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狄公案
第二八回 真县令扮作阎王 假阴官审明奸妇

却说周氏在堂上,任意熬刑,反将徐德泰骂了一回,说他受了狄公买托,有意诬害, 这番言词,说得狄公怒不可遏,即命差人当下打了数十嘴掌,仍是一味胡言。狄公心下 想道:“这淫妇如此熬刑,不肯招认,现已受了多少夹棒,如再用非刑处治,仍恐无济 于事,不若如此恐吓一番,看她怎样,想毕,向着毕周氏道:“本县今日苦苦问你,你 竟矢口不移,若再用刑,深恐目前送你狗命,特念你丈夫毕顺已死,不能复生,且有老 母在堂,若竟将你抵偿,你那老人无依无靠。你若将实情说出,虽是罪无可道,本县或 援亲老留养之例,苟全你的性命。你且仔细思量,是与不是,今日权且监禁,明日早堂, 再为供说。”言毕命人仍将奸夫淫妇带去,各自收入监禁,然后退入后堂。 到了书房坐定,传唤马荣、乔太等四人,一齐进来。当时到了里面,狄公向马荣等 说到:“这案久不得供,开验又无伤痕之处,望着奸夫淫妇,一时不能定案,岂不令人 可恼。现有一计在此,必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方可行事。惟有毕顺在日的身影,你 等未经见过,不知是何模样,若能访问清楚,到了那时,也不怕她不肯招认。”马荣道: “这事何难,虽然未曾见过,那日开棺之日,面孔也曾看见。若照样寻貌,不过难十分 酷肖,若依样葫芦,这倒是一条好计。”狄公道:“你既说不难,此时可便寻找,虽不 十分恰肖,那一时更深之际,也可冒充得来。”马荣等答应下去,自来办理。狄公又命 乔太、陶干、洪亮三人,分头办事,二更之后一律办齐,以便狄公审讯,众人各自前去 不提。 且说毕周氏在堂上,见狄公无礼可谕,复用这几句骗言,以便退堂,心下暗想道: “可恨这徐德泰无情无义,为他受了多少苦刑,未曾将他半字提出,他今日初次到堂, 便直认不讳,而且还教我招供,岂非我误做这场春梦么?”又道:“你虽不是有心害我, 因为熬刑不过,心悔起来,拼作一死以便抵命,不知你的罪轻,我的罪重;你既招出我 来,横竖那动手之时,你不知道,无论他如何用刑,没有实供,没有伤处,他总不能治 定我何罪。”一人在牢禁中胡思乱想。 哪知到了二鼓之后,忽然听得鬼叫一声,一阵阴风飒飒吹到里面来,周氏不禁地毛 发倒竖,抖战起来,心下实在害怕。谁知正怕之间,忽然牢门一开,进来一个蓬头黑面 的,到了前面,一个恶鬼,将周氏头一把揪住,高声骂道:“你这淫妇将丈夫害死,拼 受苦刑,不肯招认,可知你丈夫告了阴状,现在立等你到阎王台前对质,赶速随我前 去。”说着伸出极冷极冰的手来,拖着就走。周氏到了此时,已吓得魂魄出窍,昏昏沉 沉,不由自己的,随那恶鬼前去。只见走了些黑暗的所在,到了个有些殿阁的地方,许 多青面獠牙的人站在阶下,堂口设了多少刑具,刀山油锅炮烙铁磨,无件没有。当中设 了一张大大的公案,中间也无高照等物,惟有一对烛台上点着绿豆大的绿蜡烛,光芒隐 隐,实在怕人,周氏到了此时,知是森罗殿上,不可翻供,心下一阵阵地同小鹿一般, 目瞪口呆,半句皆不敢言语。再将上面一望,见当中坐着一个青面的阎王,纱帽黄须, 满脸怒色;上首一人,左手执着一本案卷,右手执定一枝笔,眼似铜铃,面如黑漆,直 对自己观望;下面侍立着许多牛头马面,各执刀枪棍棒,周氏只得在堂口跪下。见那提 她的阴差,走上去,到案前便落膝禀道:“奉阎王差遣,因毕顺身死不明,冤仇未报, 特在案下控告他妻周氏女谋害身亡。今奉命差提被告,现在周氏已经到案,特请阎王究 办。”只见中间那个阎王开言怒道:“这淫妇既已提到前来,且将她叉下油锅受熬阴刑, 再与她丈夫毕顺对质。”话犹未了,那些牛头马面,舞刀动枪,直从下面跑来,到了周 氏面前,一阵阴风忽然又过,周氏才要叫喊,肩背上早已中了一枪,顷刻之间,血流不 止。两旁正要齐来动手,忽听那执笔的官吏喊道:“大王且请息怒,周氏纵难逃阴谴, 且将毕顺提来,到案问讯一番,再为定罪。”那阎王听完,遂向下面喊到:“毕顺何在? 将他带来!”两旁一声答应,但见阴风飒飒,灯火昏昏,殿后走出一个少年恶鬼,面目 狰狞,七孔流血,走到周氏面前,一手将周氏拖住,吼叫两声:“还我命来!”周氏即 抬头一望,正是她的丈夫毕顺前来,不禁向后一栽,跌倒在地下,复听上面喊道:“毕 顺你且过来。你妻子既已在此,这森罗殿上,还怕她不肯招认么,为何在殿前索命?你 且将当日临死时,是何景象,复述一遍,以便向周氏质证。” 毕顺听了这话,伏于案前,将头一摔,两眼如铜铃大,口中伸出那舌头,有一尺多 长,直向上面禀道:“王爷不必再问,说起更是凄凉,那犯词上面尽是实情,求王爷照 状词上面问她便了。”那阎王听了这话,随在案上翻了一会,寻出一个呈状,展开看了 一会,不禁拍案怒道:“天下有如此淫妇,谋害计策,真是想入非非,设非她丈夫前来 控告,何能晓得她的这恶计?左右,与我引油锅伺候!若是周氏有半句迟疑,心想狡赖, 即将周氏叉入油锅里面,令她永世不转轮回。”两旁答应一声,早有许多恶鬼阴差,纷 纷而下,加油的加油,添火的添火。专等周氏说了口供,即将她叉入。 周氏看了这样光景,心下自必分死,惟有不顾性命,自认谋害事情,上前供道: “我丈夫平日在皇华镇上开设绒线店面,自从小妇人进门后,生意日渐淡薄,终日三餐, 饮食维艰。加之婆婆日夜不安,无端吵闹,小妇人不该因此生了邪念,想别嫁他人。这 日徐德泰忽至店内买物,见他年少美貌,一时淫念忽生,遂有爱他之意。后来又访知他 家财产富有尚未娶妻,以至他每次前来,尽情挑引,遂至乘间苟合。且搬至家中之后, 却巧与徐家仅隔一墙,复又生出地窑心思,以便时常出入。总之日甚一日,情意坚深。 但觉不是长久之计,平日只可处暂,未克处常,以此生了毒害之心,想置毕顺丈夫于死 地。却巧那日端阳佳节,大闹龙舟,他带女儿玩耍回来,晚饭之后,又带了几分酒意。 当时小妇人变了心肠,等他昏然睡熟之后,用了一根纳鞋底的钢针,直对他头心下去, 他便一声大叫,气绝而亡。以上是小妇人一派实供,实无半句虚言。”只见上面喝道: “你这狠心淫妇,为何不害他的别处,独用这个钢针钉在他的头心上呢?”周氏道:” 小妇人因别处伤痕治命,皆显而易见,这针乃是极细之物,针入里面,外有头发蒙护, 死后再有灰泥堆积,难再开棺检验,一时检验不出伤痕。此乃恐日后破案的意思。”上 面复又喝道:“你丈夫说你与徐德泰同谋,你为何不将他吐出,而且又同他将你女儿药 哑?这状呈上,写得清清楚楚,你为何不据实供来?显见你在我森罗殿上,尚敢如此狡 猾!” 周氏见了阎罗王如此动怒,深恐又一声吆喝,顿下油锅,赶紧在下面叩头道:“此 事徐德泰实不知情,因他屡次问我,皆未同他说明。至将女儿药哑。此乃那日徐德泰来 房时,为她看见,恐她在外旁混说,此事露了风声。因此想出主意,用耳屎将她药哑。 别事一概不有,求王爷饶命。”周氏供罢,只听上面喝道:“你一妇人,也不能逃这阴 曹刑具。今且将你仍然放还阳世,待禀了十殿阎王,那时且将要你命来,受那刀山油锅 之苦。”说毕仍然有两个蓬头散发的恶鬼,将她提起,下了殿前,如风走相似,提入牢 内,复代她将刑具套好。周氏等那恶鬼走后,吓出一身冷汗,抖战非常,心下糊糊涂涂, 疑惑不止:若说是阴曹地府,何以两眼圆睁;又未熟睡,哪里便会鬼迷?若说不是,这 些牛头马面恶鬼阴差,又何从哪里而来?一人心思,心下实是害怕,遥想这性命难保。 看官你道这阎王是谁人做的,真是个阴曹地府么?乃是狄公因这案件审不出口供, 难再用刑,无奈验不出伤痕,终是不能定谳,以故想出这条计来,命马荣在各差里面, 找了一人有点与毕顺相同,便令他装作死鬼毕顺。马荣装了判官,乔太同洪亮装了牛头 马面,陶干同值日差,装了阴差,其余那些刀山油钢,皆是纸扎而成。狄公在上面,又 用黑烟将脸涂黑,半夜三更,又无月色,上面又别无灯光,只有一点绿豆似的蜡烛,那 种凄惨的样子,岂不像个阴曹地府么?此时狄公既得了口供,心下甚是欢悦,当时退入 后堂,以便明日复审。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下一页