目今朝政如何,在廷诸臣谁邪谁正?”阎立本见他问了这话,不禁长叹 一声,见左右无人,当即垂泪言道:“目今武后临朝,秽乱春宫,不可言喻。中宗遭贬, 远谪房州,天子之尊,降为王爵。武承嗣、武三思,皆是出身微贱之人,居然言听计从, 干预朝政,还有那张昌宗等这班狐群狗党,伤心逆理,出入宫闱,丑迹秽言,非我等为 臣下所敢言,亦非我等为巨下所敢禁。目前如骆宾王、张柬之这班老臣宿将,皆是心欲 效忠,无能为力之人。眼见得唐室江山,送与这妇人之手,下官前日思前想后,惟有大 人,可以立朝廷,故因此竭力保举,想望同心合力,补弊救偏,保得江山一统。那时不 独先皇感激,即上天百姓,也是感激的。”说着眼睛眶里不禁流下泪来。狄公听完言道: “大人暂且放心,古人有言:‘君辱臣死。’目前武后临朝,中宗贬谪,既迁下官为平 章之职,正我尽忠报国之秋。此去不将那武三思、张昌宗等人,尽治施行,也不能对皇 天后土。”说着,也不是从前颜色,闷闷不已。 谁知狄公存了此意,入京之前,适值张昌宗出了一件祸事,他便照例而行,受了一 番窘辱,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